【冰漾】公車

 

噗浪練筆文

→連這種短篇都卡死我了嗚嗚

 

 

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因為聲音,他是一名公車司機,每天早上定時在八點三十分出現在家附近的站牌,在終點站前會用充滿磁性的嗓音說:「終點站即將到了,請各位乘客別忘了隨身攜帶的行李,祝你們有個美好的一天。」

而自己是個普通的上班族,從家裡到公司,每天兩點一線,奇妙的是,無論多晚下班,總是能坐上他的車,所以一天之中總一定能見到他兩次。

原本也沒什麼想法,只是好奇想知道每天陪伴他一小時通勤的司機是什麼名字,抬頭望了眼司機名牌後有自己有些愣住,那一瞬間有什麼畫面在腦海閃過,卻來的太突然什麼也沒抓住。

那兩三秒閃過的片段,讓自己恍惚了一整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既視感,似乎在哪裡看過這些,夢裡?還是時間太久被扔到角落的記憶?那種其妙的感覺久久無法消散。

原本難以消磨的上班時間飛逝一般渡過,回過神來時一副帥氣英挺的側臉出現在眼前,身體的記憶比腦袋轉的還要快,如同往常一樣刷了卡上了車,只是這次在選擇座位的地方遲疑了一下。

等公車開始行駛出終點站時,才敢用後照鏡悄悄地觀察起這位司機,之前怎麼會沒發現呢,雖然有帽子遮掩,卻依然是放在路上許多人的圍觀對象。

剛離開終點站的緣故,公車上只有零星幾人,看著漫長的紅綠燈,耳邊傳來熟悉的嗓音。

「今天怎麼坐的那麼前面?」

我有些慌的轉頭看向司機,心裡有些緊張:「腳有點酸,不想往後走就坐下來了。」

司機點了點頭,看來是沒發現自己的異常,「你這是開始運動造成的?」

「是啊。」其實不是,我說了謊,我沒痠痛也沒有做運動,就只是下意識的想附和罷了。

「如果還是不舒服,去醫……」司機的話停頓了下來,我看了下窗外,綠燈亮了。

「剛開始運動的人肌肉容易受傷,最好還是去醫院檢查比較好。」司機眼睛直視的盯著路況,嘴裡把剛剛的話接了下去。

「好,謝謝你。」
看著司機認真的駕駛,原本想再說點什麼也緊閉了雙唇,好像搞砸了,難得開口說到了話,剛剛回應是不是太敷衍了?

三十分鐘很快就過了去,偷偷摸摸盯著鏡子看對方的臉,花痴的連自己都無法忍受,伸手摸了下後耳熱的發燙,如掩飾一般早按了下車鈴。

一按下去,腦子迴盪的是兩個字:白痴!
離預定的站牌早了兩站,跟司機講他按錯了?不,太尷尬了,蠢成這樣還不被笑死!

公車一停靠,腦子已經糊成醬,完全無法思考,只好尷尬的對司機點了點頭,再刷一次下車卡衝忙跑下了公車。

明明是轉涼的冬天,卻渾身燥熱,刻意不去盯著公車,而是低頭看著手機螢幕,用餘光感受公車的離開。

等了一兩分鐘,抬頭時也只能看到隱約的車尾燈,下個路口便右轉,完全看不到公車。

也不知道今天腦子怎麼了,雖然是提早下了公車,但離家裡也就十幾分鐘的路程,就當運動了。

不過這樣也好,若是明天對方問起,就有理由了吧?自己在運動,想多走走路什麼的。

 

 ×

 

褚冥漾不知道,在車上不單只有他在看司機,身為司機的冰炎也在看著他。

在褚冥漾提早按下車鈴後,冰炎十分訝異,這個迴圈已經重複了多次,每經過一天便是重新開始的迴圈,這還是他們掉進這以來第一次出現不同。

或許是造成這迴圈的力量在變弱,褚冥漾在這世界的意識越來越鮮活,原先冰炎是無法聽到對方任何聲音的,今天卻熱鬧了許多。

突然間心音出現在耳邊,冰炎心情很好,以前覺得那些內容煩躁瑣碎,交往後成了兩人的小甜蜜,如同遊戲世界一般,專屬兩個的密語頻道。

褚冥漾的思考全繞著他在轉。

 

『我一定在除了公車上以外的地方見過這個司機。』我們還交往了很久。

『他真好看,我之前怎麼沒注意到?』你有注意到,常常不經意地在腦子裡誇,就像現在一樣。

『怎麼會沒有其他人也注意到呢?明明是個可以進娛樂圈當偶像的臉啊。』只要不想,就沒有人可以看穿黑袍。

『早上看到的畫面是什麼呢,恍惚恍惚的想不起來,模糊的畫面,連聲音都沒有。』當年你剛進學院時那青澀時光,等你想起來就清楚了。

 

冰炎對自己這張繼承父母優良的基因的臉非常有信心,他賭褚冥漾會注意到他,那喚醒意識也就容易多了。

在冰炎將車開到褚冥漾原先該下車的站牌時,公車連同車上的乘客消失了,而褚冥漾還沒抵達。

故事的主角少了一人,這個迴圈也進行不了,明明該重新開始,公車會在褚冥漾轉身走回家的同時從遠方緩緩行駛進站,而沒有發現異狀的褚冥漾也會轉身日復一日的搭上公車,前往公司準備上班。

現在時間停留在了晚上,冰炎瞬間脫離了迴圈的掌控,沒有褚冥漾帶動,時間就不會流逝,在這個世界裡,流動的開關就在褚冥漾身上。造成這幻境的元兇,甚至封閉了褚冥漾的記憶,讓他成為了這個迴圈的主角。

對方很瞭解他們,褚冥漾的言靈甚至讓幻境越來越真實,冰炎想要強行破壞也難上加難,只能靠微小的變化吸引褚冥漾的目光。

其實剛開始冰炎還能一直跟褚冥漾交流,兩人還能私下偷偷交換情報破解這幻境,但是心音漸漸無法傳遞,他才發現褚冥漾的意識已經沉睡,完全融入了故事主角中被消磨著。

逼不得已,冰炎只能跟著進入其中一個角色中,他試過當個一般乘客,卻無法與褚冥漾溝通。也試過當公司同事,卻發現褚冥漾的角色基本上不跟人交流,如同被刻意屏障起來一樣。

最終冰炎還是找到了問題的癥結點,這臺公車是一天的迴圈開始與結束,於是他換個身分沉寂了下來,也許是這舉動讓幻境認為他們已沒有威脅,褚冥漾的力量不再是對付他,而是轉將力量分散鞏固這方天地。

迴圈輪轉了好幾日,冰炎才漸漸的靠著聲音、相貌以及一點點的小把戲將褚冥漾喚醒。公車司機的名字很普通也爛大街,但一個小小的障眼法冰炎還是做的出來,當褚冥漾一被吸引看到那個名牌,冰炎就將一些圖像傳遞到褚冥漾腦海中,藉機喚醒他的自我意識。

原本還以為要多耗個幾日,沒想到效果那麼超群,記憶雖然還沒恢復,感情倒是復萌了不少。

 

「好累,真是的我剛剛到底在想什麼。」

「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來開公車,如果是開飛機一定很帥。」

「聲音很好聽,不知道念起英文怎麼樣。」

「明天還能遇到那位司機嗎?雖然每天都能遇到,但會不會他突然請假啊?」

「生病感冒出車禍之類的?」

「不不不這想法太危險了快閉腦!」

 

熟悉的聲音又再次出現在冰炎腦海中,他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對方靠近自己,褚冥漾的腦內活動越來越活躍了,這是一個好消息。

「還記得我嗎?」在褚冥漾快抵達公車亭時,冰炎伸手攔下了對方。

褚冥漾沒想到剛剛還在腦子裡意淫的對象會出現在面前,傻愣的呢喃,「這怎麼可能。」

冰炎笑了笑,「怎麼剛剛不多坐兩站,不是腳有些酸痛嗎?」

「呃、要保持運動。」與褚冥漾表面上那般平靜不同,心裡焦躁地小人滿滿刷念頭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司機會在這裡?

「剛開始訓練還是適當些比較好,不要做超出身體負荷的事情。」冰炎順著褚冥漾的謊言說了下去。

「好……」看著對方溫柔的關心,褚冥漾覺得自己很不對勁,就算是一見鍾情,也不該這麼快吧?從注意到這麼有著麼一個人到覺得對方好好看,再到發現自己喜歡人家只需要一天?

「不是一天。」冰炎突然地說。

「什麼?」褚冥漾茫然地抬頭,他剛剛把心裡所想的話說出來了嗎?

「我們花了兩年,才彼此確定互相的感情不單單只是習慣與依戀。」冰炎揉了揉褚冥漾的腦髮。

「你在……說什麼?」

「不記得沒關係,你相信我嗎?」原先低調的黑瞳慢慢轉變成鮮紅色,「你相信我們很早前就認識了嗎?」

「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褚冥漾愣愣地看著就算變成紅色依然美得不像話的眼睛,太奇怪了,應該要覺得奇怪的啊,可是又覺得這司機說的都是真的。

「沒關係,你只要跟著你的心走就好,只要是你所相信的,那就是真實。」冰炎看著對方不自覺的點了點頭,獎勵般的摩娑他的鼻尖。

「那麼,告訴我,你相信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不是。」心底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他們認識好幾年了。

「你相信這裡的真實嗎?」

「不。」這裡的一切太奇怪,他怎麼可能對一個如此出色的人沒印象。

「你相信我們會離開這個幻境嗎?」

「可以。」

咦?幻境?

褚冥漾睜開眼睛,然後看到的便是周圍的空氣如同凍結一般凝滯,下一秒又如同玻璃鏡子般出現裂痕,接著破碎。

「這是怎麼……」話還沒說完,褚冥漾眼前一黑,脫力的攤著冰炎懷裡。

冰炎將人抱緊在懷裡,輕輕吻了一下對方的嘴唇,「你做的很好,好好休息,接下來是我該處理的。」

「那麼,也該出來了。」冰炎舉起烽云凋戈看了向迴圈的交際點,那個公車站牌。

「真不愧是黑袍。」幻境的主人聲音空洞且毫無起伏。

「我不是很理解,您在原世界建造這麼大的幻境要做什麼?」

「你又怎麼知道這是幻境?」

冰炎面色凝重的聽著對方講解,這時他有些慶幸,褚冥漾已經累得昏了去。

「你不覺得這裡的人很真實嗎?他們有能力影響你們,他們雖然日復一日的進行迴圈,但是也是有改變的地方,他們的記憶會依然存在,他們會做出微小的改變,這不像是現實世界嗎?」幻境的主人看了眼褚冥漾,難得有些惋惜,「可惜,妖師的力量終究不能為我所用,不然這世界就能更穩固些。」

「在這裡的人們,是真實存在的?」冰炎一瞬間找到了問題點,所以才能記憶,所以才會改變。

「沒錯,他們是些孤魂野鬼,有的正隨著時間漸漸消散,有的剛死亡卻留有執念,我將他們死後的記憶抽離,聚集在這裡溫養,只要能在這世界過完一生,有一半的鬼會選擇進入輪迴。」

「你這是在改變現有的規則。」冰炎皺著眉頭,「竟然真的成功了。」

「一半而已。」幻境之主倒也沒誇大成果,「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接下來你要怎麼處理這個幻境?」或許這裡不會自成一界,也有可能融入輪迴體系。

「你是怕我再次將目標放到妖師身上?這倒是不用擔心,妖師的力量也就鞏固而已,沒辦法真的讓這世界的規則完整,這點依靠這些鬼就行了,這幻境原先怎麼形成的就繼續,你們出現在這裡對我而言更像是個意外。」

幻境之主抬頭看了眼黑暗的天空,又轉頭看向褚冥漾,「你們該離開了,把那個人的靈魂還給我。」

冰炎早就發現鑰匙在褚冥漾進入的這個角色身上,可是為什麼會是要靠這麼一個角色開啟如此重要的迴圈?這個靈魂必須強大的能支撐起這幻境變動,但是這段時間的觀察又看不出特殊在哪裡。

「那麼我們就離開了。」有些事情再好奇也不能問,今天碰巧解開了幻境,但也只是讓他與褚冥漾兩人清醒而已,他們在裡鬧也沒碰到幻境的基根,這已經不是他們能處理的事件了。

冰炎抱著褚冥漾朝車站站牌走去,這裡是迴圈的開始與起點,也是回到現實的唯一出口,一道光芒閃過,兩人消失在幻境中。

 

×

 

褚冥漾:「學長。」

冰炎:「嗯?」

褚冥漾:「你就算是個公車司機也依然超級帥!」

冰炎:「我知道。」

褚冥漾:「那你可以試試穿個機長服嗎?」

冰炎:「……在床上?」

褚冥漾:「不是!」

 

我原本久只是想寫個公車司機趴嘍,看兩人互撩就結束。他原本就只是找回手感的小短文而已。

在幫老闆去第一銀行繳十幾萬的卡費時我突然覺得可以繼續擴寫,一起出個任務之類的。

然後我為了解釋有的沒的又耗費的一堆腦細胞。

等應該結束來個就算我忘記你依然能愛上你的爛梗後再接香香甜甜的制服普類時,我累了。

其實一開始文檔取名靈車時我不單只是要說這是個靈異故事,還有我想到車大概也發不出去的哀痛。

原本可以接個肉啦,但我不想燉了,我現在只是想睡覺,跟下午的我一樣,只想睡覺不想開車(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岸鶯 的頭像
岸鶯

夜下紫蝶

岸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