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時間迴圈 

 

食前注意:

1. 祝里包恩生日快樂!!!!

2. 重生梗 

3. CP:里包恩 × 澤田綱吉

 

  兩個傷患的傷勢,最嚴重的不是最先被打倒的山本武,而是之後無亂來把自己一起炸了的獄寺隼人。


  雖然說之後戒指爭奪戰時的戰場也是各種炸彈四處亂爆,但自己炸了自己這種事情在未來首領的心中是無法原諒的。


  費了一番功夫,終於把兩個沒意識的傢伙上好藥。


  澤田綱吉對幫忙的笹川了平道了謝,並在對方開口邀請自己加入拳擊社時婉拒了,隨後交換了一些基本訊息,或許是知道怎麼找到未來首領,笹川了平帶著再努力說服一定有機會的心思,熱血沸騰的離開了醫務室。


  看著笹川了平充滿極限活力的離開,在看著昏迷不醒的的兩人,澤田綱吉嘆了口氣坐在了床邊守著。


  「里包恩,你說我太拖了,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訓練,你該不會以為等到事情發生時才開始練就有用吧?」里包恩冷冷地說。


  澤田綱吉仔細思考了下,以前的他好像只會在事情發生了才被里包恩抓去特訓,平時學校課業就夠苦惱了,偶爾里包恩還會進行一些莫名其妙的活動,最終被搞得人仰馬翻,然後他就會被打上死氣彈來解決問題。


  等等……


  澤田綱吉恍然大悟,「以前的你總是會想到一些活動,然後掛上交流感情的名目整我,原來是要訓練嗎?」


  「哦?什麼活動?」里包恩有些興味地詢問。


  未來首領仔細回想了下,「像是新春時的表演大會、打雪仗、試膽大會之類的,太久了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只記得我的學生時期多災多難。」


  「那我大概真的只是為了好玩而已。」里包恩聽完直接將另一個自己的心思說出來。


  「啊?」


  「因為來到日本前沒接觸過這些,覺得很有趣想試試而已。」里包恩笑說。


  澤田綱吉抽了抽嘴角:「你該不會也想要試一次吧?」


  「當然啊,我又沒玩過。」里包恩覺得自己可憐又無辜,「你怎麼能慘忍的剝奪一個小嬰兒玩樂的權利!」


  澤田綱吉呵呵了兩聲,「你也沒打算下場玩,你只是在整我們吧。」


  里包恩也呵呵笑了聲,跳上了床鋪直接坐在了山本武胸口。


  「似乎有人要醒了喔。」里包恩直接轉移問題。


  「你這樣是誰都會醒來吧!」澤田綱吉被里包恩的舉動嚇了一跳,想伸手將人抱下來。


  床鋪傳來了一聲呻吟,里包恩與澤田綱吉一同轉頭看向山本武,對方皺了皺眉頭,想翻身卻不知道是里包恩壓著的緣故還是動到了傷口,略帶了點痛苦。


  沒過多久,山本武掙扎的睜開了雙眼,睡迷糊了一般意識還很茫然,呆呆地盯著白色天花板恍神,一動也不動。


  「山本?你還好嗎?」看對方眼神焦距漸漸回攏,澤田綱吉再補問了一句,「有沒有哪裡覺得不舒服?」


  終於看清是誰在說話的山本武飛快地坐了起來,里包恩順勢離開了山本武腹部,站到了一旁椅子上。


  「阿綱!你沒事吧?」山本武著急地問。


  「我沒事,倒是你有沒有哪裡特別痛?有不對勁的地方我們還是去一趟醫院看看,你傷的地方我只看到瘀青,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骨頭。」畢竟是學校的醫療室而已,最多只能處理外傷,內傷還是要請專業的才能治療好。


  山本武摸了摸肚子,輕壓有些悶痛,但不是不能忍受,看著被精細包紮好的繃帶,傻傻笑了笑。


  「哈哈,阿綱真厲害包紮的真好,難怪我沒想像中那麼痛呢。」山本武抓了抓頭髮,「獄寺呢?他還好嗎?」
  往旁邊撇了個眼神,澤田綱吉嘆了口氣,「他比你嚴重多了,還沒醒來。」


  山本跟著轉頭看向隔壁病床,驚訝獄寺隼人全身上下被包得跟木乃伊一樣,沒有一個地方是完好的。


  「還好你顧慮到棒球社要比賽保護好了自己,獄寺他完全不在乎自己身體似的拼命亂丟炸彈,也不想想那是室內空間啊,那麼小的地方全部滿炸彈他躲哪?」澤田綱吉念到一半拿起水杯裝了杯水遞給山本武讓他喝點然後繼續說。


  「雲雀學長怎麼可能真的任由炸彈在他身邊爆炸,三兩下用著拐子把炸彈打回獄寺旁邊後炸彈也爆了,結果根本沒傷到雲雀學長多少自己倒是掛了彩,全身上下都是傷,害得我還不知道該怎麼一個人幫你們都包紮好。」


  「獄寺平時是比較衝動一些。」山本武輕聲附應。


  里包恩在一旁點評:「他的戰鬥習慣要改,平時腦袋不錯,但不帶腦子上場。」


  澤田綱吉嘆了口氣,他知道獄寺的情況,這個年紀的他太急太衝,那不要命的戰鬥方式讓一些人選擇避開他,這反倒讓他自我感覺太良好,滿足現狀守不求創新,永遠一套戰鬥方式。


  這也只能等他好了再找他談談了,希望這能慢慢改正吧。


  忽然想到,獄寺隼人的老師,似乎是夏馬爾?


  澤田綱吉轉過頭看校醫,那傢伙正在用學校的電腦上推特看些年輕美眉的照片,似乎是感受到了未來首領的視線,對方輕咳了聲把頁面換成娛樂新聞一臉正經地盯著,忽略那新聞是身材不錯的女藝人一切都很正常。


  「…… 這裡也是個麻煩。」澤田綱吉無奈的低語。


  「阿綱怎麼了嗎?」山本武不解。


  搖了搖頭,夏馬爾與獄寺隼人的事情澤田綱吉還沒打算讓山本武知道,那畢竟是這時代獄寺隼人的隱私。


  「等獄寺好了,我們一起去謝謝三年級笹川學長吧,剛剛要不是因為他的幫忙,我也們辦法把你們都包紮好,他是京子同學的哥哥,是位很熱情很有趣的拳擊社社長喔!」澤田綱吉笑道。


  山本武點了點頭,看著校醫又有點疑惑,「我是不是也該跟醫生道個謝?」


  「他就不用了,以後最好小心點別在學校裡受傷。」澤田綱吉扯了下嘴角。


  里包恩好心的補充,「夏馬爾的行醫準則是只醫治女性,不醫治男性。」

 

上一更我沒把握好章節長度,導致了這章字數如果要多勢必會斷的很奇怪,前一章應該要斷在醫療室前的,但我想說還是多發一點好看…… 就變成現在這麼短了……

等等白天要出門,回家後會沒空壓 10/13 更新,就半夜偷偷來了。

明天還會有一更,會再多點內容,因為是親愛的綱吉生日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黯歅 的頭像
黯歅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