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 公告

現況:社畜,不定時掉落更新,盡量月更

ASK:@moon724

噗浪:@moon724

Email:moon72424♥gmail.com (♥→@)


ASK提供匿名詢問,噗浪歡迎追蹤聊天,有任何問題也可以E-mail聯繫喔

【家教】時間迴圈 (9/29抓BUG)

 

食前注意:

1. 重生梗 

2. CP:里包恩×澤田綱吉

 

  

  空蕩的走廊意外有些陰冷,澤田綱吉搓了搓手臂,想撫平冒出的一身雞皮疙瘩。

  這條走廊底端就是雲雀恭彌的地盤,

  在他記憶中,雲雀恭彌一直是最強大的守護者,孤傲難以控制,卻也是他在最後唯一能放心託付的人,雲守不受任何人所約束,所以也不會將計畫透露出去,他不屑這麼做。

  直到現在,他依然不明白雲雀恭彌在想什麼,並盛是最重要的地方,成為最強是目標,那麼讓雲願意棲身在這片大空中的原因又是什麼?因為很有趣?

  他現在已經把自己給玩死了,等那個平行世界一切水落石出後,卻發現彭哥列十代再也不可能如計畫醒過來,雲雀恭彌會怎麼想?

  大概是冷哼一句草食動物吧。

  「我們到了。」里包恩的聲音將澤田綱吉的思緒拉回現實。

  接待室的大門就在未來首領眼前被打開,山本武與獄寺隼人還不知道這裡常駐了一個大魔王,興奮地走了進去,一入門印入眼簾的便是大氣奢華的內裝,兩人蹦蹦跳跳的拍了拍沙發,摸了摸辦公桌,好不容易坐在沙發上,又發出了一聲驚嘆。

  「里包恩先生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連並中有這樣一個地方都知道。」獄寺隼人整個人陷進去沙發中,對這環境很滿意。

  「小朋友,這裡真的可以給我們使用嗎?」山本武好奇的問。

  「當然不可能。」澤田綱吉冷冷了吐槽。

  未來的嵐守與雨守下意識的欸了聲。

  「十代首領,為什麼?這裡不是空置的教室嗎?」獄寺隼人不解地看著未來首領。

  「哪有空的教室會擺著這些傢俱卻一層灰都沒有?」澤田綱吉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這裡明顯是有人在使用的,只是剛好主人不在而已。」

  山本武抓了抓著頭髮,「這麼說也是呢,我都沒注意到。」

  「不愧是十代首領!觀察的那麼細緻入微!」獄寺隼人說。

  他家左右手有時給的反應,連未來首領都不太確定他是真的那麼認為還是故意裝蠢。

  「我們還是先離開吧,之後再找找其他地方。」再不走,他的直覺告訴自己,等等一定會碰到雲雀學長。

  「阿綱,來不及了呦。」里包恩不知何時換下了那套小蜜蜂穿回了西裝,被換下的COS服整齊地擺放在辦公桌上。

  「你果然是故意的。」澤田綱吉再一次讚嘆自己的超直感,永遠的準確。

  「誰叫你的進度太慢了呢。」里包恩坐了下來,準備看好戲。

  招待室外響起一陣腳步聲,所有人的視線轉向了門口,安靜了一秒後,唰的一聲,緊閉的門被開啟。

  里包恩用清脆的聲音對進來的雲雀恭彌打招呼,「Ciao.

  雲雀恭彌盯著里包恩黑色的雙眼不知道再想什麼,半霎開口,「小嬰兒,你很強。」

  「那是當然的喔。」里包恩笑著回應。

  「要不跟我打一場。」雲雀恭彌的語調帶了絲興奮。

  里包恩看了一眼旁邊邊的三人組,「未來也許可以有機會,但不是現在。」

  「哇喔。」雲雀恭彌挑了挑眉,「一群草食動物在我面前群聚。」

  「是雲雀!」山本武終於感覺到不妙,「阿綱你說的對,我們快走吧。」

  未來首領在確定這一切是里包恩的計謀後他就想走了,但現在還能往哪裡跑?雲雀學長站在門口堵著,而門外一定還有草壁學長與一群風紀委員。

  第一關都過不去了,第二關也不用想了。

  而且,這應該是里包恩刻意給兩人的考驗,他確實是太拖了,六道骸即將到日本,在他身邊的家族成員卻能力不足,如果再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實力底線,那黑曜一戰必定傷勢慘重。

  「想逃?」雲雀從他的披肩外套中,抽出了雙枴,如同看到獵物的豹一般,露出了嗜血的笑。

  「群聚,咬殺。」

  雲雀話還沒說完便已經衝了出去,第一個目標便是站在最前面的山本。

  山本武瞪大了眼睛,急忙從背後抽出了棒球棒,噹郎一聲,拐子與金屬球棒碰撞在一起,回彈的力度令山本武暗自心驚,他發現自己的手被震麻了。

  有驚無險地擋下了第一個拐子,山本抬起頭看了向雲雀,臉色變的沉重。

  然而,雲雀從來是不給人空閒時間的,下一拐直接對方的腹部攻去,毫無招架之力的山本武硬生生接下這一拐倒退了好幾步,咳了幾下,一手摀著被攻擊處一手撐著球棒吃痛的嘶了一聲。

  雲雀又用了一拐將已經站不穩的山本甩到了牆邊。

  「山本同學!」澤田綱吉轉過身跑到山本旁邊,皺著眉頭喊著。

  ……真的,太弱了。

  雲雀也不管未來首領,將目標轉換到獄寺身上,「下一個。」

  「可惡!」獄寺看著未來首領擔心的跑到山本旁邊,舉起了炸藥對雲雀吆喝,「我可不是那個棒球笨蛋。」

  獄寺說完便把炸藥往雲雀的方向丟了出去,「兩倍炸彈!」

  「獄寺住手!」澤田綱吉瞪大了眼睛。

  在這密閉空間丟炸彈,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攻擊!

  炸彈已經丟出去,旁邊又有一個動不了的傷患,這樣的情況他也來不及制止了。未來首領快速的扛起山本武,把人往辦公桌下塞,自己再用身體擋住了洞口,讓山本武不要因為爆炸餘波造成二次傷害。

  另一邊,雲雀恭彌冷哼了一聲,將靠近他的炸彈用拐子甩了開來,有其中幾隻被彈回了獄寺隼人附近,看著腳邊的炸彈嘖了聲跳了開來,爆炸後煙霧四起。

  在濃霧中心的兩人絲乎沒受到任何影響,雲雀恭彌的拐子打擊在肉體上的悶聲與獄寺隼人的吃痛叫聲隨之響起,下一秒,炸彈啪滋的被點燃,然後又是一連串的爆炸。

  里包恩將列恩變成的盾牌放了下來,回頭看著已經站了起來皺著眉頭的未來首領,「你想怎麼做?」

  未來首領難得起了一絲怒容,不悅的哼了聲,「等趴下一個再說。」

  「我還以為你沒有脾氣呢。」里包恩興趣盎然,「真是難得,你在氣什麼?」

  冷冷笑了一下,澤田綱吉並沒有回話。

  里包恩也沒繼續追究,而招待室門口也響起了拍打門板的聲音,還有草壁學長略為擔憂的詢問:「委員長,需要我們進去嗎?」

  沒有人說話,只有物體大力撞擊櫃子的聲音回應,獄寺隼人呿了聲把口中的血吐掉並咳了幾下。

  「咬殺!」雲雀舉起拐子,將不及反應的獄寺隼人從牆邊擊飛,撞開了招待室的門。

  煙霧從門口散了出去,澤田綱吉終於看清了整個招待室的慘況,不少地方漆黑了一片,所幸沒有燒起來,應該是雲雀學長在戰鬥中制止了,畢竟那人是那麼愛並中,自己打架燒了學校……不可能的。

  門口的草壁看了眼被丟出門外的獄寺隼人一眼,叫了其他飛機頭委員將人拖到牆邊靠著,然後轉過頭看清招待所的模樣時,臉上寫滿了吃驚。

  「這、」草壁嘴中叼著的那根草掉到了地板。

  罪魁禍首一個目前昏迷倒在牆邊,一個拍了拍身上的灰,又舉起了拐子看向站在辦公桌旁的澤田綱吉。

  「你是他們的頭頭吧。」雲雀的戰意已經完全被點燃,「輪到你了。」

  「抱歉,現在的我沒辦法跟雲雀學長打。」未來首領平淡的回話。

  「喔?」雲雀挑了個眉。

  澤田綱吉看了眼里包恩,準確來說是烈恩,「目前的我可沒有武器,除了躲我什麼也不能做。」

  「真是這樣?」雲雀恭彌看向了里包恩。

  「嗯哼。」

  雲雀又看了眼澤田綱吉認真的眼神,意識到就算攻擊了另一人也只會單方面閃躲,這般無趣的戰鬥令雲雀失了興致,慢慢地放下了雙枴,「既然如此,把他們一起帶走,你可以離開了。」

  澤田綱吉對雲雀點了點頭,「謝謝你的手下留情,雲雀學長。」

  未來首領扶起了已經痛的昏迷的山本,慢慢的走了出去。

  「草食動物。」雲雀突然開口。

  「嗯?」澤田綱吉疑惑地回頭。

  「你很有趣,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我會記住的。」

  雲雀聽到了滿意的答案,轉而對草壁說,「你去幫他把外面那個帶走。」

  草壁應了聲跑了出去扛起了獄寺隼人,澤田綱吉盯著雲雀看了幾秒,勾起了嘴角輕聲道謝後便跟草壁離開了。

 

  ×

 

  平時除了校醫都沒什麼人過來的醫務室躺進了兩個病人,佔據了僅有的床位,校醫則在一旁嚷嚷。

  「怎麼又是男的……」夏馬爾一臉嫌棄,「我不醫男性的啊彭哥列十代。」

  「你是校醫吧,夏瑪爾醫生。」澤田綱吉吐槽。

  夏馬爾抓著頭髮從櫃子裡翻出了醫療箱,「拿去拿去,你自己幫他們包。」

  澤田綱吉無語的拿著醫療物品,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一個人幫兩個人包紮上藥,請里包恩幫忙?他不失手過重讓他們二度重傷就不錯了。

  可惡,明明超級生氣,而這兩個傢伙竟然直接昏迷不醒,還要自己來幫他們治療搞什麼啊。

  澤田綱吉一手拿著藥一手拿著繃帶,瞪了眼夏馬爾,又瞪了眼里包恩。

  里包恩不滿地舉起列恩,「你有什麼意見嗎?再不換藥他們傷口要發炎了喔。」

  有苦說不出,有怒不敢言,首領當成他這樣也真是獨此一家了。

  醫務室外突然有了一陣聲響,讓夏馬爾與澤田綱吉往門口望去,沒多久一位女同學拉著男同學走了進來。

  「哥哥,我就說了要小心別受傷了……」笹川京子擔心的說。

  「京子沒事沒事,你看就這裡不小心被畫到細細一條而已,不用擔心啦!」笹川了平著急的哄著心愛的妹妹。

  「但是也不能不上藥啊,變嚴重了怎麼辦啊。」笹川京子將人拉到椅子上,然後才發現室內除了校醫外還有其他人。

  「啊、澤田同學,你也受傷了嗎?」看到同班同學出現在這裡笹川京子關心的說道。

  「漂亮的小姐,他沒事的啦,有事的是那邊躺的那兩個。」夏馬爾看到終於有個女的進來,愉快地到京子面前。

  「山本同學?獄寺同學?他們怎麼了?」京子驚訝的問。

  「他們不小心從樓梯間摔下去了,等等擦個藥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未來首領習慣性的對京子隱瞞了真實原因,然後他看到了在後面坐著的了平大哥在對他使眼色,雖然目前他還和了平大哥不認識,依然猜到怎麼回事的未來首領把話題轉移,「那笹川同學怎麼在這裡?是怎麼了嗎?」

  「就是啊,你是有哪裡不舒服嗎?要不我幫你看一下啊?」夏馬爾把澤田綱吉手中的醫藥箱拿了過來。

  京子搖了搖頭,「不是我,是哥哥他受傷了,我帶他過來上藥。」

  夏馬爾看了眼笹川了平,那表情有如吃了一隻蒼蠅,對於傷者又是男的覺得噁心。

  「那我們會幫你看著笹川學長上藥的,笹川同學你要不要先回教室上課,還有要麻煩你幫我還有山本同學與獄寺同學請個假了。」澤田綱吉熱心地把這工作接了過來。

  「那哥哥不准逃跑喔!」笹川京子對著笹川了平提醒後,轉身對未來首領與夏馬爾說,「哥哥就麻煩你們了。」

  「沒問題,你快回去上課吧。」澤田綱吉將人送出了門口,然後關上了門。

  笹川了平瞬間就勾住了未來首領的脖子,「澤田謝謝你了啊!京子真的太愛操心了,如果她在這裡一定會讓我包的腫一圈才走的,哈哈。」

  澤田綱吉被勒的有苦難言,「笹、川學長……」

  「抱歉抱歉,你直接叫我了平大哥就可以了,對了你要不要加入拳擊社啊?」笹川了平捏了捏未來首領的手臂,雖然不是很結實,但有力量能扛兩個人到醫務室,看來是可以培養的苗子。

  「啊?」未來首領跟不太上了平大哥這節奏,「不了,我最近有點忙。」

  「好吧,那你再考慮考慮,拳擊社極限的需要人才啊!」笹川了平握起拳頭,不知怎麼整個人都燃了。

  「那個,了平大哥,你還是先上藥吧。」

  「喔對!不然京子會生氣的。」笹川了平乖乖坐了下來,將傷口露了出來。

  澤田綱吉看了眼傷,又看了眼了平大哥,心想這傷口可不是細細一條啊。

  了平尷尬的輕咳了一聲,「那個澤田啊,你知道的吧,別告訴京子啊,她最討厭我跟人打架了。」

  未來首領點了點頭,邊幫笹川了平包紮邊思考著,在還沒指環戰前他的晴守就有這種不良紀錄嗎?原來當初他的父親不單只是看了了平大哥的體能與毅力,還有這種以暴制暴的性格啊。

  「了平大哥,包紮好了喔。」替了平大哥簡單的打了個結後,未來首領想到了可以解決床上躺的兩隻的方法,「等等能麻煩您幫我一起替山本同學與獄寺同學包紮嗎?他們都昏迷了我不好移動。」

  「極限沒問題啊!」笹川了平看了眼兩人的傷口感嘆,「這也跌的太慘了吧!」

  未來首領苦笑。

  「不是喔,他們是跟雲雀打架受傷的。」不知道剛剛躲在哪裡的里包恩突然跳到了病床上說。

  未來首領看到里包恩光著上半身,頭上戴了個大象的帽子,並帶了一副拳擊手套,眼角有點抽蓄,「里包恩,你怎麼穿成這樣?」

  里包恩踢了澤田綱吉一腳,澤田綱吉吃痛的叫了聲並摀住受攻擊的胸口。

  「我是泡泡老師,一位世界知名的拳擊教練,才不是什麼里包恩,蠢鋼你要記得啊。」里包恩惡趣味提醒。

  未來首領覺得自己又冤枉又可憐。

  「啊!極限的希望泡泡老師來當我們拳擊社的教練!」笹川了平的眼睛有點放光。

  「那個之後再說,先不浪費時間了,我是來用我身為一名教練的經驗來教你們處理傷害的,難道你們要靠那個醫生?」里包恩看了眼在旁說不救男人是我的行醫準則之類不負責任話的夏馬爾。

  「……那就麻煩你了里、咳,泡泡老師。」澤田綱吉扯了扯嘴角。

 

昨天去參加了合奏only,場次結束後總會特別有動力寫文,所以特別有耐性一個晚上飆了4600字,其實只要我想我也能做到嘛哈哈哈,但是我還困所以還沒校稿,有問題可以留言跟我說。

希望有人鼓勵一下我的勤奮,需要關注需要留言需要誇獎undefined

是說,說明一下這章為什麼是雲雀與了平的戲份比較多,我發現如果只專注和里包恩互動,我想指環戰時阿綱會沒有半個守護者,而且我也需要他們強大一些好讓我的劇情順利進展,總之我需要刷好感度。

除了我們霧守六道骸正在坐前往日本的飛機,現在雨守嵐守雲守晴守都有了,就剩下藍波了,刷完我們直接接黑曜篇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黯歅 的頭像
黯歅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好,
    上次來留言之後沒想到您居然真的更新了
    而且...更新速度好快啊!
    雖然非常喜歡R27,但鮮花還是要有綠葉陪襯嘛(X
    說笑的,原作裡許多些角色戲份太少了看不過癮,
    期待其他角色登場~
    最後還是要說感謝更新!
  • 其實更新的速度還是很慢的😂
    現在工作都上軌道了,時間也充裕啦,應該能月更(#
    會不定時更新,有空再來刷新就好。
    最後謝謝你的支持💕

    黯歅 於 2018/10/13 04:2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