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時間迴圈

 

食前注意:

1. 重生梗 

2. CP:里包恩×澤田綱吉

 

   最近A班的同學都發現了,澤田綱吉很忙碌,也不知道在幹嘛,一個人默默的坐在位置上看一堆資料,與以往的廢材綱相比差距太大了,讓人覺得難以靠近。

  也就只有總是繞著澤田綱吉轉的山本武與獄寺隼人還能毫無顧忌的在對方忙碌時吵吵鬧鬧,他們與教室裡的同學顯得格格不入,自成了一個小圈子。

  「不覺得變化太大了嗎?那個澤田。」黑川花站在笹川京子的桌旁,盯著被兩人鬧著卻依然專注看著資料的澤田綱吉說道。

  「這表示他是認真在改變了,有了努力就會進步的。」對於曾經幫助過她的同學,笹川京子由衷地為對方的奮起感到欣喜。

  「這麼說來,獄寺隼人雖然看起來像個不良少年,但是頭腦很好,或許他的存在改變了澤田綱吉也說不定。」

  「那樣的話真是太好了呢。」笹川京子單純的笑著。

  黑川花看著好友如此輕易就相信這答案有些無奈,她覺得那個獄寺大概也不清楚澤田奮起的原因。黑川花聳了聳肩,轉換了一個話題繼續聊天。

  而被人當談資的主角澤田綱吉正在為了從義大利送來的文件感到頭痛,抓著亂翹的頭髮,努力消化著這些公文裡提及的事件,試著將腦內的記憶與現況連結。

  他知道這裡一些事件的後續,但是他該怎麼回覆的好?遵從未來的結果做出相同的判斷,還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改動?蝴蝶效應他還是知道的,如果改變了這些未來會改變成什麼樣?會不會讓這時空的白蘭傑索發現問題?

  雖然有了機會能提前防範白蘭傑索,但對改變未來會造成的影響他還是很不安。或許就是因為早比許多人知道未來會發生的事件,他才顯得那麼束手束腳。

  優柔寡斷一直是他的缺點,但是身為一個黑手黨首領,他不該如此。

  如果這時是里包恩,他會怎麼做呢?

  澤田綱吉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盯著彭哥列的徽章思考。

  如果是里包恩……未來的首領回憶起過往,他每每被問題困擾時,他的恩師就是坐在沙發上,把自己當成辦公室的主人般,愜意的喝口咖啡,然後嗤笑一聲的說……

 

  『蠢綱就是蠢綱。』

  『我是真的很困擾啊!如果我下錯決定,造成彭哥列損失慘重怎麼辦?』未來首領焦慮的說著。

  『你是太看得起自己,還是在小看彭哥列?』里包恩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才這麼點事情就想玩垮彭哥列,也不想想這些年家族被守護者破壞了多久也沒倒過,你在擔心什麼?』

  『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我一旦下錯決定,他們會死的。』澤田綱吉有預感,白蘭傑索這個人絕對不像表面那麼吊兒郎當,反而很危險。

  『阿綱。』里包恩那小小的身體跳上的辦公桌上,『在你繼承彭哥列時,你就該知道,即使你不說,守護者也會盡自己所能達到你的要求,就算是性命也在所不辭。』

  里包恩看著依然猶豫的年輕首領輕哼,『難道你只會下完命令,就坐在後方乾等嗎?』

  『當然不可能!』澤田綱吉下意識的回應。

  

 

  「澤田!」

  「是!」未來首領驚的站了起來。(((゚Д゚;)))

  「你要不要上來解釋一下為什麼不可能?」數學老師就站在講台上,面色不善的說。

  澤田綱吉環顧了四周,看到山本武一臉佩服,獄寺隼人則是眼光閃閃發亮著,其他同學默默偷笑著。

  「我不知道。」(´・ω・`)

  未來首領看開了,反正里大魔王已經說了,成績有及格就好,其他隨便了。

  大概吧。(゚∀゚)

  「我就說你個吊車尾怎麼會知道,連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我看你期中也不用考了,直接退學吧!」數學老師惡劣的說。

  看著台上那位頭頂那抹光,未來首領那微薄的記憶一絲絲出現在大腦裡。

  之前初中時的這位老師似乎也給他們帶了不少麻煩,只是上一次來的莫名其妙,這次好像是自己撞槍口。

  「說話啊澤田!」顯然沒了耐性,「你是我菁英人生中的一大汙點!」

  也是啦,讓你教出了一個黑手黨,還真是不好意思。未來首領默默吐槽。

  「你這傢伙!十代首領不跟你計較,你那是什麼態度!」脾氣暴躁的獄寺直接不爽的拍桌站了起來。

  「你!」數學老師氣的盯著跟自己唱反調的獄寺,「你們這個傢伙,物以類聚!」

  「可是獄寺的成績很好呢。」山本摸了摸後腦杓笑著說,「我每次都只能剛好及格,超驚險。」

  「成績好帶頭作亂!簡直是社會中的敗類!」

  「有那麼誇張嗎,獄寺也沒幹嘛啊。」山本也站了起來,把獄寺檔在了後方。

  班上同學看著這三人,有些驚訝,竟然連山本這樣平時與老師關係不錯,偶爾還會互相開玩笑的人都站出來替廢材綱說話。

  「好!好!一個個造反是吧!你們一個個別想在並中待下去!」

  「你怎樣?不過就是個教初中的老師。」在山本後面的獄寺手伸到口袋,胸口往前挺想撞開礙事的山本武,用挑釁的眼神看向對方。

  山本暗自施力把獄寺定住,避免他真的往老師的臉上揍下去。

  澤田綱吉這個當事人對這情景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好像該制止一下?

  「好了,獄寺同學,山本同學,你們停下來吧,是我自己上課分心,被罵罵而已沒什麼的。」反正也被里包恩念習慣了,與這老師比起來,小巫見大巫。(´・ω・`)

  「可是、」

  「好啦,阿綱都這麼說了你就別鬧了,阿綱也很難做啊。」山本拍了拍獄寺的肩膀讓對方冷靜。

  不愧是爸爸欽定的雨守,很快的讓場面鎮定了下來,和事佬的角色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養成的吧,澤田綱吉不負責任的想。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給我等著!期中測驗你們就知道了!」老師怒氣沖沖地走出教室。

  ……可是我怎麼記得就算不合格,最終也靠關係過了?

  噢,劇透了嗎?反正未來首領的道路上是不可能出現初中沒畢業的汙點的,或許以前的他不知道還需要里包恩出手,現在的他……比拳頭比背景這業務他少說也做好幾年了,他熟。

 

×

 

  「那可惡的傢伙,看我下次怎麼滅了他。」獄寺隼人咬著麵包惡狠狠地道。

  在老師走後,也到了午飯時間,他們例行的聚在頂樓吃飯,不太一樣的是,以往澤田綱吉會跟著捧著便當聊天,順便讓獄寺冷靜,然而被里包恩交代「作業」後,他沒了那個閒情逸致,反而是捧著文件在一旁搧風點火。

  「他的課不是照課本念,就是完全看不懂……」而且,不久後他大概需要訓練與住院,也是上不了呵呵。

  「課本的東西咻——碰!咻咻!就能理解了,但是課外題超難的,每次都只有獄寺知道答案,哈哈。」

  未來首領抬起頭一臉茫然,「啥?」

  山本舉著筷子比劃著,「就是先咻——!然後就碰,接著咻咻,答案就出來啦,課本的習題這樣子我就會解了。」

  未來首領不失禮貌的微笑著,心想:比課本上的算式還無法理解。

  獄寺這理科大腦聽的一個頭痛,「你這樣講誰會懂啊棒球笨蛋!」

  「欸?聽不懂嗎?」山本驚訝的看著獄寺,「不就是咻——」

  「你夠了,小心我揍你喔!」獄寺舉起炸彈,覺得山本根本在挑釁他的智商。

  「好吧,看來只有我能理解呢,那這方法就不能教給阿綱用了。」

  「就算要教也是由我來才對!」

  「也是,獄寺的數理成績超好的呢。」

  未來首領看著文件裡的事件思考著,他感覺這其中一些事件有著他霧守的影子,也不多大概一兩件而已,自己的守護者自己清楚,沒想到六道骸那麼早就開始活動了。

  那他最近要在街上注意會不會碰到風太了,然後讓風太不要又莫名其妙被六道還綁架過去,奇怪,那顆鳳梨怎麼總是在誘拐小孩?風太、庫洛姆還有那個他新收的弟子弗蘭。

  澤田綱吉默默地拿起鋼筆在文件後面簽了個名表示已閱,並寫下69這個代號。他準備回家便將這事件與里包恩說明,好提早準備。

  「阿剛最近很忙呢,總是在看些看不懂的文字。」山本抽了一張紙出來左瞧右瞧,「這個圖案每張都有呢,是什麼啊?」

  「笨蛋,那可是義大利最強大的家族彭、」

  「是彭哥列家族的家徽喔!」稚嫩的聲音出現在上空,「Ciao.」

  「里包恩先生!」

  「是小朋友啊。」

  澤田綱吉扯了扯嘴角,看著把自己COS成蜜蜂的里包恩有點想吐血。

  看似在飛,事實上是靠鋼索加勾爪盪過來的里包恩,可愛不失儀態的降落在山本武肩上。

  順帶一提鋼索與勾爪是烈恩變的。

  「山本你要不要也學學義大利文?之後去義大利比賽棒球就不怕語言不通了呢~」

  「里包恩你在胡扯什麼鬼?」澤田綱吉看著里包恩看似天真無邪的笑臉,忽然覺得有點冷。

  「好啊,聽起來很有趣!」天真一號爽快的答應了。

  「里包恩先生要親自指導嗎?真的是榮幸了!」天真二號瞬間成腦殘粉貼上去了。

  山本同學,您連英語都只剛好及格,再學一個第三外語您認真的?還有獄寺,你是義大利人吧喂!

  「既然如此那我們一起去安靜的地方學義大利文吧,當好我知道一個很棒的地方,跟我走吧。」里包恩從山本身上跳了下來,走在前頭帶路。

  未來首領感覺有點窒息。

  他好像知道里包恩說哪裡了……

  救命!

 

 

  我被留言激勵到了,覺得再等三年良心有點不太安。undefined

  聊聊日常吧。

  六月初畢業後找了快兩個月的工作,那時信心全失,每天都在自我懷疑,想著怎麼能差勁成這樣,沒一間公司要我,很可怕的過程,但是絕不能放棄。

  但是目前在當經理特助,閒的時候很閒,忙的時候很忙,已經做一個多月了,開始漸漸找到了生活規律,所以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雖然有損失了一些三觀與時間,但是意外的充實很多,詳細的工作日常可以到噗浪來看看(你還會發現我在偷懶的證據undefined

  回到這篇文。

  其實我之前的我是想打出20萬長篇的,就是鉅細靡遺地照著劇情跑,偶爾改變加點萌萌的互動。

  然而我沒時間補動畫與漫畫,這樣也好,我就不會一直想著原作怎樣怎樣,我的劇情該怎樣了,我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動。

  下次更新見吧undefined

  謝謝你們隔了麼多年還願意看,超級受寵若驚undefined

  對了顏文字不重要,我只是無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黯歅 的頭像
黯歅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