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 公告

現況:社畜,不定時掉落更新,盡量月更

ASK:@moon724

噗浪:@moon724

Email:moon72424♥gmail.com (♥→@)


ASK提供匿名詢問,噗浪歡迎追蹤聊天,有任何問題也可以E-mail聯繫喔

【家教】時間迴圈

 

食前注意:

1. 重生梗 

2. CP:里包恩×澤田綱吉

 

  此時此刻,澤田綱吉的內心近乎是崩潰的。

  死氣彈打中他的那一刻,那種怨恨自己恨鐵不成鋼的後悔充斥在自己的腦內。

  但最讓他後悔的是,自己幹嘛不在一開始迪諾到日本時就開始裝病或真的生病一下,躲了那麼久,死氣彈還是來了。

  看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懸崖,澤田綱吉恍了恍神。

  這是指環戰他訓練零地點突破的地方,自從到義大利繼承後,他就沒來過這裡了,日常的體能訓練也從室外移到戶內,從原本的荒山野嶺,為了考量他的維安也改到總部的訓練場。

  所以說,好像也很久沒這樣痛快的在戶外跑上這麼一圈了。

  重生後的他還是有在自我要求了,大概是跑跑步之類的……well,偶爾跑一下,但因為這年紀的身體還太弱,根本無法強硬的鍛鍊,死氣之火雖然能使用,但無法維持一場戰鬥,如果是輔助用來使些小手段還可以,直接硬拚的上,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綜上述,好吧,比起以前還真沒有多要求。澤田綱吉承認。

  里包恩大概也是看不下去了吧……

  但,知道是知道,但還是有點不爽啊!

 

  「呦!感覺如何?有沒有體悟到必死的決心呢?」晚了幾步到來的里包恩走到了未來首領旁邊。

  仰望45度角的天空,澤田綱吉無限感慨,「有是有,但我還是希望下次不要是死氣彈,換一個可以嗎?」

  「我也想多試試其他的,但徒弟不爭氣,我也沒辦法呢~」聳了聳肩,表情無辜,一貫的里包恩腹黑風格。

  大概是免疫了,還是說找回習慣了,澤田綱吉看到這樣子的里包恩選擇無視其中的惡趣味成分,直接接重點。

  手套和抱怨彈確實都是在列恩羽化時出現的,抱怨彈以後就能被死氣丸取代,甚至未來的他根本不需要死氣丸,但手套的出現,也確實要看列恩……

  想到這裡,澤田綱吉看著里包恩頭上吐著舌頭的變色龍,眼神有點期盼,但下一秒列恩歪了歪頭,直接用屁股對著澤田綱吉,絲毫沒有羽化的模樣,讓未來首領抽了抽嘴角。

  這是被列恩鄙視了吧!

  里包恩看到這情況,微笑的伸手摸了摸列恩的頭,「看列恩也沒用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蠢綱,你想一步登天也不看看你現在什麼樣。而且人家迪諾都幫你造好一個現成的特訓場,不用用不是很浪費嗎?」

  「呵呵……」還真是感謝啊。

  「那麼感覺如何?」

  「除了滿滿的羞恥感還會有什麼?」山上的氣溫偏涼,一陣風吹過讓澤田綱吉打了個寒顫。

  「那請再沿路跑回去吧,多跑跑就能習慣了呢。」里包恩邪惡的笑了下,「再來一顆?」

  「喂喂、」澤田綱吉扯了扯嘴角,「打多了會死的好嗎?」

  里包恩輕哼了聲,「你還真的知道啊。」

  未來首領決定不再理他的恩師,而是轉向走道一直被當成布景板的迪諾身旁,「師兄有衣服、襯衫或外套之類的東西嗎?有點冷。」

  跳馬迪諾看了眼師弟單薄的身體,尷尬的說:「我的外套先借你披著吧。」

  澤田綱吉接過外套,穿了起來,「所以你們給我的家族成員發訊訊息了嗎?」

  「當然是還沒,翹課不是一個好學生該做的事情喔。」里包恩跳到迪諾肩上,「這只是單純對你做的測試而已。」

  「那結果如何?」

  「完全不行,這狀態你最好別出去說是我的學生,體能與反應完全跟不上。」

  「我會盡力在短時間提升身體素質的……」澤田綱吉歛下眼簾,放棄將袖口反摺至手腕上方,「不過,我希望你能幫我,以及我的家族成員們。」

  里包恩看著澤田綱吉,不準備告訴對方其實車上有替換衣服,他,沒必要站在這東弄弄西弄弄的整理那永遠喬不好的大衣,還不如早點回車上來的實際。

  戲弄了澤田綱吉,對方被耍著玩卻還不知,令里包恩那充滿惡趣味的心萬分愉悅,乾脆的說:「那是當然的,我可是你的家庭教師啊。」

 

  ×

 

  那天,澤田綱吉也不是很懂,自己是怎麼順利對學校圓謊過去的,內心與身體的疲憊讓他整天都在放空,盯著年輕十歲的友人什麼也說不出,笑著說被里包恩整了草草敷衍過去,一個單純的以為只是遊戲,一個衝動火爆,十年的反差讓他很是失落,壓著有些喘不過氣。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假如人生能夠重來,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卻充滿了寂寞。雖然說一切都還在,但多出來的十年經歷,使他與身旁的人們有了隔閡,即使再努力的偽裝與欺騙自己,始終也無法放心,如同被世界排擠一般疏離。

  當澤田綱吉對著眼前的教科書發呆時,里包恩也在盯著他,澤田綱吉的手其實挺漂亮的,雖說不到修長但也是纖細的,沒怎麼做過家事的手較一般男性來的柔軟,那隻手不太安分,主人在發呆時就轉著筆,掉了也吵不醒那不知神遊到哪個世界的腦袋,無意識地撿起就繼續轉著。

  里包恩輕咳了幾聲,「學習很無聊?」

  澤田綱吉輕啊了聲,茫然的將頭轉向里包恩,「你剛剛什麼?」

  「看你沒做幾題問題就開始發呆,對一個已經上過大學的人來說,初中的課程並不難吧?覺得很沒挑戰性?」

  「……也不是這樣,只是看這些題目,確實是覺得比當年的我好了不少。」澤田綱吉撐著頭翻了翻練習題,雖然不至於到全都會,但答個七八成還是可以,比起以前連矇帶猜只能答對兩三成而言,這個結果已經很值得驕傲了。

  「既然你覺得可以了那我們換個東西學吧!」里包恩跳上了書桌,將桌子前三分之二的板子掀了起來,從底下翻出了一本文件夾,再闔上了板子。

  直到現在依然坐在書桌前的澤田綱吉扯了扯嘴角,他竟然沒發現他的書桌被某人默默改造拿來放東西了。

  他該先吐槽里包恩今天怎麼那麼好說話,還是該吐槽有抽屜為何要掀桌板的好?

  「這是什麼?」澤田綱吉指著那本資歷夾。

  「我請九代首領寄了些公文與報表,不是什麼大事件,大多都已經解決,你就將這些整理整理,再寫一份報告上來讓我看一下吧。」里包恩笑了笑,「做了幾年首領,這些不難吧?」

  看著百年沒變過的彭哥列徽章,澤田綱吉輕輕吐出了口氣,「我會看完的。」

  「哼哼,那就兩天後把你的報告交給我吧,筆電在抽屜裡,我不想看到你那歪扭的字跡。」里包恩跳下了書桌,走回他的專屬沙發,「對了,學校的考試我也不要求你考多好,能過我就當作沒看見,我會把你培養成一個出色的首領,所以別把對學校的那套放我給你的作業上,如果不盡全力完成……那就去死吧。」

  手指輕輕撫摸著燙金的徽章,腦中閃過以前同樣被里包恩逼著讀公文寫公文的日子,心理安定了下來,他知道這是里包恩再幫他提早接觸家族裡的事物,能越早融入就能及早準備,現在的他急切想要的就是做出實質舉動挽回未來的遺憾。

  「謝謝你,里包恩。」向九代首領討要這些,里包恩勢必費了一番心思。

  里包恩無聲地笑了笑,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我是你的家庭教師啊。」

 

無論是打工還是畢業專題都結束了

但我依然調適不回來

最近在玩合奏與追偶像

想寫點什麼的動力越來越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岸鶯 的頭像
岸鶯

夜下紫蝶

岸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沒想到三年後還可以看到更新,很吸引人的故事,期待後續(✪ω✪)
  • 對不起OTZZZZ

    求您別太期待QQ
    我狀態一直沒調整好過,我怕下個更新又是三年OTZ
    我有罪OTZ

    岸鶯 於 2018/06/04 11:02 回覆

  • 訪客
  • 感想同樓上,
    也請不要太感到壓力XD
    沒想到現在還能看到喜歡的cp有新糧吃
    真的很感動,謝謝~
  • 我努力不要再等三年OTZ
    最近生活穩定了一些,會試著每天打一點
    不過目前兩人的感情發展還有點遠,還須要等很久XD

    岸鶯 於 2018/08/22 23: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