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在台灣的冬天,北部是比中部還要冷一些,學校裡大家也早就紛紛穿上厚外套,教室內窗戶僅僅開了後面兩扇氣窗,其他則全部緊閉,這對現在正在考試的考生而言是多麼令人昏昏欲睡的空間啊!溫暖且又安靜。

  看著已經寫完的考卷,再看著已經半淨空的教室,我將目光轉向黑板,上面的考程表顯示著等等三點半最後一科就考完了,待會打掃加集合放學後,接下來有將近三個小時多的自由時間,這對住宿生來說十分不容易,因為基本上睡學校吃學校的我們沒什麼機會去熟悉附近。

  而且這機會少之又少,這次幸運的是段考排在星期一和星期二,所以這意思是說,星期二起這一星期都沒有晚自習,那麼我們可以在七點二十分回宿舍就好,就算明天開始正常上課也有兩個小時左右的空閒。

  我看了下已經檢查兩三遍的考卷上,如果沒意外最少有七十幾,然後,漸漸的思緒轉到了昨天晚上……

 

  房間一陣浮躁,或者該說其實大家本來就沒什麼心看書了。

  「對了對了,冰炎我和千冬歲明天放學就不回宿舍住了喔!」夏碎學長突然蹦出這麼一句。

  我驚訝的轉過頭看向千冬歲:「是家裡怎麼了嗎?」

  千冬歲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只是想讓我們回老家看看而已,明天考完後接下來會請假到下星期天才回台灣,想說剛考完應該也沒什麼事,所以也就答應了。」

 

  「這樣這一星期宿舍不就只剩下……」我轉頭看向學長。

  「怎麼?有意見?」學長瞪了我一眼,我摸摸鼻子不敢表示什麼。

  「冰炎,你的態度不改改會讓漾漾越來越怕你的。」夏碎學長輕嘆了一口氣。

  「哼。」

  嗯……其實我也沒有越來越怕啦,相處那麼久了我也摸清楚學長的脾氣了,大概就是個惡面心善的人,其實也還好啦!雖然脾氣真的差了點,但是如果遇到了我無法自己決定的事,學長也是會給我意見幫我。

  「啊……既然機會難得,冰炎你要不要利用這星期帶漾漾去附近看看?夜市可能會來不及,但是可以到舊街或是坐公車到醫院附近的商圈那看看?」夏碎學長笑著說。

  聽到夏碎學長這麼一說,我還蠻心動的,因為平時星期五要回去舅舅家時我也不敢多加逗留,時常經過商圈那裡我也有點想看看,可是畢竟是寄人籬下,就算親戚那裡表示給我很大的自由,但還是不想讓別人擔心。

  我帶著盼望的眼神看向學長,「可以嗎?」

  學長先是瞇起眼瞪了夏碎學長後才對我說,「明天集合放學後你待在原地我去找你,記得書包淨空,如果你不想背一堆東西去那的話。」

  耶!好欸!

 

  ×

 

  「學長,我們要先去哪裡?」我緊跟在學長身後。

  「家●福。」學長丟下這麼一句,然後抓著我的手越過了這放學趕專車的人潮。

  「欸?」我瞬間愣了,夏碎學長不是說去舊街或商圈嗎?

  「呃……為什麼是家●福?」

  「……你不是前些時間說有些消耗品快用完了?先去補些東西,等舍監開宿舍鐵門放好東西後再去舊街吃飯。」

  「那我們要走多久?」我剛剛已經過了天橋,現在正不停往前直走。

  「褚……如果你不想被我種在這裡的話,現在乖乖跟著!」

  我錯了!我乖乖閉上嘴,繼續跟在學長後面。

  不過,學長的手還沒鬆開欸……感覺有點害臊,長那麼大第一次被人牽著手這樣走,雖然學長應該也只是怕我走丟或被人群給沖散才牽的,可是現在人行道上也沒什麼人走起來是很順暢的啊……

  學長是有意還是無意呢?想到這我突然覺得心裡有些複雜。

  人一旦開始長大這些感情問題似乎就開始……被提起,搞得我自己也開始感到心慌,看著學長牽著我的那隻手,我不該想到別的地方的,這樣對不起學長單純對我的好。但是那種由心中悄悄蔓延的喜歡,似乎擋也擋不住,只要一靜下來它便佔據了我所有的心思。

  「褚……」

 

  那令人窒息的喜歡在什麼時候悄悄地被種下了種子,然後已經發芽到蔓佈全身了呢?學長知道了又會怎麼想呢?

  「褚!你走個路竟然也可以給我發呆!」學長的聲音將我的意識拉了回來。

  「呃……」尷尬,十分的尷尬,我剛剛在心裡所想的主人可是在我面前啊!

  「沒……我只是在想今天有個題目的答案到底是哪個想得有些入迷了!呃……歷史的題目!」我緊張的回答。

  慘了!似乎說的有點太乾了!絕對會被看出來有問題啊!

  學長盯著我看了一會,「都考完了,看開點。」

  咦?等等、就這樣?學長沒看出什麼?

  我愣了愣才回了過神,「嗯……我會的。」

  「不過你還要發呆到什麼程度?」學長皺了皺眉,「早已經到了。」

  我疑惑的抬起頭來,熟悉的招牌強烈的表達著它的存在。

  「你再不動難道我還會知道你需要買些什麼?」學長挑著眉看我。

  「欸,不、不……我……」我臉似乎有點燙,「我剛剛只是沒看到而已。」

  看著學長率先走了進去,我一手摸著臉頰,一手撫著額頭。可惡!學長剛剛那舉止真的好帥……不,不行,褚冥漾!就這樣被學長吸引的你根本是變態!

 

  ×

 

  冰炎是知道的,他知道他的小學弟在想些什麼,看著他表現得驚慌失措又小心翼翼的藏起自己的思緒,說實話……很可愛。

  他的小學弟根本不知道,其實他的臉上會完整的表現出他心裡所想的一切,就算他再怎麼隱藏,日久的相處要辨認還是相當容易的。

  他知道自家學弟對自己不是沒有感覺,看著他無意識的對自己發呆,冰炎總會勾起唇角,他樂於接受褚冥漾這種帶了些崇拜、對他的敬愛以及戀慕的視線,很早以前他就知道自己對這學弟盡心得有些過份,在被夏碎無意間提出來後,不單是夏碎說著嚇到,就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喜歡這個學弟,雖然在開學沒幾天自己就給予這學弟相當的關注,但那時他還沒真正意識到這問題。每日就算只有夜晚的相處,但是小學弟的嘴從不停下來,從他口中總是能得知他和朋友間的相處,他會默默聽著,適時的給予提問和回應,如果說聽著故事也算有參與的話,那麼冰炎十分確信,他了解他的同寢學弟。

  也因為太過了解,所以反而將自己身陷其中,等認知到這事實時冰炎其實並不感到奇怪,他不介意自己喜歡的是男性,畢竟現在也越來越多國家接受了同性婚姻,所以他很放心的將自己投入其中。

  看著褚冥漾因為自己一些小動作而被吸引目光,他知道他成功了,冰炎不相信一見鍾情能夠使感情長遠,所以他在等,等著褚冥漾和自己越來越習慣對方,他不擔心小學弟如果知道自己從喜歡上他時就在計算他會不會很訝異,因為他不單只計算了他,冰炎也計算著自己。

  自己的個性並不冷靜,家裡人常說他完美的遺傳到雙親的基因,可只有自己知道這完美並不盡然,母親熱情善於交際方面但衝動,父親溫和冷靜但太過容易給予信任,這樣的他反而時常表現得較為兩端。

  冰炎信任褚冥漾對自己絕對單純,但是另一面卻計算著自己和對方;他可以冷靜的處理一切事物,但對於面對他的小學弟時總是暴躁且衝動。

  他並不大愛,所以他希望褚冥漾能一直只看著自己,所以他等,他等著時機成熟。

  冰炎想到這時,看著眼前逛著賣場挑得正歡的褚冥漾。

  是的,時機到了!

 

 

------

剩下的第三章02 03還有一篇番外就留給有買本的同學了

網路就放到這裡了謝謝大家的支持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