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18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你知道這樣意味著什麼嗎?」扇董事神情認真,不如以往般輕浮的態度。

  「我知道,那代表我將自己賣給了無殿,一輩子,甚至是死亡的自由都不再我的手中。」我坦蕩的笑了笑。

  「值得嗎?」傘董事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才說話。

  「至少我們都還活者。」比起學長死亡,如果只是失去自主那其實真的無所謂。

  「如果要你死呢?」傘董事繼續說。

  恍了恍神我不知道我的嘴角有沒有勾起,「那又如何?一命還一命,也夠了。」

 

  ※

 

  周遭只剩下維拉斯一個人,看著天色已變暗,我其實有些感到不真實。

  「維拉斯,我說出來了……」

  「我知道,所以你現在才如此失落。」

  我轉過頭,維拉斯手伸向我的頭輕輕揉著,「最壞的結果,也是你一開始就想到的最壞打算,有差嗎?」

  搖了搖頭,雖說如此,但我不想面對,我傷了學長、喵喵、千冬歲、萊恩……不知多少人,自己的親人我也固執的撤手拋下,所以我不敢講。

  老實說,當我知道發動言靈後的結果是失憶時,我有些淡淡的高興,我可以就這樣消失個幾年,然後回來後大家也都會忘了什麼不再追究,可是卻和我預料的不一樣,我沒想果學長會去找那個卷之獸,我沒想到最先發現我失憶的卻是學長……

  「學長他們呢?」我環顧了四周,這裡是涼亭中央,其實也就是維拉斯所住的地方的正上方,但這都不重要,我現在需要的是想辦法抓住我所能掌控的。

  「有些人去休息了,有些人在打探整個水源之森,據他們所言:『能看到水源之森的全貌千載難逢』,然後你家學長去報告公會了,剩餘的人直接講就是在監視你要你不要逃跑。」

  說道千載難逢那裡,維拉斯語裡有些不屑,聽到了她低聲呢喃著不過就是一個住的地方那麼好奇幹嘛,還有我的身體有那麼好玩嗎之類的,讓我不禁笑了下。

  「漾漾,你笑什麼?」維拉斯有些不高興。

  「沒什麼!」我趕緊回到。

  接著一陣沉默。

  其實也不用太過緊張吧……反正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學長他們無論想做些什麼改變也都不可能了,當時和無殿交易時我也下過了言靈禁止學長他們以任何形式幫我,所以……

  就這樣吧……

  

  ※

  

  時間:上午九點 地點:醫療班

 

  「漾漾,這裡喔!還好嗎?有沒有頭痛?」喵喵站在一間病房門口,就在我一進醫療班時她便對著我招了招手。

  「沒事,我說過了睡一覺休息過後記憶就會回復了,不用擔心。」我笑了笑走進了病房,裡面不只喵喵和輔長,還有學長他們,基本上有去水源之森的都來了。

  然後不出意料的,裡面的病床只有江承浩一個人的。

  「江承浩,有哪裡不舒服嗎?」我直直地走向病床。

  「好得很!但就是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一直待在這間醫院哩,而且……」江承浩都看了喵喵一眼,將後面的話吞了回去。

  「這裡很奇怪,有著一群不知說什麼話,被打到牆裡還會如蟑螂一般爬回來的醫生,有時還會有像我穿得很像的衣服的人直接從奇怪的傳送陣出來,一切其妙的讓自己以為來到魔法世界,對嗎?」我直接幫江承浩接了下去,順帶一提我現在穿著白袍,大概是被學長影響,之後拿到袍級後都是穿著袍服,畢竟袍服都畫有有防禦的符文,不用浪費。

  啊!好吧我好像沒和學長說過我拿到白袍了……難怪我一進來後學長的眼神有點奇怪。

  「冥漾,你怎麼知道我想說什麼?」他盯著我看。

  其實我有點不安,抿了抿嘴,輕道:「因為……當我第一次進來新生報到時,這裡給我的感覺就是如此。」

  「欸……」江承浩愣了下然後大叫,「冥漾!你記憶恢復了!?」

  「不久前,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剛好的在這種情況下。」我苦笑了下,「不過,你的重點也放得太奇怪了吧!」

  「因為他們之前不是說過認識你嗎?所以其實也沒很吃驚啦!」江承浩搔了搔頭又說,「而且人的腦子什麼的,在現今而言都還很難去了解,所以你能恢復記憶真的是太好了。」

  「其實早在兩年前……」就已經算好了啊……所以根本不會有恢復不了的問題……

  一開始的打算是還有再晚一點,然後記憶就會自行慢慢恢復而不像之前那樣一瞬間忘了兩年中的事,還需要靠著好好睡一覺理好記憶,維拉斯那裡是一個保障而已,如果沒在算好的時間恢復,維拉斯會親自來找我並強制恢復我的記憶,但卻沒想到是我自己去找她……

  回了過神,看到四周每個人對我的疑惑,我也只是淡淡的扯了一個笑容。

  說了又怎樣,反正都過去了。

  「冥漾,能問你一件事嗎?」難得的,我從江承浩眼裡看不到一絲玩味,倒是多了幾分嚴肅。

  看到他的表情,使我也莫名的鄭重起來,「嗯,我盡我所能回答。」

  「失憶前的你和現在的你,快樂嗎?」

  「咦?」

  我……快樂……嗎?

  「現在的你快樂嗎?」江承浩又問了一次。

  「等、等等,為什麼問這個?也太跳痛了吧!」

  「因為以往的你不是充滿計算的笑再不然就是冷笑……但現在你卻感覺笑的好哀傷。」江承浩誠懇地看著我,要不是他的話太過令人不爽我還真的想把朝的臉巴下去……

  「你是在褒還是在貶啊……」

  「呃……前者我是指我有求於你的時候。」看我臉色不善,他乾乾的補上一句。

  「我會那樣做是因為你每次報告明明自己就做的好卻還要我幫你找資料,你以為誰會願意做白工啊!」尤其是對方願打願挨時……我默默地在心底補了一句。

  看來有些東西學了後是不會因為記憶喪失而跟著失去的,只能說在這充反火星人的世界待久了果然還是會被遣移默化……

  「還不是因為那教授要的資料太……等等,你不要轉移話題!」江承浩說到一半一臉悲憤。

  原來你也知道那資料多難找。

  嘆了一口氣,我偷瞄了一眼學長的方向,看到他那面色不佳的臉我就知道,學長一定是想到了為什麼。

  「無所謂了,與其說是哀傷不如說是一種與世界脫離的淡然吧!」

  「褚冥漾,我不懂你處在的世界是怎樣,但我還是知道你在給我打啞謎,兄弟是這樣當的啊!」

  「夠了,反正都已註定別再談了。」我抿了抿唇,轉移話題,「今天來我是要幫你治療並送你們回去的,現在離大學的假期結束還有一段時間,回去你們還有空閒可以放鬆,你們還是快點回去吧。」

  「你在想什麼!」江承浩憤怒的吼道,「你這凡事往往心裡放的個性什麼時候才會改改!褚冥漾,你這白癡到底想要多少人為你擔憂!你什麼都不講是把我們這些朋友放在哪裡?」

  咬著下唇,我只是盯著江承浩看,周圍的視線越來越讓我感到壓力。

  見我不回應江承浩怒吼:「你說啊!」

  「……承浩,有些事情即便是後悔了也無法重來的。」更何況我並不後悔。

  看到江承浩不明的眼神我也不願多作解釋,「以我褚冥漾之名,入沉眠,淨化。

 

 

  有些事一旦改變就無法再挽回,所以只好不斷改變來換取一個好結果。

  有時候不是說後悔便可以解決一切,必須付諸實行才有機會扭轉。

  因為凡事沒有完美,所以要得到什麼便要學會失去什麼,失去後就要有不再能拿回來的決心,說是代價也不是,這只能說是個定律。

  所以啊!與其留連忘返不如大步向前,沒有人知道未來的好與壞,所以只能堅守信念的繼續走下去,或許黑暗,或許光明……

 

  ──可是這便是命運。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