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17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時間:兩年前 地點:水源之森

 

  「接著是這裡嗎?」我吞了吞口水,拿著地圖研究著,自從從辛亞那裡回來後,我便開始不斷走訪那時辛亞所指的方向的地方,而這次的維拉斯之森是最神祕也最有可能的地方,在我找遍了圖書館,大概能知道的就是這裡和《古老傳說》中的水源之森很像。

  另外的一點就是聽說森林中的湖那裡住了一個擅於處理黑暗的主人,但是聽說進入維拉斯之森的人都會被幻境迷住,而迷路幾天後才會回到森林之外,曾經公會想過利用法術連結看進入的人在裡面走到了哪裡,可是結果就是指在外圍繞了一圈,而進去的人一直很堅持他們是一直直直前進。

  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這是最有可能的地方。這裡的中心──也就是公會無法探索的地方──是唯一的機會。

  『我認為您還是多帶幾個同伴較好,畢竟公會會封閉也有其道理,就光憑黑袍都是無法進入的何況您只是無袍級?』

  「沒關係我會注意的。」眼前已經不再是公會區域範圍地深林,而我所站的地方旁邊有一個被當作座標的水晶。

  「以我褚冥漾之名,隱去所紀錄之事,消去我所有影像。

  『您還是打算自行解決而不讓公會知道?』

  「學長已經入冰牙我不是很想打擾他,而且在還沒有真的確認這是否可能的時候,所以就當作是我的任性,我可以的。」將剛剛的座標水晶下了暗示後我毫無顧忌地往前行動。

  我往前了沒多久又回到了剛剛我標記過的地方,我皺著眉頭「……這裡有結界一直在阻止我往前。」

  「老頭公,幫我看一下結界從哪裡開始的。」

  只見老頭公從手環便回以前看過的棒槌樣往前移動,接著一道強光閃過,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破了一個洞的結界,我現在真不知道我該感嘆距離真近還是感嘆老頭公的能力。

  『我只是經過就破了……』老頭公變回手環回到我手上。

  這是再推託責任嗎?您大可直說是不小心的啊……算了,反正是能夠進去了。

  我在心底為這設置這結界的人默哀。

 

  ※

 

  「然後學長你應該也知道了,維拉斯答應我替我尋找方法,而我替她修補結界並加強,來來回回跑了好幾次。」我疲憊的靠在涼亭邊上。

  「所以說,安地爾其實並沒有找到如何復活耶律的方法?」學長著看我,滿是不認同。

  「他有沒有找到我不知道,但是他這幾年沒在找方式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也並沒什麼錯誤不是?」

  「在我不在的時候,你到是學了不少如何鑽語言漏洞。」

  「呵~總要往火星人的方面向前邁進啊!」我不要命的回嘴。

  傻笑了過後我安靜了下來並看著依舊皺著眉頭的學長。

  「……」學長嘆了口氣,「之後呢?你還沒說完。」

  「之後啊……我在維拉斯這裡並沒找到什麼,所以我跑去了醫療班一趟……」

  「不對!」學長打斷了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去醫療班提爾不會看到你失憶和失蹤後是那種反應!」

  我恍恍惚惚地望著遠方刻意不看向學長,「學長你……依舊如此敏感呢……當初我去醫療班找的人是九瀾……然後才聯絡上了冰牙與焰谷上。」

  「之後有了冰牙和焰谷的幫忙我也找到了方法,我……」說到這裡我咬著下唇緊閉著雙眼,我知道,說出來了學長會多麼憤怒。

  「你現在說你做了什麼我都不驚訝了,說吧,你做了什麼。」

  我苦笑,不驚訝是因為我之前毫無顧忌地想要為你犧牲於時間的交際之流嗎?

  「我……」說了一個字我又將話咽了回去,「我和無殿做了交易,無條件地為無殿辦事,然後他們會讓我馬上提升實力幫你解除詛咒。」

  我睜開眼看向學長不知是生氣還是震驚居多的臉龐,心裡其實放下了許多。

  終於說出來了……

  「其實只要我的言靈就可以了,凡斯的詛咒不就是他自己再次用言靈解的嗎?所以我實力和意志堅強許多安地爾下的詛咒在我這言靈的繼承人下根本迎刃而解啊!」

  「所以其實我還賺了不是?實力上升了學長你也平安了,雖然後來因為用過多言靈而引起失憶的副作用,但我已經先請扇董事事先將我的記憶鑰匙交付給卷之獸保管,然後只要回到了水源之森我的記憶就能恢復全部,剩下的那兩年我……」我……

  話說到這裡我無法再繼續說下去,因為我看到了突然從涼亭出現的人們,以及學長那悲傷、痛苦又自責的表情。

  「你是笨蛋嗎?你將你的一生賣給了無殿你知道嗎?就連冰牙和焰谷都不敢做的事你怎麼敢……」學長的手在顫抖,我有些害怕的往後躲了躲。

  「我……別無選擇……」看著其他人臉上的憤怒,我也無法改變什麼,所以我才不想說,因為知道了又是一個無謂的麻煩。

  「漾漾,你不信任我們嗎?甚至連說也不說只是自己一個人承擔著。」千冬歲站在夏碎學長前方,兩張相似的臉龐透露著相同的不滿。

  「漾漾,醫療班也可以幫忙啊!也不是只有言靈一條路不是嗎?」這是喵喵。

  「唉……你和休狄都一樣,為了自己所認為最好的而奮不顧身,你到底在想什麼?」這中有有些怒的阿利學長。

  他們話裡的情感究竟是什麼我不想去分析了,我……不想承受。

  但是……為什麼我還是會不自禁的感覺到大家對我的行為難過,為我的自我犧牲生氣,但最多的是心疼……,這濃重的情感壓的我喘不過氣。

  「那又如何?」我覺得有什麼要爆發出來,悶在胸口即將發洩而出。

  「時間不夠了啊!對我而言學長是最重要的啊!沒有了學長我就什麼都不是了啊!帶我進入這世界的學長,第一次有人教導我誇獎我,第一次看清世界,第一次認清自我,第一次有人為我犧牲,第一次我感覺的什麼是喜歡的感覺,那麼多的第一次我怎麼可能會輕易放下!」眼前一片水霧,也好至少什麼都看不清,但模糊的人影中依舊屬那紅色髮絲最為耀眼……

  我可以好好發洩一下……對吧……?

  「我能怎麼辦?那麼笨、那麼蠢,然後又容易腦殘的我,我也只能想到這方法了啊!與其讓學長死亡,那一點的自由又算什麼?這條命是學長替我拿回來的,如果沒有學長我早已死在安地爾手裡,我拿什麼還給學長?我也只能這麼做了啊!」

  我一手摀著不停流下眼淚的雙眼,一手摀著無法不宣洩而出哽咽的嘴,然後跌坐在地上。

  我能怎麼辦?就算以前沒意識到好了,現在的我根本喜歡學長到無法自拔,這點犧牲無論怎麼看怎麼想,對我而言都沒有什麼不好啊!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能不讓其他人也牽連的方法我也只有這種了啊……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