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那些我所眷戀的日子

 

-02

 

  昨夜被摧殘了一晚,但是卻也很清楚地了解了自己目前的室友,看起來就不是很好惹並且不知是不是用本名的冰炎學長,據說全校頭髮最長的就屬他,當然髮色最特殊也是他。

  再來是夏碎學長,看似面色溫柔但是似乎有點狡猾;最後的千冬歲,現在我只知道他對收集情報很強以外,裡面是最好相處的了!

 

  不過現在的我不知道,其實大BOSS都集中在這房。

 

  「所以說,你昨天晚上就聽了學長們介紹校內的事了嗎?」名為米可蕥綽號為喵喵的同班同學,更是同為住宿生一員的女生說。

  「嗯……對……」然後也聽了許多黑暗面……雖然還是有一些生活中的細節和竅門,但整體聽下來我又不得不說……住宿的生活真是博大精深啊!

  「欸欸!漾漾我問你,是不是男生宿舍的廁所和洗浴間的門都是粉紅色的啊?」喵喵興奮的湊上前。

  「是、是粉紅色的啊。」我驚恐的看著不知為何突然很激動的同學微弱的問,「怎麼了嗎?」

  「嘿嘿,聽漾漾你這反應那你一定不知道這件事了。」

  「什麼事是不知道的?」千冬歲走到了我的課桌椅前,手拿著筆記本,嗯……看上去很專業……

  「就是以前宿舍曾經發生過有一女學生跳樓案啊!而且地點就再現在的男生宿舍。」喵喵一副高深莫就的表情說著,「據說當時還是女生宿舍發生了這總事後決定以男生的陽氣去壓陰氣,而且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在男生宿舍裡放粉紅色的門,依照以前的舊觀念,不是女生才會用嗎?更其妙的是,我們女生宿舍的門是藍色的,這不就很明顯指出曾經換過宿舍這點嗎?」

  「我說……叫男生去鎮壓,不怕男生被女鬼影響嗎?」我有些無言以對。

  「誰知道呢?」喵喵聳肩,「這畢竟只是謠傳,或許那學姐沒死,又或者只是風水問題吧!」

  「這應該也算是校學的傳說之一吧!」千冬歲用筆輕敲著筆記本思考著,忽然抬起頭說,「對了,你們有發現這所學校的奇特的地方嗎?」

  「千冬歲……你以後是打算當八卦周刊的編輯嗎……」我表示真的很無言,為什麼我才剛開學遇到的都是這種人?

  「不!漾漾你太天真了!」千冬歲突然快速的放下筆記本,眼神認真的盯著我,「多了解學校對自己比較有幫助,漾漾我覺得你也多學學比較吃香。」

  「沒錯沒錯!」轉過頭喵喵在一旁點頭道,「而且高中什麼的不就該這樣嗎?」

  對不起我實在無法了解你們眼中的高中生活是不是和我所想的一樣正常,而且,就算你們這樣說是真的我也覺得平平凡凡的念書考試就夠了啊……

  「……那麼你們說了那麼多,你們知道學校的員生社有賣什麼口味的飯糰嗎?」

  「嗚哇!」我被嚇到的叫了一聲,剛剛的聲音是從後面竄出的,但是那裡明明就沒有人啊!

  千冬歲繃緊了神經語氣不善的開口,「是什麼人偷聽別人講話還不敢出來!」

  「我一直都在啊……」同時我們真的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人。

  「怎麼可能!」我們三個人同時大叫。

  不過如果是真的,那他的存在感也太低了吧!

  「你們還沒回答我飯團呢……」

  「不過……這麼說來,我的確一直沒找到一個叫萊恩‧斯凱爾的人,我以為他是交換學生,所以只是保留而已。」千冬歲手翻著點名表,然後皺著眉頭。

  「你點到我我都有舉手啊……還有飯糰的事……」

  「這樣一講喵喵也覺得很奇怪呢!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教務處人數搞錯了。」

  「……飯糰……」

  「所以說只是存在感太低了嗎?」千冬歲又拿起筆記本默默的寫下了幾句。

  「我說……飯糰……」

  不,我說你們沒看到有人很火嗎?我小心翼翼的看著似乎背後有一團火的那人,黑氣很重……完全是被忽視後的不爽啊!

  接著我看到了那人從口袋裡抓出了一條橡皮筋,將自己的頭髮瞬間綁了起來,接著不知為何似乎氣場變得更強烈了,「我萊恩‧史凱爾豈是會因為這樣就會打退堂鼓的人?我絕對要將飯糰的事問出來!」

  然後我就看到了三個人在雞頭鴨講……我有點想離開這地方了,我不想說我認識他們!

 

  ×

 

  將時間快轉為宿舍的晚上。

  「有鬼?」我看到學長冷笑了一聲,「我在這住了將近一年怎麼都還沒看過,如果有還真想親眼看看。」

  「學長……?」我弱弱的喊了一聲。

  「聽起來還蠻有趣的,我都不知道廁所的門可以編變出這種故事呢!」夏碎學長撐著頭將目光移開書本。「但是,的確讓人很在意呢。」

  「可是門是粉紅色這點很詭異啊!」就以往的性別刻板印象來看的話,無論是誰都會這麼覺得吧!

  「……」學長突然盯著我點臉看,讓我有點發毛,「既然你們那麼想知道是不是真的鬧鬼,那……要不要看看?」

  「冰炎,你該不會是想……」夏碎學長了然的挑了眉。

  「要賭嗎?」冰炎學長也挑了挑眉。

  「不過這盤注定開不了了。」夏碎學長有些遺憾的語調,「因為我也覺得這只是玩笑。」

  學長思考了一下,「但,還是可以看看,反正最近才剛開學。」

  你們到底在講什麼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不一定要我們賭,隔壁好幾房都是人不是?」推了推眼鏡,千冬歲滿是計算,他那明顯的表情連不清楚學長他們在講什麼的我都看得出來,千冬歲想將範圍擴張到整個男生宿舍了啊!不、我覺得女生宿舍有喵喵在那也絕對逃不出他的魔掌。

  「所以,學長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啊?」我覺得我再不問,等到事已既成的時候,那麼我被賣掉都必須幫他們數錢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想知道這鬼故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而已,所以……」應該是故意的停頓,因為學長的語調完全是上揚的,而夏碎學長和千冬歲又完全是計算了然於心的模樣。

  「所以?」我疑惑地重複又講一次。

  「不如自己去親眼看看吧,反正剛開學你們都很閒不是嗎?」學長如此說道,「而且……我想,身為發起人的你們都會參加,對吧!」這是肯定句。

  完全是威脅,赤裸裸的威脅啊!我完全沒有說我是發起人啊,明明提起這回事的是對面的喵喵和千冬歲!

  「當然,這也是個收集情報的好機會。」千冬歲你身為真正的發起人當然一定要參加!

  「可是那麼晚了的話……會不會太……」我其實知道這招應該沒用。

  看吧!話還沒講完便被夏碎學長打斷了。

  「漾漾,你會一起嗎?我們也不好意思晚上將你一人放在房間裡。」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想去我們也會拖你去。

  「你不覺得一個人的房間更會發生什麼事嗎?」學長笑得邪惡。

  「……我會去的……」

  可惡,算你們狠!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