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那些我所眷戀的日子

 

-01.

 

  「啊!你是這房的新生嗎?」在我要打開門進入房間時背後傳來了這麼一句話。

  「嗯……我是。」轉過身後面站了兩個人,雙手都提滿了東西。

  「抱歉,你能幫我們一下嗎?」剛剛開口,也就是兩人中看起來較年長的那個人笑了下,然後意思性的提起手中的袋子說:「我們沒有手可以開門。」

  「啊,好的。」我趕緊開門,然後讓出了空間讓兩人過去。

  看著他們進去,但是門外還有一些東西,「呃……需要我幫忙把其他東西拿進去嗎?」

  「啊!不好意思麻煩你了!」那個較年長的回頭笑著對我說,接著語態一轉對裡面的學長嘲諷起來,「嘖嘖嘖,冰炎啊冰炎看看你,人家學弟不認識的都會主動幫忙了,你卻還坐在那看戲。」

  正提著東西要進去的我聽到這句有點茫然地看了裡面的情況,好吧,學長們的事情我還是不要管好了,但是這些東西要放哪?

  或許是看到我的窘境,另一位應該是和我同齡的男生放下了原先他手裡的東西走了過來,將一些東西了提去.「你好,我是雪野千冬歲,夏碎哥他們只是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不逗逗嘴不舒服而已,不用緊張。」

  「你好,我是褚冥漾。」我頓了頓然後才好奇的問了下,「那個……你們都互相認識嗎?」

  「嗯,夏碎哥和冰炎學長他們原本就是同寢的室友,之前夏碎哥邀請冰炎學長來家裡作客時就有見過面,所以還算認識……說到這個……」他在二號床的衣櫃前放下了東西,然後推了下眼鏡,「我和你同班你知道嗎?」

  「咦?是嗎?」我有些驚訝,然後也有點不知所措,「抱、抱歉,之前有點慌沒有特別去注意我們班的人……真的很抱歉!」

  「其實你會沒注意到也有道理,班上的人幾乎都是同一兩所國中進來的,會顯得格格不入而去忽略一些人這很正常。」

  「是這樣嗎?」但不得不說,這個人很厲害,明明和我一樣是外地區的人,卻可以短時間記住全班的臉。

  「你可以不用自責。」我回過頭,是那被雪野千冬歲稱為夏碎哥的人,「千冬歲那孩子從小就很喜歡收集一些資料,觀察一些細微的事情,能像他一樣像個情報單位一樣整間學校應該還不至於到十幾二十個。」

  「夏碎哥!」雪野千冬歲不自在地叫了一聲,「而且如果要說的話,我會養成這樣的習慣還不是因為夏碎哥太會逃了。」

  「看來你平時講你弟太聰明讓人困擾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冰炎學長靠在書桌前環胸冷笑。

  「冰炎,你就不能看在今天有學弟的分上不嗆我嗎?」那名為夏碎的學長無奈苦笑,似乎對於自己的室友冷嘲熱諷早已悉知。

  「我想你接下來好是好好想想如何躲避你弟的『照顧』吧。」冰炎學長笑的有些邪惡,夏碎學長的臉瞬間有些難看,而千冬歲的眼裡閃過了令人無法忽視的光……啊!不排除是因為眼鏡反光。

  「褚冥漾。」突然冰炎學長轉了過來。

  「呃……怎、怎麼了嗎?」疑惑的看向了今天才剛講沒幾句話的學長。

  「你對這裡並不熟悉,我稍微和你介紹一下宿舍附近和一些規定。」

  我更加疑惑的看著學長,為什麼是冰炎學長要和我介紹呢?

  「我是寢室長。」然後他又補了一句,滿是邪惡,「而且我不希望看到有人被扣分,要鑽漏洞也是要在搞清楚規定後比較容易,不是嗎?」

  「而且……」夏碎學長也加了進來話題,笑的一臉燦爛,瞬間我似乎看到的名為狐狸的動物,「只要生活表現優良,衛生秩序良好,其實總會有許許多多的特權。」

  「可、可以這樣嗎?」

  我真的是來念書的嗎?我怎麼覺得我已經提前看到了社會的黑暗面?

  「不是可不可以,是舍監自動給予,這些根本不是問題。」冰炎學長說的一副理說當然。

  我完全不了解你們啊!

  「而且根據我的調查和詢問,這個舍監似乎做風較為嚴厲,和上一個舍監好好小姐相比相差甚遠,所以被放縱慣了的學生對這個舍監十分不滿,當然如果這時有很守規矩的學生,她總會覺得較偏愛這很正常。」千冬歲拿著不知何來的本子邊翻邊說。

  「基本上在宿舍不要太親近舍監就不會惹的其他學生不滿,也不要和舍監表面對面互幹上,要在宿舍過的如魚得水是非常容易的。」

  「……能問你怎麼知道的嗎?」據我所知我們只新生訓練了兩天而已不是嗎?

  「每班不是都有代導生?他們在學校也混了一年了,該知道的該注意的都了解,那就是很好的情報來源。」

  等等,你們真的是來住宿而不是來比心機的嗎?我怎麼覺得我似乎不小心深入了其妙團體的中心了啊!

  「褚冥漾。」冰炎學長將手放在我的肩上拍了兩下,「你要學的還多的呢!」

  我剛剛被威脅了對吧!絕對是被警告了啊!

  媽,我才剛住宿第一天,連開學都還沒有,我就已經深深覺得──這房的室友都怪怪的啊!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