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紀念

 

一.  在那之前我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

 

  教室內一陣吵雜,大考完的分數已經通知下來,學生們忙著比對成績,並且翻著學校的簡章查看著分數互相討論。

  褚冥漾看著與沒有想像中那般失常的分數鬆了一口氣,當時好幾題不確定的題目似乎是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難,老實講分數還算是好看的。

  「冥漾,考得如何?有要想考二基嗎?」衛禹拉開褚冥漾前面已經不知跑去哪和朋友聊得的人的椅子。

  褚冥漾將選定好的志願抄於另一張空白紙上,然後闔上書抬頭對他眼中的幸運同學說:「看起來還不錯,至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般……喂!不要自己拿去看啦!」

  「沒關係啦……而且我也可以幫你看看我們有沒有機會讀同一間啊!」衛禹自動自發的拿起了對方的成績單看了看,然後面色突然沉了下來。

  看著衛禹突然靜下來,褚冥漾心裡有些忐忑「……怎、怎麼了?」

  「冥漾……」

  「……嗯?」看著好友的面色有些詭異,褚冥漾不安的看著對方。

  突然間,衛禹『哧』的笑了出來,「看你那表情擔心的呢!」

  「我只是在想看不出來呢!原來之前冥漾你複習考時都在隱藏實力啊!這成績算不錯了欸!」說完衛禹走到了褚冥漾身後一手架住他的脖子,一手故意用亂他的頭髮。

  掙扎的扭開好友的調弄,他鼓氣的囔囔著,「喂……別弄了啦!」

  「別那麼小氣嘛!而且,當然要弄一下啊!害我如此擔心你會不會又有意外,結果考得比我還要好,我不弄回來那怎麼咽的下這口氣呢?」說完,衛禹將攻勢轉到了對方的腰,對於自家好友的弱點都同窗幾年了怎麼可能不曉得?

  「啊!」被嚇到的褚冥漾慘烈的一叫,然後急忙離開自己的座位,一手護住自己的腰,「等、等一下啦!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喔!」

  話是這麼說,但生氣起來毫無說服力這點使衛禹更可不想放過他,正想將對方抓回來繼續好好『討回公道』時,無意間餘光瞄到了褚冥漾剛剛寫好的志願單,愣住。

  衛禹瞬間停下了動作仔細的看那張紙,然後靜了下來。

  疑惑對方如此輕易放過自己,褚冥漾好奇地看了眼衛禹在看的東西,「簡章怎麼了嗎?」

  「不……不是那個……」衛禹輕聲回答後驚訝地抬頭看向褚冥漾說,「你要填北部的學校?」

  「呃……我沒說過嗎?」

  「拜託……你根本沒提過啊!」衛禹無奈的說著,褚冥漾則尷尬的騷了搔頭。

  「抱歉啦!」雙手合十,褚冥漾眼裡滿是歉意,但是又在其中似乎又帶了點對未來的嚮往,「其實,我想填北部也是希望自己能獨立點啦!聽說那所學校有宿舍,對外縣市的學生似乎待遇還不錯,又想說北部競爭力也比較強看看世面也好,去台中以外的地方看看爭加些國際視野是乎也不錯。」

  衛禹看著這樣的好友,然後化開了臉上的沉重,微笑著用力拍了對方的肩,「既然想去就去吧!記得有空要回來台中看看我們啊!」

  「嗯,我會的。」

 

  ×

 

  忐忑的下了公車,這裡的站名便是這所高中的名字,放眼看去其實周遭還挺荒涼的,由於下車的地方在校門口對面,所以便利用等紅綠燈的時間稍微打量的下學校外觀。

  「漾漾啊!沒想到你倒是挺會挑學校的啊,還真大間。」媽看了看校門說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欸……聽說這所學校剛建校十年左右,還蠻新的。」

  「不過,不管是哪所學校,記得要讀得高興啊!想想時間還真快呢……就連漾漾也到了想獨立的年紀了呢!」媽嘆了口氣一副『兒大不中留』的樣子,令我有點……無奈。

  「好了啦!我們再不去報到就來不及了。」我說著轉頭看了一下紅綠燈,「啊!可以過了。」

  然後我和媽走了進去,入眼的是一個十分寬大的廳堂,周圍已經有差不多和我一樣的人正往在校方指引的處室前進了,但也有不少人和我一樣正在打量周遭。

  直到了現在我才真正有了原來我也是高中生的感覺,而這裡將會是我要生活三年的地方,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家裡自己生活,雖然今天只是來新生報到,但是卻有種我已經是屬於這裡的人的感覺。

  「漾漾你在發甚麼呆?要上樓去教務處繳交畢業證書了喔。」媽喊了我史我回了過神。

  「喔……好,我這就來了。」

  「唉!你後有的是機會好好看學校,現在先去辦東西吧!等等還要去活動中心試衣服,接著還要去你舅舅家放東西,喔!對了,以後三年住在舅舅家時要乖,別給人家添麻煩知道嗎?」媽總是永遠嫌念不夠一般,百般叮嚀,但我知道……我們只是都捨不得分開。

 

  ×

 

  「爸、媽,這樣就可以了。」我看著已經被整理好的床位,回頭對雙親說。

  「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要不要再補充什麼東西?還有你帶的點心夠嗎?你不是最愛吃蛋糕了,剛剛我看到你們宿舍這裡有冰箱,要不要我去買幾塊冰在那裡?」媽一臉擔憂。

  「好了啦媽!漾漾可以的,你太擔心他了,況且他身上不是有生活費嗎?想吃去附近的蛋糕店買就可以了。」姐說完後朝我這使了個眼色,看到我便感激的望了回去。

  然後開口,「媽,姐說的沒錯,我之前查過這邊搭個公車就可以到很多地方了別擔心啦!」

  「好了好了,漾漾也長大了不是?」爸對我眨了眨眼,「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去也有點晚了,我們走吧!」

  「爸、媽還有姐,再見!」

  我送他們到房門口,然後在開啟門時,剛好有一個人也要進來,我的手停在半空,其實我有點緊張,這個人就是我的室友了,對吧?

  我默默地打量著對方,第一個印象絕對是頭髮,雖然現在已經用髮圈綁成馬尾,但是不難猜如果放下一定過腰,而且髮色也很奇妙並非是完全的銀髮,而是在前額處有一戳紅,而且臉也很漂亮,出去被說是藝人絕對不會被懷疑!

  「呃……你好,抱歉!先讓你進來吧!」我慌張的站離了門口,讓對方進入,剛剛當著人家面前發呆真的是太失禮了。

  「嗯。」然後他看了看我家人的方向,「我是這學期要住在這房的冰炎,目前高二。」

  這麼說,他是這房裡其中一個學長了嗎?

  「阿呀!冰炎嗎?那我家漾漾就麻煩你稍微觀照一下了。」

  「嗯。」那位冰炎學長往我這看了下,然後點頭,「我會的。」

  「那拜託了,這可是漾漾第一次說要出來獨立,令人有些不放心。」媽對那學長笑了笑。

  眼看媽似乎還想聊下去,只好朝那位學長的方向輕聲道了歉,「好了啦媽!不是說要回去了嗎?」

  「嘖嘖!現在就想將媽給擺脫了嗎?算了算了……在學校好好照顧自己啊!」媽又再次叮嚀。

  「我知道的啦!」我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對姐說,「姐,爸媽就拜託你了。」

  「人小鬼大。」姐不屑的嘖了一聲,「好了,快去和你接下來同寢半年的學長培養感情吧!」

  雖然姐是這麼說,但我還是將爸媽送到了宿舍的門口,互相到個別後才離開了。

 

  走在回去房間的路上才突然覺得時間過得真快……

  新生訓練時雖然已經看到了同班同學,但也許這裡算一所區域高中,班上都是附近兩三所國中的學生,像自己一樣是外縣市考來的根本沒幾個,所以有點難融入,這讓我十分不安。

  以前看著詩人總寫當有人要遠離家鄉時,便感到離情依依,並且折柳相送,以示不捨……直到當自己真的成為那主角時才發現,無論是什麼物品都無法取代真實的人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