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昏昏沉沉的,褚冥漾緩緩睜開雙眼,揉了揉雙眼伸了個懶腰,熟悉的黑館房間突然莫名感到失神,仔細回想剛剛睡著時做的夢,卻發現腦子裡一片模糊,不疑有他的只是認為自己忘了。

  起身摺好了棉被,然後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衣服便開始解開睡衣的鈕扣,此時暴躁的聲音響起,嚇的褚冥漾動作一頓,熟悉的腳步聲接近房門口,『碰──』的一聲門被推開,褚冥漾維持著解鈕扣的動作呆愣地看著不速之客。

  「褚!你不給我接電話,到底是要不要起……」冰炎的話嘎然而止,過了幾秒後才又開口道,「你動作快一點!」

  說完冰炎才帶上房門走出房間,就好像沒人來過一樣。

  過了許久褚冥漾才放聲尖叫:「學長!你這變態!」

 

  坐在白園吹著風,褚冥漾閉上雙眼享受著難得的悠閒,他不知道自家學長為什麼要他這這裡等他,但是面臨段考周,偶爾的休息讓他格外的放鬆,眼前光線變暗,褚冥漾睜開了雙眼,看到的便是冰炎手拿著提袋站在他旁邊。

  「拿去。」冰炎將手拿著的提袋遞給了他。

  「嗯?什麼東西?」好奇地打了開來,看到內容物褚冥漾不禁驚呼,「這真的可以給我?」

  「去原世界任務回來委託人給的,我討厭甜食。」

  「那我現在就可以吃嗎?」有如一隻小狗一般眼睛閃亮的看著冰炎,視甜食如命的褚冥漾天知道為了考試已經多久沒吃蛋糕了!

  「不然給你放到壞嗎?」冰炎瞪了眼只差沒有尾巴在那搖啊搖的代導學弟。

  「呵呵……」

 

  「不要看。」冰炎摀住了褚冥漾的雙眼,這對他而言還太殘忍了,尤其是上一秒還和他說話著下一秒便死去的友人,這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

  「學長……安因他……」褚冥漾哽咽的難以再接下去。

  「堅強點,離去的人不會再回來,接下來的路只會更艱難,我們不能停在這裡。」冰炎眼底閃過一絲不忍,抬起手將褚冥漾拉進懷裡,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慰著。

  「不……不要……」褚冥漾搖著頭不敢置信千冬歲與夏碎就這樣被一箭穿心倒地,而且就在他的面前,「拜託……不要……」

  「漾漾!快離開!」回過頭想看怎麼回事,然後入眼的便是女性友人替他擋下了黑針,接著昏迷不醒。

  「後悔了嗎?一開始就答應加入鬼族今日你也不用看著他們在你面前死亡,不是?」安地爾緩慢走近,看著倒在地上的眾多屍體冷笑。

  「活下去……褚……要活……下去……」褚冥漾瞪大眼看著擋在自己面前已滿身是血的冰炎。

  為什麼?褚冥漾無法再度開口,他覺得他快崩潰了,先前明明還好好一起在白園聊天,莫名其妙的突襲,一一死去的眾人為了護著他,不顧一切甚至是犧牲生命。

  明明他現在也有能力,但是冰炎還是護著他不願讓他進入戰場,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到最後大家都死了啊!

 

×

 

  猛然驚醒,張開眼看到的便是不甚熟悉的地方,呆愣地看著房間裝飾才赫然發現我似乎在溫泉旅館的房間裡,揉了柔太陽穴,我靠著枕頭慢慢坐起。

  剛剛的是夢?還好……不是真的。

  「醒來了嗎?」我轉過頭,學長身穿著黑袍。

  「我……」話才剛出口便發現,我的喉嚨十分乾燥,聲音沙啞。

  學長蹙了蹙眉走到床頭到了一杯水遞給我,「你還記得我們一起進入鬼屋的事嗎?」

  「嗯。」點了點頭接下水喝下,我瞇起眼仔細的思考,「我記得我和學長一起進了鬼屋,首先遇到了鬼娃,接著是南瓜。我記得我解決完南瓜後便發現自己動了不了,不久便看到鬼族出現,然後我看到……」

  說到這裡我停了下來,我看到了大家死在我面前,每個人都傷的很重,而我心也好痛,我一直以為只要我再多加努力,那麼接下來我便可以保護好自己不再讓任何人擔憂,也有餘力可以護著大家,但為什麼幻境裡所有人就因我而亡?

  「褚!」

  「什麼?」我茫然地看向學長,然後才發現我的手被杯子的玻璃割傷流出血絲。

  我不自覺地開始顫抖,看著那緩緩流出的血我有些害怕,莫名的。

  「褚!」學長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他將我的手指扳開離玻璃碎片,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的玻璃顯得美麗,又充滿危險。

  「褚,放開好嗎?」我將視線移向學長,他那鮮紅色的眼瞳裡照映著臉色蒼白的自己。

  學長嘆了口氣幫我一點一點的挑出碎片,接著用棉花棒沾消毒水替我擦拭傷口,然後不知從哪找來的繃帶纏繞在我的手掌上。

  低著頭看著學長的一舉一動,我的心好痛。只是這點小傷學長也還是為了我做了那麼多,那麼他依舊會擋在我前面替我死去吧!我明明是最不想發生這種事的,但在我千千萬萬個拒絕中卻一次都沒有合我意過。

  「別哭了,只是個小傷你哭什麼?」學長皺著眉輕輕拂過我的眼角,是什麼時候開始哭的?

  微微低下頭閃過了學長的手,「為什麼……」

  「嗯?」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我什麼也沒有……我明明、明明就不是最好的,只會帶來災難……」因為妖師這身分不知已經給多少人多少麻煩,頭腦不聰明、志向又不高,平時除了腦殘還是腦殘,和其他人比根本就只是個路人甲。

  「但是、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一個個都為我受傷,明明一切的源頭都是我啊……要什麼受重傷的偏偏是你!我有能力了,我有在變強了,我不想要你再擋在我面前了,但為什麼……為什麼卻還是不顧一切地將我護在身後!」我歇斯底里地吼出,淚水早就不受控制地不斷流下。

  「你在說什麼傻話?」

  「幻覺,以及……夢。」我抬起頭看到學長臉上皺著眉頭。

  今天的我是怎麼了?如此的失控?

  「很痛喔!」我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淡淡一笑,我知道,自己現在這個笑容有多難看,「你根本沒想過吧!被護在身後的人心有多痛,我寧可自己死也不要學長擋在我面前啊……」

  「……我不會有事。」學長傾身向前抱住了我。

  「會喔!」想輕輕推開卻發現學長抱的很緊,「你不是做過了嗎?明明是妖師犯下的罪孽害死了學長的父母……但是你卻也因為這層關係差點害死自己,不要否認,這就是事實。」

  吶……快推開我吧,離開我這掃把星。

  「我是黑袍,要擔心我的安危前給我先擔心你自己的,我不會有事!」

  「黑袍不是萬能啊……所以公會的黑袍才會折損率越來越高不是?我也說過了我有能力了不需要你擋著,為什麼每次都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

  學長放開了我,終於了嗎?

  我真的不會想要看到你擋在我面前死亡了,常常將事情的攬到身上的你因為如此而身陷多少危險我是再清楚不過的,最算學長的能力再強也還是有限,像這次他面對鬼王高手時也一樣,我知道如果只有一個人學長一定可以很快贏的了,但是這次多了我這累贅,所以害的學長又受牽連……

  我喜歡你,所以我只能遠離你,期望你不會再因自己受到傷害,這是我唯一的心願。

  「就說我會好好的了,褚你到底在怕什麼?我現在還在這裡,就在你旁邊。」學長的手轉而托起我的臉,使我只能看著學長,他的眼裡滿是堅定,又有點無奈。

  學長的眼裡有著我不太了解的光芒,我下意識地將眼睛閉起搖搖頭,我不是很想看到學長的眼睛,雖然好看的有如世上最美的紅寶石,但我不希望你眼裡有著厭惡和我所不明白的東西,自欺欺人也好,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褚冥漾!你這白癡!」

  學長似乎忍無可忍的將我用力壓回床上,嘴裡的話每個字都如此的惡狠狠,前後的態度和脾氣變化大到讓我愣在那裡,傻傻地看著上方完全已經大暴走的學長。

  「你到底在怕什麼!你以為你這樣講我就照你說的遠離你然後我就會很安全?你是頭殼壞了還是被腦入侵,就說我是黑袍了你聽不懂嗎?你真的以為我會弱到連一個人都護不好?」學長幾乎是用吼的,看起來真的很生氣,但是……距離好近……我可以從學長眼裡看到自己根本已經呆掉的蠢樣。

  「可是……」

  「沒有可是!」

  學長看著我嘆了口氣,而熱氣噴在我的臉上,只見學長的臉離我越來越近,然後,嘴唇上柔軟又溼潤的觸感使我瞪大雙眼,滿是不可置信。

  「褚!你給我聽好了,我颯彌亞‧伊洛沐‧巴瑟蘭是甘願護著你,甚至可以為了你而死去,但絕對不是因為千年前的恩恩怨怨而逼得自己必須盡下責任,你大可以放心的躲在我身後接受我的保護,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會為所愛的人犧牲,你聽清楚了沒有?」

  「騙、騙人……」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保持冷靜,但是心始終還是定不下來。

  學長愛我?這怎麼可能?我愛學長這點就算我不敢去承認那也是不爭的事實,可是……學長欸!他可是學長啊!

  我知道,縱使他有時個性惡劣拿我當玩笑,但每當有事學長一定在我面前幫忙,總是依賴著學長、從遠處看著學長,自己早已不知不覺中投入太多不該有的感情,愛上一個男人甚至是自己的學長已經荒謬至極,甚至是我們中間還隔了千年前的恩怨。

  在我們身上發生了太多事,讓我的目光只能遠永停在他身上,而對學長而言我只是仇人的後代,所以學長會愛我這種事……怎麼可能啊……

  「學長,你在開什麼開玩笑,論相貌、能力都很平凡……學長、學長怎麼可能會喜歡我?哈、哈哈,這玩笑可不好笑喔!」

  「你真的當它是玩笑?」

  「……」我愣愣的看著學長,嘴開了開卻說不出什麼,學長的臉上滿是認真。

  「我不會開這種玩笑。」

  「不……」顫抖的舉起雙手摀住嘴,咬緊下唇,剛剛停下的淚水又再次流下。

  「褚,你到底對自己是多沒自信?」可以聽出來學長語裡滿是無可奈何。

  用力的搖著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這不是我所能想到的啊!學長也會愛我這種事我……根本不敢去妄想……

  「你也愛我,對吧。」我睜大雙眼看著上方的學長,這句是肯定句,學長為什麼會知道,而且那麼的肯定?

  學長將我的手移開至兩側,然後十指交握著。

  「想問我為什麼知道?」從學長眼裡我看到自己的茫然,他用額頭抵在我的額頭上,同樣的熱度藉著額頭傳遞了過來,令我恍神。

  學長嘴角微勾起,「因為我也愛你,所以我感覺得出來。你對你自己太沒自信了,因此都給我下意識的迴避掉。」

  說完他又往我的嘴唇探去,學長用舌頭微扳開我的唇瓣,接著便鑽了進來勾住了我的,一吻結束,我臉已經紅透。

  「狡猾……」

  「也只對你一人。」學長親吻了我的額頭,然後從我身上離開,「好好休息吧!你今天被嚇的不輕。」

  見學長站了起來我急忙拉住了黑袍一角,「等等……」

  「怎麼?」

  「我……」我張了開口又闔上,心理想講的話怎麼也不出來,話到了嘴邊瞬間又成了其他,「學長……要去哪?」

  「我不會離開太久,只是去替你下去拿點吃的,你可以再睡一下,我過段時間再叫你起來。」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急忙坐起身子回話。

  學長一臉好笑的看著我,接著我才想到我剛剛的舉止,好糗……我在緊張什麼啊!

  臉紅著看向學長,「可以嗎?」

  「走吧!」學長對我伸出手將我從床上拉起。

  學長牽著我的手要走到門邊,我緩緩的往學長身邊靠著,「嗯?」

  「我也愛學長……很愛……」我紅著臉低聲說道。

  學長似乎愣了下,接著抬起另一隻手輕拍的我的頭,「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請記得,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