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褚!」冰炎皺著眉急切的拍了拍褚冥漾的臉頰,「你給我清醒點!」

  「不用白費力氣了,他現在正陷入幻境中逃不出來。」沒聽過的沙啞聲音出現在四周安靜的走道。

  「原來是鬼族在背後操縱嗎?」冰炎看了褚冥漾一眼後便轉向來者的方向。

  「我是隸屬於景羅天鬼王底下的七大高手之一──夢魘,真是幸會,冰與炎的殿下。」來者,也就是夢魘有著黑色的短頭髮過耳際,臉部慘白,身邊還瀰漫著奇怪的紫色霧氣。

  冰炎的眼裡泛著殺意,語氣十分冷冽,「景羅天?不安安分分的躲在自己的巢裡卻妄想著得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吾王想得到到絕對會拿到,就算你是冰牙三王子的後代也無法阻止!」鬼王高手笑的猖狂。

  「你們是無法得逞的,就連安地爾也無法做到的事,就憑你這景羅天手下排行倒數第三夢的貴族你也想成功?笑話!」冰炎冷笑的看著眼前的鬼王高手。

  冰炎不等對方回應便從口袋拿出手機,而鬼王高手面色陰沉地將身旁的霧幻化為紫色匕首操縱著往冰炎站的方向飛去。

  「確認這次目標為景羅天七大鬼王高手名為夢魘,據說能力為入夢,詳細未知。」瞇起眼,冰炎輕易的側身閃躲過飛來的匕首,繼續道,「我方無袍籍褚冥漾受鬼族所害目前無戰鬥能力,請求支援以及派醫療班進來協助。」

  但只見剛才被輕易躲過得匕首在夢魘的控制下在空中急速轉彎,便又以冰炎為目標飛去。

  從容不迫的掛了電話回過頭看像不斷打擾的鬼族,冰炎滿是不屑,「如果我是你……就絕對不會只幻化出一隻匕首,能力不夠就還是快滾吧!」

  語畢,他的身旁出現了強烈的暴風,將直直飛來的匕首用數一萬計的風刃切為粉碎,紫色的細粉飄回夢魘身邊化為原先的紫霧。

  「你以為你用激將法我就會上當?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是蟲骨那種貨色!」夢魘壓低了聲音將身旁的紫霧分成了幾份往冰炎的方向飛去。

  「就只有這樣?」只見冰炎冷哼了一聲,那團紫霧瞬間結凍,然後在半路從空中掉落下來碎成一地。

  「哼!話可別亂說,冰與炎的殿下您剛才是沒把握贏的了所以討救兵?冰牙的三王子在主神面前會哭喔,堂堂驕勇善戰的三王子之子竟然會因為一個鬼王高手所退縮!才真是令人……」黑髮的鬼王高手還來不及說完便被冰炎丟出的爆符長槍給打斷。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輕敵者見識你的型。」完全不給對方喘息機會便拿出烽云凋戈衝了上去。

  「哇喔!惱羞成怒了?怎麼我說的不對?」鬼族高手以挑釁的口氣邊躲過冰炎的攻勢邊說著。

  冰炎不以為意的只是加快了速度往鬼王高手的身上用力一劃,接著,便看到槍刃經過之處燃起熊熊火焰。

  鬼王高手狼狽地向後倒退幾步,冰炎見狀冷嘲熱諷道,「剛剛那句話奉還給你,順便再告訴你一句,你話一多便顯得心虛,只會耍嘴皮子的廢物。」

  「你!」

  「對了、」冰炎突然笑了起來,看得令人發寒,「你似乎沒被爆符攻擊過,如果站在這的是安地爾,那他就不會倒退。」

  冰炎話剛落下連接在後的便是一個巨大的爆炸聲,冰炎丟出去當障眼法的爆符槍瞬間爆裂了開來。

  一瞬間冰炎將褚冥漾緊緊護在懷裡,因為爆符的爆炸,讓附近的東西都被震了開來,現在的褚冥漾毫無意識,如果放任他在一邊那麼有可能會在神智還沒清醒時就被其他東西砸中而血流不治。

  看著狼狽從廢墟中慢慢爬出的夢魘,冰炎悶不吭聲的將褚冥漾抱至身後的角落,並將老頭公引出為他設一個結界,為的就是不讓他經歷二次傷害。

  「你這可惡的半精靈!」夢魘的聲音有些沙啞。

  「沒能力就別想學別人做不屬於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愚蠢到不知錯誤在哪,和某個第一高手比起來,你就也就只是和蟲骨一樣的渣。」冰炎舉起手中的烽云凋戈再次衝了上去。

  「你就別因為你一而再再而三對我挑釁而感到後悔!我可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別忘了我手上可是還有你的把柄!」

  「那就先等你挨了這記再說!」冰炎將槍刃刺穿鬼王高手的左肩,然後用火焰將對方包覆其中。

  「啊啊啊啊啊!」火焰蔓延住了全身讓他忍受不住的慘叫,身邊的霧過了許久才一點一點將火給撲滅。

  冰炎看著火被撲滅『嘖』了聲。

  「可惡啊!你就不在乎那妖師的死活了嗎?就讓你看看那妖師現在在經歷什麼吧!我會讓你後悔的!」夢魘大口喘氣嘶聲道。

  冰炎蹙起眉看著狼狽的鬼王高手身邊一直沒有消去的紫色霧氣開始聚集,然後出現了類似螢幕的東西,畫面慢慢由朦朧轉為清晰,一入眼的便是褚冥漾就跪坐在彼岸花海中,愣愣的兩眼無神。

 

×

 

  褚冥漾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看著冰炎和突然出現的鬼王高手對打起來,然而他卻什麼忙也幫不上,褚冥漾覺得的眼前開始模糊,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是和那鬼王高手夢靨有關,但他無論怎麼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時中招的。

  他看著冰炎對鬼王高手一句比一句還狠的話有一絲放心。

  他是學長啊!強的比鬼還犯規的學長,所以他不擔心自己的直屬學長會輸給這名為夢靨的鬼王高手。

  突然的,眼前無論是哪裡都看不到了,視野全部成為了一片黑暗……

  褚冥漾等視線恢復清明後愣住了,四周放眼況過去全是鮮紅的彼岸花,而自己跪坐的正前方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冰炎。

  褚冥漾面色慘白,每吸進一次空氣便是濃郁刺鼻的血腥味,他抬起頭,入眼的景象使他臉上的唯有的血色盡失。

  安因緊閉雙眼的倒在地上,夏碎的胸口血流如注,千冬歲的胸前有著和夏碎一模一樣的傷口,並躺臥在夏碎旁邊,伊多的白袍被血浸泡一般……

  自己所認識的人一個個都重傷躺臥於四周。

  

  紅,都是艷麗的紅色。

 

  ──如鮮血一般艷紅的曼珠沙華。

  ──被鮮血沾滿全身的重要之人。

  

  紅的令人刺眼。

  

  臉頰似乎滑過了什麼溫熱的液體,褚冥漾覺得口乾舌燥,無法說出任何的話,他以緩慢的速度往倒於花叢中的冰炎挪動。

  抑是虛假,抑是現實。

  褚冥漾已經無法分辨真實和虛幻,四周的景象不斷的在觸動他心中最為脆弱的一塊。

  我想要……我想要好好看清楚學長……他是不是又為了我所犧牲?一個個,一個個所熟識的人皆因為自己所受傷甚至死亡,不……不要……我不要……

 

 


 

這是CWT33場次前最後一發♥ 如果還喜歡各位作者的文章,正式的預購已經開始了喔!
 
由於主催然寧說了,之前的經驗是開預購後很多人的款項沒對到,所以在填單時多了一個步驟
要先請各位先填妳將會去匯款的方式,然後才會寄匯款資料至妳的信箱喔!
《 ↓ 填寫示範 ↓ 》
漾漾:我之後會使用郵局臨櫃匯款完成付款動作,那麼匯款資訊欄就要寫上褚冥漾
喵喵:我使用的將會是ATM,那我要填上的是我的帳號後五碼12345
 
那麼感謝各位看到這裡,貼上正式預購表單:♥♥♥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