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我們繼續前進著,我不得不佩服這鬼屋的設計師,這血跡的位置、一旁的裝飾、骷髏頭的擺放、蝙蝠的垂掛……

  雖然因為怕等等在處理時不小心造成電線線走火,所以已經將總電源關了,但還是想像的出來有了電力後的那種加上聲光效果的恐怖程度,然後有時又有工作人員出來扮鬼嚇人,全部加上一起我想就連是我在守世界待那麼久也還是會不自覺尖叫。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這裡讓我總有真的在一座廢棄的房屋裡的感覺,旁邊佈滿蜘蛛絲,附近我能看到的東西都有了厚厚的一塵灰,腳下踏上去的木板有種下方是空心的感覺,是不是有點逼真過頭了?

  「學……」,我想開口問學長時學長卻突然將我用力推向一邊,因為那力道我跌坐在地上,想抬頭看是怎麼回事便看到好幾個橘黃色的物體從旁邊飛來。

  在看清楚東西後難得的我們同時一起沉默了。

  剛剛明顯應該是瞄準我的那幾個東西現在因為我的閃躲所以在地上扭、呃……不,應該說是──滾動。

  好吧,雖然有點難以置信,這回被操縱的竟然是這種東西,的確,是還蠻符合節日的……那在地上滾動並將正面緩緩轉向我們的就是──直到進鬼屋前我和學長都還在擺弄的──南瓜!

  一共五顆在地上滾動的東西內部被裝上LED燈,在萬聖節前便街上處處可見,不知是慣例還是喜好而刻上的鬼臉,無論怎麼看,無論是誰來看,無論用什麼方向來看,那就只是個南瓜燈!

  而且,也不知是主辦單位太用心還是操縱的鬼太挑剔,那個南瓜燈的原料竟然是真的而不是工廠做出來的塑膠製品!也就是說扣除裡面的LED燈,據說這個還可以被稱為傑克燈的東西本身就是貨真價實的南瓜!

  「……現在就連鬼也在趕流行、應節慶嗎?」

  「這種事情問我,我怎麼可能知道!」

  學長脾氣變得十分暴躁,其實我也快差不多了,這根本是在整人吧!

  我和學長對話時,那南瓜似乎不甘寂寞的樣子直直往我的方向飛來。原本我是可以閃過的,以我呆在守世界也有一段時間的經驗是絕對可以,大不了我還可以叫老頭公。

  可是,我第一個閃過的念頭竟然是──原來南瓜可以飛啊!

  當我回過神,那南瓜已經離我的胸口剩不到三十公分,躲不過去了。

  在我驚愕之時,我聽到學長氣急敗壞的咒罵,並以熟悉的力道將我拉進溫暖的懷裡,雖然只抱了一下子後便被扶正,那一瞬間的溫度讓我有種不想離開的感覺。

  「你在發什麼呆!你是很想被南瓜砸死嗎?」

  「……抱歉……」剛剛在那麼危險的情況下我竟然可以想那些有的沒的,這絕對不能被學長知道!不然就算我有十條命都不夠學長種!

  「既然知道了就將這些解決掉!」他站到了一旁,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開口,「也才那麼幾顆不能吃的食物,應該沒什麼難度吧!」

  學長這句話好狠!

  而且學長你竟然直接再到旁邊還袖手旁觀地將手環於胸口一副『我是不會幫你』的樣子。我知道我有那個能力解決,但是,看到有人就這麼直接擺明給你看『我就是在看戲』的態度感覺真不爽!

  不過這也只是想想……我還是沒膽子說出來直接和學長對嗆……

  訥訥的將視線從學長的方向轉回已經蓄勢待發的好幾顆南瓜……感覺好無力……

  不等我理好情緒,其中一顆便朝我飛了過來,我喚了老頭公後,眼前半徑約五步的地方都被結界給包圍了起來。

  「你只是用老頭公將他們隔絕於外,褚你有能力,你接下來該怎麼做?」學長在我後方說道。

  那顆南瓜用力撞到老頭公佈下的結界硬生生地破裂,破裂的同時,四周安靜了下來,原本在一旁不停滾動的另外四個也停下了動作。

  在碎裂的同時,我失神的看著不知為何出現在我眼前的一大片腥紅色的血液,彷彿何能聞到那刺鼻的血腥味,一瞬間令我無法動彈,而且不單單只是那血液而已,它甚至和學長在冰川時深受重傷要自我犧牲的景象重合。

  然而,那一大片血彷彿是我的錯覺一般,只在眼前閃了一下便消失無蹤,就好像只是自己想太多而已。

  「褚,你要怎麼做?」學長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飄盪而來。

  「我……」該怎麼做?

  如果我不再繼續努力點,難道每次都要等待學長來救我?然後再次發生如冰川那時一樣的事情?我也想讓學長知道我已經有能力可以一個人面對所有突如其來的事,我也想要向學長證明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行,我也想要別讓我學長再我勞神費心……

  我該……怎麼做?

  我是妖師,我有能力,我該怎麼做?

  我深呼了一口氣讓自己清空腦袋不再多想,現在要做的就是解決任務,而且最好能讓學長看到我的成長。

  我看著那一顆顆停下的南瓜,操縱者可能是忌憚著老頭公的結界所以沒有像第一顆一樣撞了上來,但是雙方都不動一直躲在結界裡也不是辦法,而且不快點解決學長絕對真的會種了我!

  想到這我偷偷看了學長一眼,發現學長面色不佳的思索著什麼問題。

  定了決心,我下一秒便撤掉了老頭公。

  那些看到沒了阻礙便有如打了亢奮劑一般的南瓜從四面八方衝過來。

  我想要……速戰速決。

  「我希望下一秒被操縱之物消失於眼前,以我妖師褚冥漾之名。」言靈是我最擅長也是最快的方式,只是對上南瓜似乎顯得有些大材小用。

  下一秒言靈啟動,眼前的南瓜燈一一爆裂開來散落於地上,我沒想到我的言靈會使它們消失的方法會是這樣,那種方式就好像在冰川時摔倒王子所做的一般,一幕幕重疊於腦海裡就連空氣中氣流的流動都有如過往,又再一次重現於眼前令我失神。

  「哼,還可以。」

  我看向已經走到南瓜殘渣旁研究的學長,似乎是勉強及格了。

  不過好險……學長還站在我不遠的地方,剛剛的只是個幻覺罷了。

  「言靈的應用你用的很熟練了,下次記得不用拖那麼久,有時攻擊就是最好的防守。」學長走了過來語調裡帶了絲鼓勵。

  太好了……這樣學長應該就可以知道我也有能力了,學長不用再次犧牲,就只是為了我。

  當我這麼想時我卻發現我無法動彈,身體無法自我控制,我只能維持同樣的動作站著,不只是身體,就連意識也開始恍神。

  我的頭腦就好像被分為兩半一樣,一邊我看到學長發現了我的異樣,另一邊我卻好像來到了虛無般奇怪的地方,霧茫茫的什麼也看不見。

  我就像在看著影片一般有如局外人,學長站在冰川,他的手因為中毒而黑化,但是卻還死命撐著。安地爾拿著沾滿毒素的針,不懷好意地邊笑邊說出刺痛人心的話,我看到『我』旁邊的安因拼命的抓著『我』手不讓我下去找學長,那時的哀痛、自責、驚恐一一浮現在的我腦海裡。

 

  頭……好痛,好難受……

 

 


 

鮮網不讓作者活,所以暫時以這裡為優先更新(胃疼

作者發個文有如上刀山下油鍋,不僅僅要承受網站的龜速,還要承受鮮網的奇妙言詞(蛋疼

我要說最近很不平靜先是我的筆電鍵盤再來又鮮網

我真的胃好疼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