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這是您的雕刻刀與南瓜,在使用雕刻刀時因為前頭刀鋒十分的銳利,所以請務必小心別割傷手了喔!如果不小心受傷可以去前方的醫療區緊急處理。」笑容可掬的女服務員遞給我雕刻刀將我和學長領到了一個桌子前面,四周零零散散坐了不少人。

  「另外,如果已經完成您的作品可以至前方服務處,會有專人替您的南瓜燈塗上凡士林並為您的集章卡蓋上印章,若是想在裡頭放蠟燭點亮它,服務處也有專人會收取費用為您服務,那麼祝您玩得愉快!」說完女服務員親切的微笑離開去接下一個客人。

 

  我想很多人都覺得我們的劇情為什麼會那麼跳痛,不是已經在排鬼屋怎麼會突然到了一個據說是在雕刻南瓜燈的地方?

  這一切都是學長不耐煩的個性害的,他老大在看到過了十分鐘依舊沒前進幾步的隊伍後,丟下一句:『浪費時間,先去別的。』就拉著我到了用好幾個遮陽棚搭起的小廣場這裡。

  所以,貌似我們的第一個印章就是從南瓜開始。

 

  「你大腦活動完沒,需不需要我將你種在這直到回神?」學長手環著胸語調十分寒冷。

  「不、不用了,我覺得我們還是快點來動手雕刻好了,哈、哈哈……」我手拿著雕刻刀以及已經被主辦單位處理過的南瓜乾笑。

  「你的表情很蠢。」學長嗤笑。

  怎樣啦!我就是看起來很蠢不用強調啦!

  可能是看出來我的不滿,學長不再嗆我而是拿起另一個南瓜專心刻自己的,我努了努嘴也開始勞作。

  其實這個集章卡說實話就和之前聖誕節時家裡附近商店街的抽獎活動很像,鬼屋以外其他印章要集的活動都是要花錢的,像是這個刻南瓜,我和學長也花了幾百塊,很類似不是?

  看了看手中的南瓜,我用力的在左邊斜劃了一刀,然後又劃下一個圓弧,將已經分離的部分取出,就成了一個眼睛,接著在右邊做出一樣的動作,我又在南瓜的正中央刻了一個三角形當鼻子,最後是鋸齒狀的嘴巴!可以試想一下,很像是路上常見的南瓜燈裝飾。

  我將形狀大概刻出來後小小的細部修了一下,覺得快完成的差不多時,我突然很好奇學長會刻什麼。仔細想想,似乎沒看過學長特別在藝術方面表現出什麼,雖然等等也能看到,但我還是很好奇啊!

  我小心地往學長那邊的方向瞄了過去。

  「噗!」

  我摀住著嘴驚恐看著學長的臉轉過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很有意見?」面色陰沉。

  我保持著同樣的動作死命搖頭。

  「不然你沒事噴什麼口水。」依舊陰沉。

  「咳、只是覺得學長你刻的實在是太精緻了,讓我十分吃驚!」我戰戰兢兢地回答,雖然和原意有些偏差,但這也是事實。

  學長看了我的成品一眼冷笑,「勉勉強強。」

  我知道我很沒創意啦!但這也只是好玩嘛!何必這麼認真!

  而且學長的我必須講,那和我的程度完全不同!如果我做的只是小兒科那麼學長的絕對是大師級!

  因為!學長他現在在刻的,據說是、我就算費盡一生也不可能在紙上畫出來的──高級移動陣!

  這也太誇張!不過是個南瓜燈有必要刻那麼複雜又詭異東西嗎!?你根本不是人!到底為什麼要對一個保存期限沒有幾天的南瓜這麼認真啊!

  「看什麼,你到底還要不要刻!」學長惡狠狠地說完便繼續做那已經可以說是高級藝術品──從任何角度來說都是上品──的南瓜。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從學長眼裡看到一絲的尷尬,就算是真的那也絕對是我眼殘!

 

  在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往學長的方向看去沒多久,我感覺到身旁的學長已經放下雕刻刀,我以緩慢的速度將視線從自己那已經不知道該如何修飾的南瓜轉到學長那裡。

  然後,愣住。

  學長看我的視線停留在他面前的南瓜冷哼,「你認為那種圖案出現在原世界不會引起爭論嗎?」

  「但、但是……學長你這是抄襲!你幹嘛刻一個和我一樣分毫不差的圖案啊!」

  「我高興。」

  所以我應該感謝學長你對我作品圖案的厚愛嗎?

  「但是這種東西不是該自己想嗎?」

  「試過了,而且,做人要學會能捨能放。」學長看著我,而我無言以對的看著他,這根本是歪理!感情您的試過就是一開始的移動陣圖案?我真的是敗給你了,學長。

  我不願再繼續想下去。

 

×

 

  「褚,你要拖多久,快點!」學長站在離廣場不遠的店家旁邊,手環著胸語態不耐煩。

  我敢怒不敢言的小跑步過去,天知道我在服務處交給服務員處理那根本圖案一模一樣的南瓜時有多尷尬!

  看著那服務員不敢置信兩個不同人刻出的東西卻圖案毫無不同時,我只能支支吾吾的含糊帶過,丟下一句『處理好了請寄放在旅館櫃檯』就快速逃跑。

  結果學長你還嫌我很拖?我到底是招誰惹誰啊!

  學長看我過來後閉了上眼,我疑惑地望著他。我不是已經過來了,那學長現在是在做什麼?

  「好像已經快到了,這批進去後就換我們了。」學長突然拉著我行動起來。

  學長你到底在說什麼?我覺得我滿臉問號。

  「褚,有事就開口問,我聽不到。」

  拐了一個彎,入眼的便是令人眼熟的排隊人龍。

  「呃……我們到底要去哪啊?什麼快換我們了?」

  學長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沿著排隊人潮往鬼屋的方向走過去,然後我看到了驚恐的畫面……

  在鬼屋前面等待進入的人,那如此熟悉的面容──不是我和學長是誰!!

  「那是……」我舉起手不可置信的指著那兩個『人影』道,「我們……?」

  「是,但也不是。」

  學長不等我回話又繼續淡淡的說

  「剛剛在離開隊伍時我放下的替身,這種低等替身只會按照術者的指示行動,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走到那接替替身回去排隊,我下了結界不會有人看到我們接替『他們』。」

  我目瞪口呆,「這也未免……」太給減省時間了……

  再我驚訝之時學長已經拉著我回到隊伍,我看著前面的小家庭已經走了進去。

  不忍說,這種玩法……真的是超作弊啊!這根本是專門給守世界的人節省排隊時間的好方法!

  「啊,差點忘了說……」學長突然開口。

  「嗯?」我原本低著頭寫著剛剛學長對我講解的替身用法,聽到學長的聲音我抬起頭。

  「守世界的店家每間都有防止這種替身的陣法,所以不要在守世界用這種方式排隊。」

  ……原來你們也知道這方法不道德嗎?那你還在原世界使用!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