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萬聖夜,也就是十月的最後一天是會對生物能力影響的日子,接著空間會開始不穩定導致鬼族或是其他鬼怪幽靈出現,公會發現了這情況後,從許久以前就會在最容易出事的幾個點安排袍級駐守。

  其實,如果出現的是幽靈也就沒什麼關係,但是最害怕的是鬼門突然連上原世界的空間上,如果真的發生出現鬼族的事,到時必定會在原世界造成恐慌,袍級必須在萬聖夜裡駐守巡查著,但每個區域都放一個人又太耗人力,所以情報班統計出數據後公會評估完安排人手。

  這次和學長的任務就是在這個區域晃來晃去,看到不對勁的就處理掉,看似容易事實上很兩極,就有如現在什麼事也沒有所以很輕鬆,然後學長所說的,此時既然有活動不玩白不玩。

  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

  

  「欸?學長你要往哪裡走?」我看學長似乎已經決定目的地毫不猶豫的離開旅館。

  「名產街,我記得那裡有什麼集章的活動,收集完好像可以抽獎之類的,反正打發時間。」

  「但是如果發生了什麼……」

  「少囉嗦,你以為黑袍是擺好看的嗎?」

  喔……

 

×

 

  大街充滿吵雜的人聲、喧鬧聲,商店放出音樂、商品特價還有招攬客人的聲音絡繹不絕,而更多的就是這次萬聖節活動的進行宣傳。

  在我剛踏進這條老街時便有個穿著工作人員背心的小姐笑著給我集章的闖關卡,大概就是與萬聖節相關的闖關遊戲,四周已經有不少家長和小孩手中拿著闖關卡到處逛了。

  「學長要走了嗎?第一關好像是要去鬼屋。」我看著闖關卡上面的格子。

  「原世界的鬼屋嗎……」學長好像在想什麼。

  對了,說到鬼屋……之前學長他們A班學院祭時好像就是做鬼屋的……

  「……學長容許我先提醒,原世界的鬼屋不會死人,也不會突然出現什麼危害到生命財產安全!」我十分認真的說。

  「我當然知道!」我眼睜睜的看著學長的手舉起。

  噢……我的頭!

  我手摀著頭在心中默默流淚。

  如果,你們這些火星人沒有前科我有必要如此擔心嗎?在守世界鬧也就算了,但是我很擔心原世界不保!像那個五色雞,不先威脅就丟到街上我絕對的一個躲得遠遠的。

 

  也許是真的太久沒有回原世界,中途倒是買了不少小點心,要不是這幾年都在接工作,而那些報酬金額又高到一個嚇死人的多,不然我根本買不下手這麼多名產。

  嗯!我想順便郵寄一點回家好了~

  學長看我一臉喜孜孜的樣子,硬是在我頭上潑一桶冷水,「你小心因為撐死而成為進醫療班復活的先例。」

  「才不會呢!」我嘟著嘴,「我可是妖師啊!」

  「算了、我也懶的說你……」學長說的好像有些無奈又縱容,錯覺吧?

  「拿一些給我,等等到人少一點的地方再全部傳回房間裡去。」

  我『嘿嘿』了兩聲尷尬地將目光移向別處,今天的學長有些奇怪,應該是我想太多……吧?

  餘光碰巧喵到右前方後的招牌,我想我看到今天遊玩的第一站了!

  「嘿!是萬聖節鬼屋,學長我們快點過去吧!」我拉著學長的手快步走去。

 

  也許是那時太興奮,所以我完全沒注意到,在過去的那一小段路中,學長被我牽起的手用力的回握住了我。

  也許是一點一滴的逐漸融入,所以我身陷其中而毫無自覺。

 

  站看到在鬼屋門口的工作人員我手中的闖關卡後指引了我們排隊的動線,鬼屋不能一次放太多人進去,必須讓每一組有一個距離,不然擠了滿滿的人氣氛再好也都沒了。

  在等待途中有位小姐發了張宣傳DM給我,大概的內容是在說這鬼屋在這之前並不存在,等建好後碰巧遇到萬聖節而免費開放當作宣傳。

  然後傳單背面則是有著印章地點的簡易地圖。

  因為排隊人龍太長所以剛剛沒仔細看外觀,現在看著DM的照片這鬼屋似乎還蠻真實的,外觀就像是廢棄的古典歐洲大宅一樣,窗戶玻璃碎了一地有的則是像被用東西砍了好幾刀一般,而幾隻黑色的蝙蝠掛在門牌有鬼屋字樣的旁邊,就還蠻嚇人的。

  我興致高昂的仔細研究,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來看看等等要去哪裡,我開始期待這次的萬聖節了~

  突然,我覺得似乎有什麼溫熱的氣噴在我的後頸……

  「感覺好像還不錯。」

  我嚇的差點將單子丟到地上。

  只見黑色的眼瞳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果然還需要再訓練。」

  「學長!」

  學長完全刻意忽略我的反應抽走我手上的單子,「好像離的都還蠻遠的……」

  「學長你不要無視我!拜託你下次不要這樣突然在我後面靠那麼近講話好不好!」

  「看情況。」他用那姣好的臉蛋露出一個邪惡笑容,搞的周圍有些女生小小的尖叫。

  但離最近的我發現那笑容好黑……

  意識到這點我悲劇的背對學長讓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他地方上。

  雖然很早以前我就知道學長某些方面的惡趣味,例如我當初剛到學校他袖手旁觀的看著我被時鐘追的跑了一大圈才來救我!

  還有在陵墓課時,明明知道我會怕那種血腥的東西還惡劣的要我看腳下,逼得我慘叫連連……

  還有之前那次也是,我……

  「褚,你不要以為我現在看不出來你在想什麼?我好歹也監聽了你的心聲一年,你在想什麼,有什麼反應我一清二楚。」一個力道壓住了我的肩膀,學長將頭湊近我的耳邊低聲說道。

  「嗚、哇啊!」我差點跳起來,但是礙於被學長壓制著什麼也沒發生,慘叫除外。

  學長靠那麼近的講話,一瞬間我的心臟幾乎是停了一拍,接著心臟快速的跳動。

  我覺得臉燙得難以消退,一半是因為學長突如其來尷尬曖昧的舉動,一半是因為被學長嚇到!

  你以為我吃這一套嗎?靠那麼近又以那種嗓音說出威脅的話!你以為我是被威脅大的嗎?──好像真的是從小被姐和老媽威脅到大的沒錯──你以為我真的會吃這套嗎!?狗被逼急了也是會跳牆的啊我說!

  「你知道我的耐性。」像是在考驗我的神經線一般,學長完全不在意周遭人的多寡繼續曖昧的在我耳邊說著。

  學長的耐性?不忍說是出名的差啊……

  我急忙打斷學長並遠離一些,「我知道了啦!就說不要靠那麼近說話了!」

  「你最好是知道了,不然……哼哼!」

  可惡!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