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光線柔和的一條長廊只有幾扇房門,這些門的共通點便是上面的號碼牌下方都多了一行燙金的『VIP』字樣,我現在便在這其中一扇門內,並且瞪著眼前的門好幾分鐘。

  我深深的覺得當初毫不猶豫為了躲避學院的萬聖節活動而一口答應學長的那句話,如果還能收回的真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您打算站在這直到冰炎殿下回來嗎?』耳邊響起水滴落的聲音,米納斯漸漸聚集出了形體。

  拜託,讓我再逃避一下……一下子就好!

  『……那麼請您最好快點下定決心。』

  我也想啊,但是我真的覺得我根本上了賊船!我想在真的超想跳船投入自由的懷抱!

  『您現在才發現已經很晚了,不過幸好您還有發現。』

  等等!這句話有很傷人欸!

  米納斯似乎已經不想說什麼,無奈的嘆口氣消散於空氣中。

  就這樣將自家主人損完然後直接離開,哪有幻武兵器像妳這樣當的!

 

  請讓我們時光倒回至一星期前的早晨。

 

  一如以往,早早的起床準備今日要上的課本,還有些空餘時間我一手拿著水杯一手疑惑的拿起通知單。

  然後,不出十秒我按捺不住自身的驚訝噴出剛入口還未吞下的水,手彷彿失去力氣一般玻璃杯被我摔破於地上。

  我發誓我是第一次如此希望那張寫著『扇董事特別企劃☆──!歡樂活潑的萬聖嘉年華將陪伴妳/你度過今年萬聖節喔啾咪』的傳單永遠沒出現過。

  「你在看什麼?」紅色的眼瞳突然出現在面前,被嚇到倒退幾步差點將手中的單子往來者臉上砸。

  還好只是差點……

  「學長!」我驚魂未定地拍拍胸口,「麻煩請不要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嚇人!」

  學長一臉你還需要再加強的看著我,伸手將剛剛還拿在我手中看的通知單抽了過去,然後『喔?』的一聲。

  學長挑眉,額角的青筋跳啊跳,語氣聽得出明顯的厭惡,「扇那老太婆又想要搞什麼鬼?」

  轉過頭問,「反應那麼激烈,你該不會是想要參加吧?」

  「怎麼可能!我只是在想學校又要做什麼……如果可以真不想參加……」我急忙辯清。

  每次扇董事辦的活動就算名目正常,但被她攪和後一切都會超級不正常!而且仔細想想,只要參加的人員都是群火星人,那麼正常的活動會成一場災難也不是不無可能……

  這些年的教訓告訴我,不管是三位董事一致通過的,還是超大型和校外聯合舉辦的,那些都是驚悚、刺激,並且尖叫連連不出動醫療班絕對會整死人那種。

  換句話說,扇董事搞的絕對會將活動變得如先前一般……想到這就一震惡寒,忍不住的抖抖身子,我的內心現在都已經擺出莫內《吶喊》的樣子了。

  「在我面前發呆你還真是越來越大膽了啊!不想去就不要去想那麼多幹嘛。」學長隨便的將單子丟到桌上。

  「呃……欸!?」我剛剛好像聽到某位偉大的黑袍說了什麼?

  我瞪大眼睛看上去(應該是)十分愚蠢的瞪著學長。

  「任務接一接呈報上去就可以不用參加這活動了,畢竟那天是萬聖節。」學長想了一下繼續說,「那天公會很缺人手,所以學院也無法強制學生不接任務。」

  「真的?為什麼?」不給學長回話的機會,「不過算了沒關係學長你不用回答我了,我現在重點在我要馬上就去公會看看!」

  在我滿心期待裕如一匹脫韁的野馬,準備踏出房門尋求我可以接的任務時,學長卻拉住了我的後領。

  「你衝那麼快幹嘛?」

  「我想要去找有什麼是我可以接的任務……」我很無辜,只是急了點。

  「不用那麼麻煩了。」突然微笑了下,讓我有種涼風吹過的感覺,我怎麼突然覺得學長眼底滿是邪惡?

  「夏碎那天突然有事無法抽身,本來那天就有安排一個任務想說自己去就好,不過……看在你這麼的想奮發向上你乾脆和我一起去好了,保證讓你這趟過去受.益.良.多。」

  「欸!?等等我的意願呢?」

  「你以為你什麼時候有那種東西了?」

  哪有這樣的!

 

  然後讓我們將時間轉回今天……

 

  當我和學長來到任務地點時我才知道這次是在原世界,等到我回過神後學長已經拖著我進去了一家明顯很高級的日式溫泉旅館……接著,將我丟在大廳、走到櫃檯、掏出黑卡,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多麼如此熟悉的一幕……

  學長,你到底知不知道低調兩個字怎麼寫!

  不忍說,我真想跑出去當作不認識學長,可是當我後悔想轉身離去時已經被學長拎著一起用移動符到這家溫泉旅館,在我恍神時就被拖到了房裡,而他老大丟『等著』兩字就離開房間。

  終於體會到什麼是古人所說的『一失足成千古恨』,造成這樣的結果,要怪果然還是只能怪自己蠢吧!

 

  綜合以上,所以好端端的一扇門被我有如要穿出一個洞般的瞪著,同時我還認真的在腦裡咒罵著學長……

  門,無預警且快速的被打了開,學長終於回來了。

  當人專心於一件事情時,對周遭其他事便會無法留心,所以目前的狀態是:

  我、站在房門前

  學長、開啟了房門

  頭就這樣被狠狠地用力撞擊,而且肇事者還毫無悔意!

  「你沒事站在門口做什麼?」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而且學長你沒事開門幹嘛那麼快!」我的撫摸著額頭被門打到的地方回嘴。

  話說,米納斯剛剛說的真準。

  米納斯在我大腦裡輕嘆了一聲,似乎更無奈了……

  「你開自己房間的門會特意慢慢打開?嗯?」學長挑眉看我,單手握拳一副『你敢繼續講你就給我試試看』的威脅模樣。

  輕咳了一聲,我心虛地低下頭用手輕揉著似乎是腫起來的額頭。

  「……我去拿藥擦好了。」

  好吧都我的錯……

  正當我有尷尬要進去房間裡看看並找藥來擦時,站在門邊的學長拉住了我的後領到房門外,並關上門。

  「噢!學長你做什麼啊!」每次都拉著我的後領拖著走,這樣一不注意是會害人窒息的欸!還有、我頭頂上是浮著一行字寫著『後領拉著,拖走即可』嗎?不然為什麼大家都喜歡那麼做。

  學長沒有回話,只是盯著我的臉看了許久,

  在這陣沉默中,久到讓我不適應的想撇過頭移開視線。

  「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愈。」學長的聲音如從遠處傳來,然後我才恍然明白,學長剛剛是在看我額頭的傷勢。

  「這樣好多了?」學長伸手觸碰了下我的額頭,見我沒有再唉唉叫他才收回了手。

  「啊,不痛了。」學長剛剛觸摸的位置感覺是不痛了,但額頭好像變得比剛剛燙了些……

  「等等我們去勘查附近,今天晚上再看看,如果沒事那這次工作就結束了。」學長想了一下又說,「今天是萬聖節,這裡剛好有活動,我們可以過去玩玩,你要不要去?」

  「學長,你今天是被人掉包了嗎?那個任務狂不知休息為何物又總是三不五時就消失不見蹤影的黑袍真的是你嗎?竟然還邀請我一起……!」我趕緊摀住嘴。

  完了!我不自覺地將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你剛剛講了什麼我好像沒有聽清楚!」學長說的咬牙切齒,手握拳舉至胸前用力打到我的頭上,「你根本討打!」

  好痛!

  「什麼叫不知休假為何物,這次的任務本來就比較輕鬆我休息是礙到你了嗎?」學長看著我淚眼汪汪的摀住剛剛被他打的地方冷哼了一聲。

  「不不、您高興時和休息就何時休息!」我根本沒有權力去管啊……

  話說……說到任務……

  「學長,你根本沒說過這次是要做什麼啊……我哪知道這次輕不輕鬆……」

  「我記得我有傳簡訊到你手機裡。」

  「我沒收到啊!」我拿出手機。我稍早才看過收信夾根本沒有!

  最好是有什麼簡--等等!我想起來了!

  這支手機要它響時沉默平靜根本是被設了靜音,不想要它叫時卻時時搞得像鬼來電,害我每次接電話都很尷尬,搞得我都不知道是要先摔手機還是先罵打來的人真不會選時間。

  有了前面不知幾次的案例,我努力地翻找手機,它應該不至於惡劣到自動刪我簡訊,但是這種惡作劇層出不窮,百玩不膩……

  學長看我低頭一直找尋似乎無言的不做打擾,讓我一個人努力點來點去,最後在一個平常沒事不太會去看的地方找到了。

  那個位置我覺得我感受到了惡意,滿滿的惡意啊!我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根本是這手機的問題……」我痛苦地舉起手機到學長眼前指給他看檔案位置。

  要知道,這檔案的位置有多機車!在記憶卡裡了它建了一個資料夾,用英文書寫檔名,點開來後會看到一個奇怪的檔案,看了檔名我才知道這竟然還是備份檔!

  這根本是在整人……這封簡訊最好是有什麼機密到可以用來這樣保管啦!

  「……算了、」學長沉默了一下,「有聽過為什麼會有萬聖節這節日嗎?」

  學長你竟然『算了』兩個字就帶過去,好歹幫我檢查一下這支手機在搞什麼鬼吧!

  我哀怨的看著學長發現學長真沒那意思幫我看看手機,我可以懷疑你是心虛而不想管嗎?但是學長似乎堅辭不想再做討論。

  「我只知曉得最初好像是某個地方為了驅鬼,然後不知為什麼就傳出來『不給糖就搗蛋』這活動,大家會在這天要辦鬼嚇人。」

  學長露出我想你也只知道這麼多的表情。

  我覺得我被鄙視了……

  「以原世界的來看,西方世界那裡的一個古老傳說述說著,萬聖節這天是『鬼節』,惡鬼會出來做亂,死去的靈魂會漂泊於人間,很像是中國的鬼月,只是前者活動是為一天,後者則是一個月罷了。」

  「所以一年間其實會開兩次鬼門?」應該不可能還有分地區吧!

  「以你理解是這樣,但卻又不是如此。」學長微微皺了眉頭,似乎在想該怎麼和我解釋。

  「好吧……先將由來放一邊,學長你該不會想說我們今天就是要來驅鬼的吧?」

  「差不多是這樣沒錯。」學長點頭。

  還真的哩!之前一直在說自己不是靈能師還是道士之類,為什麼現在要做的卻是他們的工作內容啊!

  「褚,你又在想什麼?」紅色的眼瞳瞪了過來,「我們不是靈能師,更不是道士!」

  「學、學長你不是說你已經收回竊聽的能力了嗎!」我驚恐的倒退三步。

  「靠!看你一臉蠢樣就知道你在想什麼!」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