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16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當我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但沒想到又是一個開始。

 

  時間:兩年前 地點:鬼王塚

 

  一年可以有多大的變化?如果我當時真的去就讀那所貴族高中,那麼我想我應該只會認為什麼也沒有,依然如國中十一般,該上課就上課,該回家就回家,也許衰運依舊不斷,但絕對如一般的高中生一樣沒什麼變化。

 

  一年內我在Atlantis的生活大起大落,人總是經歷了些什麼才會長大,總是要看到了什麼才知道相信,直到一切都已註定才曉得後悔。經歷的一年的驚嚇,也早不能像孩子一般單純的認為一切都會過去。

 

   一直以來真的夠了,已經足以讓我拋開以往的單純。

 

  然後,我回來了這裡,拋開過往,亦或者是認清現實,這裡是學長差點為我死去的地方,也終究是一切問題的癥點,來到這裡告別過去。

 

  我很害怕,我怕獨自一人走到這裡又會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可是又想來看看。學長已經離開回到燄谷接受治療,一個人走在學院中不時而來的聲討,又聽著世界的陰暗不時傳來的悲嘆低鳴,我裕如驚弓之鳥一般,難以安眠。

 

  我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一次的失去。

 

 

 

 

  『請小心,這裡有點不太穩定。』米納斯在我腦海裡出聲提醒。

 

  我愣了愣的看了看四周,這時我才注意到自己已經到達什麼地方。只要在下去一點就會到達當初耶呂被我復活的地方,只要在下去一點就是學長自我犧牲的地方、

 

  ──也是千年前大戰的精靈逝去之地、學長的靈魂被丟棄之地。

 

  在我還在觀察時一陣狂風颳起,因為風的緣故讓我完全睜不開眼。

 

  米納斯……你知道發生什麼了嗎?

 

  『我不知道,但是請您做好準備。』

 

  時間沒過去多久我感覺到周遭的風壓小了許多,我將米納斯拿於手掌心之中,對於未知的情況下,大意將可能造成終身遺憾。

 

  四周已經能看清楚畫面,令我驚訝的是──我竟然漂浮於空中!

 

  這是怎麼回事?

 

  『主人,您現在似乎在記憶中。』

 

  我愣了楞然後才說,像凡斯的記憶那樣嗎?

 

  『您難道忘了您當初可是將我們丟回房,所以我並沒有看過您所謂的記憶,但是以您的反應來看應該是類似的。』

 

  抱歉我錯了!當初那麼聽安地爾的話是我的錯……我知道妳還在記仇……

 

  『我想與其在這想,您不如直接看看吧,您所厭惡的人似乎是這份記憶的主角。』

 

  聽到這句話我下意識往下看,出現在眼前的的確是我所厭惡到雖然不能咒他去死但卻對而求其次真誠希望他還是永遠消失的安地爾。

 

  『您才剛看到那位走過來就可以如此的腦……子靈活,難怪冰與炎的殿下會生氣。』

 

  在我想回嘴時我看到了安地爾進入了剛剛我所在的地方──那個學長缺失的靈魂被他丟棄的地點。

 

  令我錯愕的是,令我熟悉到想哭的人躺在那裡,黑袍損毀,臉上毫無血色呈現慘白的模樣,和其成對比的黑色刺眼的出現在學長的手上。

 

  明知道這只是一段記憶。

 

  明知道這些早已經過去。

 

  明知道這都已無法挽回。

 

  安地爾不會知道自己就在上空看著,因為這是過去,甚至是學長自己可能都不知道這段時間他發生了什麼,但是我卻下意識地摀住自己的嘴,不肯讓任何一點聲音洩漏出來,既是害怕安地爾會回突然頭對自己殘忍的笑但更多是為了壓抑住那疼痛。

 

  那扎入心臟的刺痛、那鑽心刺骨般的難以忍受。

 

  安地爾蹲下身仔細看著學長,然後從袖口拿出了幾根銀針刺入學長已經黑化的手臂,精靈一旦染上毒素就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當初安地爾將學長放在身邊稱他為搭檔時,毒素已經不見蹤影了,原來是在這時候……

 

  接著安地爾將蹦到毒素已經變黑的銀針拿起,毒素從銀針戳入的地方慢慢流出,觸目的黑已經開始漸漸從學長的皮膚淡去,但是流失的血讓學長的臉色更加慘白。

 

  「如果無殿在之後將你帶回,那麼就這樣清除你體內的毒素是不是有點太便宜你了呢?」安地爾喃喃自語地看著精靈良好的自主修復能力。

 

  不久安地爾瞇起眼手移動至學長胸口處,我想我已經知道那變臉人要幹嘛了,事實上也符合了我所想的,學長的頭髮已經全數變紅──冰牙的那部分已經被剝離出來了。

 

  「我想這樣他們會很困擾吧!如果無殿帶回了你這塊被我剝離的部分那麼就又是一個難關,我倒要看看公會有多大的能耐能在靈魂和身體不穩時順道解決這個我下的詛咒。」

 

 

  記憶就到這裡,又刮了強大的狂風將還陷於震驚的我帶離了那個記憶裡。

 

  辛亞出現在我眼前,面色憂傷。

 

  我覺得口乾乾燥,沙啞輕聲地道,「這是您所想讓我知道的?」

 

  辛亞輕輕點頭。

 

  我無法說什麼,我一直以為著現在已經在冰牙接受調養的學長不久便會還髮無傷,依舊光彩奪目態度惡劣的回歸,但是、現在竟然還有一層詛咒在等著他。

 

  「我該怎麼做?」我現在已經知道了,但是我該怎麼解決?就連無殿和醫療班在治療時都沒查出來的詛咒我又該怎麼處理?

 

  他盯著我看,然後啟口說了些什麼。

 

  鈴鈴聲過去後米納斯藉由水氣顯現身影,『他說,當殿下靈魂恢復後詛咒便是啟動之時。』

 

  「難道沒有辦法了嗎?」我覺得自己的聲音顫抖的不像話。

 

  辛亞望著一個方向伸手指著,然後消失身影。

 

  我愣愣地看著四周已經會復原樣,有如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這是事件的起始。」我看著瞪大雙眼的學長輕笑,這般模樣的學長真的很少見。

 

  「沒有人和我說過這件事!」學長沙啞的吼道。

 

  「病人就當個病人乖乖養傷就好,學長你前科累累道大家覺得還是瞞著你好,我想醫療班和冰牙焰谷那邊也都這麼覺得所以才沒說。」

 

  「等等!冰牙和焰谷是什麼意思!?」學長皺著眉,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盯著我。

 

  我沉默。

 

  「褚!你以為你可以瞞的了我?」

 

  「……」我閉上眼開口,「那事之後我按照辛亞所指的方向開始尋找前的事……」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