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手牽著就是永遠(晨昕生日賀文)

 


  秋日的午後,陽光不如夏日般亮眼刺人,溫柔的撒落於公園石椅上的褚冥漾身上。

 

  當他閉著眼睛聽著周遭小孩子玩樂聲時,一道黑影擋住了光線的照射。

 

  「很多人在找你。」冰炎皺著眉頭看著那放鬆警戒而毫無防備被自己接近的人。

 

  「但你還是找到我了。」褚冥漾抬起頭輕笑。

 

  那頭髮不如以往的色彩就如同褚冥漾所記得的一樣依然好看,令褚冥漾有些失神。

 

  「你以為你在玩捉迷藏大家非找你找得團團轉嗎?」

 

  感覺到周遭的氣溫開始逐漸下降,冰炎生氣了。

 

  早就知道被找到後就絕對會是這樣結果了不是嗎?

 

  褚冥漾在心底苦笑,歛下眼無所謂的聳肩,「我有留下字條要他們不要找不是嗎?」

 

  「你是怎麼了。」冰炎低下頭直視褚冥漾的臉,並將手抵在他身後的椅背上,語氣十分危險。

 

  褚冥漾沒有回答,只是抬起頭盯著冰炎的眼睛,那鮮豔如紅寶石般的眼瞳倒映著自己的臉,看著那姣好帥氣的臉龐,褚冥漾不自覺地伸出手觸摸。

 

  手指輕輕撫過冰炎的臉頰褚冥漾才緩緩開口道,「我們……能走到永遠嗎?」

 

  冰炎震驚看到褚冥漾眼底閃過一絲悲傷,「怎麼會突然這麼想?」

 

  「你也知道不是嗎?」褚冥漾自嘲的看冰炎吃驚的面容,「我好像太貪心了對不對?明明只能活到百年,但我不想要只能陪在你身邊僅僅是百年的時間,這樣的自己……真的有能力待在學長身邊嗎?」

 

  眼神變的空洞,手指離開了冰炎的臉龐轉為觸碰因法術而變化為黑色的長髮。

 

  他知道的,那時間以及年齡的差距,就有如中間隔了一道馬里亞納海溝深的難以跨越。

 

  「我不想要我離去後你依舊只為了我而不法幸福,但又矛盾的不希望你被其他人佔有,我貪心的期望我能和你走到永遠,但迫於現實令我有了想要在自己死亡時帶上學長的想法……這樣的自己好討厭啊……」

 

  褚冥漾突然咯咯笑了出來,「所以我逃了出來,然後我就在想著……『啊!這樣留下字條什麼都沒解釋的跑出來被抓到就完了!』,可是在躲藏中卻又期待著你什麼時候會找到我,很矛盾吧!」

 

  「褚……你想太多了。」冰炎輕嘆將對方從石椅上拉起摟在懷裡,並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慰著。

 

  「時間是無情的,總是在不經意間流逝、等到後悔時我們將會無法回頭,然後一步步墬落深淵……」褚冥漾悶悶地在冰炎胸前說著。

 

  「回去吧!與其想這些不如把握好當下。」

 

  「然後等著長大後後悔?我寧可是自己後悔一生我不想要學長因為我而感到難過,被留下來的人永遠都是最難受的啊!」褚冥漾用力推開冰炎,低下頭哽咽地述說心裡最難受的地方。

 

  上前輕輕親吻著褚冥樣的額頭,「那麼你就自私點帶我一起離去,生命再永恆,如果不能將喜歡的人鎖於身旁那就不再有意義。」

 

  「我們回家吧!」冰炎心疼的溫柔抹去他眼角還未滑落的淚水。

 

  褚冥漾咬緊下唇點了點頭。

 

 

  ×

 

 

  「然後那天你最後根本只離開不到一天,漾漾你到底是有多遲鈍才沒發現冰炎學長對你的愛根本盲目到像傻子一般!」千冬歲狠狠毫不留情地噴灑毒液,因為當天尋找的人馬中他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褚冥漾想要開口但又被自家好友毫不留情打斷。

  「什麼但是!下次再給我們搞失蹤,冰炎學長不責怪我們第一個將你吊起來打!」狠狠的將手中的書用力丟在桌上,整個餐廳的目光馬上聚焦在我們這桌上。

 

  米可蕥和千冬歲聯合瞪了一眼周遭的人,只見大家摸摸鼻子以非人的速度解決自己的食物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

 

  滿意的轉過頭來並在周遭放了隔音結界繼續開口,「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儼然就像在審問犯人一般,你剛剛就制止我繼續說了阿……

 

  「就算現在再如何的信誓旦旦,誰又能把握未來不會後悔?時間的鴻溝難以踏過,我死了之後學長會不會就這樣孤獨一生?」

 

  但,當在講這句話時褚冥漾都有點想自嘲自己,少來了,你在學長的心裡真的有辦法站那麼大的份量嗎?什麼害怕孤單,事實上根本就是希望自己能一直陪伴學長而讓他的目光焦點都聚集於自己身上……

 

  這樣的自己──令人感到噁心。

 

  「漾漾,喵喵相信冰炎學長依然後繼續牽著你的手不會放開你的!你就別想那麼多了。」

 

  褚冥漾抬頭對米可蕥笑了笑,他也是這樣說,他會把握當下。

 

  可是未來誰又會曉得呢?

 

  「但願如此。」

 

 

  ×

 

 

  褚冥漾這次學乖了,他沒有留下任何一張紙條便離開守世界回到原世界,依舊孤單一人坐在公園石椅上望著天空發呆。

 

  千冬歲說,你這是再鑽牛角尖。

 

  而自己當初怎麼答?好像什麼也答不出來,但什麼也聽不進去。

 

  希望就這樣在陽光的沐浴下所有煩惱都被蒸發消散,醒過來什麼事都成了過往,然後再重新出發,所有困難都被解決,褚冥漾是這麼期望的。

 

  但這次,他不管坐在這裡多久依然無法得到答案……

 

  「啊!不好意思這裡可以坐嗎?」聲音有些沙啞,是一對年邁的老夫妻。

 

  「阿……當然可以。」,褚冥漾慌張地起身將位置讓給了這對老夫婦。

 

  「孩子,你也坐啊!」剛剛說話的是老爺爺,現在和褚冥漾說話的則是老奶奶。

 

  褚冥漾有些尷尬,總覺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呵呵~你就坐吧!我們兩個老傢伙也沒什麼可以常聊天的對象,你願意和我們聊聊天說說話嗎?」老奶奶慈祥和善地說著。

 

  褚冥漾的阿嬤已經過世許久,甚至現在就連記憶都沒有,關於奶奶是什麼樣的形象自己似乎沒有體驗過,或許是這對老夫妻的和善,原本想離開的褚冥漾鬼使神差的坐了下來。

 

  「孩子你怎麼會一個人坐在這呢?不向我們家孫子一般三兩頭都往外跑找朋友了呢!但是年輕人還是要多走走多動動,有什麼心事,是嗎?」老奶奶咯咯笑著,她一旁的老伴握著她的手似乎也心情很好。

 

  「朋友們說我太鑽牛角尖了,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問題一直浮現在我眼前無法去忽視。」褚冥漾看著老夫妻互牽著的手,有些羨慕,有些落寞。

 

  自己老去時,大概牽著我的手的學長外貌還依舊年輕吧……

 

  「是為了什麼樣的事呢?」老爺爺突然問到,臉上滿是好奇。

 

  老奶奶不滿地瞪了自家丈夫帶了點歉意對褚冥漾說,「不好意思啊!我家這隻從年輕時一直是這樣,毛毛躁躁的口不擇話,你可以別理他。」

 

  「老伴!」

 

  褚冥漾因為這對老夫妻的舉動不自覺得笑了出來,似乎心裡那焦躁感慢慢淡去了,或許真的只是自己太鑽牛角尖了也說不定。

 

  「老奶奶……」褚冥漾小心翼翼地開口,看到老夫妻兩人給了他鼓勵的眼神他才敢再度開口。

 

  「你們曾會擔心自己無法陪伴對方到達彼此的生命盡頭嗎?」

 

  老奶奶有些愣住,然後溫和的笑了,「孩子,以你現在的年紀想這個不太合適啊!」

 

  不等褚冥漾開口又繼續說道,「無法陪伴到對方最後又有什麼關係?手牽著就不會散,牽住了就永遠不會離開,牽牢了那就是到了哪裡都會一起了,哪還要擔心呢?」

 

  老奶奶的臉上滿是幸福,褚冥漾失神的看著老夫妻的臉孔,帶了點顫抖的嗓音輕聲問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就算其中有一方死去了又如何?人到了一個歲數都會死去,牽住了那麼就算死了也還是牽著的,只是無法再看到而已,但依舊在身旁阿!」老爺爺說的理直氣壯,為了向褚冥漾證明似的請清抬起了他們一直沒有放開的手。

 

  「但是……」

 

  「孩子啊!沒有但是,要是為了那些還很遙遠的是苦惱著,那麼是永遠也沒辦法長久陪伴的。」老奶奶慈祥的摸摸褚冥漾的額頭,「去找你的愛人,別擔心,手牽著總有辦法。」

 

  褚冥漾頓了頓後給了老夫妻一個大大的笑容,「我知道了!謝謝你們!爺爺奶奶再見!」

 

  說完,褚冥漾跑了出公園。

 

  他想,他或許欠了學長一個道歉。

 

 

  「他會想明白的吧!」老爺爺看著褚冥漾離開的方向輕聲問到。

 

  「那孩子會的……」說完他們倆夫妻起了身,緩慢地繼續在公園裡走走晃晃。

 

 

  ×

 

 

  「學長……」褚冥漾回到了黑館房間,他看到的是神色十分著急的冰炎,不斷在他房裡踱步。

 

  「褚!你又跑到哪裡去了!」剛剛想來找尋褚冥漾的冰炎在看到房裡沒人時整個心慌亂了起來.那個笨蛋是不是又逃開了,這讓冰炎很不安。

 

  「走走而已……」

 

  說完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然後褚冥漾如下定決心一般啟口問到,「學長,如果要你牽著我的手永不放開你會嗎?」

 

  冰炎愣了愣,然後將褚冥漾顫抖的手牽了起來。

 

  「你這笨蛋!我是絕對不會放開的。」堅定的口吻,滿是寵愛。

 

 

  手牽著就不會散,牽住了就永遠不會離開,牽牢了那就是到了哪裡都會一起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