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 15

 

  渾渾噩噩的吃完了喵喵所準備的午餐,喵喵做的東西很好吃,雖然我完全不想知道有些食物的原料是什麼中間又經過了那些處理,但真的很好吃沒錯,只是我完全就是被自己的想法所影響搞得有如食不知味一樣。

 

  因為吃的不多又加上沒什麼心情(我整個就是處於混亂中),對喵喵那怎麼不再多吃一點的問題我只是回一個抱歉便走到了涼亭去,那裡是最靠近維拉斯本源的地方,也是我最喜歡待著的地方。

 

  「你剛剛有點奇怪。」學長坐在涼亭的木欄上靠著柱子看著我。

 

  「學長,小心掉下去。」

 

  接著他回了我一個『你在說什麼鬼話』的眼神。想想也是,學長這個被譽為最年輕的黑袍是絕對不會犯這麼低等的錯誤。

 

  「你剛剛在想什麼?」

 

  難道要我回:『在想我到底什麼時候愛上學長你的。』,這麼荒唐連我自己都難以相信的事要我怎麼將這句話說出口?

 

  我深呼吸吐了一口氣反問,「學長你不繼續吃午飯來這邊幹嘛?」

 

  「……你剛剛的態度有點奇怪,轉變太大了,怕你等等是不是就要投湖自盡。」學長冷笑了下。

 

  學長你想太多了,要死也絕對不是在你們這些袍級面前死,況且這裡還有喵喵這鳳凰裔醫療班出生的治療師我死的了才怪。

 

  「褚,我聽不到你在想什麼,在想什麼自己講出來。」

 

  「呃……一時忘了。」

 

  「喔?之前不是一直在講你要你的隱私權?要不然我現在在將竊聽的能力放回去好了。」學長露出了一抹邪惡的微笑,「正好我還在想要等你自己講要什麼時候,你的腦子自己講出來似乎比較快。」

 

  我不滿地叫了聲學長候我們兩個都沉默了下來,我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學長是不可能真的那麼做的……

 

  我站在學長旁邊盯著湖面,一段時間後我說、「學長你還記得剛到結界內聽到歌詞嗎?」

 

  「躺於土下,長於草下,吾看盡世間,汝陷於此間……你是說這個?」

 

  「這個歌詞前面還有一段,學長你所知道的那個段落是指老頭公。」我從口袋裡拿出剛剛趁所有人不注意時維拉斯交給我的黑色手環──也就是老頭公。

 

  我轉過頭看了眼驚訝的學長,邊說邊將老頭公帶回手腕上,「那是我和維拉斯一起想出來的歌詞,原先只是四句話而已,但維拉斯說四句才十六字很沒意思就變成歌了。」

 

  「寫得很爛吧!不過這只是怕我忘了所特意去編的,全文是:『眠於花下,盛於亭上;躺於土中,長於草下。』這十六字。」我輕輕地撫摸著黑色手環走到了這座涼亭具湖岸最遠的地方,米納斯就在那裡。

 

  「原來你將它們放在這裡……難怪……」學長的眼底眼露了深究但卻又帶了絲讚賞。

 

  「我本來是想自己來帶回米納斯就好了,不過學長你跟過來了。」我聳了聳肩走近那水藍色大豆的放置處,那裡看起來什麼也沒有。

 

  接著我沒再說話只是自顧自地走向米納斯所在的地方,越接近我就越能感覺到一股安全感,就像親人一樣無時無刻包容著我,雖然不是真的,但是卻是最能讓我吐露心聲尋求慰藉的對象。

 

  剛剛莫名的混亂,我的胸口有如堵著一塊石頭,而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米納斯,對我而言她不單單是幻武兵器如此簡單,她是除了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以外我最信任且親密的人。

 

  「米納斯妲利亞,我是你的主人,你信從我命令。與我簽訂契約之務,以我之言化為聲,以我之聲化為令,眠於此地的妳阿,顯現妳的真身,來到我面前。

 

  接著,涼亭四周發出藍色的幽光,漸漸聚集於我的四周,亮的讓我睜不開眼,等光線漸漸和緩後,浮懸在我面前的是水藍色的幻武大豆──米納斯。

 

  耳邊『鈴鈴』的聲音響起,清脆輕快的節奏,溫和的聲音在四周環繞,總是包容又帶了點無奈的嗓音,今日聽起來十分的愉快。

 

  『主人,好久不見了呢!』肢態優美的蛇身,臉上的笑意無法隱藏,『還有您也是,冰與炎的殿下。』

 

  「米納斯……好久不見……」我覺得我的視線變得模糊,我真的覺得對米納斯很不公平,「還有……我很抱歉,我不是一個好主人……」

 

  我哽咽的難以再講下去,就這樣將米納斯丟在這裡,就這樣擅自失憶,縱使我知道米納斯同意過了.但又如何?我依然還是對不起了她。

 

  『主人,您有要做的事,只要您記得,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只要您有需要,那麼我永遠都可以為您擊退一切。』米納斯溫和的摸著我的臉頰。

 

  然後,米納斯抬起頭看向我左後方的學長,『冰與炎的殿下,主人有時雖然真的很蠢……』

 

  米納斯!難得我這麼感傷你卻這樣虧我!

 

  『但是、』米納斯聽到我的心聲朝我輕笑,『請不要懷疑他的所作所為,也許是瘋狂的,也許是不要命的,可是卻是他細心思考過的,接下來的一切不知道到主人是否有提過,但請不要責罵他。』

 

  結果還是在貶我嘛!

 

  我看到學長一半精靈一幻武兩人似乎在眼神中傳遞了什麼消息後,有默契的一致看向我,「褚,你最好什麼事都交代出來。」

 

  『主人,雖然您的好意我能感同身受,但是我還是認為您這樣隱瞞一切不是好辦法。』米納斯說完便消散於空氣中回到了幻武大豆裡,接著幻武大豆便自行回到了老頭公所備給米納斯的溝槽裡。

 

  等等!好像劇情有點太跳痛,是我腦子轉不快還是他們腦子轉太快?

 

  「褚,我不要那種不明不白的回答,你剛剛說的都只是大略,你為什麼要去尋找什麼安地爾要做什麼?你根本沒必要去管那個,就算他有計謀好了那也是別人的是,根本輪不到你這無袍級來處理!中間你又發生了什麼?你又為了什麼去找白川主?你到底為什麼失憶?你以為你隨便呼嚨幾句就可以將我打發嗎?」學長突然講了如此長的一句話,那好看的紅瞳滿是憤怒,又帶了質疑,甚至是哀痛……

 

  要哀痛什麼?這是我的決定,學長你又再為我感傷什麼?我愣愣地看著以往都如此平靜的學長今日卻如此失控。每次每次都是為了我,為什麼要那麼溫柔?溫柔的讓我愛上你,愛到無法自拔且毫無意識。

 

  甚至是……無法拒絕你所要求的每件事……我的嘴張了又闔,闔了又開,以我的計劃來看根本不用告訴學長,但是我再猶豫了,因為我無法拒絕……愛戀是盲目的,所以連同自己都可以盲目的將之丟棄。

 

  「……」懊惱的抓了抓頭髮,靠在木欄上嘆氣,低聲自嘲,「盲目到連在做什麼自己都不知道……」

 

  「我會說的,整件的事情發生的初始以及最後該來的結果……」抬起頭我對上的是學長的紅色的眼瞳,他的眼裡的倒影我看到的是堅定的自己,以及一絲絲不容察覺的愛戀。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