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trick or treat?萬聖節賀文(H慎)

 

 

  你親吻著我的唇笑的一臉魅惑,我傻傻地看著你的一舉一動,屏息之間令我渾身發燙,你緩緩將我至於床邊用嘴唇輕吻我的額頭。

  空氣越來越熱,我看著你緩緩解下領帶,一顆顆的鈕扣自你手中一一解開,姣好的身材不同與我一般,那是堅實的觸感是我不管怎麼練都練不成的。

  你看我傻傻地望著你的表情,我從你那即使在黑暗裡也無法隱藏其光彩的鮮紅眼瞳看到自己的蠢樣,也從那美麗如紅寶石般的眼裡看出你那不曾表現於外的瘋狂。

  「褚……」聲音微微沙啞,洩露出於那紅唇裡的語調滿是情慾。「把自己交給我。」

  接著,不容許拒絕的強勢,硬是將我要說出的話鎖於嘴邊,濕濕溫熱的觸感從嘴唇上傳來,我緊張的緊閉著,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抓緊身下的床單,嘴唇與嘴唇的相疊明顯使在情慾上的你無法滿足,你微微張開嘴輕輕啃咬我的下唇,麻麻的觸感令我感到陌生,你將舌頭伸往我貝齒之間不讓我閉合,你輕輕地舔舐著內壁、奪取我的氧氣,一一滑過我牙此的舌頭像是不滿於現狀般與我一直不知該放於何處的舌交纏共舞。

  如此近的距離,彼此的呼吸灑於臉頰之上,喘息聲被放大無數倍的響於耳中,我被吻的有如世界在天旋地轉,在我以為自己無法得到氧氣時你終於放開了我的唇,留戀不停的你在我那已經被親吻的泛起珠光的唇輕輕舔舐。

  我完全不記得是怎麼被壓上床的,在我意識到之時我人已經躺於床上,我看著你一顆顆的咬掉我的襯衫釦子,一舉一動間如在服侍珍寶一般的輕柔且小心翼翼,如膜拜天神一般神色莊嚴。

  你將我的鈕扣全解開後居高臨下的看著我,親舔嘴唇,「褚……我想就這樣將你鎖於身邊……褚……」

  「學長……」我伸手環住你的肩頸,往我自己的方向拉下你。

  「……別想輕易的挑戰我的耐性,你會後悔的。」你低下頭輕舔舐我的胸口,舌尖的溫熱觸感令我不經打起一絲寒顫。

  我輕輕地推了推你的肩膀輕笑,「我已經沒有可以後悔的機會了,我知道。」

  「那麼沉淪吧……你只能為我一個人瘋狂。」你強勢的吻上我已經紅腫不堪的嘴唇,又是輕咬又是舔舐。

  胸前的異樣令我不適地扭動身子,你的手指來回打轉於我的胸前紅點,又是輕拉又是輕扯,輕輕的揉捏令我敏感的弓起身子。

  你將吻慢慢往下蔓延,吻到頸間,你咬住了我的鎖骨便是一陣吸允和啃咬,我失神的看著銀色的髮色,心裡卻是想著明天被看到後其他人會作何感想?

  「褚,想著我,我不允許你分心。」說完你便含住我胸前的其中一顆紅點,又是咬又是舔的另我瘋狂,而你的右手不願停止的繼續剛剛的大業,左手則緩緩地往下撫摸著。

  滑過腰際,令我癢得有些想躲開,接著你的嘴唇離開紅點,隨著手的足跡一點一點的舔舐往下滑,來到腹部處你的舌尖不斷在那打轉留下一條條的水痕。

  「嗯啊……學……長……嗚、」我無法忍住的呻吟出聲。

  你毫不猶豫地含住我的分身,我驚恐的張大眼睛,「不、不要……出去……不要、含……啊!」

  有如沒聽到我所說的話一般,你依舊繼續著你的動作,舌頭滑過我那裏的每一處,最後停在鈴口,經過學長的一方舔舐,令我頭腦及臉已經熱的無法思考,我只能麻木的接受你的一舉一動,此時的我身下早已經起了反應。

  你的嘴唇離開了我的分身,抬起身子你往我嘴唇息來便是深深一吻,嘴裡瀰漫的都是雄性的腥味,在你棲身壓下來的同時我感受到了兩腿之間那不屬於我的硬物,被你輕吻的目眩神迷的我幾乎無法思考,只能被動地接受你的一切。

  但是,就算如此,該知道的依然知道,我紅著臉低頭看著你那也抬起頭的部位。

  你伸手將我的分身包覆住,我無所適從的偏頭不敢亂看,但是沒看到時感覺卻反而變得更加明顯,你輕輕地開始上下滑動,極富技巧的撫摸著我。

  你嘴裡輕念著我的名字,眼底滿是隱忍,是瘋狂,是愛戀,是專橫,強烈的興奮感湧上大腦,令我無法繼續思考,嘴邊洩露出無法忍住的斷斷呻吟。

  不久便在你的手中宣洩出來,種種的羞恥感令我想埋入枕中,你看著我尷尬泛紅的神色輕笑,當我回過頭看你時,你將沾滿著我的濁白液體的手伸向我後穴的方向。

  看到你的舉動我很疑惑,但在你將一隻手之緩緩插入時,令我不得不去回想起來你將對我做些什麼,你輕輕的將手指連同我的液體一同推進那不該是拿來如此作用的後穴。

  一指、兩指的在裡頭進出,滋滋的水聲不絕於耳,一開始的一根令我感到感覺十分詭異,但近來兩根後就顯得有些勉強了,被撐大後穴令我感到十分不舒服,當你伸進去第三根手指時我不經輕哼了一聲。

  「褚……還好嗎?」你的聲音十分沙啞,充斥著滿滿的忍耐,小心翼翼的你不忍心傷害到我,而你選擇繼續忍住。

  我輕輕的點頭閉上雙眼,我努力地適應著那充斥於後穴的疼痛,我微微張開眼,看到的是你的汗沿著額頭滑下。

  看著你不斷為我忍耐,我的聲音輕輕顫抖,但卻十分堅定,「學長……進來……」

  「你……確定?」你驚訝的看著我,然後用另一隻手繼續不斷撫摸著我那早已宣洩一次的分身,為了轉移我的注意力你不斷的在我身上耕耘著。

  「恩……」我話還沒說完,後穴的手指已經退了出來,頓時一陣空虛,那空蕩蕩的感覺令我不適的輕輕扭動。

  在我還沒意識到什麼的時候你將我的腳抬至肩上,後穴洞口感覺到了什麼熱熱的硬物,不容許我拒絕的強勢,你將你的緩緩插入。

  那感覺絕對不好受,那裡畢竟比手指還要再大、再長一些,我疼的皺起眉頭,你不斷的依靠輕吻我分離我的注意力。

  「可、可以了……」才剛說完你便開始動了起來。

  「嗯……啊嗚……輕……啊!」我完全無法忍住吟叫聲,不斷行活塞運動的你不給我一絲喘息機會,原本同痛的後穴越來越麻木,最後甚至興起了絲詭異的快感。

  「褚、原諒我……」說完你又加快了速度。

 

  我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性愛什麼時候結束,我只知道你的輕吻、侵略、以及最後的抱擁,你那鮮紅色的瞳孔在黑暗中一直是我的明燈,現在是,以後也將會是……

 

 

  「嘿!trick or treat!」黑髮男子突然跳到銀髮額前帶有一戳紅的男子前笑著說。

  「Well……I went trick and treat……」冰炎摸著下巴看著一臉玩到高興地代導學弟。

  「What?」褚冥漾愣在原地。

  「照字面翻,你既然要我選擇搗蛋和吃你,那麼我不兩樣都選那我還是黑袍嗎?」說完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大人以完全不講理的方式將自家小戀人綁進了房裡,然後帶上房門。

 

 

  「學長!哪有人這樣的!請按照習俗來走啊魂障!」

  「我是黑袍你管我!」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