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非禮勿、嘿!這次就是要轟轟烈烈

 

*非禮系列竟然還有得寫(噴)我能說這確定是最後一篇了

*若要了解前面內容及相關設定請依序往回翻閱『非禮勿牽,學長專屬已確認。』、『非禮勿視,醫療班鄭重建議。』兩篇

 

 

  是說、難得經過了校刊事件過後我終於有了寧靜的──如果扣掉那些不死心的後援會以及不長眼的激進派份子的話我倒是覺得還蠻寧靜的──空閒日子,難得五色雞頭沒來找我來個大哥小弟江湖記,也難得學長出去出個長期任務,更難得的是今天沒有巡司的任務啊!

 

  以前總認為像姊一樣的巡司看起來似乎很威風,但是事實證明我那時的認知沒錯,只是、中間的付出和努力我深深覺得他們該死的都必須給這項待遇,最好看見巡司要膜拜感恩,最好看見巡司要彎下90度的腰打招呼,最好是能夠茶來張口飯來伸手。

 

  什麼太過分?你以為當巡司很輕鬆嗎?當然是一點都、不輕鬆!

 

  每天那著那群袍級跑來跑去,而且不能出手幫忙,如果遇到像學長那樣不要命的黑袍那才叫累,必須小心他們的無差別攻擊、必須躲過那些任務目標的追蹤、必須再閃躲之餘進行評分、計算損失、通知公會來維修等等,那群只知破壞完成任務的袍級一個個都無法省心!

 

  能像姊一樣在所有袍級內混的如魚得水還會被稱為資袍巡司中的地下女王必須經過的努力我現在是完全解了,那就是必須完全發揮出紫袍的腹黑本性,然後再妥善的利用自己在監視中紀錄的小辮子,最後在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絕佳良機裡拖出內容的三分之一,那麼、恭喜你在所有袍級裡得到了特殊優待──敬畏之心。

 

  咳、轉回來。但也不是平白無事就給個假,據說是什麼一些比較令人頭痛的袍級都終於陸陸續續想到休息究竟是為何物了,所以巡司方面壓力變小,所以現在我是在輪休當中。

 

  在自己房間裡我打開了筆電,稍微瀏覽了一下紫袍的任務讓我感到無比懷念,趁著五色雞頭不再我想我應該可以自己單獨出個小型任務,反正在房裡閒著也是閒著,大家都在忙我一個人閒著沒事做最後也不過就做再點腦前打個遊戲混掉了一天,那還不如邊出任務邊玩玩。

 

  看了看原世界家裡附近的幾個任務,安排了路徑和時間後接了一點下來,到衣櫃旁看了看掏了幾套換洗衣物和袍服後便拋下移動符回到了原世界進行了我的假期。

 

×

 

  「千冬歲,計劃進行的怎麼樣?」綁著兩邊的金髮女生興奮地望著眼前的好友。

 

  「漾漾已經出發了,接下來就是按照那些已經排練好的是走就行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看著電腦裡已經被接下的幾個任務。

 

  「欸欸!千冬歲要不要打賭,漾漾會不會進行到一半就發現了?」

 

  「我賭不會。輸的怎麼辦?」眼底充滿著自信。

 

  「我覺得會!請吃飯糰如何……」突然出現的萊恩說完後又坐回原位,只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底浮現精光。

 

  「萊恩你根本只要飯糰,換一個換一個!是說,喵喵也覺得會欸!」一手撐著頭,一手逗弄著蘇亞,看似不怎麼在意但嘴角卻比以往彎了更高許多。

 

  「我也覺得會,褚最近的進步是有目可賭的。換成請客如何?」說完,夏碎一臉無良的笑看一旁明顯很緊張卻依舊很『ㄍㄧㄥ』的搭檔。

 

  「夏碎、收起你那副欠扁的嘴臉。」冰炎僵硬的說著。

 

  「夏碎哥連你也是站在他們那邊的嗎?」做在一旁的喵喵和萊恩很明顯感受到一股怨氣。

 

  「我們各壓不同邊這樣你輸我可以幫你,我賭輸還可以三個人平分,我覺得採取最小風險原則比較恰當,雞蛋可不能同時只放在同一籃子上。」

 

  「啊!千冬歲、夏碎學長你們聯手好詐!」喵喵不平地叫著。

 

  「你們這些人……不要給我太得寸進尺了。不管你們最後誰請客,都給我上繳換算為現金的三成過來。」冰炎十分強勢的丟下這句話後開移送陣直接離去了,反正他也只是要確定褚冥漾是否真的有接下那些任務。

 

  「……,我還以為他會再講些其他什麼的,沒想到是要和我們收賭資?」藥師寺夏碎杵著下巴意味深長地看著冰炎離去的方向。

 

  「漾漾對他的影響力真大,竟然只丟下一句話就急忙離開了。是說、學長怎麼突然變那麼急?校刊社發出的民調真的讓他起警覺心了?」推了推眼鏡打開自己調查的資料本,千冬歲挑眉。

 

  然後,藥師寺夏碎只是笑而不答。

 

×

 

  踏上久違的土地我有種回家真好的感慨,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日漸便利的公共運輸系統、滿滿的人潮大街,雖然不是很久沒回來,但如此悠閒地逛著卻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稍微逛了逛路上一些新開的商店後,我停下腳步站在了一間KTV前面,繁華的裝潢設計,看過去就像是高消費的地方,這是這次的任務地點。

 

  不是我要說,台中這裡的KTV是都無法脫離怪異的事嗎?這是我去過的第二家、也是在KTV內處理任務的第二次,讓我有淡淡的感慨。

 

  將紫袍的識別卡交給了櫃檯的小姐,接著被請進了後面的會客室,我真的很想問,公會你到底是怎麼讓這些員工看到這張卡下意識的就叫高層主管出來?他們明明就不知道啊!

 

  好吧!轉回來,在我恍神時人家主管都講完話了,他們說,先後有好幾個客人投訴說感覺被人跟蹤、偷窺以及有鬼鬼祟祟跟在自己後面的變態,可是當他們去翻監視器時卻什麼都沒發現,一開始他們覺得可能是那名客人太敏感,但接二連三有好幾個人都這樣並要求調監視器畫面查看卻一無所獲後漸漸感覺不對勁,因此才決定委託公會處理此事。

 

  走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一點點音樂聲,應該是哪個包廂沒關好們吧!依照故事進行的慣例以及委託人給的那些受害人證詞,事發時間點都是一個人或兩個人走在走廊上時感覺到的,那麼我只好到處晃晃並隨意地看看哪裡不對勁。

 

  剛走到轉角身後有如起風一般、冷颼颼的,當我左右四處觀望並沒發現人影時我深深覺得這根本就是以往鬼故事裡的經典場景!

 

  嘆了嘆口氣將這個走廊給用隔離結界隔離開來,等這些事都做好我才開口,「現在沒有其他人了,可以出來直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請問你們有對著空氣講話的經驗嗎?我不是很想管你們有或沒有我只是想說我就像個傻瓜一樣對空氣講話,而且還傻傻地站在這裡等了五分鐘期待會有任何生物回應我……

 

  「我想剛剛你可能不太清楚我的意思,我知道你在這裡,我有辦法知道你在哪裡,而且我也有幫助你的能力,肯出來和我說說嗎?」

 

  在我快等到不耐煩時十分細小的聲音出現了,唯唯諾諾的樣子,「……你真的……可以幫我嗎?」

 

  「可以,我就是為此而來的。」我看著原本沒東西的空氣浮現了滿滿的光點,接著聚會成一個大約五六歲小孩模樣的女孩子。

 

  「我、我是之前聽人家說這裡有我想要的東西而來的……我是喜愛歡笑的妖精一族……族人說人類的一些地方充滿著歡笑,所以我一直想來看看,但是我……不小心迷路了,我明明只是睡了一覺而已啊……嗚……」說著說著便哭了出來。

 

  仔細的聽了她講些什麼,又好好的安慰過後我大概了解了全部的大概,她說迷路後她很慌張,她說她誤打誤撞的來到這裡充滿歡笑的地方,她說她不想要看到那些在這個所有人都會很快樂的地方難過,她說她只是想好好安慰那些人卻沒想到會照成誤會……

 

  「你想要離開回去找族人嗎?」我伸出手輕輕摸著小妖精的頭,笑著問。

 

  我在她眼裡看到了絲猶豫又帶了絲期待,「……可以嗎?」

 

  「可以喔!」

 

  然後我看到她縮的小小的飛到我肩膀上來,與其說是妖精,我覺得倒是很像童話故事裡的小精靈,她的本意不壞,只是因為些小過失所以照成了誤會,這樣這裡的任務也就結束了吧!感覺好快……

 

  「對了接下來我要去幾個地方,可以陪我一下嗎?還是你很急想要早點看到族人?」我輕聲地問著陪我走出KTV被熱鬧的商街吸引住的小妖精。

 

  「那麼、可以到處看看嗎?」她的眼睛有如寶石般閃亮著精光,這讓我想起那個已經有段時間沒見到面的學長,他的眼睛也有如寶石般閃耀且吸引人注目。

 

  「嗯……如果你想到哪裡你可以告訴我,但中間我會去處理幾個任務可以嗎?」

 

  「好!」

 

×

 

  「千冬歲,你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看著雪野家的式神傳回來的影像喵喵皺著眉頭問。

 

  「的確,漾漾身邊的妖精感覺有意無意的在指引漾漾任務的地方。為什麼?」推了下眼鏡。

 

  「而且那妖精似乎也常常跑來跑去,每到一個地方就會消失一陣子。」喵喵面色凝重地看著影像,「學長是不是還有在計畫什麼?」

 

  「冰炎說他想為褚辦個餐會,因為他進入巡司的中等部了。」藥師寺夏碎一臉我還知道很多東西的笑著。

 

  「中等部?」

 

  「這是巡司裡的階層分布,分為低、中、高三階,任務會有差其餘一蓋不知,順帶議題,漾漾的姐姐褚冥玥據說是高等裡的最上層。」

 

  「褚冥玥最好不要惹到她,據說因為身居最上,所以很多東西巡司內部的事都一定會傳到她的手上,可以說整個公會裡抓住別人把柄最多的就是她了,比情報班還多!」千冬歲接續在夏碎後又說到。

 

  「先不說巡司了,那個在內部算是半機密還是算了吧。喵喵現在比較想知道學長再打什麼主意!」

 

  「神神秘秘的又不是要求婚……」一旁被遺忘許久,以簡短一句話引導眾人的思想來到新世界的萊恩今日發作了。

 

  接著,全場靜默三秒。

 

  「真有你的萊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詞根本為你而生啊!」米可蕥從椅子上跳起來拍桌大喊,「我怎麼會沒想到有這個可能?」

 

×

 

  我有些疑惑了,這次任務全集中在一個縣市裡這也太奇妙!這密集度是不是高到一個極點?若是每個區域都是這麼高密集的話,那麼公會的袍級根本來不及處理吧?

 

  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公會本身就是這樣,不重要得先放一邊讓空閒的袍級或無袍自己來接,緊急的就傳簡訊發任務,只是我為什麼可以剛好到選到全都是在台中的任務?

 

   搞不懂……而且有點奇妙,這些任務都有一個共通點,總是會遺留下一個物品,就和上次老頭公一樣,除了一開始的妖精的,其他像有的東西是戒指、鍊子、晶石……現在的人離開都喜歡留些什麼下來?是原世界特有還是其實沒個地方的人都一樣?

 

  下次注意看看好了。

 

  「怎麼了嗎?」小妖精直到剛剛都還左看右看對每個東西都充滿了好奇,只是現在有點擔心的看著我。

 

  「不,沒什麼,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

 

  她點了點頭沒說什麼,然後目光又被人潮吸引到處逛逛晃晃。

 

  我拿起了手機查點了一下任務,話說今天負責我的巡司不知道是誰?有點好奇,我這樣到處走到處晃,有事沒事就吃吃東西逛逛街的,那人會不會很不爽?糟糕……這樣想想我好像有點過分。

 

  看起來似乎都完成了我便開口叫了住那隻已經快衝到人家爆米花機前面的妖精,「我已經好了你還要逛逛嗎?」

 

  她看起來有點不捨但又堅決的回答了我,「不用了!我想快點回去。」

 

  「恩……那我們先回公會問問情報班,先到我肩上來我要用傳送符直接會守世界,我怕你會沒到範圍裡。」看了看四周沒人我便直接丟下符紙。

 

  但我沒想到,眼前出現並等待我的卻不是我所熟悉的公會大廳,而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

 

  我現在似乎站在某個白色大廳上,旁篇的柱子牆上有著很多細緻的雕刻,白色的絲帶纏繞在柱子上,往天花板上又發現些淺粉紅色的絲帶用來裝飾著它,地板上灑滿了白色與紅色的玫瑰花瓣,就在我現在的位置為中心向外擴張半徑兩公尺內都有,成堆的花束分別擺在整個大廳四周。

 

  然後當我將目光轉移到身後時,我想我的眼眶早已泛紅了吧!

 

  我看到學長穿著一身筆挺的白色西裝緩慢的朝我走,臉上滿是溫柔的笑意,手中拿了一束我覺得絕對價值不斐的紅玫瑰,配上學長的頭髮和眼睛顯得如此和諧,我用手摀住嘴巴不讓自己的哭聲露出來,如此夢幻且甜美,華麗又不失典雅的設計裝飾,再看到地上的紅地毯通往最裡面的區塊,那裡是牧師常所站的地方。

 

  如此明顯場景我怎麼可能看不知來這是婚禮的禮堂?

 

  在我強忍住淚水時學長已經走到我的面前,將花束交到我手上讓我抱著,又從我口袋裡掏出剛剛任務裏拿到的戒指、鍊子以及晶石,我泛著淚水的眼睛看著學長的一舉一動,像是要刻畫在心頭一樣不願錯過每一秒。

 

  學長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四方的小盒子打了開來,將裏頭的戒指還有我口袋裡的介者放在一起,奇妙的是剛接觸到的兩枚戒指融合成為了一枚做工精緻的戒指,但是應該放上寶石的那個地方卻是空空的。

 

  「褚,我記錄了我們從一開始的相遇到現在種種一切,然後全部濃縮到這塊記憶水晶中、」學長親柔的嗓音邊說邊把那塊水晶放到了戒指用來放寶石的那個孔上,眼見水晶漸漸縮小最後真的放進那個孔裡時我的眼前早已一片模糊。

 

  「現在我將我的一切分享給你,並將其戒指交付給你,象徵我的心永遠牽掛於你身上、」我感覺到我的手被緊緊握在學長的掌心裡,帶了點強勢霸道,可是又從那輕微的顫抖裡透露了出緊張以及──不安。

 

  「褚冥漾,我、颯彌亞.伊洛沐.巴瑟蘭,能在這裡受大家的見證下請求你嫁給我嗎?」

 

  淚水無法停止的我讓突然間有點想笑,以旺如此強勢的學長竟然看起來感到不安,他為了這件事又籌備了多久呢?不只是因為學長的求婚讓我高興得快死掉,還有的是那滿滿的甜蜜在心頭裡的情緒充斥全身。

 

  我抬起頭直視著學長的雙眼,他似乎因為我沒又立刻回答而使眼裡看起來很緊張,有如小孩子寫了卡片要交給爸爸媽媽時那種既期待又害怕父母會給什麼回應的反應。

 

  這樣的學長,我怎麼可能捨得拒絕?

 

  「……我想、我願意。」

 

  手上中指處被戴上了戒指,我感覺到我的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翹了好幾分,最後我忍不住了,轉過身直接用力擁抱住學長。

 

  我想,我這輩子是真的全部繫在學長身上了。

 

  然後,永不分離。

 

 

                                     END

 

 

一些不知道該怎麼放進正文裡的片段:

 

 

  那天求婚典禮過了許久後,我和學長兩人優閒的看著電視時突然想到……

 

  「學長,結果那個妖精到底……?」被騙得團團轉最後又被賣掉我種要知道原因!

 

  「就你所知道的,喜歡歡笑的妖精一族,她接受了我的委託所以其實也沒什麼。」學長一臉豪不在意的喝著蜜豆奶。

 

  「你委託了她什麼?」我覺得我應該可以知道整件事的經過……就在今天!

 

  紅色的眼瞳看著我不動個幾秒後移開了視線,「帶你走去找東西,以及掉包傳送符。」

 

  「欸!!難怪我就在想為什麼我明明想的是公會卻會出現在那哩!而且還在玫瑰花瓣的正中央,學長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要讓你剛好開在那裡還不簡單,我可是黑袍怎麼可能讓你知道原因。」

 

 

  某天在公會我碰巧遇到了姐想到打招呼時卻被劈頭說了這麼一句:『下次任務敢那麼脫你就死定了。』

 

  然後我才知道那天跟在午後面的巡司是老姐喔喔喔喔喔!而且據說那些休假和任務都是姐設計的,意思就是說預謀的人、想要把掉的其實都是自家人啊!

 

  我的人權到底在哪裡啊!

 

 

  據說某個兄弟倆喜孜孜地吃了許多好料,據說最後某半精靈收了不少錢。

 

 

                                                     END

 

欸嘿!我們又見面了。

這篇是短篇不是長篇喔我說,就算五千五百字了我還是要堅持他是短篇喔啾咪!

這個系列就這樣確定結束了沒後續沒蜜月也不要這樣對我(哭

而且他們不是已經天天蜜月期了嗎・ω・`)

然後一開始沒想到還有這個所以迷途被拖連住了(害我三漁網也還沒寫)

就婚禮嘛!夏碎一開始就知道事情經過,因為學長的軍師是他!(正色

然後我現在腦經一片空白,就、這樣吧!

 

我們下一篇再見的喔♥

黯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