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安】習慣

 

閱讀前注意:

      這個為給紅糖糖的點文

      此篇為萊斯利亞×安地爾,BE、悲文(大概

      無法接受右上角有一個紅色叉叉可以離開此頁,左上角有返回鍵可回到上一頁。

 


  四周的感覺不再像以往那麼喘不過氣,但卻也不是那麼的討喜,我望著三個方位,那是這所學院的結界,只差一個就又會恢復以往那令我們感到窒息的不適感。

  那個人在那裡,耶律手下的第一高手在我們這裡是個十分出名的麻煩者,上一次讓耶律遭受封印千年的戰爭那個男人也在場,也就是這件事我們和無殿有了交集,中間過程雖然想像中困難,但也沒那麼容易,殊耶律恩鬼王和無殿只是互相奪取利益。

  因為千年前耶律和比申的舉動,這讓殊耶律恩鬼王感到厭煩,為求平靜我們和無殿部分聯手,我們給予無殿在耶律對Atlantis發動攻擊時出手幫助,而無殿則給予我們殊耶律恩手下的所有鬼族一個不受打擾的區域。

 

  也是如此我來到了這裡……看到了安地爾。

 

×

 

  看著千年前的事情再次發生在自己面前,我掩飾不住的笑意顯露在臉上,看著那繼承凡斯先天之力的妖師如此憎忿的看著自己,我知道他們絕對恨死自己,是啊!那麼結局就會和千年前不一樣,那個自以為了解我、還自以為能和鬼族交朋友的白痴精靈都不會存在,那麼……

  但是我所期望的沒有來,我看到殊耶律恩的人站了出來,看著凡斯的身體逐漸腐敗,看著被妖師抱在懷裡的亞那的孩子,最後在看著無殿,不錯結界恢復了光是站在這裡就會被吸走力量。

 

  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萊斯利亞。

 

×

 

  感覺睡了很久的一覺,夢到的卻是之前攻打Atlantis時的景象,那時因為那個男人最後的介入,耶律敗了,那時我想要除掉他,因為實在是太容易毀了我們的大事。

  萊斯利亞走進的我的臥室,手拿著一杯水遞給了我,「藥。」

  但是,是什麼時候和他搭上了關係?

  「什麼藥?」我皺著眉頭看著剛剛接下的水。

  「你應該還記得你並非鬼族,你燒了一夜。」萊斯利亞語調依舊平靜,但我卻發現了意思擔憂與責備,什麼時候我安地爾能了解他的舉動了?

  「還真清楚啊!連比申都不知道你倒是查出來了。」我把玩著他遞過來的藥丸,聽到他的話我艘為頓了下,他所給的藥丸很正常就只是個普通無害的感冒藥,沒有其他毒素……也沒有參雜了什麼……,看出沒有什麼名堂後我倒是無所謂的在他面前連同水一起嚥了下去。

  萊斯利亞默許了我看似不在意但卻是在小心防範的舉動,我們很清楚,現在的雙方可以共處一室,但卻不代表絕對信任,如果後面的鬼王要求做到對方,那麼無論是誰都會豪不猶豫的痛下殺手,因為我們身在鬼族。

  「你身上有鬼族氣息,只是沾染上去的這我稍微能判斷出來,但真正肯定是無殿。」我瞪了眼萊斯利亞,要他小心他所說的話。

  「你在瞪下去事實也不會改變,你無法變動已經發生的過去。」說完萊斯利亞將我押回床上,出去門口前他對我道,「你該休息而不是想這些,晚安。」

  在鬼族千年,這千年已經過來了以我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擔心,我當然不需要想這些。

  是說,這裡似乎是我在原世界的一處房屋吧!萊斯利亞來的倒是很順,有如是自己家一般。

 

×

 

  之後過了好一陣子安地爾完全沒再見到萊斯利亞,那次醒來後整個屋裡已經沒人,東西都已經被整齊擺放收好。

  安地爾無所謂的照常去拜訪凡斯的後人和亞那的孩子,陰影的力量沒拿到這點他倒是無所謂,因為那也只是順手研究研究……也且陰影也不是只有那麼一個,那只是一部份而已,所以安地爾不是很在意。

  安地爾想著之前的失敗,然後走進屋內發現消失許久的人出現了在他面前。

  安地爾臉上帶了一絲玩味看著他,「這次還是一樣不請自來啊!」

  「你不會在意這點。」萊絲利亞語氣平淡,一如以往。

  「你又知道了?」

  他沒有回答只是一直注視著安地爾,在安地爾要再度開口前萊絲利亞說道,「你明白的,只是還沒意識到。」

  「很多事我看的比他人還透徹,會有什麼是我沒意識到的?」輕輕攪拌著手中的咖啡,毫不在意。

  「就算是狼也是會有不同的族群,然後將不同狼群放在一起就算現在表面看是平靜,但卻很難保證不會一觸即發,狼的本性是凶殘的。」萊絲利亞突然的說出這句話,停頓了下繼續,「如果以你的方式來理解大約是這樣,但不只這些……你知道一切卻無法猜透一切。」

  寶藍色的雙眼看著金色的眼瞳,這是安地爾第一次知道這沉默寡言的萊斯利亞可以講那麼多話,也是第一次發現萊斯利亞的話讓他抓住了一些卻又不能了解全貌。

 

×

 

  時間流逝的速度很快,不注意眨眼便已都成了過去,沒有印象深刻的相處,剩下的全是日常中的點點滴滴,細心的呵護、手掌中疼愛,從不在意到習慣,從不瞭解到在乎,時間的流逝永遠都那麼的奇妙。

 

  然後,他聽到他說:『安地爾、你該醒了。』

 

×

 

  和鬼族漸漸地疏遠,生活平平淡淡有著的是萊斯利亞的陪伴以及凡斯的後人和亞那的孩子的不時拜訪,在不和鬼族打交道後便和們有了交情,雖不至於到能為對方出生入死但還是能將信任交給對方。

  一如以往的起床,來到客廳卻沒發現以往這時已在的萊絲利亞,看了看桌上擺著昨天凡斯的後人拿來東西,那是一份牛皮紙袋。

  打了開紙袋,裡面只有一份醫療班的文件,看到文件上的內容安地爾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你還要再繼續待在那個謊言裡多久?」他看到銀髮裡帶有一搓紅的亞那的孩子皺著眉頭看著自己。

  什麼謊言?

  「安地爾事實就在這裡,這是我們瞞著你替你做的檢查,醫療班在這種事上不會出錯的!」凡斯的後人擔心地看著自己,語氣盡量保持平和地對自己說。

  什麼檢查?你到底想說什麼?

  「安地爾!不要這樣,萊斯利亞根本不在啊!」凡斯的後人眼角似乎帶了點淚光。

  不……在?別開玩笑了,至剛剛你們來以前我都還和他待在這裡,萊斯利亞不是在你們面前離開的嗎?

  「我們沒有看到,從一開始我們就沒看到萊斯利亞。」紅色的眼瞳看著自己。

  這怎麼可能?你們想說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幻覺?

  「我們很抱歉,但是安地爾請看清事實好嗎?」眼前開始模糊,他已經分辨不出來到底是誰在講話。

  然後,他聽到這兩人來以前就一直陪在身邊的人的聲音如此說著、

  「那只是你的幻覺,無論是為了你自己還是萊斯利亞,放下吧!」

  ──『安地爾、你該醒了。』

 

×

 

  從什麼時候開始是個幻覺?

  安地爾突然想起來很久以前萊斯利亞的一句話──『你明白的,只是還沒意識到。』

  用手摀著臉,安地爾露出了一絲苦笑,早在那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嗎?

  安地爾努力的開始回想在那之前發生的事,等到自己從那些看似陌生卻又如此清晰的內容慢慢回歸,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

 

  安地爾回過神發現自己站在比申的前面,旁邊半徑一百公尺外全是鬼族地屍體,他聽到自己如此說著、

  「比申,我要你們為你們所做的是付出代價。」

  為什麼自己在他死去後才發現這件事?

  「安地爾我可不記得我做了些什麼。」比申勾起嘴角瘋狂地笑著。

  安地爾如此失控的樣子讓比申看得十分得意,在設計殺了萊斯利亞後沒如預期般看到安地爾來找自己只是漸漸疏遠鬼族,這讓比申一直懷疑自己的猜測是不是有問題,雖然不知道安地爾為什麼現在才算帳,但是只要藉著這機會那麼將安地爾除掉就不成問題了。

  為什麼會在萊斯利亞死去後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習慣他的存在。

  安地爾看著比申那瘋狂的笑容,他發現自己似乎很平靜,就只是淡淡地看著一切,就算自己處於恍神的狀況但是長久以來的警覺和深思熟慮安地爾還是做足了準備,他在等著時間過去。

  比申笑夠了後才發現眼前的男子平靜的不像話,當想開口詢問卻聽到了巨大的爆炸聲和慘叫聲。

  「阿呀!開始了呢。」

  為什麼在你死後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想你,想的讓自己發了瘋、發了狂。

  「安地爾!你做了什麼!」比申驚恐地看著後方自己的後方,那裡是自己的領地,一直待在自己眼前的安地爾是怎麼弄出這爆炸的?

  「我做了什麼?是我該問自己你做了什麼吧?」安地爾淡漠地看著比申,「不過你不講也無所謂,反正早就都知道了阿。」

  為了讓自己不忘記你,我讓自己陷入你還活著的幻境中,萊斯利亞我想怪你不和我說我已喜歡上你,但是現在的我又有什麼資格?

  爆炸聲間著地一聲後開始有規律地每經過固定時間便響起,不如遠處般的熱鬧聲響,安地爾周遭氣氛沉重且有如針掉到地上的細微聲音都聽的到。

  這種寧靜配上遠處的爆炸聲和慘叫聲更顯得令人恐懼。

  我會為你的死奏上鎮魂曲,並且奉獻給你,讓那些害死你的鬼族奉上代價,而我將在這裡繼續感受著你讓我所感受到的絕望,見不到、碰不到、感受不到有如被硬生生撕裂的心臟一般令人難以忍受的悲傷。

 

×

 

  鬼族一夕之間被滅絕了一大半,比申惡鬼王的消失讓眾人喘了一口氣。

  妖師和混血精靈知道後沒有為此事件表達什麼,只是來到前鬼王高手的住處,看著已經成了廢墟的房子他們給予祈禱,希望那不知身到何處的友人不要太難過。

 

×

 

  「萊斯利亞,這次的你依然是幻覺對吧!」安地爾坐在樹下看著遮住了日光照射在自己身上的男子。

  萊斯利亞伸手觸碰了安地爾的臉龐,「你明白的,但是至少你這次清醒了。」

  「不,我沒有……不然我根本看不到你。」

  「那麼、繼續沉淪吧……沉淪在這自己所製造出的幻境中。」

 

 

 

 

                                ──END

 

 

 

 

 

今天是七夕欸!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喔~

這裡是有情人但是情人卻在早早在七夕前將其他是安排好不來陪我的黯歅(所以颱風我無所謂了

 

這是答應紅糖糖的點文,因為你只要求悲文所以我就將自己定義的悲文寫進去了

可是阿.....我還是不想太虐(哭)所以安地爾再次看到萊斯利亞你就別計較了(哭

順帶一提,幻覺的開始就是轉成第三人稱的時候,大家有沒有猜到呢?

 

那我們下一篇見,颱風天要小心注意安全喔~

 

 

黯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