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 13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維拉斯走道了我剛剛放血的那個地方,然後閉上了眼睛。

 

「看到那麼多人真是太好了呢……一開始還在想你會不會再也不回來了?畢竟命運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如果一不小心走錯路你就再也無法回到那個時間點了」過了一陣子維拉斯突然開口。

 

「現在我要將他們送過來,之後就由你們來解決可以吧!」維拉斯也沒打算等到我們的回應,身邊原本剛剛加入言靈的陣法又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一如以往的金黃色光芒。

 

當金黃色的光芒交織顯現一個個黑影在涼亭裡出現,再等到光芒消失過後出現的面容是剛剛分開來進行到調查的所有人。

 

「這裡……」阿利學長皺著眉頭嚴肅地看著光芒消退後的景象,接著看到我們神色驚訝,「咦?學弟?還有漾漾?」

 

「啊!千冬歲還有夏碎學長!還有漾漾和冰炎學長,你們全部也在欸?」喵喵最先注意到的是離最近的千冬歲與夏碎學長,然後才是我和學長。

 

「學長……這裡是怎麼回事?難道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就是之前發生多起失蹤的原因?」千冬歲推著眼鏡,拿出了不知剛剛是放在哪的筆記本。

 

學長先看了我一眼,我發誓這一個動作明顯到在場所有人都ㄈ縣了,「這裡是水源之森的中心。千冬歲你去問褚可能比較清楚。」

 

「問漾漾/褚/褚學弟?」所有人眼裡出現的是不解,「為什麼?」

 

好吧!目光都確實轉到我身上了,學長你有必要一開始就這樣對我嗎?我在心中含淚問。

 

「冰牙與焰谷之子,別刁難漾漾了。」維拉斯無奈地拍著手出聲到,「如果想知道什麼的話問我絕對會遠比問漾漾還要更快,你們再這樣問漾漾他也很難回答,他的記憶還在不穩定的狀態中!」

 

最後一句她是在針對學長講的,雖然有點不懂維拉斯眼底的意思,但我還是能清楚知道最後一句是對學長說的。

 

為什麼?

 

「記憶不穩?褚的記憶恢復了?」夏碎學長驚訝的看著我。不,其實你們不用看了連我自己都很驚嚇。

 

我點了個頭然後苦笑,雖然剛剛維拉斯說有問題可以問她,可是最主要的還是要我來講啊!

 

「記憶的問題等等我會提到,所以現在能安靜地讓我說完這些嗎?」我環視著在場所有人,ㄤ我看到維拉斯時她給了我個鼓勵的眼神,雖然我和她相處不到一年,可是我卻已經將她當成姐姐一般的存在了。

 

「那麼一開始我必須先說,這裡面牽扯的東西不多,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那幾個,這邊的是用好後我會離開去處理,但我能保證絕對會回來。」我呼出了一口氣後開始講起這件事的起源。

 

「那是發生在三年前學長去了冰牙族後我發現的事情……我因為一些緣故回到了原世界,在那裏我碰到了安地爾……」

 

「安地爾?那傢伙在原世界幹嘛?」學長厭惡的念了幾句。

 

「老實講我也不知道,他那時宣稱自己是在休息。真是奇妙每次休息都在原世界!」聳了聳肩繼續說,「不過他是不是休息這不是重點,安地爾之後的態度令我感到奇怪,若有似無的在向我透漏他有絕對的把握這次耶律鬼王能再次復活。

 

首先我先開始調查他出現在原世界而且還是經常性出現在台灣的原因,那時我將卷之獸和還在的神靈找了出來並一一記錄下來,如果它們有什麼異動就會自動通報公會,當我在原世界做完這些並發其實沒異狀時我就知道安地爾在拖延我的時間,所以我又回到了守世界」那該死的變臉變態害我花了那麼時間!

 

「對了、所以之前我和冰炎出的那個任務之所以委託人那麼奇怪就是因為褚?」夏碎學長和學長兩人互看。

 

「什麼任務?」我有點茫然,是哪個任務?

 

「就是之前漾漾和你的朋友們遇到學長然後被送到醫療班的那次啊!不是最近的事嗎?」喵喵有點擔心的問。

 

「醫療班?我朋友?」這些事情是這兩年的「我」經歷的?

 

我努力地想回想起來,照理講同樣是我我應該有那個記憶阿!可是越響發現我漸漸地感到頭痛,茫然無措的摀著頭,感覺有什麼要回來的,但就差那麼一點……

 

維拉斯臉色不是很好的站了起來走到我面前將我環抱住,「漾漾不要去想,不要去思考這個你現在東西還沒準備好,恢復的時間還沒到不要這樣勉強自己。」

 

「可是、」不恢復的話……

 

「褚冥漾,停下!」維拉斯突然大聲的喊著,我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樣吼著,也因為如此我感覺到心情有好一些。

 

「沒事的、嗯?這兩年沒有那麼的急,那時不是你自己戲稱中間的時間根本是用來休息隱居的嗎?現在冷靜下來不要去想那個,那只會對你的記憶只會更不好而已。」

 

我點頭表示了解後維拉斯輕拍了我的頭,然後轉過身回到剛剛的位置並開口,「你們這兩年的事先不要問漾漾,就像你們剛剛看到的她的記憶並不完全,指的就是這中間他失憶的那些。」

 

「正確來講是從我兩年前消失後到進來這陣法前的都不記得了。」

 

平靜下來後我選擇先無視掉那些擔心的眼神繼續解釋,「我回到守世界後就從古老傳說開始尋找幾個可疑的地方,因為安地爾在千年前就一直不斷研究的絕對不會是這幾百年的,陰影就是一個例子,所以我便開始尋找,這座水源之森就是我第一個來的地方。」

 

「也是那次漾樣來我請他幫我將陣法結界給加強修改的呢!」

 

「也是從那次開始我就常來這裡。」然後我又繼續解釋係下去,「中間又去了哪些地方先跳過,接下來因為某些事我到了醫療班去查資料也是那時我發現了安地爾在搞什麼鬼,不過知道了也沒用所以我開始找尋方法,以給予代價的方式請白川主幫忙……並安排完事情後就因為代價和一些事情的關係失憶回到原世界。這就是事情全部。」

 

一陣沉默後最先打破的竟然是萊恩……

 

「已經中午了,要吃飯糰嗎?」







 

明天就是CWT31了欸!!!!
我歡樂又焦躁的期待著,導致我什麼事都不想做~

我本來想說這篇CWT結束在發可是之後有遊記阿,然後CWT場前症候群發作到讓我興奮難耐又感到焦躁不安

所以.....場前更新♥

大概說一下就是漾漾還有有所隱瞞沒說完全,回到守世界後的一切就是開始揭穿安地爾的鋪路與開始
然後就.....失憶嘛!還是代價什麼的最好用了~
但是因為最近HP文看太多了不是狠狠的虐就是要來生離死別
接著再給教授喝下失憶魔藥,你去送死的什麼竟阿Harry!
可恨啊我也想虐漾漾和冰炎了(住手



期待我們下一篇見但應該已經開學了也說定,我努力調適心情不去虐的

感謝觀看,黯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