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 12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其實一開始我還沒來到這裡的時候這裡的確是維拉斯設的結界沒錯,但是長久以來維拉斯的結界開始不穩定,這也是為什麼會有人迷失的原因,然後某次因緣際會我來到了這裡,幫她重新穩固結界,並增加其他功能和東西,也就是如此才會成現在這樣的結界。」我閉上眼睛回想著,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有機會做那個計畫……

 

  「不過其實主體還是維拉斯設的所以也不能說是我的。」我睜開眼睛看著學長,似乎是太久沒看到學長,所以我有點變的大膽了些,我突然有種能使學長驚訝到真是有趣的想法。

 

  仔細想想似乎也快三年了阿……從學長回到冰牙族那一年和學長回來前兩個月我的失蹤到現在過了兩年……我為了那個計畫花了也將近三年的時間,想到這裡我看像維拉斯,可能是沒想到我會突然看向她,維拉斯有點疑惑。

 

  「對了,維拉斯你能帶我去結界的中心嗎?我想將我同伴給傳過來。」為了掩飾我剛剛的舉動,我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現在還不能讓學長知道那個計劃……現在時機還沒到……如果可以那就隱瞞一輩子。

 

  「漾漾想去其實也不會被阻擋啊!」維拉斯用食指放在臉頰旁,「還是在涼亭喔,米納斯姊姊現在在固守那裡,我們快去吧!」

 

  準備起步的時候學長拉住了我的手,「你將米納斯放在這裡?你應該知道幻武兵器是不可能隨意離開你身邊的,你早就準備好離開守世界?」

 

  瞬間我驚慌地想甩開學長的手,但是學長抓得很緊,無奈之餘我只好放棄掙脫,而學長那紅色的眼睛盯著我看,讓我緊張的嚥下口水,「我、我承認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但是……」

 

  「相信我,絕對不會是離開守世界,永遠的那種。」我堅定地看著學長。

 

  接著我拉著學長那『不肯』放開的手往湖的中心走去──也就是涼亭,接著眼前是對我而言再熟悉不過的地方,這個我將近半年都會天天來的地方。

 

  絹秀的字體刻劃在涼亭上的匾額,寫的是『蓮惜亭池』,旁邊的花紋是以金色線畫成,這些金色的現也就是結界的本身,來到了這裡我放下學長已經不會那麼用力抓住的手,接著就看到學長自顧自地開始研究這個陣法,能讓學長如此專心的研究感覺很高興,有如我已經越來越接近學長一般如此的令我……滿足。

 

  「這裡你如果再加上言靈不是更好?為什麼反而空在這裡沒用?」在我有點進入個人世界的時候學長出聲將我意識喚了回來。

 

  「什麼?」

 

  學長一副要我將我海扁一頓的表情看著我,「我剛剛問你,這個陣法你為什麼沒加言靈!你剛剛是神遊到哪?需要我在幫你一次嗎?」學長咬牙切齒的講完,而拳頭已舉到他的臉前‧

 

  後面那句絕對是赤裸裸的威脅!為什麼在充滿性情溫和的精靈的冰牙族裡一年學長依舊還是如此暴力又沉不住氣啊!!

 

  「我、我現在不就要加強了嗎?那邊是之前就保留下來的……」

 

  「哼!」大爺……您哼一聲的意思是要我繼續弄嗎?

 

  我轉過身走向涼亭中央,接著悲催地看著一臉看戲觀眾臉樣的維拉斯,而她只是衝著我笑了笑,在這短短的幾十分鐘裡我到底感到無力多少次了?

 

  「對了,」我就在我快走到中間時,我轉過頭看向學長,「學長你有風符嗎?如果沒有給爆符也可以。」

 

  「你要這個做什麼?」學長皺起眉頭走過來將風符遞給了我,對於學長的問題我也只是笑一下沒有回答。

 

  當我站定好位置,讓自己靜下心來後我的周圍開始浮現了小小的光點,腳下出現了比涼亭柱上刻畫的還要繁複華麗的陣法,這個陣法就是控制著維拉斯森林所有結界的核心,而我此時就站在正中央,整個涼亭就是這個陣法的主結構範圍,只要在這裡就能掌握住結界的所有情況,連同外面的動靜也能知曉的清清楚楚,範圍就是維拉斯所在的這座水源之森。

 

  看著整個結界內外的結構,不由得還是想說一下……這根本就是一個司令部了嘛!搞得和軍事基地一樣監控得滴水不漏,連我這設下陣法和補強的人都想說維拉斯妳的結界基礎設製做的超犯規!雖然後期我改的也不少……

 

  「風起、水湧、土現、火燃,四方聚集!」我蹲了下來將風符變成美工刀,接著我將美工刀對準我的左手腕用力割了一刀。

 

是說……我為什麼要搞得像在自殺一樣?果然不該變成美工刀的……

 

  「以吾血液做媒介,以吾言靈做承諾,結界,起!」剛剛滴落在陣法上的血液開始消失在上頭的文字,吸收血液的文字開始轉變為紅色,等到整個陣法從金黃色的光芒變為紅色後我緩緩站了起來,只是腳步有些不穩。

 

  接著我聽到了咒罵聲,「靠!褚你這白癡!」

 

  然後等到的是頭上明顯的疼痛,我看向學長眼神裡帶著怨懟,「學長我才剛放完血欸!」

 

  「所以才說你這個白癡!不一定需要血液!只要你的言靈就夠了你放什麼血!你姐沒教你嗎?你是嫌血太多沒地方花嗎?」在罵的過程中學長用百句割讓我的傷口癒合,只是我覺得學長大有想要將這三年的份罵回來架式……

 

  「但是……加血液效果更好啊……」我有點不甘的小聲講著,但我還是太小看學長的耳力以及我們現在的距離。

 

  「這種只要加上幻武兵器效果能做到楊樣的效果!你這連換武兵器都沒拿回來就擅自先加強陣法力量你這幾年在Atlantis都在做些什麼!」接著又是一陣訓話。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學長我錯了啊!」學長你要念多久啦……還有維拉斯妳不要再看戲了!妳是怎麼把自己搞得和萊恩一樣沒存在感的啊!

 

  「嘖!先放過你,將米可蕥他們給叫過來,等等你最好把事情交代清楚。」

 

  「漾漾這個我來吧!只要將在外面遊走的人全部拉過來就好了嗎?」

 

  喔!維拉斯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對著維拉斯投向感激的目光後點了點頭。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