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 11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現在四周就只剩下我和學長兩個人了,我沉默的看著腳邊,思考著接下來該做些什麼,似乎這些事情我本來就該這樣做,我也沒有多想,就只是照著淺意識行動,我沒有去看學長打算做什麼,我相信著他,他也會相信著我,沒有由來的就這麼覺得……

 

  「褚,走吧,先去附近看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學長看了我一臉茫然又繼續說,「像是空氣波動不正常、沒有什麼生物、與附近不太相符的景物都有可能是將一地隱藏起來的陣眼。我們要找的就是這個。」

 

  「空氣波動不正常?是指風嗎?」

 

  學長看著我,「是,但也不是,你只要照著你的感覺走就行了。」

 

  我和學長在這附近走了許久,基本上學長到一個地方就會放下一個水晶,我問過那是紀錄用的,和一些拿在手中紀錄影像的又不太一樣,說到這裡的時候他頓了頓眼神有點複雜的看著我。

 

  我有點不知所以然,接著和他也只是繼續走著,而我也在思考著剛剛他的眼神,我知道這絕對和我有關,但想不起來的無力感讓我有點失落,不知不覺的我已經停下了腳步。

 

  我有點不知所措,看著四周似乎都一樣的景象,我該往哪走?

 

  『褚!不可以!』

 

  我愣了愣,感覺附近有點詭異,不是剛剛自己所講的什麼風,但是是比那個更細膩、更難以描述的感覺,有如有東西在指引我一般,不自覺的想往某個方向走,沒有意識的……

 

  當我來到了一個地方時我知道這裡不能走了,很奇怪的感覺,明明看到眼前有路但是卻對自己講接下來是過不去的,然後心底又有一個聲音說著就是這裡,然後又有一個意識告訴自己你在看著這一切。

 

  我看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抬起有如在觸碰玻璃一般,輕輕地點著空氣,然後在上面畫起了一個圓,只見剛剛手指滑過的地方發起了亮光,一個圓圈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一條一條的線在自己的手裡被添加了上去,範圍越來越大越來越繁複,當我的視線被這圖樣個佔據時我才意識到這是個陣法。

 

  當我還在猶豫是不是該靠近時一道聲音從我右後方響起,將我的意識拉回。

 

  「褚!」

 

  我轉過頭看見的是學長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表情,我只是皺了下眉頭--雖然我完全不知道我幹嘛這樣做--並又回過頭看著那個陣法,我聽到自己的聲音慢慢地唸著我所不應該知道的語言,我感到很熟悉,但是無法辨讀。

 

  我用餘光看到學長往我這裡跑來,但我人已經有一半在鎮法裡了,在我整個人要隱沒到裡頭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右手有股力道將我抓住,然而我也不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硬是將他拉向我自己的方向,接著學長也被我帶了進來。

 

  周遭一片白霧,令我感覺到有點熟悉。

 

    躺在土中,長於草下。

 

  「褚,你在做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樣貿然進來有多危險?而且你的記憶還沒恢復,你現在還等於你當初進入學院一樣你知道嗎?」學長還等不及我從這莫名的感覺中脫離就往我頭上打下去劈頭大罵。

 

  接著很詭異的,我明明要這樣講卻聽到自己這樣說,「學長你還是如兩年前一樣啊!不過不用擔心,這裡我來好幾次了。」

 

  我似乎對著學長微笑並伸出手,「這裡我還帶路吧!」

 

    吾看盡世間,汝陷於此間。

    為何苦?為何苦?

 

  學長皺著眉頭看我,「褚,你的記憶……」

 

  「嗯?這個阿,事實上並還沒好,我現在其實沒有這兩年的記憶,甚至是剛剛站那個陣法前的前十分鐘的事我都想不起來,因為那目前是屬於另一個我的。」

 

  「褚……你!」我看到自己這樣說完後學長眼底印著的不可置信。

 

  不可否認的我能和現在控制著身體的自己一樣感覺到一股優越感,會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同步了?是因為這裡就是造成失去記憶起點?

 

  「學長走吧!我們必須先去拜訪這裡的主人,然後我才能瞭解這兩年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我感覺到自己似乎有點能控制身體,不……似乎是因為我和兩年前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接近了。

 

    藏於世間,默默觀望,

    徘迴不前,猶豫不決。

 

  「你沒有聽到歌聲?」我看到學長猶豫的停了下腳步。

 

  「有,事實上從剛剛進來時我就有聽到了。」我四處望著,「但我想我們見到『他』後就能知道這首歌是做什麼的了。」

 

    失去所有,放去擁有,

    埋下因果,隱去氣息,

 

  歌聲緩慢的繼續吟唱著,然後有如我夢境裡所顯示的一般,當我們走了一小段時間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大湖,湖邊和夢境裡一樣種滿了曼珠沙華,比夢境裡更加華麗幽靜的景致令我傻傻站在橋口,那個通往湖中央涼亭的紅色木橋。

 

  站我身邊的學長似乎也很驚訝這樣的一個景象,湖裡的蓮花和荷葉聚集於涼亭周圍,但又不顯得太過壅擠,木橋上的雕刻十分講究,連同涼亭一起看來就真的有如中國古代皇宮貴族所建的一般──富麗堂皇。

 

    汝在躊躇什麼?

 

  在我踏上木橋時後方出現了一到熟悉的聲響,「漾漾!我好想你~」

 

  龐大的重量突然壓了下來,讓我無法負荷的倒在地上,「維拉斯……我能拜託妳從我身上起來嗎?很痛……」

 

  現在毫無羞恥心的趴在我背上的少女嘟著嘴顯得有些不甘願,「我等了那麼久你才回來,漾漾好小氣喔。」

 

  不!這已經不是小氣與不小氣的問題了好嗎?

 

  維拉斯離開了我的背部,然後稍微用手整理了一下長到腰部的頭髮以及皺掉的衣服,這時我才能看清楚,她今天穿著一套水藍色的華服,袖口有著白色花紋,腰際綁了一條長絲帶並拖到的地上,而下方裙子部分分為兩層,底層為白色,接著在它的外面是繡著滿滿的陣法花紋的藍色布料。

 

  剛剛一直沒講話的學長突然開口,「您是什麼人?」

 

  維拉斯看著學長的臉又轉來看我,「我的名字是維拉斯。如果你想叫我水源的話其實我也沒意見,兩個都是我的名字。」

 

  「維拉斯?」學長皺起眉頭,「您是這座森林的主體?那外面的隔離陣……也是您?」

 

  「呃……學長那是我設的。」我有點尷尬的說著,而話才剛說完學長那紅色的眼睛就瞪了過來,眼裡透露著要我解釋。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