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出現的地方是一處深林,茂密且有點昏暗,而之所以有光是因為這裡是唯一沒有樹蔭的地方。

 

  在學長打了個響指後四周又變得明亮多了。

 

  「冰炎學長,這裡……」千冬歲望了四周,推了下眼鏡後說道。

 

  「維拉斯森林,而這裡也是目前公會所能掌握的最後之地。」學長直接打斷了千冬歲要說的話,直接給予了正確答案。

 

  「維拉斯森林的維拉斯其實是有一個故事存在的,是一則流傳下來的傳說……」阿斯利安微笑道,「想聽嗎?」

 

  「公會沒這個紀載,我想知道。」千冬歲拿出了一個透明球體,我知道那個叫做紀錄球,之前有看過他們使用過。

 

  千冬歲真不愧是情報班,時時刻刻都在收集著情報,並且記錄著一切,雖然千冬歲沒有很明顯地說出來,但是我還是察覺到了,為什麼我會下意識地去了解附近的事物?這個像是本能又像是習慣的舉動,令我十分茫然。

 

  接著阿斯利安就講了起來,這是流傳於狩人一族的故事,維拉斯森林以前又被稱為水源之森,因為森林外的居民所需要的水都是由這座森林孕育流至於河道上,所以一開始人們又稱它為水源之森。

 

  以前水源之林的外頭有個村落,森林對於居民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存在,所有他們在森林中央建了一座池湖來祭拜著這座森林。

 

  在某一日,在村落中被譽為最強之子的男子進入了森林,原本在打獵的他聽見了歌聲,覺得疑惑的男子失神的往歌聲的源頭走去,盡頭的目的地是座池湖──那用來祭拜水源之森的祭祀處。

 

  男子望著四周的景致十分驚訝,以往來祭祀時已經是冬季,而他這次的到來卻是春天之時,開滿了野花的池岸十分漂亮,時而可以看到草叢中的小小動靜。

 

  就在男子沉迷於景致中的時候,女子的輕笑聲突然出現,在池湖中央有座涼亭,那裡是建來祭祀所用,此時卻有一名穿著華服的女子站在那裡,並且望著男子的方向。

 

  女子低了下頭整理了下身上那莊重且華麗的服飾,接著不急不徐地來到男子面前,男子在和女子交談許久後成了朋友,而後男子每天都會來到這座池湖邊陪伴著這位女子。

 

  有一日,男子忍不住地對女子求婚,這使女子高興得驚呼起來,只是隨後又露出的難為的神色,男子十分疑惑,在頻頻的追問下終於得到的解答,原來這女子就是水源之森本身,也是村落裡居民們所祭拜的對象。

 

  不過這件事並不使男子退縮氣餒,他依然每日來到這裡,他依然對著女子講著些親密的話語,是的,男子十分愛著女子,但這時女子卻意識到,如果讓男子一直留連於自己,那麼男子將必定在這裡被自己綁住,女子不願意這總是發生,所以她在男子離開後封鎖了這裡並圍起了結界。

 

  男子如同以往的想來到池湖尋找女子,但是卻再也到不了池湖,無論怎麼走都只能在裡頭打轉,男子難過地回到村落,並不再出現以往的神采,村民們覺得是水源之森魅惑了男子,於是便下令封鎖了森林。

 

  村民對於水源之森是帶著尊敬的,但又不希望有像男子一樣的人再次出現,所以並將水源之森講成了禁地,任何人只要進入那裡都會受嚴厲的逞罰,然後教育著村裡的小孩。

 

  水源之森不再充滿著人氣,它開始變的昏暗不明,因為池湖的關閉,水源之森的主人──也就是女子──便不再出現,整座森林無人管理,因此便入侵了一些邪惡之物,男子在知道這件事後不顧一切地進入了水源之森尋找女子,男子擔心著女子的安全,他害怕著女子會遭受傷害。

 

  只是男子高估了自己的實力,而他也找不到池湖,男子在被邪惡之物傷害後艱難地靠著樹木休息,他想著:『如果連自己都找不到池湖,那麼是否可以解釋為女子還在那裡,所以不會有危險?』昏昏沉沉中,他在已無法抵擋睏意,便暈了過去。

 

  在池湖中的女子趕到男子身邊時,男子已經奄奄一息,女子難過的將男子帶回來池湖後,發狂似的將森林中的黑暗之物全數消退,村落中的居民看到森林發出了銀色的光芒個個跪了下來,女子在村落居民的面前將男子救了起來後,便將男子帶回了她的池湖。

 

  從此,女子的名字就成了這座深林的名稱,也為了紀念水源之森和男子的戀情,之後這座村落也以這位女子之名來命名,而這故事的背景就分別是現在我們所在的維拉斯森林以及森林外的城市維拉斯城。

 

  講到這裡阿斯利安頓了下後微笑又說,「這則故事其實在圖書館的《古老傳說》裡有提到,只是除了狩人一族及維拉斯的城主以外應該是沒人知道這則故事的背景就是這個地方了吧!」

 

  「那麼為什麼只剩城主和狩人一族知道?」我覺得不太對,似乎應該不會只有那麼少人了解……至少我所知道的我……

 

  想到這邊我愣在了原地,剛剛我想說我自己就是知道的那個,為什麼?難道我來過這裡?

 

  「時間是會抹去很多東西的,狩人一族流傳的敘述著,當時村落的村長便是故事裡男子的弟弟,最後發展成城市而這件事就自然可以有能力被保存起來,但人們不會這麼做,所以便漸漸淡忘了。」學長看著我解釋,他已經發現了我剛剛的失神,眼底有明顯的疑惑。

 

  「好了,故事也聽了,那麼接下來來處理任務,一個小時後在這裡集合,我們分成三組,如有不對勁不要勉強。明白了嗎?」

 

  學長將我他拉到了他身邊,然後夏碎學長被千冬歲拉著,最後剩下阿斯利安、喵喵還有萊恩,感覺這次的分配有點詭異。

 

  「學長,搭檔都分開了,為什麼?」對,就是這點令我感到奇怪。

 

  我還沒發現自己說的話和現在的自己有些矛盾,學長就開口了,「我需要將實力平均,所以只有將搭檔都分開,你是怎麼知道的?」

 

  「什麼?」我還在思考著實力平均的問題就被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停住了。

 

  「你是怎麼知道我將搭檔都分開的,我們沒有和你提過這個。」紅色的眼瞳看著我。

 

  我現在才想到,對欸……我是怎麼知道的?就好像自然而然的我該知道,然後就出現自腦海裡,我想起來了嗎?但是我依然覺得一片空白阿。

 

  「也不知道,好像是自然而然的,我也不清楚。」我茫然地看著學長,我也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應該是身體的自然反應,或許你的記憶也快要恢復了……」學長低下頭來沉思了一會後說道。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千冬歲拉著夏碎學長對著我們點了個頭後就往森林內部走去了。

 

  「喵喵不可以輸給他們!萊恩我們衝吧!!」只見喵喵握起拳頭向上吶喊,我覺得我好像在喵喵的身邊看到了火焰……

 

  阿斯利安一臉無奈的對著冰炎交代一些事情後,快步的將已經興奮不已的兩個人帶離這裡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