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不受控制的我

 

*時間設定為學長回歸後

 

  「如果只是玩玩,那麼放手吧!」你如此對我說道,嘴裡泛起一抹苦澀的微笑。

  我不知所措地看著你,想抱住你,但你卻退後了一步。

  「或許只是我的會錯意,或許只是我的問題,學長大可不必勉強自己。」你全身顫抖說道。

  我皺起眉頭想開口辯解。

  「如果只是為了保護我,那麼我不能自私地將學長困在這裡……」你泛著淚光的眼睛看著我,映在你眼瞳裡的是我那冷漠的面容。

  「學長,我會離開的……」你用顫抖的聲音一字一句的艱難說出。

  接著我聽到了自己的話,令我恐懼:「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我也厭倦了。」

  你的眼眶早已泛紅,臉上原本的強顏歡笑也跟著扭曲,我由你的眼瞳看出自己臉上明顯的不屑。我想上前、我想控制,然而卻無法動彈,身體宛如不是自己的,不對是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我在心裡大叫,我想留住你,但是你丟下移送符的那刻,你抬起頭來如同以往開口的那聲學長讓我愣在那裡,如此心碎、絕望、苦澀,那眼裡的絕望、悲痛、受傷,我以前捧在手心裡的摯愛,為什麼會變得如此憔悴?

  ……是我,但為什麼?為什麼……?

 

 

  當我再次有意識時是在一場婚宴上──我自己的婚宴,我沒看到你,卻看到了臉色十分難看的無殿三主。

  我看到師父開口問,「你是怎麼讓他休眠的?」

  然後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帶了嘲諷,「喔?我還以為無殿三主只是個有頭銜沒能力的人而已,沒想到你們還是終於看出來了?哈!這個孩子很完美,有著令人羨慕的身分,崇高的地位,強大的力量,我為他帶來更多更多,你們在不滿什麼呢?」

  扇的眼裡帶了殺氣,「離開他的身體,你以為只有我們發現?你也太瞧不起這個世界的人了吧?」

  「哈哈!是!我就是瞧不起你們又能拿我怎樣?嘿,別忘了這孩子的身分,如果你們現在傷了這個身體後果可是他背後的兩大種族對你們的仇視喔!以及你們所說的這個世界的所有人的同情和撻伐。」

  我看見師父他們臉上的怒火,但卻無法行動,我生氣著,我害怕著,我厭惡著!那種人在我體內,他害著我的摯愛受到傷害,我厭惡著自己遭受控制,我的自尊不予許這樣的事發生,接著我感覺到我體的炎的能力開始受我的思想控制,我有點欣喜,我開始讓他暴動,這樣我的身體一定會受不了。

  我猜得沒錯,暴動的那一刻起我看到了扇眼裡的驚訝,我努力的控制著,我的身體開始虛弱,只見師父將手伸向我的身體,用力一拉,拖出了一個靈體,並封印在水晶裡。

  奪回主導權後,我努力壓下不適,控制好炎的那個區塊,我不知道我嘴裡念了什麼,我只知道我已經能夠再控制自己的身體,最後……我痛到失去了意識。

 

 

  我清醒了過來,周遭站滿了醫療班的人,我感覺得出來這些人變得更冷漠了,他們看到我的清醒似乎帶著高興,然後也帶了──恐懼。起身將插在我身上的管子拔掉,然後醫療班慌慌張張地想接近我將這些東西再放到我體內,但是現在我一點也不想待在這裡,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等等,冰炎殿下您還不能離開!」

  「快、快通知提爾或九瀾,誰先攔住他!」接著一群人上前堵住了門口,我停了下來看著他們。

  「讓開。」

  「冰炎殿下,您的靈魂還沒好,請回去讓我們替您治療好嗎?」

  「我說……讓開!」

  我推開了人群來到了走廊,很好這裡可以開傳送鎮。我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就算剛剛短暫的時間裡沒有人提起,但他們絕對是畏懼了,同時又知道我已恢復正常,所以又帶了過度的保護,這讓我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尤其是這種……

  呵!不過剛剛的舉動,褚如果知道了又會開始念吧!好希望這次追過來的追兵會是你……褚……你在哪?

  我離開了剛剛傳送陣消失的位置,這裡是原世界,褚的家鄉。再決定目的地的時候我閃過的只有這裡,但是必須快點離開、離開這裡,剛剛他們去通知提爾了,那接下來就一定會找來這裡。

  再次開了傳送陣,一樣在原世界、一樣在台灣……只是這次是在首都的台北。看著比台中還要繁華的人龍,現在最要緊的是找個地方藏身,而且還不能動用到袍級的能力……在來到原世界就已經改變身上的衣物以及容貌,要絕對的隱密……

  現在來到原世界覺得一定要挽回什麼,我必須待在這裡,褚……你會來找我嗎?不過都說了那麼過分的話之後……你會來嗎?縱使說那些話不是我自願的。

 

 

  窗外面對的是人來人往的景象,轉角處的的知名連鎖咖啡廳裡冷氣無限放送著,和外頭熱鬧快速的步調不同,這裡雖然人們的談話聲不斷,但卻十分悠閒。

  「這個任務就可以嗎?」千冬歲將裝著任務的牛皮紙袋放在桌上。

  「恩,這幾年上完醫學院後什麼錢,又剛好須要買房子,不好意思還麻煩你。」

  「我們都是朋友談什麼麻煩?其實你可以回來的,守世界那裏不會有人責怪你,最後查出那是別的時空鏈的外來者而不是你的錯……」我看著千冬歲,他停了下來他要說的話。

  千冬歲頓了頓,才又緩開口。

  「漾漾,你不去回去嗎?回去的話找他比較容易不是嗎?情報班可以查詢術法動用後的餘跡,這對你找尋他不是比較容易?」

  「但是你們有察到嗎?」我低頭喝了口茶又說道,「沒有,對吧!學長沒有那麼傻,這種事早在他離開時就已經講後面的事情全都想好了吧!所以你們查不到他的……或許他從離開到現在都還沒動用到能力,就和我一樣只是像個平常人一般活著。」

  「可是你知道他在原世界就不斷的在這裡找有用嗎?原世界雖然不比守世界,但也還是大上許多,你這樣盲目地找不動用我們的力量這樣真的可以?」

  「沒關係,學長只會在這裡,只會在台灣等我找到他,我相信著。」我淡淡的笑著。是啊!那個一向無比聰明的學長,在這方面卻是個傻瓜,而我……也如此的了解著他。

  「那麼有是再和我聯絡吧!我和萊恩講好待會要去處理任務,你這裡的任務用好了再傳送給我就好,到時我將支票給你。」

  「我知道的,你去忙吧!願你以及萊恩平安、快樂且無礙,以我褚明漾之名。」我笑著看著千冬歲離去,接著我解開剛剛放在這桌子旁的隔音。

  這裡是二樓,我抬頭看了窗外的天空,明明都在這天空下,明明就身在同一個國家,為什麼我卻覺得……我距離你如此的遙遠。

  學長,言靈是很可怕的,我相信我們能夠再見面的那一天,所以每天我虔誠的乞求著,祈求找到你。

 

 

  我期望著你來找我,在大街小巷裡穿梭的我有如傻子,我已經分不出是我找你還是你找我,但是能再次遇到你──真好。

  「醫生,這些藥真的有用?」我挑眉看著眼前朝思暮想的人。

  「這是你的幾次問了?那好,既然你那麼想挑戰我的專業知識,那我倒可以直接告訴你,對一個完全不想好的病人而言開了也只是浪費。」你一臉不爽的看著我,轉著筆的手停了下來。

  「我可是憂鬱症患者,你這樣講不擔心嗎?」

  「你只是需要心理輔導來面對你心中的陰影,而不是靠藥物壓制!你如果要再這樣逃避我大可以開張轉院單將你踢給其他醫院的心理醫生!」

  「也許褚醫生親親我,我就能排除心理陰影了也說不定!」這是事實,但對你而言,不過是一個奇怪的病患在和你開玩笑而已,所以我也只能用這種半開玩笑的語態和你講。

  「夠了,你再開什麼玩笑?」你生氣的怒視著我。

  看著你生氣的臉龐,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撫摸著你的臉龐,「我從不開玩笑,只是你一直當他是個玩笑話。」

  你的眼瞳映著我的容貌,你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慌亂,你出手推開了我,並且用左手摀住臉。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很抱歉。」

  「……是誰?」我心裡在期待著,但看著你帶了點懷念、痛苦,讓我無比的痛心。

  「我的學長……讓我從懵懂無知然後到看清未來的學長。」你撇過了頭不願讓我發現你的淚水,但我還是看到了。

  「那……」

  「不過他失蹤了。」你苦澀的笑著,可是接下來你又快速的轉換語氣,「好了!是我要對你心理輔導而不是你來輔導我。」

  「沒關係,不用了輔導了。」我聽到我如此說著,語氣帶了著難以察覺的愉悅,或許連我自己都沒發現。

  「喂!就算我無法接受你,但是我還是會幫你解決你的問題,我可是醫生!」

  「你已經治好我了。」我看著你錯愕的臉龐。

  「啊?你又在開什麼玩笑,讓你失戀就是治好你?也太荒妙了。」

  「不……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失戀……」我走上前抱住你,然後將我對我自己設下的限制及變化解除。

  「褚……有你還愛我這句話就夠了。」我抬起頭將你的視線對著我,我看到你眼裡的淚水,我心疼的吻去。

  「褚,我回來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