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茫然地看著四周,一片朦朧不清的濃霧將我包圍在中間,我邁開腳步走著,然後不斷不斷地走著,持續著相同的動作……

 

  眼前終於出現了景物,在霧之中的景象模糊不清,我依然繼續走著,出現的是一個充滿中國風的涼亭,我停下了腳步,涼亭建在湖的中央,在我的面前便是通往乎中央涼亭的橋。

 

  湖上有著很漂亮的蓮花,不會太多,但也不會少的顯得孤單,這樣的一座蓮花池和涼亭讓我百思不解,我依然只是望著這樣的景象。

 

  終於我下定了決心,我踏到了橋上,回過頭看過去,沒想到我看到的是湖邊充滿著紅花,名為曼珠沙華的彼岸花……

 

  有什麼似乎被我遺忘了?

 

  我轉過身子想回到充滿著曼珠沙華的池岸邊,但在我準備抬起腳步時我卻受到了優美的歌聲所吸引,迷濛虛幻,幽幽的嗓音,帶了點看破紅塵的坦淡。

 

    眠於花下,盛於庭上。

 

  我茫然地看著湖中的涼亭,聲音是從那裡來的,接著我不再顧那些開的豔紅的曼珠沙華,只是以同樣的步調走向涼亭。

 

    吾生於水,觀望池岸,

    汝來此地,為汝一曲。

 

    啊~是誰?

 

  我走到了涼亭前,整個涼亭很精美,繁麗的雕刻花紋,金色紅色的線條相互交織,複雜設計樣式,涼亭上的匾額寫著『蓮昔亭池』。

 

    吾在池中,輕輕浮動,

    汝在池岸,靜靜等候。

 

    啊~是誰?

 

  我有點焦急地四處張望,然後到了涼亭邊往池中望去,我看到了一雙水藍色的眼睛,然後我從睡夢中醒了。

 

 

 

  一日,我和著許多人來到一個被稱之為黑館的地方,有喵喵、千冬歲、萊恩……這些失去記憶錢的朋友們,聽說是要討論一些關於江承浩他們的事,所以希望我們過去,我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會找喵喵他們,但似乎是遇到些麻煩要幫忙的樣子。

 

  而現在就是在討論這些,一些名詞我聽不太懂,甚至覺得有些離譜,這些天下來我是有一些初步的認知了,只是不管怎麼看這都根本是電影和小說中才會有的東西啊!會跑會跳的教室、還有喜歡被人看而從不知幾樓高的地方跳下接近你只為了看的更清楚……這些零零總總讓我十分汗顏,有時還會覺得,我是真的身在這裡嗎?

 

  「漾漾……漾漾……漾漾!」喵喵一臉擔心的看著我,「你怎麼了嗎?是不是太累了?」

 

  我搖了搖頭,「只是想到了一些事,你們繼續沒關係。」

 

  「真的不行要講喔!喵喵可以用些特權讓漾漾在醫療班過的很好很好喔!」

 

  我說……特權也太犯規了吧……喵喵你太誇張了……

 

「我真的沒事,就真的只是單純的發呆而已!」我用十分確定的語氣說道。

 

  從上次我和學長說了我會試著恢復記憶後我就常常和他們相處在一起,然後我也發現了他們不時傳來的關心,有時總會不自覺地想著,如果還沒失去記憶前的我真的處在這樣子的地方那麼,現在沒有了那些和他們共同回憶的我還有資格待在這裡嗎?

 

  不過,他們似乎很努力地想讓我適應這裡,也不太會刻意去提我那些遺忘的記憶的事,就好像我是他們從遠方回來的朋友,然後一一介紹著這裡,沒有讓我有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沒有讓我有不自在的感覺,真的很窩心,很感動。

 

  在這樣的相處下我也漸漸的打開心房,然後試著去了解他們,也許是習慣,也許是本能,有時在講話或是將處的過程中我總會做出一些這兩年來不常做的事,說出連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話,這時他們會很高興地看著我,而這些舉動讓我真實的感覺到我以前真的有待在這裡過,而不用再從他人的字面上去感受。

 

  而喵喵這個暱稱其實也不是米可蕥自己講的,而是我脫口而出的,那天我還記得喵喵很高興地撲到我身上,帶了一點點的哽咽,也事在這時候我內心有股聲音一直在說著『去吧,你屬於這裡。』,讓我下定決心要努力去回想,只是沒什麼進展就是了。

 

  我和學長說過,他拍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別著急,這時我會很安心,莫名而沒有由來的,在所有人裡面,或許我最信任的是他吧!聽千冬歲講過,我和學長感情真的很好,而學長有過為了自己而犧牲的經歷,所以那時的我對學長的感覺應該是真的比對他們還要特別許多。

 

  千冬歲講到這裡時眼睛似乎閃了一精光,這時一直不知多在哪的萊恩會輕聲道了一句:『又來了』然後又隱形了起來,真的很沒存在感阿。

 

  「所以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清除掉那些人的黑暗之氣,而他們情況有些特殊,因此我們找到現在也就只剩一個地方能做到這件事,這次的任務就是找到這個地方,並且請託那裡的主人幫忙m這樣還有問題嗎?」冰炎手上拿著幾張報告放在桌上,然後對著我、喵喵、千冬歲、萊恩、夏碎學長以及阿斯利安說道。

 

  「有,我有些不明白,這件事情似乎和我關係不大,你懂我的意思,我不是不願意幫忙,但是你先前告知的態度似乎是要我一定要來,為什麼?」阿斯利安看著這次任務目的的地方。

 

  「醫療班下達的任務,而其中一個任務內容是針對我這帶隊的黑袍下的,要將你一起帶過去看是否有方式可以治療,反正多一人也無所謂。」

 

  「那麼我和萊恩呢?」千冬歲十分好奇。

 

  「那裡被下了結界,到目前為止我們也只是知道在那裡有那個地方.但是卻還是找不出確切位置,所以需要你們來突破空間結界。」

 

  「只知大概卻不知確切地點嗎……?」千冬歲低下頭思考,「冰炎學長,那裡是被稱為『蓮湖仙境』地方嗎?」

 

  冰炎的眼裡閃過了一絲讚賞,「是那裡沒有錯,據情記錄,最近一次的開啟是在一千五百年前,所以是否還存在這只能靠我們的運氣,目前我們偏向的是它還存在,而且很隱密地隔絕了一切,之前那裡有過有人迷失於幻境中過了好幾天才回來的紀錄,所以還存在的可能性十分的大。」

 

   「果然很有意思,那麼要帶他們去嗎?」千冬歲的興致被提了起來,依照情報本的本性,越是隱密、越是無人知曉的那麼就要挖出來,這種任務也不是隨時有的。

 

  「不,並不會,主要是希望那裡的主人能提供方法,所以才去拜訪而不是藉由他來直接完成這個淨化。」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藥師寺夏碎突然說道。

 

  「那麼,我要做什麼?」在聽了他們所說的話許久後,我開口道。

 

  我不是很明白,以他們所講應該是有能力的人以及相關著才可以去,那麼我去要做什麼?

 

  「褚,每個人都有它的長處而你也不例外,不要輕易否定自己,縱使現在的你沒有記憶,但是你應該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不是?」紅色的眼瞳直直地看著我,很熟悉的一句話,而我也沒有反駁的理由,所以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到我的動作後學長站了起來,「那麼我們就直接前往任務地點附近,現在時間寶貴,醫療班在壓制著黑暗之氣,我們要快一點了。」

 

  學長……這個自稱是我學長的人,真的令我熟悉的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比喵喵他們還要的多。我想答案或許會在我恢復記憶時想起吧!但真的有辦法嗎……

 

  想到這我不自覺地抖了一下身體,有可能嗎……

 

  我環顧了一下眾人,似乎沒有人發現我的不安,我們腳下出現了華麗且繁複的陣法,眼前一閃我所處在的地方已經和剛才截然不同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