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08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這裡的風景很漂亮這讓我十分的驚訝,也許是這裡沒有人我可以放開拘束一點一點的親近這裡,我緩緩地坐了下來閉上眼睛,忽然,十分舒服、溫柔的輕風吹拂過了我的面頰,整個身體有如有人抱住我一般,耳邊似乎還可以聽到嘻笑聲。

 

然後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我的身邊有如存在了一群貪玩的孩子,不斷的在我身邊打轉玩鬧,我緩緩的睜了開眼,看到的是好幾個穿著像是白色洋裝但又不太一樣的衣裳人影,他們看上去很漂亮,有男有女,他們好奇地看著對著他們發愣的我,歪了歪頭,隨後又笑了笑在我身邊飛上飛下和同伴們玩的不亦樂乎,我就這樣的看著。

 

有時會過來輕碰我的臉、輕摸我的手、玩著我的頭髮,癢癢的讓我忍不住發笑。

 

不過突然所有的人影都抬起頭望了一個方向後才又繼續著他們的嬉戲,我好奇地也朝剛剛他們看的方向望去。

 

「抱歉,似乎打擾到你們了呢!」來的人有著一頭金色長髮,以及那尖尖的耳朵,如果要說的話,這些還在玩的人影像似妖精,而這個來的人很像是童話故事中的精靈。

 

那人抬頭看了看那些人影,「這裡的風之精靈好久沒有那麼高興了呢!之前我和安因來逛逛時,這裡的孩子雖然還是一樣的頑皮,只是沒有像今天這樣一般的有活力……」

 

「漾漾總是能讓人不自覺地放下心呢!」那人對著我笑了。

 

「我……」其實我不知道我該說什麼,「謝謝。那個……請問你是?」

 

「啊!抱歉我差點忘了,漾漾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呢。賽塔羅琳,光神的貓眼。」我有點不懂,光神的貓眼是指什麼?

 

「可、可以問一下,光神的貓眼是指什麼嗎?」對於這名叫賽塔的人,我有絲不自覺得對他帶了尊敬,是因為什麼……嗎?

 

「在精靈語中我的名字所帶的意思就是光神的貓眼,如果要解釋成能讓你明白的話,那就有如漾這個字中就帶有了水的意思,就像是這個樣子的一個意思吧!」

 

「所以說你真的是精靈……啊,抱歉!」我有點懊惱的低下頭,這樣突然的問真的很失禮。

 

「呵,沒有關係,漾漾只是還不能適應而以,很快的你也就會想起你遺失的所有。」賽塔不在意對我笑著。有可能是看出我對想起記憶這點有些困惑、猶豫他又說道。

 

「年輕的孩子不用這麼的躊躇不決,有些事情不用像的太多,或許只要堅定地向前邁進,那麼就會是好的結果,雖然多想想可以讓自己不迷失於未來,但是想的太多反將自己鎖進了一個圈內那麼就有點違背原來初衷了呢!」

 

我靜了下來思考著賽塔的話,或許我真的想太多了……

 

那些令我熟悉的人,也為了找尋我花了不少心力吧!而我卻自私的想讓自己維持於現狀,明明可以回想起來,卻因為害怕而逃避,也許本來就沒那麼糟糕……而我卻在鑽牛角尖……

 

「十分謝謝你!」我對賽塔鞠了一個恭,我想我是想明白了。

 

「沒關係,給迷途的學生給予開導指引一直是我們的職責啊!如果想聊聊的話,一定有人願意聆聽的。」賽塔像是想起什麼的望了一下跑到他旁邊的風之精靈。

 

「風之精靈帶來了消息,醫療班的孩子很擔心你喔!」說到這賽塔對我眨了眨眼,「但是漾漾現在不想回去也沒關係,太過於的急迫也不是好事,也剛好可以讓他們好好想想。」

 

我閉了上眼睛又睜了開來,嘴角漾起了一抹微笑,「不、我想我是該面對了。」

 

「那麼我們走吧!在路上或許我們可以講講你說不清楚的事。」

 

「咦?我想我自己走就行了,這樣太麻煩你了!」我有點不好意思。

 

「學院裡的路十分的難走,若是走錯會有如陷入一個迷宮一樣不斷打轉喔。」我明顯的愣了愣,賽塔依舊微笑著,但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有點惡寒了一下……

 

就這樣,在賽塔帶我回去原來的那個有如醫院一樣的地方其實是這座名為Atlantis學院裡的醫療班,醫療班就有如醫院一樣,是治療的地方。而我也從賽塔的話中理解到這裡似乎是專門招收特殊生的學校,裡面也各式各樣的種族,而我似乎也是這裡的學生,我的學籍在認識我的人的保留下,所以我失蹤失憶的同時一直沒有被刪除。

 

就這樣聊著聊著終於到了醫療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種覺得這段路比我剛剛跑過去的距離長了許多,我向賽塔感謝他將我送到門口後他也便離了。

 

看著賽塔離去的方向,我轉過身子深了深呼吸,在我準備推開門進去時門卻突然的被打開了,對方顯然也沒想到門外有一個人,他愣了下後開口,「你要去看你朋友他們嗎?剛剛醒來的那個方才已經睡下去了。」

 

我看著眼前這個穿著黑袍的銀髮男子,我對他的感覺很奇特,但我也說不上來,我想了一下後對他道,「我能回去我一開始醒來的那個房間嗎?」

 

銀髮男子頓了一下,說了聲『跟我來』便帶著我進了去,周圍的人有些好奇地看著我和前面帶頭的銀髮男子,我覺得雖然也有看我的目光,但是聚集的焦點在這位銀髮男子身上似乎比較多。

 

「別去在意那些眼神和目光,太過去理解些並沒以什麼實質的幫助,並不是了解後就能改變什麼,所以漠視掉就行了。」他回了頭和我說完後便又轉回去繼續走著。

 

這句話我似乎在哪裡有聽過類似的……

 

『別去在意那裏有多少含意,你所在的生活不可能沒有競爭和私心,一一去理解只會沒完沒了。』

 

對,似乎是這樣,似乎也和現在的情況很類似……

 

「到了。」就在我思考著的時候我們已經到了目的地,「你的朋友們在這邊出去大廳的右側大型病房中,你可以隨時過去。」

 

「我知道了。」我點了點頭,然後我又開了口想說些什麼,但又猶豫的停頓在空氣中,最後下定了決心,「今天的事我很抱歉,我知道那樣講對你們似乎太果決了……」

 

「那個沒關係,我們也太著急了,沒有好好考慮過你的心情,畢竟這些事情也不是一時之間能讓你理解的。」

 

「我知道,剛剛回來的路上賽塔有看我說了一些……」

 

「賽塔?剛剛你遇到了賽塔?」他似乎很驚訝。

 

「恩,我似乎是跑到了風之白園的地方,就是在那裡遇到賽塔的,然後他怕我迷路,所以帶了我回來。」我沒有保留的說著,似乎是下意識的我很信任他,但……為什麼?

 

「我知道了,你今天還是多休息,以你身上的限制卻還發動了那麼龐大的言靈,所需要的是時間恢復,到時候可能有你需要幫忙的地方。若沒事的話,我先離開了。」他點了點頭,接著出口的是關心的話語。

 

「那個、等等!」我連忙的攔住了他,他有些疑惑。

 

「你和失去記憶前的我是什麼關係?呃不、我想問的是我該怎麼稱呼你?我、我想如果知道的我比較能……」我有點緊張,為什麼碰到這名銀髮男子我以往的冷靜似乎都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我是冰炎,你的代導學長。」他打斷了我那還是說的不是很清楚的話,「你往的你都直接叫我學長。」

 

「謝謝,那個時候和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學長。」我對學長淡淡的笑了,帶著感激以及那一點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的異樣情緒。

 

「其實你可以……」

 

「不,我還是覺得我該感謝學長。」我堅持的說。

 

「如果你堅持的話,那麼我就接受了。」學長對我點了個頭轉身要離去時忽然想起了什麼又轉了過來走進我。

 

我疑惑的看著他異樣的舉動。

 

「我想起來這應該要還你了才對」接著我看到學長手上出現了一支手機,「它原本就是你的,裡面有我和你失憶前朋友的電話,有事的話你可以聯絡我們。」

 

「好。」

 

-----------

這裡是偷吃步,剛好想到先貼出來www

當然鮮網那裡會貼但是那是下星期的事了

有看到的就恭喜賺到了,不過其實也還好吧(想

我在整理文章和一些東西剛好全都到這來,所以就順手更新吧www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