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07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睜開眼睛後看到的是像醫務室的地方,有著醫院消毒水的味道,四處張望後只覺得十分熟悉,但是卻不知道在哪裡見過,我輕輕按了按太陽穴想讓自己舒服一點。

 

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下了床走到了門口,並且打了開門,映入眼裡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不是我所熟悉的世界,不時有人突然出現,又有人地上一閃就又消失不見,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我,但大家似乎很忙,每個醫護人員都穿著藍色袍子,很容易分辨哪個是病患哪個是護士。

 

我四處張望著,這裡的一切都熟悉的令我感到奇妙,就好像有什麼要衝出胸口……突然我在一扇門後看到熟悉的人影,我有點吃力地走過去,來到門口我發現江承浩一群人全在這間特大號的病房裡,我站在裡面還視著大家,然而所有人都沒有醒過來,但是都平安真是太好了。

 

我跌坐在地上愣愣地看著他們,過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一段時間過後似乎有一個人拍了我的肩膀,我轉過頭望去,一個長得有點像土著的外國人,手上拿了一罐不知是什麼飲料。

 

「漾漾,來這杯精靈飲料喝下去,真是的可以坐在椅子上阿不用坐在地板上啦!」頭髮像土著的外國人將他手上的罐裝飲料打開遞到我面前,我說了聲謝謝後接了下來,但我沒放到嘴邊喝下去。

 

接著那土著外國人離開到外面講了什麼,很耳熟似乎在講『人在這邊』,我稍微調整了一下姿勢,我有很多疑問,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直覺告訴我在這邊我可以得到我要的答案,但是……這樣好嗎?

 

已經習慣現在生活的我,真的要去接觸這熟悉又陌生的環境?雖然有時有些小細故,可是江承浩、張苓琳、魏銘安、祈璃……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在系上最照顧我的就是他們,願意和我講話的也是他們……我不想改變……。

 

「漾漾,沒事嗎?我們坐到那邊去好嗎?」那出現在山上十分熟悉的女性依然穿著那件藍色袍子。

 

我只是搖了搖頭,「這樣就好……」

 

「但是坐在地上會感冒啊!漾漾之前用全力動用了言靈身體還很虛弱,不然你先將輔長給的精靈飲料喝下去好了。」我望著她不解的歪著頭,然後她指了指我手上那罐不知名飲料要我喝下去。

 

我小口的慢慢喝著,她很高興的對我笑了笑,然後又進來了一群人,一樣熟悉的令我想哭,可是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她們說的精靈飲料甜甜的,但為什麼卻令我嚐到了一絲苦澀,心中的澎拜讓我不自覺的開了口,「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我明明沒見過你們卻感到如此熟悉?」

 

「漾漾你這死小孩!失蹤過後好不容易找到你卻給我搞失憶!兩年!你怎麼忍心讓媽傷心了兩年!」一個很漂亮的女人穿著紫色袍子帶著哭音隱忍著眼淚說著。

 

「我……」我不知道……我的媽媽……是誰?我沒有記憶和印象,我不曉得。

 

「冥玥,我想漾漾也不是自願的!妳這樣帶給他很大的困擾。」一名男子看了眼我迷惘的表情,安撫了那穿紫袍的女人。

 

「褚,你知道多少?」我往旁邊看去,銀髮前額帶有一戳紅的男子,是那時遇到的三人之一。

 

「什麼知道多少?」他將我從地上拉了起來,推往病房裡的沙發,我任由他擺布半推半就地坐了過去。

 

他沉默了下後在我面前蹲了下來摸了摸我的額頭,「記憶。你記得多少記憶?」

 

「這兩年的我都記得,兩年以前的全都沒了,很抱歉。」我環視了一圈在這裡的人,我都沒記憶了沒錯,但是很熟悉。

 

在場所有人都沉默地看著我,而我卻什麼也不能說只能低下頭來,有點在逃避,其實在這兩年內總會夢到一些小小的片段,有時會突然有種似乎經歷過相識的場景的感覺,但我想我還很茫然,我到底要不要想起那些記憶?

 

「嗚……」那聽到一陣子曾嫌煩的聲音在這安靜的病房內響起讓我十分高興,一方面是好友沒事了,一方面是那沉重的事情令我不想思考。

 

我離開了沙發來到了病床前,「承浩!清醒了嗎?」

 

「喔……冥漾?奇怪我怎麼在這裡?」江承浩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和躺在附近的友人。

 

「你還敢說!就和你千交代萬交代說颱風天就不要出門在別墅裡也能玩你們偏要出去!現在好啦!都玩到住醫院了高興了吧!」我故作生氣地敲了下江承浩的腦袋。

 

「好啦好啦!不是都沒事了嗎?親愛的冥漾不要生氣了啦!」江承浩有些狼狽地閃躲我的手。

 

「不生氣!?你要我怎麼不生氣?你害我跑去找你們害我為你們那麼擔心,你也不好反省!你們差點連命都沒了欸!你知不知道我在路上看到你們一個個全倒在地上我那時做何感想?你還敢躲!」越說我越感到委屈,我到底為什麼要那麼辛苦當一個老媽子啊!

 

「好好!我錯了下次我不隨他們起鬨了好嗎?」他有些慌亂,也許是我的表情像快哭出來一樣吧!

 

我只是咬著下唇不再說話。

 

「冥漾?」

 

「你先休息,我去外面晃晃!」頭也不回的我逃離了病房,身體彷彿有意識一般我知道要往哪裡走,走出這棟大樓後我只是毫無目地的奔跑著,最後來到了一片白色的花園,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往這裡走,只覺得想要冷靜……

 

 

 

 

「呃……你們知道冥漾……就是剛剛跑出現的那個人他怎麼了嗎?」江承浩擔心的看著門外,要不是現在自己似乎難以行動,他是想過跑出去追上這看似十分堅強,但內心卻十分脆弱的好友。

 

「也許是我們的態度讓他難以承受吧……」雪野千冬歲一手那拿著筆記本,一手推著眼鏡,鏡片後的眼神有些黯淡。

 

「你們對他說了什麼?」江承浩皺起眉頭。

 

「他曾經失去記憶的事你知道吧!」

 

「是,在兩年前。」這讓江承浩感到納悶,為什麼會突然講到這個。

 

「我們是漾漾的朋友和家人喔!他失蹤了兩年,我們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但是沒想到再次看到他漾漾卻什麼都不記得了……」米可蕥十分的失落,沒有了以往的活力。

 

「咦?你們認識冥漾?」他沒想到這次到別墅來就這樣那麼巧遇到的褚冥漾失憶前的關係人,他為他的好友感到高興著,但又有絲不明白,「那他剛剛為什麼會是那種表情?」

 

「難道是真的還在生我們的氣……完蛋了……冥漾一生氣就沒完沒了……」突然想到還有這總可能的江承浩小聲地說著。

 

……為什麼是那種表情……或許是因為……我們實在是太心急了……。所有人的眼神都黯淡了一些。

 

「咳、」藥師寺夏碎輕咳了一聲,所有人的目光轉向他,「現在我們先將褚的事放一邊,他目前人還在Atlantis,所以不會有問題,但他們才是一個最嚴重的問題。」

 

「恩……的確,如果不處理好結果也不太妙……」冰炎低了下頭思考。

 

「……算了,既然這件事有扯到我弟,我會幫忙的。」褚冥玥的眼睛還有點紅,說完便轉身離開,但是那背影卻顯得有絲落寞。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