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05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不!對於你隱瞞我先過來我覺得我來到這邊十分合理。」越是冷靜就表現出夏碎的生氣指數越高,一旁的月見見狀無奈地對著冰炎苦笑。

 

「……」

 

「冰炎,你保持沉默這一招只對褚有用,對我是起不了任何作用。」藥師寺夏碎瞥了冰炎一眼,走到他的正前方,「就算我大病初癒你也不用把我保護的跟手無寸鐵的普通人一樣,你當我是白癡看不出來你行為詭異嗎?我跟你這搭檔是白當了是不是?」

 

說完,毫無保留的往冰炎腹部一權重擊過去,藥師寺夏碎甩了甩手滿意的看對方因疼痛而扭曲的臉,「先收利息,今天和之前的帳我會想辦法從各個地方好好跟你算回來的。」

 

「……夏碎你下手還真狠。」有些狼狽的摀著腹部。

 

「是嗎?對你而言我不是個『病患』而已嗎?『病患』的力道應該不重吧?冰炎,該多訓練了喔。」

 

月見十分的無奈,這對搭檔真不知道什麼就分寸,雖然早有耳聞,但是看到他們今日的互動更能肯定這說法了,月見相信冰炎承受的那擊並不輕,而藥師寺夏碎太久沒有鍛鍊所以剛剛那擊其實就是極限了,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算了,你剛剛說的鬼門就是這次任務最重要的目的吧!真是奇怪,鬼族開在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

 

「嘖!管那麼多幹麼?是敵人全解決掉就好了。」冰炎催動起符紙,腳下一個移送陣閃過,三個人出現在鬼門前。

 

 

「笭琳苓琳!你看太陽下山了欸,你們還要走下去嗎?」手挽著張苓琳,綁著公主頭的祈璃有些畏懼。

 

「阿呀!璃璃怕什麼,來山上就是要挑戰夜遊啊!況且你家魏銘安會好好護著你,不是?」張苓琳曖昧的對好友笑了笑。

 

「欸欸!銘安啊!你家璃璃小親親有點害怕了呦~不來安慰一下嗎?」突然的,張苓琳對走在前頭的人大叫,所有人都往當事人那裡看去。

 

「阿呀阿~女友重要阿,快去安慰吧!」然後嬉笑聲不斷。

 

魏銘安有點不自然的走向了祈璃,拍了拍祈璃的背,將祈璃擁入自己的胸前,低頭在對方耳邊安慰幾句,那畫面閃的在場所有人故意遮住眼睛。

 

「唉喲!好閃喔!誰有帶墨鏡來啊!快拿出來分一分啊!」大大笑容出現在江承浩那帥氣的臉上,調皮的也將手摀在眼前。

 

接著所有人大笑,魏銘安十分尷尬地維持抱著祈璃的動作,而女主角祈璃則是害羞的耳根子都紅了,頻頻往男友身上躲,這舉動讓所有人笑得更大聲了。

 

「承浩別鬧了啦!」魏銘安壓低了聲音,但是有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來他其實沒生氣。

 

「好啦好啦,小倆口要幸福喔~」江承浩對魏銘安眨了眨眼,又走到前面去和哥們聊天去了,徒留魏銘安和祈璃給他了一個空間好進入倆人世界。

 

張苓琳在祈璃的耳旁說了些什麼後也跟著跑到前頭去追上江承浩,祈璃臉紅又尷尬的大叫了聲張苓琳的名字,一旁的魏銘安摸了摸她的頭,惹得祈璃害羞的不知所措。

 

不過,此時剛來跑到江承浩旁邊的張苓琳突然指著前方大叫,「啊!那是什麼?」

 

所有人一頭霧水,然後往張苓琳指的方向望去,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只見一團黑霧出現在石壁上,就在他們將要走過去的路上。

 

「那是什麼啊?黑色的霧?有人在燒東西嗎?沒聞到煙味阿。」一旁的男性不解的問。

 

「要不要過去看看?」魏銘安和祈璃分別走到江承浩及張苓琳旁邊。

 

「安、等等……」祈璃的話還沒說完只見她男友及所有男生都跑了過去,就連幾個較大膽的女生都和張苓琳一起跑了過去,不安的情緒充斥於祈璃心中,但還是跑去追上他們。

 

黑色的霧在感應到江承浩一群人的動作後,黑霧瞬間增大,將所有人壟罩在黑霧裡面,然後男男女女的尖叫聲響遍森林,一個一個人都各個倒下,一團黑霧往剛追上眾人的祈璃飛去,還保有一絲意識的魏銘安撐起身子往祈璃身上撲去,將她壓在身下,撞擊的力道加上黑霧的影響,兩人最後還是都昏了過去。

 

 

此時剛用移送陣來到鬼門前的冰炎一行人看到的就是所有人都倒下的模樣,冰炎沒想到才剛剛發現鬼門,然後又和夏碎兩人爭執的一小段時間就發生了這種事。

 

「月見,麻煩你先將他們送至醫療班,這裡不適合做治療,有事的話請巡司來找我就行了。」快速的做好判斷後馬上下了指令。

 

「夏碎,可以吧!」後者給了冰炎一個白眼後,兩人同時拿出幻武兵器。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隱密者/隱藏者見識你的力量/無上。

 

藥師寺夏碎將冬翎甩緊握,太久沒有使用幻武兵器的他有些懷念、還有不適應。「出來吧,我們知道你就在鬼門後方。」

 

月見有些擔心的看了藥師寺夏碎一眼,他知道這時的他不能分心,定了定心神後快速的將原世界的傷者集中到另一處安全地,最要緊的是先將他們遠離鬼門,然後將黑暗之氣壓制住,這樣接下來送至醫療班也會比較好,接著還要……

 

就在月見邊動手編思考著的同時,黑色之霧……不,黑暗之氣又再次出現,快速地衝向月見的方向,為了閃避這團黑氣月見不得將治療停止,狼狽地躲了開來。

 

此時藥師寺夏碎的保護咒出現在黑氣及月見的中間,這讓月見喘了口氣,時間判斷的他下意識地跑回傷者旁邊準備開啟大型移送陣,原世界和首世界中的轉移讓他多花了一些時間,而這空檔讓黑霧突破了藥師寺夏碎設下的保護咒。

 

「月見!躲開!」冰炎的怒吼聲伴隨著一股強大的熱氣衝向月見面前的黑霧,大量的火光衝向天際,這時的月見快速架起隔離咒,讓傷害不會波擊到自己和傷患。

 

而被黑霧這樣一搞,月見又不得不再次重新開一次移送陣和轉移,只是黑霧的妨礙還是不斷,藥師寺夏碎和冰炎現在在面對的是鬼族貴族,冰炎讓自己多留了一份心思保護月見這邊,這讓原本處於上風的冰炎他們變成只能打成平手的局面。

 

「月見,你先到我和夏碎身後替他們做緊急治療,現在是不可能進行轉移回醫療班的,他不斷地在阻饒我們。」

 

「我知道了。」說完,他給自己和原世界的傷患下了保護結界並移到冰炎他們後方,這地方離冰炎他們較近,雖然危險但也比較好讓他們保護到。

 

「冰炎!」藥師寺夏碎大喊了一聲。

 

以往的默契依舊還在,絲毫不受時間的影響,「火焰之契,冰冽之息,我是你的主人,你服從我的命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在冰冷之後的炎之面容,烽雲凋戈,重現殛火。

 

「烈焰。」衝往鬼族的冰炎豪不客氣地又送上了一團炎焰,如地獄業火一般在鬼族身上蔓延,對方開始大叫,但這並不影響到冰炎接下來的舉動。

 

在強烈的火焰過後是寒凍的冰氣,讓對方無法動彈,快速的結冰為冰雕,在這極為脆弱的狀態下,手中的烽雲凋戈一揮,那內有鬼族的冰雕連同對方的身體破碎一地。

 

剛剛一直站在後方援助的藥師寺夏碎也沒有空閒下來的往鬼門走去,必須將這鬼門破壞掉,這裡是原世界不容許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異界返回。」冰炎抽出的紅色符紙發出紅點光芒,紅色的圖騰現於鬼族的殘骸下方,「不該於此界之物,憑由烈刃強制返送。

 

也就在此時,原本下在周遭附近的隔離結界震動了起來,接著恢復平靜。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