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04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時間拉回下午四點

 

「不好意思,久等了。」陣法在地上亮起,月見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不會,對於任務,我想你應該要知道一些,還有我們剛剛得知了一些事情……」冰炎面色凝重看著月見。

 

「是發生了什麼嗎?」看著氣氛凝重,他有些疑惑。

 

「還是由我先來說任務的內容好了。」藥師寺夏碎擋在冰炎的面前,現在的冰炎不適合,他需要冷靜,衝動只會壞了事。

 

「首先是這家民宿的老闆所拜託公會的任務,初步認定是有惡意之物打擾了卷之獸的沉眠,公會早些已決定來請卷之獸回去,現在要做的就是處理惡意之物並遣送卷之獸。只是……」

 

「只是,這任務的委託人卻說不是他所發出的,是其他人。」藥師寺夏碎頓了頓後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私底下還要查這件事?不和公會報告嗎?那個人是誰會讓你們那麼的在意。」月見很疑惑,而且這些事情很常見不是?以他人的名義委託任務,這不像是黑袍及紫袍會去查的事。

 

「那人就是無緣無故消失了三年的褚冥漾!!」冰炎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狠狠道出,他發誓,找到人後一定要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冰炎殿下您的怒氣先收一些起來吧,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感覺到冰炎的怒火似乎有些太恐怖,轉頭向藥師寺夏碎問去。

 

「先去任務地點吧!冰炎,好了,等找到他再說吧!你現在在這裡發怒他也不會馬上出現在你面前。」

 

「嘖!我知道。」說完手上揚起了一個精美的移動陣。

 

亮光閃起又消逝後眼前的景象是樹林,明顯就是在山上,而且就是委託人……不對,是民宿老闆所提到的那座山。

 

「如果褚在這裡一定會說你大才小用吧,距離不到三公里欸!」藥師寺夏碎左右看一下後提出了這個結論。

 

「時間就是金錢!要你管!」

 

啊!很明顯的就是想快點找到褚,藥師寺夏碎竊笑的想著。

 

「夏碎閣下,您也別鬧得太過火了,冰炎殿下也是,也別讓自己亂了方寸。」一旁的月見勸阻的很無奈,不只這兩個人,包括他自己及其他在學院裡也有許多人真心喜歡的褚冥漾,現在知道了這位學生的消息難免都會很激動,只是這兩人的方法有點……特別。

 

「那也就快去找到底是什麼原因吧!颱風快要進來了,如果不快點找到卷之獸醒來我們很難防備。」藥師寺夏碎望著天空。

 

冰炎發出了試探法術後不到一秒又收回來,「不在這座山裡。」

 

「不是這裡?那是在什麼地方?」公會是不會發出錯誤的任務的,更何況是黑袍的任務。

 

「如過範圍再擴大到這裡的所有山區試試呢?雖然會花多點力氣和時間……」

 

「月見,可能要麻煩你也過來幫忙了。」藥師寺夏碎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月見是來看他不亂來的,照理講實在是不用來幫他們執行任務。

 

「不會。」月見的笑容很溫暖,乍看之下就有如精靈一般。

 

冰炎往藥師寺夏碎及月見的方向各丟了一塊水晶,「我們開始吧。」

 

不久,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探尋陣,冰炎丟掉了手中的粉筆,直接走進了陣法中央,就在冰炎低下頭時陣法開始發出微弱的光芒,接著開始向外擴大,光芒也漸漸變得比剛剛更加閃亮,待在陣法外的夏碎及月見互望了一眼也進到的探尋陣裡,變換了一個手勢後嘴裡唸起了咒文。

 

只見原先聚集在陣法裡的光芒開始往外散去,最後不單只是他們所在的這座山,連同附近的山頭也全都被光芒給覆蓋,一道碎裂聲響起,陣法也在地面消失。

 

「找到了嗎?」藥師寺夏碎有點疲累的問。

 

「恩,你先休息,等等晚上颱風進來我們就過去。」

 

「我不用,現在就能過去了,如果等到……」

 

月見站在藥師寺夏碎身後輕拍了他的肩膀,「你還是休息一下吧!別勉強自己。」

 

「……恩」

 

 

 

月見將藥師寺夏碎半勸半威脅的『請』到了房間內休息後來到的民宿門口,而冰炎就以靠著牆坐在那裡,手上還拿著一條鍊子看著,月見停下了腳步安靜地待著,他明白現在正在睹物思人的那人早已發現他的存在。

 

「他睡了嗎?」冰炎將鍊子掛回脖子上放進衣服底下後開口詢問。

 

「恩,放了點幫助睡眠的迷香,也放了隔音的法術,所以暫時是不要緊了。」

 

「那我先去那邊看看,有事再聯絡我,很快會回來。」起身拍了一下衣服後,他轉過頭說。

 

「等等……如果他知道的話……」月見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不要說就好了。」移送陣在冰炎的腳下顯現,一秒過後人已經消失。

 

 

 

先一步來到剛剛探查到的山區,他現在心裡十分的混亂,對於稍早聽到的消息令他十分震驚。他那代導學弟在他回來前就已經失蹤,不是沒人去查,只是無論用什麼方式也都查不到,情報班在雪野千冬歲的私自委託下也早已花費了許多人力,但誰都沒有消息。

 

冰炎沒想到在自己回冰牙族後會發生這些事,那微微泛著淚光和自己道別並相互約定將會再見面的學弟,結果竟然是褚冥漾來不及實現約定,這讓冰炎難以接受,明知道不可能,但一聽到這消息他還是去了無殿一趟,但無殿三主顯然是不想透漏。

 

所以冰炎只能靠著出任務的同時打聽著褚冥漾的消息,也是如此他才會接了原世界的這個任務,應該說之後他回來幾乎都是接原世界的任務,決果冰炎的判斷是正確的,他也如願以償地找到了褚冥漾的消息,只是似乎沒什麼用,這讓冰炎十分煩躁。

 

稍微觀察了附近,在剛剛陣法的幫助下他的確有感覺到似乎有一個鬼門,而且還十分的接近卷之獸的封印,冰炎皺起了眉頭站在原地,原世界有鬼門……這讓他想到不好的過往……

 

「有什麼發現嗎?」

 

就在冰炎專心想著鬼門的問題及處理方式的時候身後傳來不大不小的聲音,是剛好可以讓冰炎從思考中回神的音調。

 

「恩……初步發現卷之獸附近有鬼門反應,所以必須……!」下意識回答,不過回答到一半冰炎快速的轉過身,「夏!你怎麼在這裡!?」

 

「不!對於你隱瞞我先過來我覺得我來到這邊十分合理。」越是冷靜就表現出夏碎的生氣指數越高,一旁的月見見狀無奈地對著冰炎苦笑。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