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迷途

 

*接續第二部之後

*無視《PARTNERS》之時間設定

 

『你有權選擇你的人生道路,然後我們也只能在旁祈禱著,所以相信自己。』

 

誰在說話?……是誰?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如咒語般的言。所以,對自己有自信些,你能的不是?』

 

你說的什麼意思?我能什麼……?

 

『大家都是很關心你的,別將自己逼得太緊好嗎?』這次和剛剛不同,我看到了一個黑影。

 

但我還是我不懂?你是誰?為什麼要對我說這話?

 

 

地點:台灣某大學時間:下午兩點四十二分

 

夏蟬鳴叫,炙熱的太陽高掛於空中,馬路上行人、車輛來來往往,校園裡,年輕男子、女子興奮的高聲談話,嘻笑聲不曾間段;而與這景象截然不同的地方,是處於這所大學裡的校內圖書館,陰涼的樹陰、室內的冷氣,無非是一個屬於喜好讀書者的天堂。

 

現在,在圖書館後面的涼亭中,我手拿著一本原文小說發呆著,大學生痛苦的地方就在於,所有的教科書都是原文,所以英文一旦不好,那麼恭喜!你這科就死當吧!都看不懂你還奢望你能了解課本的內容嗎?

 

為了加強自己的閱讀理解的能力,所以每天都會來圖書館借書,然後待在這裡看書已成了上大學後的習慣。

 

「嘿!冥漾!你果然在這裡!你在想什麼?」十分有活力的聲音瞬間打斷了我的思考。

 

我的名字叫褚冥漾,目前年齡是二十歲,據說是在我十七歲正值青春年華時發生了一場意外喪失了所有記憶,好巧不巧,身上連一個能識別我身分的證件物品都沒有,只從我當時背的背包裡的一本記事本上發現了我的名字和生日,其他什麼手機、身分證、健保卡、護照……都沒有,所以在醫院裡治療後,經由政府補助和那一點不笨的腦袋來到了這所大學就讀。

 

對於這種遭遇我已經沒什麼好表達的了,現在只求平安度過剩下的兩年大學生活,接著畢業後別立即失業,找個有基本月薪的工作養活自己就好,至於記憶和親人的事,等到哪天想起來了再說吧!醫生也說過了,記憶這種事是強求不來的,既然如此就隨遇而安吧!

 

啊!轉回來,叫我的這人我連抬頭都不用就知道是誰了,他長得還不錯,是那放在人群中能成為注目焦點的那種人。他是和我主修科目一樣的同學,名字叫江承浩,是上了大學後的第一個朋友,個性也還不錯,家裡好像還蠻有錢的,他父親正在栽培他成為家族企業繼承人,順帶一提,我和他都是主修經濟學的。

 

「沒啊!只是在想昨天做的一個奇怪的夢罷了。」

 

「奇怪的夢?能稍微形容一下嗎?」他一臉好奇寶寶樣問我。

 

「也沒什麼啦!只是一直夢到有人對我說一些話,然後周圍都是霧,一片的白以外,其他什麼都看不到,然後出現了一個黑影。然後我就醒來了。」

 

他思考了一下後,說了句令我想打他的話,「該不會是有人要找你冥婚吧!不然怎麼會做這樣的夢?」

 

「靠!要找也不是找我吧,怎麼看都是你比較適合!」不是我要說,而是在學校裡他本身就算是一個風雲人物了,想和他告白的人多到可以將一間教室擠滿,更不用說他家的錢勢,根本是人人心目中的金龜婿,就算有女鬼來和他告白我都不覺得奇怪。

 

「嘖嘖!也許喔!想看看我英俊瀟灑的容貌,智商超群的頭腦,家財萬貫的身世,也許是來找我也說不定喔!」他對我開開玩笑的說到。

 

其實只要是和江承浩熟識的人都清楚,這人是出了名的怕鬼。只是大家都保持著,『你不主動說,我就當作不知道』的態度。

 

「啊!不說這個了,這次的報告終於交出去了!」說著便將我手上的書拿走,並搭著我的肩對我眨眨眼,「怎樣?我們一起去南部玩要不要?這次來的人很多喔!」

 

「你們去南部要幹嘛?」我往他的方向伸出手想將書拿回來,但他十分故意的將書舉的高高的。

 

可惡!這身高差!

 

「嘿!還能幹嘛?去山上烤肉如何?我家在南部的一個山區裡有一間別墅,能感受到遠離塵囂的隱居感喔!」

 

「所以呢?」我皺著眉頭看他。

 

「什麼所以?當然是要你一起去啊!」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不要跟我說你有事喔!你的行程我已經看過了,你絕對有空!」

 

「我有什麼非去不可的理由嗎?」我現在感到十分的無奈,這損友,根本就是交來剋我的!

 

「當然有!他們可都是對你十分好奇啊!想想,一個外貌比女性還有優質,功課成績保持在頂標,雖看不出哪裡女性化,但一眼就能將本校校花比下去的男性,想找到和你一樣的第二人可謂比被雷打中還困難。」江承浩將我從圖書館借的書繼續拿在手中比劃著。

 

「喂!為什麼是用被雷打中的機率來算啊!還有,書還我啦!那本我還沒看完啊!」

 

「因為我們科系中的人私底下所說的你就是那種,在沉默中爆發的人。」

 

「這種是誰想的啊!」

 

「嘛!就別對這種事太認真了!」他用著『沒錯沒錯,就是這樣』的口氣對我說著。

 

什麼根什麼啊!這是我的名譽問題,你當然可以不用認真!

 

不,不對!我幹嘛現在和他扯這個,重點是書!那個是圖書館的東西啊,壞了可是要賠的!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書什麼時候還給我!」我板起臉來。

 

 

『別腦殘了!』一名男子對我的後腦勺用力打下去。

 

『就跟你說了不想聽就別聽嘛……』我在心裡低估著對方的不是。

 

 

什麼?這一閃而逝的畫面?

 

看出了我的不對勁,江承浩有點擔心的問我,「怎麼了嗎?」

 

搖搖頭,「不,沒什麼。」那到底是什麼?就和昨天晚上一樣……

 

「真的沒事?你最近怪怪的。」他將右手伸向我的額頭,左手放置到他自己的額頭後閉上眼睛,接著睜眼。

 

「恩……沒發燒啊!」

 

「廢話!當然沒有,我好得很!你不是說要去玩嗎?很好,我去總行了吧!」

 

「真的?」江承浩一臉我哪有那麼好說話的表情看著我。

 

「真的,前提是,書還我!」我放棄了,跟他這種不講理的人說話真的會累死我。

 

 

『嘿!就決定了,你就我成為搭檔吧!』我錯愕。

 

『什麼?』等、等等!五色雞頭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來喝交杯酒吧!』五色雞一臉興奮貌看著我,『漾~將你的血也加進來吧!』

 

『不……我看就……』不用了吧……,我快欲哭無淚了,您大爺行行好,別做傻事阿。

 

『那怎麼行,這種神聖的儀式是一定要的啦!』五色雞頭手拿已經加有他的血的杯子向我走近。

 

拜託……不是我想的那樣吧!不是吧……別啊!!

 

 

 

「廢話!當然沒有,我好得很!你不是說要去玩嗎?很好,我去總行了吧!」

 

「真的?」江承浩一臉我哪有那麼好說話的表情看著我。

 

「真的,前提是,書還我!」我放棄了,跟他這種不講理的人說話真的會累死我。

 

 

『嘿!就決定了,你就我成為搭檔吧!』我錯愕。

 

『什麼?』等、等等!五色雞頭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來喝交杯酒吧!』五色雞一臉興奮貌看著我,『漾~將你的血也加進來吧!』

 

『不……我看就……』不用了吧……,我快欲哭無淚了,您大爺行行好,別做傻事阿。

 

『那怎麼行,這種神聖的儀式是一定要的啦!』五色雞頭手拿已經加有他的血的杯子向我走近。

 

拜託……不是我想的那樣吧!不是吧……別啊!!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