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當我們開始同居的那一天。

 

 

 

「嗚哇哇哇啊!」一道慘叫聲打開了早晨的寧靜,不同於以往的黑館,今日似乎非常的熱鬧。

 

「褚!你在做什麼啊?」原本好好待在隔壁房看書的冰炎,以不知怎麼做到的方式打開了褚冥漾昨天晚上就鎖上今早還未開啟過的門。

 

喔!現在重點不是開門方式。跟隨著冰炎的視線發現原本整齊地房間現在顯得十分的混亂,天花板上破了一個大洞,一旁的陶瓷製品在地上碎裂成一片一片,衣物散落一地,房間的主人則是站在陽台邊正和一個不該出現於此地的鬼族打鬥著。

 

「呃……學長,你怎麼……啊!」一個閃神,不小心被鬼族接近這使褚冥漾拉回了注意力,暫且先將自家戀人如何進來房間這點放一旁。

 

就在褚冥漾整個沒耐性後,他將風符化為小刀射入鬼族身上,接著就直接在原地坐了下來喘氣。

 

「只是個鬼族你也可以處理這麼久,待訓練。鬼族是怎麼來的?」冰炎走到了冰箱前,拿了出豆漿和蛋糕遞到了褚冥漾面前。

 

「呃……黑館的結界、還是其實是我房間的結界,好像有點不太穩固,所以鬼族就從鬼門那裡出來直接進到我房間……啊!蛋糕!真的可以嗎?」充滿著興奮的語氣,以及那眼神裡的期盼,讓冰炎有些的愣住。

 

在褚冥漾還沒發現前冰炎恢復成了常態,只是還是有些的不自然,「以你剛剛那樣鬧你以為你還能有時間去餐廳吃嗎?今天就破例讓你吃蛋糕當早餐,別想明天我也會讓你吃。」

 

「那也不是我自願的阿……」而且他在我開門時突然出現在門口無論誰都會嚇到吧……

 

「快吃,不然就收走了!」紅色的眼瞳瞪著褚冥漾,使他不敢再亂想,接過蛋糕後便埋頭開始品嘗。

 

 

「亞殿下,」聽到聲響剛剛在進行檢查及修復的賽塔走近了過來,「我們要對黑館的結界進行補強,必須將後面兩間房間與其他符間隔開,所以漾漾就可能要麻煩先住您那裡了,雖然是個意外,但也是個增進感情的好機會呢!」

 

 

一天的課有驚無險的過完了,不說有的沒的的種種意外(大多都是實戰這搞出來的),但還是平安的過去了,離開學校後,因為實在是想逃避早上的現實,所以和喵喵他們到了點心屋吃下午茶,話是這麼說,其實有一大部分是被喵喵拖著走啦……

 

「什麼!所以漾漾真的和學長同居了!」這句話似乎有點似曾相識……

 

「呃……那是不得以的啦,因為沒房間了,所以……」慌亂的解釋,不過似乎根本沒用,興奮的人依舊很興奮。

 

「沒有房間?據我所知之前才有三個無袍籍學生退宿,而白袍那裡有也一個,應該是不會沒有房間的。」千多歲你好了解,這是行政人員的事情吧!你情報班也知道的太廣了吧!

 

「這是賽塔安排的,我也……」

 

「阿啊!真好呢!好羨慕漾漾喔!」興奮不已的喵喵捧著臉。

 

真搞不懂到底是誰和學長同居,欸!不對我幹嘛自己承認啊!不過,好像、似乎是真的同居了……我在想什麼啊!!

 

 

「褚!你果然在這裡。」再我不斷在腦內腦殘時,十分熟悉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最近是怎樣?流行說人人到說曹操曹操到嗎?

 

「學長找我有事嗎?」手上拿著飲料轉過頭問。

 

「……你晚點回來我可不曉得我會不會在房間,趁我現在有空先將你帶回去。」學長的臉上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勁,但是總覺得怪怪的。

 

「喔!好!等我一下。」我急急忙忙地起身,然後走到櫃檯去買蛋糕和點心,這已經成了我每次的例行舉動。

 

回來時看到學長旁邊多站了一個人,那人正在和千冬歲講話著,我就知道,果然是夏歲學長。

 

「夏碎學長你好,學長我好了喔!」我舉起了一下手上的蛋糕。

 

「每次都買這麼甜的東西,小心營養不均衡。」看到學長那眉頭皺了起來我傻笑著,這是在擔心我呢?還是是自己不喜歡甜的東西呢?不管是哪個答案都令我感到十分愉悅。

 

「我會節制的啦!喵喵、萊恩、千冬歲還有夏碎學長明天見。」

 

 

「阿,對了!學長,你剛剛其實可以留下鑰匙就走吧。」看著學長連鑰匙都沒用就直接打開門我突然想到這問題。

 

學長頓了頓,接著將我拉進了房間並壓在門上,似笑非笑的臉令我看得有些愣住「第一天的同居,不打算好好利用一下嗎?」

 

學長,你犯規啊!

 

「要做、做什麼?」我想就算前面沒有鏡子,我也能感覺出來臉現在一定是超紅的。

 

「要做什麼啊……褚……你覺得呢?」學長將頭低下來我耳邊,低沉的嗓音叫著我的名字,耳根感覺有點發燙。

 

「不回答嗎?那……」感覺有什麼東西滑過脖子後方,不自覺的低聲呻吟,「先幫你看一下今天的作業好了。」

 

…………?

 

「欸?」

 

「你不是常有不會的會去問安因,我今就給你問到會好了。」學長放開了從進門後一直放在我腰上的手。

 

「就……這樣?」我錯愕地看著面前將黑袍脫下自顧的走到冰箱前拿蜜豆奶喝的人。

 

「不然你想怎樣?我是不介意將你做到天亮,不滿意的話我們可以現在就可以關燈開始……」學長挑著眉嘴角勾起。

 

「不、不我沒什麼不滿意的!我超超超~級滿意,真的是滿意極了!請讓我問作業,保證讓你教到我會為止!!」開玩笑,做到天亮我明後兩天還用起床嗎?

 

「嘖!真可惜。」說完,學長拿起我的筆記本開始檢查,不要問我他是怎麼在如此短的時間神不知鬼不覺地拿走我放在包包裡的筆記本,他鬼啊!

 

「褚,將那愚蠢的表情收起來。」

 

 

 

「話說,學長……今天早上的鬼族是怎麼回事?」我窩在學長懷裡躺著。

 

「現在才想起來要問?」感覺學長摸著我的頭髮語調上有絲笑意。

 

「我就是笨嘛!」不自覺的帶了點撒嬌,「所以到底是?」

 

「鬼王那裏派人來探路,上次的大戰安地爾到處開鬼門讓他們得到好處,所以才想再次利用吧!真是一群白癡。」

 

……但那群白癡還是順利嚇到我了。

 

「不能將鬼門移除掉嗎?」將臉靠在學長胸膛似乎有了點倦意。

 

「賽塔叫你搬過來就是要這麼做。好了,該睡覺了。」

 

感覺很溫暖,我小小的打了個哈欠,「恩……真希望能快點處理好……我還是比較習慣自己的房間……晚安……」

 

看到褚冥漾閉上了雙眼,冰炎深情地看著,低下頭吻了下他的額頭,以嘴型道,「在這裡你會習慣的……我們的房間。」

 

至於褚冥漾有沒有聽到,這就不是冰炎的考慮範圍了。

 

 

《完》

 

 

 

【大概是叫可有可無的後續的東西,所以還是別看了吧……(眼神左右飄移)】

 

「咦咦咦!!為什麼電視後面的那道牆不見了!?」在和學長同居了N日後我終於聽到賽塔說鬼門的事解決了,就在我歡喜地打開我的房門後我發現了驚人的事實。

 

「因為那道牆太麻煩我請賽塔將它打掉了。」不知合適站在我旁邊的學長滿意的點了點頭說。

 

原來都是您的計謀嗎!?原來都是你做的好事嗎?我、我……

 

「那、那……為什麼打掉就算了全部的裝潢都變了!?」我用顫抖的手指著房間。

 

「既然是同居那何必要分成兩個隔間睡?當然要全部從新裝潢。」紅色的眼瞳瞪了過來,我下意識地往後面縮。

 

「至少也要和我說一下!」褚冥漾真的覺得他的人權都飛到不知哪個天涯海角去了。

 

「我說過了,第一天晚上說的。」

 

「最好,你一定是趁我已經睡著的時候擅自決定的吧!」

 

「……這些不是重點,你只要知道以後跟我同居就好了。」學長的視線移開了我。

 

你前面停頓了!你眼神移開了!你心虛了啊!!

 

「我不想接受這不明不白的結果,你給我解釋!」

 

「褚,你膽子越來越大了嘛!」只見學長終於轉回了視線,只是,我會那麼好欺負嗎?

 

「這不是膽子大不大的問題!你有沒有想過我!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一昧地將我當傻子耍啊!」我這次真的生氣了,只知道顧慮自己的感受,一次又一次的……自私的以為這樣做就沒錯……

 

只見學長沒有說話,一直以來所壓下來的情緒全都爆發了出來。

 

「你到底想怎樣!不單這次,最嚴重的就是之前你所對我的隱瞞,憑什麼你自己犧牲就是最好,憑什麼你什麼都不說就是為我好,小看人也要有一個限度!!這次的理由也許是擔心我好了我不想管,但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根本沒有!!!」我帶著哭腔大喊,最後是不是尖叫了我也不清楚,但我受夠了!

 

「褚,我……」學長似乎有些著急。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蹲下將手摀住耳朵,瘋狂地大喊。

 

「褚!!」學長用力地抓住我的手搖晃,「你給我聽好!你剛剛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想怎樣!你給我冷靜下來聽清楚!!」

 

「我沒和你說是我不對!對不起。但我也是想要保護你,你知不知道突然有鬼族出現我有多怕失去你!就算知道你現在有能力自保但我還是很怕,我寧可將你綁在我身邊就只是想要讓你別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受到傷害!對不起,如果你感到真的很不舒服,我道歉好不好,對不起對不起。」學長跪了下來將我抱在懷裡,胸膛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我該說什麼?我現在該說什麼?我真的好累,我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有辦法讓你對我每件事都不用隱瞞?

 

「褚,」學長見我安靜了下來但沒有其他動靜,似乎有點慌張,「你願意原諒我嗎?我承認我很自私,我真的很自私好不好,我自私的想要你陪在我身邊,所以才如此強硬,我都說了,你原諒我好不好?好不好?」

 

……

 

「褚!原諒我好不好?是我不對,褚!」學長真的很著急,我感覺出來了。

 

「你說一下話好不好,什麼都好,但不要這樣一直沉默好不好?拜託……我道歉……」

 

我放鬆了身子,將所有重量都交付在學長身上並且閉上了雙眼。

 

「褚……」學長用力的抱緊我。

 

學長……不是我故意不講話……而是……學、學長犯規的令我完全不敢講出話來阿……算了,還是別說出來好了,我怎麼可能說得出:『學長你才剛開始解釋,我就就已經原諒你了。』那樣實在是太丟臉了,所以絕對不能讓學長知道。

 

褚冥漾臉紅的暗自發誓。

 

 

 

 

 

 

 

 

 

 

淦喔!這是什麼鬼?我打了什麼?(掩面

昕昕說好的文我交出來了(掩面

正文只到《完》這裡喔!後面神馬的其實都只是你眼睛花了(不別這樣

 

其實我只是想讓冰炎說:「第一天的同居,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嗎?」

並且對漾漾使出帥死人不償命招數

是說,有甜到嗎?(哭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