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認清之後 

 

 

這篇都是漾漾的戲份,然後很沉悶……所以,無法接受者可以自行離去。

 

 

當我再次相見時你是否會如同以往一般那樣對我?

 

看著你進入焰之谷,我的心開始莫名地感到漏了一拍,我祈求著你別走,就算只是回頭看一眼也好,可是此時我的妖師之力卻完全沒發揮他該有的能力,你始終閉著那雙總是不肯服輸的紅瞳,然後被阿利學長他們帶進去。

 

我討厭星象老師的預言,為什麼?為什麼我就不能好好地陪你進入焰之谷?

 

那時我看著你走去焰之谷時烏鷺在我肩上梳理自己的翅膀,然後啼聲!可能是想安慰我,又或者是因為感覺到我心裡難受而感到不悅,那時他對我說了什麼我難得的連聽都沒聽直接忽略過去。

 

我不清楚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很慌、很亂!我怕你再度如當時一樣再次從我眼前消失,再度從我眼前離開。

 

這種慌亂你明白嗎?學長……我慌亂的越來越不自己,我好像隱約知道因為什麼,但又抓不住。

 

雖然安地爾做了那麼多令人憤怒之事,雖然一切的源頭都是他害的,但卻在最後我是感激他的!如果在冰川上他沒帶走你,那麼你就不會回來了……如果他沒對三王子和凡斯做那種事的話,我想,連我們都無法相遇。

 

沒想到,為了這場相遇,竟然到最後我是有點感激他。

 

你,多久才會又再度回來?

 

這次……你又要讓我等多久?你會明白我現在想到什麼嗎?你會知道我已經情不自禁地愛上你了嗎?

 

 

此時,距離冰與炎的殿下進入焰之谷已經過六個月。

 

 

 

【任務單】

 

內容:

 

風和日麗、鳥語花香、晴空萬里。

 

有多久沒看到美麗的沙灘、海水、天空、森林……了呢?看到這有沒有一點心動了呢?會不會為了執行一些有的沒的的任務而感到心煩意亂了呢?這裡是一座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島嶼,而我們決定開發這裡,但是又希望裡頭不會有什麼不乾淨或不科學的東西,所以這次我十分急迫的希望能請到公會的專業人員幫我們看看,在此我們感激不敬!!

 

任務委託人:陳黎先生

 

執行人員:褚冥樣(白袍)

 

 

 

我去他……的風和日麗,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沒看到所謂的風和日麗,所謂的熱帶氣旋,也就是台灣常見的颱風,美國常說的颶風就在我現在站的這座島上!

 

鳥語花香?哼!現在在我的眼前哪來的鳥?颱風天啊!颱風天動物都躲起來了好不好!會有鳥在那悠閒的飛,不時還給你幾聲『啾啾~』才怪我只知道這裡根本是鳥不生蛋的地方!

 

晴空萬里這是啥?都沒風和日麗了哪來的晴空萬里?都颱風了還晴空萬里!當我是傻子嗎?這是誰發出來的任務單啊!整人嗎這是在整人嗎?原來這是整人節目嗎?如果是那誰快來舉個牌子和我說啊!!

 

稍早,公會突然傳一封簡訊和我說有工作,並且希望我這兩天能解決,我在看到這封簡訊後其實也沒覺得什麼好奇怪的,這種是常有,比如說什麼緊急支援等等!但,如果我能早知道會是這樣的話我絕對不接!公會難道不知道這種天氣對法術的施展是很危險的嗎?

 

當我快速去夏卡斯那錢鬼那拿任務單後直接用傳送符到達任務地點時,然後感言什麼的就是上面任務委託人名字底下的那兩段啊!!!

 

是說,說到傳送符,突然,我覺得剛剛在傳送時沒出錯真是太好了……

 

 

還記得,以前你曾經說過,傳送符這類的符紙在天氣不穩定的時候別去用,我不敢忘記,當初的我一直以為是因為我害怕受傷,但事實好像不是如此,當你離開時,我驚愕地發現,你的一言一句都深深的刻在我心裡,不曾忘過。

 

 

看著老頭公所設下的結界外頭風雨交加,我不由得的感嘆這次的委託人當真以為我們是萬能的嗎?這種颱風天還要我們快點解決,委託人也就算了,連公會都搞這種花招……

 

 

那時我還有很多都不懂,你在旁測試我一個月所學的能力,也是那時我得到了老頭公,也是在那次之後,我漸漸明白和了解,其實自己的能力並不是我所想的那麼糟。

 

那時是颱風天,我們回原世界其實是為了去做任務,但是我想想我才發覺到,學長根本大可直接將我拖走,而不用去管何政和我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只要自顧自地拖走我,其實那天我們其實很快就能完成任務回去了。

 

是為了我嗎?我心裡暗自期盼是這答案。

 

到現在我還是不了解當初學長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拖延到了進行任務的時間。

 

 

我往著小島內部走去,然後找尋著奇怪的地方,照理講,公會應該是不會隨意就將任務丟下來,更何況我還只是個小小的白袍,為了考到白袍,我拚死拚活得辛苦了好一陣子才考上當個十分菜的白袍……所以,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有線索,再不然就是我一定知道,所以公會才肯放心將任務交給我。

 

……怎麼講著講著,越講越覺得自己越來越可悲了……

 

 

「啊啊!好麻煩,到底是什麼啦!」在島上漫無目的的晃來晃去,我的耐性早在來到這裡時全都被磨光了啦!

 

「可惡!颱風天的還要出來做任務,又不是像之前學長一樣要處理卷之……阿!」

 

 

現在才發現,你真的對我很好,好到讓我不知不覺就陷入無法自拔,然後……我真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當我找到沉睡著卷之獸的地方時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不是說很難找,但是逛完整座島倒是花了不少時間……不!也許我該說這地方其實超好找的!因為不像台灣,台灣已經改變很多,大樓建了又蓋、蓋了又拆,森林砍了建房屋、工廠,和一開始那種感覺已經完全不同了,也越來越難去感受到。

 

可是,這是是最近才被原世界的居民發現的島嶼,因此還保留的好好的……所以很好找啦!是著想想看,一塊大塊而平整的石板上頭刻滿著很久以前守世界所用的通用語,而且還沒半點損壞,而石板大概就是長兩公尺,寬一公尺左右,所以真的很好找。

 

 

那時我崇拜著你,在我眼裡你是一個我永遠也無法追上的對象,雖在我面前,卻處在遙不可及的遠方,你所做的一切我深深記的,在那崇拜中是不是早已經摻雜了許許多多那時我所不知道的情感?

 

你所教導我的一切,我不曾忘過,那……你呢?再將你的身體調整好後,會忘了我嗎?

 

 

「這裡已經不是您所記得的世界了,世界在漸漸的改變,一切正在動盪,所以請離開此地吧!」我帶著感傷的看著眼前很漂亮的女子,她就是卷之獸。

 

『因為那些自私自利的人類?所以你也要幫他們繼續破壞嗎?』女子激動的問我,我曉得她很難過,自己所在的地方以不熟悉了。

 

「我並不會那麼做,公會是為了制止破壞擴大以及無謂傷害減少才因此存在的,我們希望您能離開這裡,不受其他種族的危害。」

 

『……』女子看著我,似乎在想我剛剛說的那番話的正確性,只見她皺著眉頭,只見她思考一陣子後表情不再像剛剛一樣激動,只是可能還是不能信任我,又問:『你能保證?』

 

「是的,我能保證!」停頓了一下後我開口又道,『以妖師褚冥樣之名在此發出誓言,吾不會幫助破壞平衡。言以化靈,出口後即成定。

 

『……是嗎?原來……』她驚訝的看著我。我知道聽到我是妖師很驚訝啦!但,我還以為你早已經知道了,不然你要我保證什麼?

 

『主人,對方沒那個意思,請別自己瞎猜好嗎?』米納斯可能是聽不下去了,說出這句話後就又不理我了。

 

……抱歉,是我誤解了。

 

『那麼,我了解了,我將離開這裡,謝謝你的提醒。』女子對我點個頭後微微鞠了一個恭,『另外,我感覺到你應該還有一個我們的同類,如果可以就別讓他出來了吧……這樣的世界……或許,也難以讓他生存,就看命運之神的安排吧……』

 

「等等!您指的是?」我在卷之獸將化型離開時開口攔住了她。

 

『你會明白的。』接著我看到卷之獸化為鳳凰樣離開,她的外型美而莊嚴神聖,令人產生一股敬畏之感。

 

喂喂!好歹將話說清楚再走吧!您是有差這一點時間嗎?您不是還一度不想走嗎?您回來講清楚再走好不好!!

 

『主人,你別腦殘了……一旦踏入安息之地是不會再回來的。』只見米納斯嘆了一口氣後對我無奈的搖頭。

 

可惡,我這主人真的做的那麼失敗到需要你搖頭嘆氣嗎?

 

 

你總是在給我學習的機會,你總是在為我著想,當初的我如果能在成熟些該有多好?會不會你就不會有如此下場了?其實你當初對我說「精靈一旦染上黑暗就再也回不了了。」這句話時我的心好痛,我自責、我難過、我悔恨。

 

其實一切的源頭都是我吧!但是,為什麼還要拚上自己的性命來保護我?我不懂、我不了解啊!你從未給我一個答案,你從未給我一個理由,那麼……我該怎麼對得起自己?我該怎麼對得起你?

 

這樣的我有資格愛上你嗎?學長……

 

 

《完》

 

 

就這樣啦!三千字,我控的很好!(得意中(遭打

然後就是以漾漾解決卷之獸的任務來貫穿全文,以漾漾的自責為背景。

之前玩學長玩太兇了,所以來平衡一下……=W=

然後其實我在玩這鮮網的新功能!看起來還不錯欸!

 

然後要特別感謝送禮物的火迷(奧丁之眼)

之前也還有一個人送我,可是當要記名字時禮物已經消失了(掩面

所以這次有特別留意並記下來(下次絕對不會有這種情形了(掩面

 

最後,感謝給投票、加櫃、點閱、觀看,以及默默支持的你們所有人。

感謝你們願意看我這十分不負責任的微小作家(你也知?

 

 

黯歅(好長的一段話)(望上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