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非禮勿視,醫療班鄭重建議。

 

 

*這篇奇奇怪怪的,然後完全不知在幹嘛就是,開學嘛!我的腦子好像有點不太正常了。

*和上一篇『【冰漾】非禮勿牽,學長專屬已確認。』的奇怪設定和劇情有相關到。

*最後,別期待這篇的東西,這篇真的好亂!(掩面

 

 

說到全學院人氣超高的人物,我大家下意識應該都會想到冰牙族與焰之谷的少主──冰炎殿下,而也的確的,他是每年的年度票選『最適合的夢中情人人選』排行中的第一名,以能力高、外貌佳、身世好為被公認奪冠的主要原因。

 

而他的搭檔──藥師寺夏碎也不意外地得到第三名,聽說,原本藥師寺夏碎並沒有那麼地有名,雖然他一直是班上的頂尖人物,但卻還沒到達那種風雲地步,可是自從和冰炎殿下搭檔後他的人氣直線上升,也是一匹十分強勁的黑馬。

 

再來是排行第四名的席雷.阿斯利安,因為本身人就很好,加上那狩人的個性,所以據說是被女性公認的最溫柔男性,所以人氣也十分的高,甚至比他的哥哥席雷.戴諾的人緣還要好。

 

然後,我想應該有很多人在疑惑,為什麼單獨跳掉第二名呢?現在讓我們來公布答案,因為他是這次的壓軸啊!平時這種活動最主要就是以女性占了那多數,可是,這個人卻讓許多男性心甘情願的投一票給他,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

 

先讓我們說說這次他被當選第二名的原因好了,根據情報班的資料顯示,因為為人良好,只要他辦的到的他都會幫忙,雖然說難聽一點就是常被發好人卡,但也因為如此,他的人氣直直上升,硬是將原本居於第二的藥師寺夏碎擠了下去,這是主要重點。

 

接下來是第二個原因,因為他的姐姐本身在公會就是一個十分出眾有名聲頗高的巡司,雖然在任務方面控管極嚴,但外貌也是一等一的好,所以可想而知,身為他弟弟只要稍微打扮就可以達到一樣的人氣。

 

然後根據醫療班的某位女性敘述:『……超可愛的呢!那傻傻付出的樣子可是連冰炎學長都捨不得讓……被……呢!』為了保護當事人,所以我們都已經消音,但我想很多人都已經知道是什麼人了。

 

啊啊!對了對了!在此還要公布一個消息,雖然有點突然,但是這才是這篇的重點──冰炎殿下和我們第二名的得主關係已確認,所以醫療班已經放話了……

 

『我們再三的建議,誠心的希望你們能聽進去,小心別惹到亞殿下,雖然醫療班大門為你們而開,但我們相信應該不會有人無聊到想去試試死一次的滋味吧!所以別去騷擾……小朋友喔!你想死我們還不想累死啊渾障!你們這群不要命的傢伙給我們安分點!!』

 

那麼,以上是Atlantis學院校刊社的報導(PS.有些地方之所以消音是因為我們還想在學院中生存,所以請怪我們,我們也逼不得已啊!如果有看到奇怪的地方,請相信我們!催眠自己是個好方法)

 

 

 

後話之一:

 

 

「這、這篇是……?」我手上拿著據說是現在學院中正傳著火熱的東西,然後待在公會的巡司部門裡瞪著它看。

 

「喔!這個啊……從你們學院拿來的!還不錯,該報的有報到,該瞞的有瞞到,反正也沒差不是?」據說是褚家魔王的姐姐手裡拿著從原世界帶來的魷魚絲,然後看著手邊的紀錄表邊吃著,在我看著校刊時,她對我用一副『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眼神回答我。

 

「這根本就已經等於公布身份了吧!就算沒明說不也想得出來!!」我手舉著那份校刊對天花板吶喊。

 

「……」姐她看了我一眼然後又拿了一條魷魚絲咬了一口,「我還以為你會先吐嘲你竟然能拿到第二呢!果然長大了阿!」

 

……對欸,不說我還沒想到,裡面寫什麼擠下夏碎學長,我也感到很莫名其妙好不好!!然後這票選到底是什麼時候選的!?為什麼身為當事人的我完全不知啊!!

 

 

 

「……姐,你對這篇真的沒意見?」我又從看了一遍校刊後面的PS小字,膽怯的問。

 

然後回答我的卻是一個白眼,「你認為我若有意見這篇你們學院的校刊還會出現在這裡嗎?當然是我特別通融的。」

 

「……雖然不是很滿意,但就是要讓那小子知道我們褚家可是不好惹,讓那小子知道什麼叫態度放低點,我們家漾漾也不是沒人緣嘛!嘖嘖!都排到第二去了,只要再努力些將那小子擠下也只是時間的問題……我想這篇應該會讓然用來敲那小子一陣子吧!畢竟那小子可是奪找了他從小疼愛極深的表弟嘛!」姐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將我手上的校刊瞬移到了她的手裡,然後露出十分……令人惡寒的笑容。

 

 

……學長,你保重!不是我不保你,而是姐和然兩個人都不是我能惹的啊!!

 

 

 

後話之二:

 

 

身為當事人的夏碎手拿剛剛自己最親愛的弟弟拿來的校刊看著,臉上出現極為腹黑的笑容。

 

「哥,你對結果不滿嗎?」愛兄成痴的兄控──千冬歲看著夏碎的表情後擔心的問道。

 

「不會,我覺得這個票選結果還不錯啊!只可惜冰炎竟然還是佔居第一,不過效果應該也差不多了……」說到這夏碎的笑容又顯得更深了。

 

「其實根據情報班的統計,如果加上學院以外的人的話,漾漾他的人氣是比冰炎學長高的。」身為情報班的千冬歲管他什麼情報外不外流的問題,對於自己敬愛的兄長是毫無顧忌的全部說出來。

 

「因為漾漾之前考上巡司的關係,所以反而變成有許多人的注意焦點漸漸地跑到漾漾身上,然後漾漾他的個性又屬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在他的底線範圍內他都是一副親切溫和樣子,雖說巡司的工作是鐵面無私的,但卻也不會隨意拿把柄來威脅人,所以形象又更加的加分,然後又因為外表其實很像褚冥玥巡司,因此愛慕的人也十分的多。

 

所以總結來說,冰炎學長恐怕要小心了,而漾漾只要好好利用這點,其實反攻什麼的也相對的容易許多,而且根據漾漾他姐姐親自對我所說的,似乎這次她和妖師首領要讓冰炎學長大大吃虧……」

 

「呵呵!那麼接下來我們就在旁看戲吧!反正都要自動上演了,不看白不看。」接著,夏碎又看了一遍校刊內容,腦內在想的是要如何在事後調侃調侃那正在頭大的黑袍搭檔。

 

至於千冬歲則是推了推他的眼鏡,然後開始思考,不一會兒,千冬歲裡閃露精光。

 

 

 

後話之三:

 

 

「啊!漾漾!怎麼會來醫療班?受傷了嗎?」穿著藍袍在醫療班裡忙進忙出的她在第一時間就發現漾漾的到來。

 

「不是啦!我沒受傷……只是想來要一下藥膏,我那裡的快沒了。」

 

最近常常一不小心就受到波擊,那些袍級在做任務時都亂炸一通,可惡!小心下次我就直接在評比欄處寫上C

 

「喔!好!」喵喵看了我一下後轉身去拿那萬能的藥膏。

 

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這藥膏實在是太厲害了,超有幫助!尤其是我這種暴衰的人……

 

「來,我放進袋子裡了,漾漾要小心點喔!一直常受傷不是一件好事呢!」將袋子遞給我後,喵喵很認真地對我說。

 

「哈哈……,我會注意的。」但意外就是意外,我不管在怎麼小心他還是會來啊!

 

 

「褚小朋友,你等一下!」就在我準備丟下移動符離開時,一道聲音將我叫住了。

 

我轉過身,「輔長?怎麼了?」

 

他抓了抓他那有如土著般的頭髮後一副有話想說,但又不能說的表情,然後,又一副豁出去的表情看著我,「……其實,我想說的是……麻煩你稍微管一下亞,雖然我們已經放話別隨意去惹到亞,可是他這次卻是自己跑去找人算帳,醫療班不是便利商店供人二十四小時進出復活的啊!」

 

……輔長,其實是便利商店並不會二十四小時在復活人的……

 

「學長他……是又怎麼了嗎?」

 

……是誰要做了什麼惹到他想自己出動找人算帳?我記得若會做好像是因為我跑去……等等!該不會真的和我有關吧!我最近有做了什麼嗎?我低下頭來思考。

 

「……漾漾,我想應該是校刊上的那篇的關係,就是我們醫療班希望別一天到晚都有人被冰炎學長送來復活所發的那篇。」

 

「欸!?」

 

 

 

後話之四:

 

 

各位,大家好。因為編輯和和相關人員已經被恐嚇過了,所以校刊將不會再發出關於上次票選前兩名的相關資訊。然後,因為相關人員目前在醫療班,所以這次校刊停刊一次。

 

那麼,以上是Atlantis學院校刊社的公告傳單。

 

 

「哈哈!冰炎你這次做的還真是徹底啊!」夏碎看著這張發送出來的傳單,然後十分幸災樂禍地笑著。

 

「夏碎!你這傢伙!」這次所有事件的罪原禍首(據說本身並沒任何悔意)──冰炎咬牙切齒的握拳看著自家搭檔。

 

「不過,我還真要感謝你呢!這次和褚、歲他們班的班長一起開的賭局可是賺了不少呢!」夏碎有如完全沒看到冰炎的怒氣一般繼續說著。

 

「藥師寺夏碎!」

 

「嗯?」被喊的那人一臉無辜的看著怒氣沖天的對方。

 

「你!」

 

「啊!對了,褚他姐姐要我告訴你,她有事找你,要你去一趟公會找她喔!」夏碎丟下這句話後就開傳送符離開,單獨留下一個錯愕和怒氣無法發洩的尊貴殿下。

 

 

當冰炎來到了公會,就馬上看到一位雙手環胸站在他面前的紫袍巡司──褚冥玥。

 

「喔!你來了啊!走吧!我們回本家一趟。」人稱惡魔巡司最注重的是什麼?就是效率,還沒等冰炎意識過來人已經來到了妖師一族的本宅。

 

「等等!找我是有什麼事?」老實說,他最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首先是那篇報導,在來是夏碎的話語,最後是褚他姐的舉動,他覺得這次真的不對勁。

 

褚冥玥沒有回答,只是往屋裡走去,屋裡的裝飾其實不多,但可以感覺得出來裏頭有言靈的氣息,應該是用來保護這棟宅邸的,而且還可以感覺到褚冥漾所施的法術痕跡,很明顯,身為先天之力的繼承者,他所付出的力量絕對是所有族裡除了首領以外最多的人,也由此可知,褚冥漾進步到了什麼地步。

 

接著他們來到了一扇門前,門上的符樣可以感覺到很強的力量,只見褚冥玥拿報符變成一把小刀後往自己的手指割下,然後念了一段冰炎聽不太懂的咒術後,門漸漸地打了開來。

 

「歡迎,冰炎殿下。」然面帶微笑站在房間中央,而辛西亞則是一臉抱歉的站在然身後。

 

「這是怎麼一回事?」冰炎皺起眉頭看著顯前明顯絕對有問題的當代妖師之首。

 

「那麼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大概就是要你注意一點,漾漾不是你想惹就惹的了的。」然將笑容收起。

 

「我想,並沒那樣做過。」

 

「我當然知道,只是想告訴你,漾漾他已經不是以前那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了,他已經有那能力了,所以如果就因為他愛你而導致他自己受到傷害的話,我想不論是我還是冥玥,還有那些投票的粉絲們都不會放過你的。」說為後,接著然又有如四川變臉一般馬上拾起笑容。

 

「我知道,而且我也不會讓你們有那機會的。」冰炎看著自家情人的家屬堅定而不移的發誓。

 

「那就好……冰炎殿下,我們很期待漾漾的婚期喔!辛西亞相信主神一定會為此祝福的。」從剛剛就在一旁微笑默不吭聲的辛西亞爆出了這麼一句話。

 

「沒錯,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將我弟娶回去啊!你們兩個當事人不急,我們旁外人都快急死了,就連老媽都已經在催了你們知不知道啊?」褚冥玥靠在門旁看著裡頭的情景,並且將這次的罪主要目的說出。

 

「啊?」

 

「啊什麼啊?難道你要我弟將你娶回去?好像也不錯,那就將你的稱呼改為弟媳好了。」褚冥玥奸詐的對著冰言笑道,「反正漾漾追上你也是遲早的,你不娶就你嫁吧!」

 

「……你們!我絕對會將褚給娶回來的,你們放心吧!」怎麼可能是我嫁!就算妳想看也絕對不會發生的!

 

「那好,我們就期待著。記得計畫一個美好難忘的求婚和婚禮啊!」然高興的對冰炎說道。

 

 

《完》

 

結束了!就真的都結束了!

千冬歲想到了什麼呢?就是將冰炎的行蹤和舉動發佈給褚冥玥

然後再和夏碎一起看戲

 

其實這篇事情全部都是褚冥玥和白凌然(辛西亞好像也有一份)策畫的。

一開始玥對校刊人員的打壓,然後才有那排行被公布出來

(那排行其實是真的沒錯,那是地下的票選,所以大家都知只到是沒正式公開。)

然後醫療班的放話其實也是玥去慫恿的

幕後指使者是褚冥玥喔!

 

然後,欺負學長是我的興趣(學長:……(亮烽雲

所以這系列可以看出來我對學長都是在整他(燦笑

 

然後婚禮和求婚什麼的,看下一篇吧!出不出的來還是問題(遠目

應該都說完了吧!(望

 

那麼感謝投票、加櫃、點閱、觀看的你們

我們下一篇見啦!

 

黯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