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看到綱吉有回答的意願後,他稍微退了幾步給了雙方喘息的空間。

 

  「……」男子的視線不斷在綱吉身上打量著,「為了找失蹤的朋友……」以及找到戒指裡的Giotto找他算帳!並且暗自在心裡補上一句,他肯說就不錯了,想了解更多?沒門!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出現在這,畢竟這裡本來就是個常令人迷失的地方,所以我們才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將這那入……」男子將手托住下巴若有所思的講著。

 

  「……有可能吧……」綱吉講完後突然醒悟過來便對著眼前男子大叫,「等等!你剛剛說考慮納入?那你的意思是說這根本不是你的地盤!你耍人啊!」

 

  「我認為是。」

 

  「但事實上根本不是!虧你剛剛還好意思說我入侵!」

 

  「你加入我的家族好了!這樣就不是入侵了,就當我的賠償,我來很你一起找你朋友好了!」

 

  「……你究竟在打什麼算盤,我可不想加入什麼黑手黨了!」難道一個還不夠我受嗎?綱吉忿忿的看著對方,對於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實在無法馬上產生好感。

 

  「喔?黑手黨?這話我可不能假裝沒聽到,你,我是要定了!另外還有一個你不得不承認的錯誤,我從頭到尾都沒說我們是黑手黨

 

  還有,你出現在這那就表示你其實是和你朋友在逃而分散的吧!以黑手黨的能力想找出你想要找的人是比你自己一個人找來的快速,不是嗎?那麼,你還有什麼好拒絕的呢?」男子漾起一股邪魅的笑容看著綱吉。

 

 

  雖然對方說的話自己聽了只想揍向他,但是後面那句話說實在的是沒有錯!以一個人來說目前的能力要在廣大的義大利中找到失散的同伴真的很困難,況且綱吉根本不了解這時代的黑手黨發展成怎樣,當初歷史根本沒學好,一獨自一人來說真的不是很明確的做法。

 

  「……你別管到我的私人事情,有事才能來叫我,我認為不想做的我一律有自己的選擇空間,我只會背地裡的幫忙,而你必須給我有可能是我朋友的一切消息。」綱吉眼神變的冷冽,他早已習慣和別人談判時保持這樣子!

 

  「這沒問題!那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泉‧奧偉特,奧偉特家族的首領。萊因,回去了,讓小綱吉來看看我們的據點吧!」話說到一半之時,泉不安分的手牽了過去,論綱吉明示還暗示,不放就是不放。

 

  「我說,誰准你叫那麼親密了!況且我也不小了!」撫著額頭,無奈地嘆了口氣。

 

  「很可惜,我就是想這麼叫你,而且你這樣子要別人相信你已經夠大了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明顯就是在虧損綱吉的面容和身高,這筆帳連同剛剛按壓下去的火氣讓綱吉的情緒處於臨界點

 

  「好歹我也20歲了!你最好別給我以貌取人!」

 

  山間的了禽類飛起,震的樹上葉子落下,看來,自己撿了一個驚人的小東西啊!

 

 

  在百年後,彭哥列總部中的圖書館,喔!正確來說是只有歷代首領才能知道的密室,這密室則是在圖書館中,必須以火焰打開,並由歷代首領認可後才可進入,裡面正有一群意識體……

 

  「這樣做就可以了吧!」身為唯一女性,彭哥列第八任首領開口。

 

  「恩,已經確定是綱吉了!我的記憶也開始漸漸回歸了……可是接下來要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我也沒辦法去預料!」Giotto看著他們所圍繞的大桌上翻開的書,恩……應該說是日記。

 

  「那麼,應該不會有甚麼影響吧!」九代擔心的看著Giotto。

 

  「……不知道……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Giotto撫著額閉上眼。

 

  「現在我也只能繼續看著,我無法再插手了,然後也無法再做些什麼,我們只能看著,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到了!這座城堡就我我們的根據地了!」眼前是可以比擬為彭哥列總部的範圍,很大的一座古城堡,在綱吉眼中僅僅如此。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看似很大,但是想要比彭哥列好那就未必了,所以對綱吉而言很普通,應該說在原先時代有這麼大範圍的城堡少說有幾十座,怎麼看都差不多,驚訝那總東西,抱歉!早在幾年前就沒了!

 

  「喂!好歹這座城堡的主人在你面前欸!難道你都不會委婉一點嗎?」泉.奧偉特很不滿!

 

  「要不然你要我說什麼?」斜眼看了在自己旁邊的泉,「若你想聽些好聽的話也是可以……」

 

  「哇!這地方好大!好厲害!這真的事你們家族的城堡嗎?好壯觀喔!」看似好像一些第一次看到的人會講的話,但看到說話的人用一種面無表情,冷冰冰的口語講實在是毫無說服力,很明顯的像是在諷刺!

 

  「我很認真的在和你介紹,你這是什麼態度阿!」不滿,很不滿!泉.奧偉特嘟著嘴對著綱吉說話!

 

  看到對方嘟著嘴,老實說其實很可愛,綱吉很難得的問了個毫不相干的話,「你,幾歲?」

 

  「哼哼!23!」

 

  「你確定?」綱吉不是相信的看著他,「你確定你自己的年齡有這麼高嗎?」

 

  一開始綱吉的確是在報復,報復對方剛剛一開始對他的年齡方面嘲笑,現在看到了他的言行舉止綱吉的確是很疑惑,實在是看不出來對方比自己大了三歲卻還是這副小孩子心態,那麼的經不起言語上的刺激。

 

  「那當然……喂!別想轉移話題!」

 

  「那麼我必須說,做為一位首領你不覺得你剛剛的舉動十分不妥嗎?這麼的容易相信一人,你會後悔的!還有光是沉不住氣這點也只會帶給你自己的家族蒙羞而已,是想給敵方看笑話嗎?綜合以上兩點,其實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我為何有必要來到這裡,就算這是一個皇宮好了,我也不屑!」

 

  說出來的這些其實都是里包恩以前常常對他說的,雖然嚴厲,但還是不得不說,他是一位很好的老師,縱使他使自己踏上了黑手黨這條不歸路。

 

  話是說重了,但如果連這點都禁不起的話,那其實綱吉也沒什麼理由待下來。

 

  「……」泉.奧偉特低下頭沉默一下後突然有抬起頭擺出一開始見面時的姿態對綱吉笑道,「呵!抱歉,讓你看笑話了,我們進去吧!」

 

  喂喂!你也變臉也變得太快了吧!雖說是綱吉故意的,但那轉變老實說有點雷到自己。

 

 

  另一方面……

 

  在幽深的長廊上一群人小心翼翼地在裡頭行動著,然後不知道在尋找著什麼只見他們開了一扇又一扇的門,發現裡頭沒什麼後又悄悄的關上。

 

  「我們在這也有一段時間了,為什麼總在這地方打轉?」銀髮男子開口問了一名年齡與穿著十分不搭的嬰兒。

 

  「……」

 

  「覺得很眼熟,但是卻又感到哪個地方怪怪的,完全沒有一思考方向。」另一名男子環視的自己和同伴的位置後開口。

 

  「目前的疑點很多,你們想問我難道不想問嗎?一醒來便在這我也在思考,別一昧地祈求別人會給你答案。」小嬰兒說出的話完全不符合他的年齡外表,使剛剛開口的兩人閉上了嘴。

 

  「……彭哥列總部……」高傲的口氣,雖然有著一絲的不解,但卻很堅定自己的想法。

 

  「可是又感到很多不對的地方,是吧?雲雀。」里包恩壓低帽沿。「這裡的總部很新,沒有什麼由歷史遺留下來的痕跡,但卻也沒有那些精密的儀器,這裡不再我們的那時代,而是在過去。」



拖了很久的第六章熱騰騰的上來了!!!!

然後其實我明天要去新生訓練,還有功課沒寫完(默

總之出現這篇是奇蹟啊!(被打

那就這樣了//

黯歅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