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嵐彥,你都不會驚訝嗎?好歹江毅山莊可是江湖上第一的山莊啊!」南耀靈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看著已經十分不耐煩的我。

 

「是是,我當然知道江毅山莊是第一大山莊,可是……現在的我根本沒空去想那些,所以請安靜!」南耀靈看到我瞪了他一眼不知是因為被我的眼神嚇到,還是自知理虧,總之是安靜下來了沒錯。

 

 

 

在我看完所有齊商該看該逛的所有地方後,終於對在一旁無聊到極致的人說可以出發了,不過我們還是在那多待了一天,因為南耀靈說想逛完整個齊商市集和齊圓湖。

 

現在,我們正在一輛馬車上,然後過個大概走個幾日的路程便可到達江毅山莊。

 

就像之前南耀靈所說的,江毅山莊的確是個江湖上排行第一山莊,但這種排行隨時都是會變的,也許這月是第一,下個月就變第二,這都很難說,因為江湖上和江毅山莊有著相同實力的山莊說多不多,說少卻也不少,一個字,亂!

 

這排行很亂,各說紛紜,但是這江毅山莊卻也是有那實力說第一,因為在多次的紛爭、武鬥下,江毅拿到勝利是最多了,所以有需多人就此認為江毅是第一,但還是不太對,總之現在這情形根本排不出來,第一這稱號只要有實力都敢如此這樣自稱,也就是如此我才沒那麼的驚訝。

 

「你有要去哪嗎?這條路不是去江毅山莊最近的路。」我看著外頭的路,從齊商出來後我就注意到了,若是繼續走這條的話要再多繞許多地方才能到達。

 

「承陽,我沒說嗎?」

 

「我很確定你沒說,從齊商出來後你就都沒說過。」

 

「好吧!我現在說,我們等一下就要到承陽了。」

 

「你這樣算是先斬後奏吧,都快到了才說。」

 

「你沒問。」南耀靈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著我。

 

「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我看的他一眼將視線轉移到了外頭風景,不再理他。

 

「……你生氣了?」

 

這種情況有誰會不生氣?這問題也太……

 

「沒,你怎麼這麼想?」

 

「……感覺上你有點冷漠……」南耀靈有點不安地看著我,「呃……我是在要離開齊商前收到從江毅山莊那的同伴寄來的信所以才臨時改這條的,抱歉,沒提早說。」

 

「你……」到底在不在乎我!這句話突然出現在腦海裡,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我愣了愣,然後抬頭看到南耀靈還在等我回應我趕緊開口,「算了,下次記得就好。」

 

「嗯!謝了!」

 

 

 

馬車到達了城門口,城門上大大的寫著承陽二字,從門口看得出這只是一個小城,和春長、齊商那種地方不同,這裡並沒那麼熱鬧。

 

進了城裡直接就到了一家客棧,似乎是這裡最大的客棧──福陽客棧。我能確定這裡是葉家的,只是我不想那麼高調,反正帳冊這類的東西在每年年尾都還是會送回本家,其實不用現在就看,我最主要也不過就是來巡一巡、看一看自己努力兩年的成果罷了!

 

「嵐彥,老實說,這裡該不會也是你家的吧!」

 

「……不是。」南耀靈一副不信任的表情看著我,我不想說是不行嗎?

 

「好吧!是不是也沒什麼差,我主要是來這找人而已,順便住店。」

 

「恩,要我先去和小二說嗎?」

 

「拜託了。」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我們一同進入客棧,而小二一注意到我們連忙上前,現在已經是未時(13~15時)人也已經不多了。

 

「請問這兩位客官是要住店還是打尖?」

 

「住店,兩間房間。」我看向南耀靈,原本想問他兩間還是一間,但想了想還是算了,我和他認識也沒幾天,沒熟到可以同房休息的地步。

 

「好的!請兩位和我來!」小二直接帶我們往二樓走,然後拐個彎後到了兩間房門口,「就這了!請兩位好好休息!」

 

「那我進去裡頭整理東西,等等兩個時辰後下去。」我先和南耀靈說了聲後便進入房了。

 

看了看房間的擺設我嘆了一口氣坐到桌旁,然後從懷裡拿出再從湘琴老闆那給我的信,其實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不外乎就是希望我能到個個地方去讓所有人認識自己之類的,所以才特地將我給他的令牌還給我,就連蕭然那的那塊也是。

 

我看著那封已被我拆開的信發呆,就和我所想的一樣,只是裡頭多了我從未和他們說過的東西,看到這封信的紀錄時間是在去年底,而現在是春初,相隔不到半年……我有點不安了,如果他查出來的事是真的,那麼影衛會找到我其實也不單單是巧合。

 

我回過神後將信件放在燭臺上將它燒了,這東西還沒到可以讓其他人看到的時間,所以保險些我將這封信燒了。

 

我將身上的玉珮拿出,我一直都知道這玉珮代表什麼,這玉珮上的雕刻是一龍一鳳,我很清楚這和其他皇子拿到的並不相同,這是太子才可拿到的,而我也不明白,為何父皇沒和我拿回去然後交給二皇弟?

 

這玉珮和紅離從我出宮後就再也沒離過身,我了解這是因為我其實根本放不下宮裡的事,也了解這是因為這兩樣物品是父皇唯一送我的東西,皇家本就無情,能有這些禮物我便已很高興,父皇在想什麼我根本無法猜測,就有如母后所說的,做好父皇交代的就好,別做些其他無關的事。

 

我搖了搖頭,將玉珮放回原本的地方,然後躺到床上並將紅離放至胸前抱著他,這是自從拿到它後就一直沒改過來的習慣,這是我唯一能安心的地方,可是……

 

這幾天和南耀靈的相處卻好像打破了這習慣,我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