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湘琴是一家餐館的名稱有四個樓層,以甜品較為出名,但最有名的不單單是這而已,因為靠近齊圓湖,所以邊欣賞湖光色景邊品嘗美食是一大享受。湘琴最著名的便是四房,分別為──雅房、幽房、尚房和清房,這四房能夠看到齊圓湖的全景,也是位於最高的一樓層,但因為最為特殊,所以通常只開放給熟客或預訂者。

 

而剛剛青竹所說的便是這湘琴中的四房之一──雅房。令我好奇的是,影衛究竟是為何能夠進入雅房,是預定的?還是是熟客?

 

啊!忘了說,這湘琴便是葉家產業之一,也是爹最愛的地方之一,因為爹當初來此地遊玩時便看上了這的景色,便想到如果在此品嘗美食又可以看到如此美好的景色,那麼想必這美食會顯得更加地好吃,所以建了這湘琴。

 

可是讓爹會如此喜愛這地方卻是別種原因,還是否記得我曾說過這齊圓湖有如能真的能帶來『奇緣』?爹和娘便是在這認識的,所以爹也最愛這地方,這裡啊!有著爹和娘最美好的回憶,也是如此,我才對這那麼熟悉,那本家產簿中這湘琴和齊商就洋洋灑灑寫了三大張,不意外就是些這有多好,有多少回憶,有多少奇妙之事等等。看完,印象也深了……

 

在我胡思亂想之時我也到了湘琴,那的小二看到了我便上前詢問。

 

「兩問客官,有特別想要坐在哪嗎?」

 

「我找你們老闆,有人約我在雅房。」

 

那小二沒什麼特別的神色只是說了句『請兩位客官跟我來』便帶我們走了,小二將我們帶到老闆面前後說,「老闆,這兩位客人說有人和他們約在雅房,我這給他們帶來了!」

 

那老闆很普通,但卻很精明,看到這我滿意地在心中點了個頭。

 

「恩,好了!小張,去忙吧!」名為小張的小二離開後那老闆對著我們開口,「客官是否知預定人是?」

 

「青竹,他說報上這名字即可。」

 

那老闆露出恭敬的笑容,「是,我這給兩位客官領路。」

 

 

 

雖說是葉家產業,但平時巡視之類的都是蕭然和蕭遠兩人所做,所以看到這的擺設景致我是十分好奇的,看起來很舒服,不會有那庸俗的氣息,有的是那典雅的風味,和齊圓湖的景致搭起來是很協調的,的確是很能讓人放鬆。

 

「就是這了,客官!那麼我這退下了。」那老闆將我們帶到一扇青綠色之門口前後微微鞠個恭便離開了,留下了我和南耀靈兩人。

 

「他就這麼離開了,那我們要如何進去?」南耀靈看了看門口,但卻不知該不該直接開門。

 

「想開就便會開,我就不信這影衛在裡頭還會不知外頭有兩個人。」不得不說,這雅房的風格和青竹很像,一樣都是青綠……名也就算了,連衣裳和這雅房的門都一樣的顏色,他到底是多愛青綠啊!

 

當我才說完沒多久門便開了。我和南耀靈互望一下後便聳個肩舉步先行進入了。

 

「殿下,失禮了。」在這聲音響起時們也正好關上了,不是我要自誇,而是這四房的隔音是十分好的,絕對不會吵到房外和其他房之人。

 

「嗯?」我挑著眉看著青竹和他身旁的另一人,「所以你們討論出個結果沒?誰要跟著我?」

 

「是,我們這裡的兩人便都是接下來將跟隨你所挑出來的影衛。」那青竹旁的另一人先開口道。

 

「要跟?可以。將本殿的行蹤不向父皇稟告便可,其他你們要告知父皇本殿皆不管。」反正只要別知道我在哪就好,其他就算你們想干預也沒辦法。

 

「……」他們互看一眼後堅定的告訴我,「是,屬下遵命。」

 

「……嵐彥,你就這麼讓他們跟不要緊嗎?」從一進來後便沒說話只是看著的南耀靈皺著眉頭問道。

 

「有差嗎?也不過就是跟著,又不會突然出手什麼的,沒命令他們也無法做,就算父皇下了旨令好了,我這兩年也不是什麼都沒做,相信父皇查過後便會了解了……」

 

「……葉家勢力,是嗎?」南耀靈低下頭想了下便快速抬起頭來。

 

「呵!」我也只是笑而不答。

 

葉家的稅收可是排名前幾的,如果葉家垮了那群大臣不哭才怪,要想,我們這大戶不但按時繳交宮中所要的銀兩,且定時還會進貢些稀有物品,可卻又不管朝中之事,所以他們巴不得這葉家繼續留著。

 

況且啊!葉家一倒不滿的人可多著呢!朝廷還不想造成這結果,自己惹出事端還是自行去滅火,這穩虧的是誰想做?父皇可不是傻子。

 

而這南耀靈很厲害,不單單只是武功方面,頭腦方面也很聰明,才想那麼一下便知道我在說什麼。我默默地在心中記下一筆。

 

「好了!你們兩個,想暗中跟著還是正大光明的跟著?」拋開剛剛的事我問,然後又看著那名我不知道名的影衛,「還有你,叫什麼?」

 

「屬下名為殤,其實從在宮中開始便和青竹一直是陛下派給您的影衛。」

 

意思是會像以前一樣暗中跟著?還有,原來當初被我甩到的就是他們啊!

 

我段他們點個頭算是知道了,誰知此時我旁邊的南耀靈卻突然開口,「你們是怎麼訂到這雅房的?這裡可是非常難以進入啊!」

 

「我們沒義務回答!」

 

「嘖嘖!好歹我也是嵐彥的兄弟嘛!回答一下事會怎樣?」說著南耀靈還將手放在我腰上。

 

我皺著眉頭,「你!南耀靈!想知道就將你放在我身上的手拿開!」

 

「有關係嗎?反正是兄弟嘛!」他無恥的又將我拉進到他那裡。

 

「有關係!還有就算他們不說我也會問!你將手放開!」這次他沒在和我盧了,很乾脆地將他的手放開,然後看著我。

 

「好吧!你問吧!我想知道。」看到他這麼乾脆我反而覺得怪怪的。

 

「你要知道幹嘛?」

 

「當然是想來這裡啊!這裡看起來很不錯。」南耀靈一臉興奮的表情看著我。

 

敢情你和爹是同一類的?

 

我看向青竹和殤他們並對他們聳聳肩,「反正你們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不用免強。」

 

說完我走向外頭對路過的小二說要找老闆請他過來一趟,然後看了一眼房內的人後便開著門等老闆。而那一眼內青竹和殤一副不可能問到什麼的樣子看著我,南耀靈則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嘖!就算我平時都是交給蕭然和蕭遠好了,難道你們都不會懷疑這湘琴是我家的嗎?看到他們的態度令我莫名的一把火。

 

這時那老闆出現在我眼前,我意識他跟進來後便關上了門。

 

「南耀靈,這附近除了我們五個外還有其他人嗎?」

 

「沒有,就算有我也會發現的。」他一副我就是如此厲害的表情,那表情真的是有夠欠扁。

 

我走到窗前將窗關起來後又走到那老闆面前將一塊令牌拿出,那是蕭遠還給我印有『遠燕樓』三個大字的那塊。

 

「抱歉,請問您是?」那老闆顯得更加恭敬的問。

 

「葉嵐彥,葉家少主。」這樣說應該就可以了吧,反正令牌都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