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兩年後。

 

在爹和娘告訴我要接下葉家事情後我才知道我的忙碌又開始了。老實說,我萬萬沒想到葉家竟然有這麼多東西要打理,之前娘和我說只有一些客棧和餐館時根本是在謙虛,什麼只有一些,根本是一大堆,一共遍布了整個旻嵐王朝,每個城鎮接有客棧和餐館不說,也時又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奇怪東西。

 

我還記得,當時我問爹一共多少時他還撇開了頭含糊地呼嚨過去,接著丟下幾本冊子和就和娘逃之夭夭了。

 

那時看到這舉動除了不解以外還是不解,當我看到那些冊子上的東西後才知道,那本就是所有產業的紀錄本和員工的人事本,總之就是很龐大,令我驚訝的是,葉家竟然是旻嵐王朝排名第二的商業世家,這樣的葉家差點就要賣掉各分東西讓我有些佩服爹那時的決定。

 

雖然不知道他是真的在乎還是不成在乎過這些事業,但既然交給我了,我也不可能就那麼讓爹的畢生心血付之東流。

 

只是……難免會想發個牢騷啊!這是怎樣?也對我太放心了吧!我完完全全是被自己的爹陷害了是吧!這根本是把爛攤子丟給我啊!他根本是擺明了他不要然後我這兒子一定會接嘛!

 

如果不是有人在旁幫忙我容易嗎我?真是的!

 

咳!將思緒轉回來,現在我在葉家大宅的大廳堂中,目前正準備離開春常去外面看看逛逛,畢竟當年出宮後就馬上遇到爹和娘了,我根本是到一地方後又被綁在另一地方,所以想說出去外頭看看,並且順道去巡一巡一些地方,雖然知道有這些客棧和餐館,但沒去過怎知好不好,所以趁這機會順道去看看。

 

「少爺,路上小心。」說話的是葉家總管──陳黎,這陳黎是上一任爹的總管的孩子,今年已有四十,大多時我稱他為陳叔。

 

「恩,我知道。」

 

「彥,放在我們這的令牌你拿回去吧!反正大家幾乎都認得我,所以這令牌還你這樣碰到時他們才知道啊!」

 

「彥,收下,不准拒絕。」

 

他們分別是蕭然和蕭遠,之前很多事都是由他們一起幫我的,蕭然是個很活容易親近的人,只是有些天然,所以蕭遠有時想到時會捉弄他一下。蕭遠則是相反,不愛說話很冷漠,但熟識的人卻不會那麼嚴重。順帶一提,他們不是親兄弟而是結拜,我在兩年前撿回了他們。

 

「是是,我知道了!」我聳聳肩從他們兩個手裡接過上寫『遠燕樓』和『然鷹樓』的兩塊令牌。

 

「好,該帶的都帶了,沒問題了吧?那我走了!接下來的就交給你們了!」我稍微交代了下後轉身離去。

 

 

 

我想我恐怕真的不能一個人出門……

 

這次我前往齊商,那裡是離春長蠻近的一個地方,同時也是我蠻喜歡的地方,那裡有一座湖──齊圓湖,齊這字是這座城的名字之一,圓則是指這座湖的形狀,從高處和下來就有如一個圓般,而這名還有另一意思,與『奇緣』同音,據說有許多人就是在此認識自己所愛之人,也有人是在此認識患難之交的兄弟,是個很奇妙的地方。

 

原本想說平平安安去那逛逛……

 

但,該說我本身運勢就不好嗎?我本身就是沒那一個人出去旅行的命嗎?怎麼每次我一個人時就會有事發生?

 

現在,我在一群黑衣人中間,我背後還有一名男子,然後似乎來者不善的一群人將我兩圍成一圈圍起來……

 

咳咳!該怎麼說呢?這次我乖乖走在官道上,然後身後突然出現一人撞到了我,我好心的問了他有沒有事,結果就被他拉著手用輕功開始逃,逃到現在出現了一群人將我們團團圍住,所以說,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完完全全是莫名其妙的狀況。

 

「……我說你們到底要幹嘛?」我不想又因為這些事煩身了!

 

「喂!你和那個人是一夥的吧!」其中一名黑衣人對我開口咆哮。

 

「不是,你們沒事連我一起圍幹嘛?我還要趕路啊!」

 

聽到我所說的話後那群人互相看了下後,「管你的!反正誰你出現在這,受死吧!」

 

「喂!我是被你給牽扯進來的,你不解釋一下嗎?」那邊我已經沒望了,一群連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沒有!

 

「很難吧!你剛剛不也看到了!」那名男子回答我。在他回答的同時其他人也已經攻擊過來了。

 

「嘖!麻煩!」

 

不滿的抱怨一下後便和五個人纏了上來,而那名男子也是,不得不說那名男子武功不錯,雖然我認為我也不差,但那個人應該是在我之上。

 

因為是只有五個人,所以很好對付,看到那名男子餘刃有餘了樣子我整個更不爽了!看了看我自己這邊的情勢後我漸漸離那名男子越來越近,但到一定的距離後我快速解決較外圍並且離那男子較遠的三個人之後我藉機逃跑了。

 

我平白無事的幫你解決三個了,所以別怪我,反正你看起來挺輕鬆的嘛!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