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雖然看起來是斯文了些,但說是娘們也太過分了!堂堂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被說娘哪個人不會發火?很可惜,他微生暉彥不是什麼救世主,才沒有那種人該有的慈悲,也沒有那種右臉被人打了一巴掌還將左臉靠過去給他再打一掌的美好情操。

 

所以他動怒了!一開始在皇宮中受人汙罪,因為對方是父皇,是皇上所以他忍了下來,為了不拖累其他無辜之人他選擇盡快離開,不再為此多留,反正那幕後之人要的不過就是他失勢,雖說是外出歷練、反省,但也差不多等於放逐。

 

出宮後又被影衛不斷跟著,讓他感到十分不悅,可那些都是父皇的人他又不好動怒,因此他選了不傷到他們的方式躲過那些人的跟蹤,但卻白白浪費許多力氣去對付那些算是他計畫還中的惡霸。

 

現在,他好不容易真的自由了,可這些人卻出現在面前羞辱他,就算一開始並不在意,可一天內發生了那麼多事再好的人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受了太多委曲連欺騙自己的舉動也不想做了,既然有人出現在此讓他發洩為何不用?

 

「的確有。」我冷下臉看著他們。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本事!」帶頭的那位舉起大刀向我這衝過來。

 

我看了眼馬車那邊,很好,所有人只注意這裡並沒再刁難老先生。

 

當我將心思轉回面對眼前舉著大刀的人時,那把大刀已經在我面前,那名頭頭一副得逞的表情笑著看我,不得不說那表情笑的有夠猥褻,而我還是冷冷地看著他,在那大刀要劃我我腰部時我快速地繞過到達他身後。

 

他瞪大了眼看著人以消失的地方,而剛剛大刀上給他的感覺讓他更加明白並沒砍到,那頭頭快速的回頭想要再砍一次,但我也只是側個身閃了過去,他不死心的繼續想往我身上砍去,呼吸已經凌亂,每個動作都包含了許許多多的漏洞,才躲個四五刀我已經不耐煩了。

 

快速的移動到他後面抽出紅離指著他的後頸,「……現在你要帶著你的同夥離開,還是……被我傷到再也無法離開?」

 

「你、你是什麼、麼人?」他以顫抖的聲音說道。

 

「剛剛被你這大爺叫娘們的路人。」

 

「我、我自己離開!」我看到他的同夥有些已經轉身逃跑了,難怪……果然是一些自以為很有實力的人聚在一起而已。

 

「請!」

 

我將紅離拿開正想去看看那老先生有沒有事時腰間的疼痛令我皺起眉頭,當我回頭看時,那頭頭已經消失了!

 

嘖!也只有逃跑時快!

 

用手摀住腰間的刀傷讓它不再留更多血,然後往那老先生那走去,旁邊還有一位有些受驚嚇的車夫,恩……至少不是像我剛剛遇到的那位。此時馬車上又有一人下來,是位老婆婆。

 

「你們沒事吧?」

 

「有事的是你啊,孩子!」那位老婆婆對我說後從馬車裡拿出了藥膏,「來!我來替你上藥!」

 

「呃……不用麻煩了……」想要拒絕離開的同時那老先生拉開了我遮住受傷的那隻手。

 

「受了傷就好好上個藥!現在不用好化了膿就有得你受了。」他溫柔的對我說著,不自覺東就點了頭答應。

 

「好了,老伴。讓他上來坐著吧!」

 

「沒關係,在外頭就行了!真的!」我慌亂地回著,其實我沒想過會這樣被他們對待。

 

老婆婆看著我笑,「孩子!不要緊,就上來吧!」

 

「你就當作是答謝吧!」那老先生也笑著看著我。

 

這是來到這世界的第一次,第一次有人這樣對著我,以前每個太監、宮女都是對著我唯唯諾諾、恭恭敬敬的;朝廷大臣不是害怕就是不屑,要不然就是尊敬之類的;皇弟、妹們不是互相競爭在不然就是互相算計,就連三皇弟的個性都是冷冷淡淡的;父皇就不用說了,完全是板著一張臉公事公辦,我還未成看過他慈藹的一面;母后完全是希望我能達到父皇的要求就好,不會過分溺愛著我們,卻也不會疏離,但也感覺上有一成隔閡。

 

可現在他們卻對我慈祥的笑著,就好像我是他們的孫子一般,這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轉世以前的我和父母早已分開因為一場車禍,那時我也剛好十八歲成年了,身旁也沒有親人就一個人繼續活下來,似乎也是那時候開始我的想法全變了吧!

 

真好,真羨慕這老先生和老婆婆的孩子,有那麼和藹的長輩……

 

「恩,好了!」老婆婆替我上好藥包紮過後看著我,「孩子,接下來你要去哪?」

 

「咦?」我愣了下後道,「打算去春長看看有什麼差事可做,之後大概會一直待在那吧!」

 

「那你的爹娘呢?」

 

「……」他們啊!該怎麼回答?要老實說我是被趕出來的嗎?

 

看到我沉默老先生有些擔心,「怎麼了?」

 

「……我是被爹趕出來了,有人陷害我後爹將我趕出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有股衝對想對他們說實話,想將一切發洩出來,就算只是用講的也好……

 

老先生皺了起眉頭,「你是說有人陷害你,然後你爹不信任你,所以被趕出來了?」

 

看了眼他們我輕輕的點了個頭算是承認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