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離開時旁邊是無人送行,我很清楚,他們本來就只追求名利,昔日的太子因為過錯而跌下來恐怕只會讓他們更加不屑吧。不過對我來說也沒必要,如果真的想讓人送行那我一定是拖到父皇旨意的最後一刻。

 

出了宮外讓我鬆了一口氣,我慢慢的走在市集中,雖然好像也沒什麼可買但看著旁邊這些人讓我心情很愉快,至少不會是朝中大臣般如此愛費勁心思算計,而是有些樸實的人,如:在街角賣包子的大嬸、開心的玩著阿伯做的小玩意兒的幾個孩子……

 

我明白,人一旦有能力不是希望能有更高的權力,就是希望能幫助到人,而我屬後者,可是似乎什麼都做不到,只因為前者人太多了,幫了一個還有一個,他們都是前者為了名利而變成的受害者。

 

我嘆了口氣到驛站雇了輛馬車及車夫,我準備往南走以及擺脫我身後的那些暗衛。從出宮後就一直有兩個人跟在我身後,在宮中也差不多是這人數,想了想就便可知道那根本是父皇為了監視他而來的,還真是不信任啊!

 

我現在走的地方不是官道,因為我和車夫說我趕時間,所以能不能走近路,而車夫也不疑有他很乾脆的就和我說可以,只是路途可能有點辛苦。

 

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

 

「前面那輛馬車給老子停下!」說話的人騎在馬上,而他身邊還有其他人,那些人大叫,「喂喂!坐在車上的人,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給錢啊!」

 

我說,原來還真的有人這樣說啊!我還以為這種蠢事應該不會有人幹,沒想到還真的有!

 

算了,反正我要的就是這樣,鬧吧!越鬧越大越好!

 

當我想叫車夫別裡他直接過去時,那車夫就先開口了,「喂!看你這小夥子和和氣氣的,快留!別逼老子來幫你!」

 

靠!敢情你和他們是同一夥的?

 

我下了車二話不說便開始打,我要的就只是製造混亂,然後離開!

 

「你這傢伙!敬酒不吃吃罰酒!兄弟們!上!」帶頭的那頭頭大喊,「將他抓了或殺了都行!」

 

「憑什麼我非得要聽你們的,有能力就來拿啊!」我拿起紅離以高傲的眼神看著他們,而這時他們一定會惱羞成怒!

 

「幹!別忘了我們這有二十幾個兄弟,而你也才一人,去死吧!」看吧!果然惱羞了!

 

看到所有人一臉憤怒受到侮辱的表情衝向我,一副就是想將我殺了後又鞭屍的模樣我笑了,接著不慌不忙地一個個躲過往我這來的劍和武器。

 

笑話!父皇替我找的武術師父可不是吃素的阿!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我以後就不用在外混了,直接死在路邊。

 

等到所有人都聚集過來時我用紅藜的刀鞘颳起了黃沙,頓時皆被黃沙瀰漫著,看到這情況我笑得更開心了!稍微感覺到那兩個影衛注意力不再我這時我迅速離開了這裡!

 

抱歉!既然你們放了我自由,我也暫時回不了宮,那麼我就會希望有絕對的自由,而不是受你們監視!若連父皇的影衛都找到我了,那麼我覺得二皇弟絕對也找的到我想將我確實除掉這點心思我還是明白的。

 

 

 

離開了那裡並擺脫了影衛後我來到了官道上,雖然有些容易受人發現,但人就是要躲在人群裡,不是?

 

也許是因為這裡是通往國都的要道,所以來來往往的商人、馬車、人群都很多,不自覺我就跟者加快了腳步,也許是因為有些興奮,所以我不覺得很累,這似乎是我在這地方重生後第一次來到宮外,以往的忙碌讓我只覺得宮中的事物就是一切,或許我該感謝那個陷害我的人?

 

搖了搖頭苦笑我繼續趕著路前往離國都以馬車代步要三個時程的春長,這裡是著名的貿易之鎮,每年上繳於國庫的稅收是排在國都後的最多,這裡是貨物的源頭,要什麼有什麼,只要你肯在這城鎮繞繞和有門路那麼就絕對找的到。

 

或許我該找個客棧當當小二也不錯,可以更了解些事情,客棧可是消息的聚集地,且也可自行賺個銀兩,現在身上的銀兩是絕對度不過兩年的。

 

就在我滿懷理想往春長時意外又發生了!若說之前的盜賊是自行算好的,那麼接下來的搶劫那就真的是意外了!

 

走了大概兩個時辰到了現在這條較為少人的地方,也許是時辰問題,也許是這路本來就這樣,但這裡此時此刻卻成了強盜們打劫的好時機。前面有台馬車,雖然不像是大戶人家所用的,但卻也看得出來它又比平民百姓的好很多,此時被一群人攔下來了,我看到裡頭一位老先生下了馬車想用錢財讓他們過去,但對方似乎不怎麼領情。

 

「喂!我說你們,人家老先生都給錢了你們還擋什麼擋?」

 

「操!怎樣?你大爺我不屑於這點銀兩要他再多交出來你這娘們有意見嗎?」帶頭的那位對著我挑釁的說著。

 

……娘……們……?

 

很好,你們完蛋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