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都平身吧!」旻嵐王朝之帝——昭暘帝,微生徨煬冷漠的看著寢宮內的人。

 

手中抱著嬰兒的皇后娘娘先開口,「恭喜皇上!恭喜皇上得一皇子啊!懇請皇上賜名!」

 

昭暘帝在聽到皇子時面色柔和了許多,可見皇后娘娘生出的是皇子他很高興,和皇后娘娘接過嬰兒時他輕笑了下,看著懷中沉睡的皇子此時有一種他不是皇上,而只是一個剛做爹的父親。

 

「恩……就叫微生暉彥吧!」說完,將手中的嬰……微生暉彥交給一旁服侍的侍女後又看了皇后娘娘。

 

「皇后,你剛生完孩子,去休息吧!別累壞身子了。」揮手叫來了御醫交代了下後,御醫匆忙的點著頭說自己一定會多開些方子給皇后娘娘補補之類的,接著昭暘帝便離開了這後宮。

 

來的晚,但回的卻很快,皇后發現了這個但卻沒多做回應,應允下後將微生暉彥交給一直照顧自己的張嬤嬤變躺下休息。

 

她懂的,早在一開始皇上就說了,他不會愛她們這些嬪妃,後宮的他人也許以為皇上只會愛身為皇后的那一人,所以當時很多人花盡心思只為了皇后一位,且這也本就是她們的目的,掌權後宮並在皇上旁進言使娘家那些親人保有朝中更高的地位,所以她們也沒多想,只是一昧的爭鬥。

 

但,她只是安分地待在後宮中,不爭鬥、不理會、不管閒,她不愛做這些事,也因如此被皇上看上了,因為皇上要的就是不去管他做什麼,只要順從就好,不要去管太多閒事。

 

會有孩子只因為這王朝需要,所以他們通常行房完後皇上就離開了,絕不會留在任何一嬪妃寢宮過夜。為什麼?皇后娘娘不會問的,因為皇上不喜歡,只要安分的待在後宮中做自己該做的事就可免殺身之禍。

 

錢財,皇宮每月的俸祿還會不多嗎?地位,皇后這位還會不高嗎?娘家,只要符合皇上的要求,會有人替她處理好,畢竟皇上本意就是希望後宮別扯進朝中之事。那她還有什麼不滿?

 

現在,她只求她的彥兒以後能一樣只管自己份內的事,別惹到了皇上。

 

 

 

出生到現在也已過了一個月,我知道現在我叫微生暉彥、我知道哪些人是我的父母、我知道了我是這王朝的大皇子、我知道今日是我抓周之日。我不懂前些日子母後將我抱在懷裡那些話的意思,她要我盡可能的達到父皇的要求,那……今日的抓週我又該抓什麼?

 

現在我被侍女抱著,整個人都是討喜的紅色,然後我人現在似乎在聽朝的大廳,有很多人,應該是朝廷大臣吧!父皇坐在龍椅上母後則坐在父皇旁邊,我好奇地四處張望,然後看到了一堆應該是為我抓周所準備的東西,看到的感想是好多阿……

 

侍女將我放在那些東西前面,我坐在地上看旁邊的東西,恩……有劍啦!書啦!筆……等等!那是什麼東西?我好奇地往一包黃色的東西爬去,中途還看到了軍令牌和一疊銀票,忍不住看了一下銀票,算了,那種東西好像有點無聊。

 

我還是努力的爬到了那包黃色的東西面前,然後其實那只是拿塊黃布將東西包起來,沒有綁住,我將那些布撥開好奇的看了下裡頭是放什麼,但我不曉得這好奇心讓我在不到一刻的時間就後悔了。

 

裡頭的東西很重,那是一個很大,雕工細緻的──玉璽。

 

那塊黃布被壓在玉璽下,我手抓著那塊黃布、屁股坐在玉璽旁邊的一把劍上發愣,為啥玉璽會在這?也太搞笑了吧!幹嘛把玉璽包來啊!

 

「……看來朕的皇兒很喜歡那玉璽和神劍──紅離啊!」父皇看著我的一舉一動,發現我對著玉璽發呆後便心情愉快的開口道。

 

而其他人則是倒吸了一口氣,心想:這大皇子難道真的是下任皇帝?如果這時我聽的到他們的心聲的話一定會對他們大叫絕對不要,可是我聽不到,也說不了……

 

「看來彥兒對這玉璽如此喜愛,這以後到有可能替朕管理朝中之事呢!但很可惜那玉璽陣線在無法給他,而那紅離嘛……就賜給彥兒吧!」母后驚訝的看著父皇,而我還在發愣,但此時不是對玉璽,而是對剛剛聽到的那番話。

 

這是一個玩笑,對…吧…?

 

此時我終於了解為什麼要用黃布包著了,因為就算我抓了玉璽也抱不起來,所以他們就以我抓到那塊布來當作抓了玉璽,而只有那塊布也不太能證明,可我去一直盯著它發呆,所以完全誤會了!徹頭徹尾的誤會了!

 

只要是孩子都會對鮮豔的顏色感到好奇吧!是誰將它用布包起來的啊!就算我心靈上不是一嬰兒,但為什麼要用布包啊!如果知道它是玉璽我絕對不會去看他一眼!還有我好像還沒開始抓吧……

 

當我離開了殿堂我還在想這件事,想到最後我又想了一遍剛剛父皇的話……

 

……吶,皇上這種差事,應該不管是哪位皇子都行吧……那我還是有機會逃離這帝位……吧……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