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昭暘5年,為旻嵐王朝大皇子和二皇子出生之年,兩位皇子分別為正月初七和八月初九出生,這是一切的開始。

 

此時在皇后娘娘諾大的寢宮中,下人們十分忙碌地在裡頭走動,因為皇后娘娘的孩子即將出世。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皇后娘娘是否更加受寵,若是男生那就是大皇子了,加上是皇上第一個孩子那麼就更受到皇上的重視。

 

但若是女生就便只是一位公主,雖然皇后娘娘依舊是皇后娘娘,但母憑子貴這道理在皇宮中更為明顯,而淑妃娘娘也已被御醫驗有一兒,如果皇后娘娘生下是公主,淑妃娘娘生的是一皇子,那皇后娘娘之位便不會再如此穩固。

 

朝中大臣們正在看,昭暘王朝眾人各懷不同思緒看著,此時的我什麼也不知……

 

 

 

眼前是一片紅花,且只見花,不見葉,此時的紅令我感到一陣茫然,聽人家說將當靈魂度過忘川,便忘卻生前的種種,一切都留在了彼岸,然後開成了妖豔的花,這就是彼岸花,我自嘲的笑了笑,腳還是不停的向前走沒有慢下來過。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經歷,也許我前一世也來過同一地方,也許我也在此留下來什麼,但我很肯定的是,接下來我將忘了一切重新來過,我期望我下輩子能愚笨些,不要再像此生一般太過聰明,了解太多……

 

我走到了奈何橋,看到了孟婆,此時的我想忘了一切從新來過,孟婆湯據說能忘了一切,那麼,是否可以連以前那些都忘光?

 

我走到了孟婆面前看著她問,「……是不是只要喝下去了,就真的能忘掉一切?」

 

「呵!你不希望留著自己的記憶嗎?」她只是笑著看著我去不見她有什麼動作,不是說一定要飲下孟婆湯才能度過奈何橋嗎?

 

「我不希望,這一世的我知道太多了,所以我希望下輩子能夠不再知道這些,然後……活得快樂有意義些……」

 

孟婆微微嘆了一口氣後又對我笑道,「孩子,你不必喝下我這老太婆的湯藥阿……」

 

「為什麼?」我不解地皺著眉頭。

 

「孟婆湯又被稱為忘情水,但有多少人知道這忘情水才是她真正的名字?」孟婆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孩子,現在的你我這老太婆根本無法讓你遺忘什麼,需有那留連不捨、後悔死亡的那種情意這忘情水才有效阿……」

 

說完孟婆便離開了!

 

所以這是說我根本沒有辦法遺忘一切……嗎?我看著奈何橋我不想渡過了,在這也許比較好吧!等到我有孟婆說的那種情意時就能忘了一切。

 

『孩子,邁開腳步前進吧!一昧的留在這不如到另種人生中試著改變,不是?』

 

不知從哪來的女性聲音哀傷的說著。

 

『別再在一這麼多了,多為自己想想、多自私些、多快樂些,你會明白的,那些都不是阻止你前進的理由,與其在那做些無謂的自責,還不如去做你做得到的,不是?』

 

「但……真的可以嗎?」

 

這次沒有人回答我,我在那站了多久、想了多久我不知道,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無助地看著眼前依然綻放著美麗鮮紅的彼岸花。

 

我閉上眼睛,然後睜開,我想我可能也有點明白了。

 

 

 

黑暗的空間使我感到難受,一陣擠壓和折騰後終於出來,濃濃的血腥味漫開令我感到十分不悅,再加上剛才為了出來的那番煎熬我大聲地哭了出來。

 

「啊!出來了,出來了!」這是一名男性的聲音,似乎是剛剛替我接生的人。

 

「娘娘恭喜!是皇子啊!是名皇子啊!」這次則是一女子的聲音。

 

之後有人將我身子擦拭乾淨後便將我交給另一個人,那人將我抱在懷裡哄著,我停下來了哭泣睜開眼看著抱著我的人。

 

那是一位女人,女人很漂亮看起來也才十六有七左右,稍微看了看附近大概是個富貴人家,只是時代背景有些詭異,似乎並不是在二十一世紀,而是在更久之前,想到這我忍不住皺起眉頭。

 

女人看到我皺起眉頭以為我又要哭出來便不斷安慰著我,「乖!好皇兒,別哭啊!」

 

聽到這話我慢慢舒展了眉頭,然後看著她,現在的我什麼也不能做,剛出生的小孩很小力氣也不大,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也只能看著眼前的女人,而這女人似乎是我的母親,然後她剛剛和之前其他人對我的稱呼讓我知道我好像並不單單只是生在富貴人家而已,而是生在一個史上最麻煩、最亂、最糟糕的家庭──皇家。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聲響,「皇上駕到!」

 

旁邊的人一個個跪了下來喊著『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嗯……看來真的很慘,不偏不倚的來到這被稱為最無情的地方。

 

算了,我不想管了,好累!也許現在只是個嬰兒吧!體力都不太好……接著感覺意識有些不清楚便睡了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