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應該算是架空文,背景設定在未來篇結束後,沒有繼承篇!此篇為自創×綱吉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就往下拉吧!)






















  慢慢的走近病床,看著大家躺在那裡,「……從那次到現在你們也睡了夠久了,你們也該醒了吧!好希望你們能快醒來……,真的好希望你們能快醒來!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只要你們還沒醒來我就會一直保持這樣,直到大家的清醒……」就算我會因此陷下去再也不出來,或許早就是了……


-----


  此時的綱吉只是盯著所有人看,和往常一樣陪在他們身邊,因為他也只有這時候能夠見到他們,以每天要處理的事如此眾多,要是沒打理好一切都會功虧一簣。


突然……




  「這、這……是怎麼回事……!」原本在床上躺著的所有人正以一種緩慢的方式一點點消失,若不是一直盯著看,綱吉根本不可能會發現!


  不妙,非常不妙,超直感不斷告訴綱吉非常不妙!下意識的伸手想握住離自己最近的山本的手,但是像是要逃避一般,他們的身軀去以更快的速度消失。為什麼?究竟進怎麼了?到底是為什麼?這些問題不斷在綱吉腦中閃過,手上的彭哥列戒指不斷的閃爍光芒,他知道了,和他今天稍早一樣。


  『這回你又再做什麼了,Giotto!我非得要一個解釋不可!』綱吉忿忿的想著。





  現在,所有人都消失了,說是消失也不太對,正解應該是穿越。為了要把他們帶回來的綱吉毫不猶豫的跑回辦公室,將一些用的到的物品帶在身上,手槍、手套戒指和短刀等等,畢竟一直用火焰太顯目了,接著將戒指舉在自己胸口的地方然後點燃火焰,雖然不太清楚這樣是否會成功,但直覺很肯定的告訴他要這樣做,不出所料,辦公室在一道強烈的光芒射出後裡頭就沒人了。




  這是他第二次穿越,和早上的不一樣,此時的綱吉非常不滿。他想過叫出在戒指中的Giotto,但是他卻不理人,明明知道犯人可能就在自己身邊不由得就是感到不悅,生氣歸生氣,但對於戒指非常有用(就多種意義而言)索性的留著。


  這回綱吉到的地方,難免有些失望,以為可能會和大家到同一地方,但是可悲的是他卻發現自己身在今天稍早離開的森林裡,沒有血腥味……


  自己殺了那麼多人,怎麼可能沒味道!他記的很清楚,當時他離開的地方離自己殺人的地方其實只有四、五公尺遠!剛剛在看周遭時完全沒有屍體,很奇怪。


  但,他能確定這是他離開時所在的地方,因為這裡的樹旁邊有那時自己不小心遺忘的東西──手槍,從那時的敵人手中搶到的,它還在那隱密的草叢裡,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到要放在那裡,但不可否認的是,慶幸還好那時有這麼做,不然他絕對不能確信自己是不是真的成功到達他想到的地方,那把槍的位置藏的很好,只有剛好在綱吉的那個位置才能看到它,也是這樣才沒人發現的原因吧!


  現在要怎麼做才好……直接殺去找Giotto嗎?這樣太衝動了,反而會誤事,畢竟和現在這時代的他沒關係啊!但是嚥不下這口氣,貿然衝動太危險了!現在連大家是不是在他那裡都不知道……,Giotto你還是不回應我、不給個解釋,是嗎?看著手上的戒指不發一語,只是默默的看著。




  「是誰!」感覺到腳步聲接近自己的綱吉轉頭看著沒有人的樹木,而不久出來的人是幾位不認識的男性,很危險!他們手上都拿著槍,除了中間站的那個人,應該是裡面地位最大的。


  中間那位男子慢慢靠近綱吉,而其他人則已經停了下來,只是目光依舊還在綱吉身上。


  「你是什麼人?」男子出聲發問,而且還靠近綱吉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對於男子的接近,綱吉有些驚慌失措,男子每走一步綱吉就退後一步,但對於一個身後原先就有一棵樹檔著的綱吉而言他退了一兩步後也就無法在繼續後退,硬生撞上身後的樹,對方也終於在距離不到30公分處停了下來,如此近的距離令人遐想,加上那男子本就比綱吉還高,那身高差瞬間又顯得使兩人如此曖昧不明。


  「在問別人是什麼人時,並將他人逼上絕境,這就是你們的詢問方式嗎?」綱吉自己知道這情況是多麼的令人遐想,被這男人搞到這情勢綱吉非常不高興,但對方似乎就是想要達到這目的,在這部分他已經快輸給對方了,所以在言語上就明顯的顯示出他的不滿。


  「雖然是有些不妥,但是對於一個來路不明闖入別人家地盤的入侵者你認為我會好好的問話?」男人挑眉看著。


  的確,突然出現在別人地盤是不對,更何況還表現出那敵意這下子綱吉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綱吉……我的名字。」這是他最大限度了,原本還想繼續和對方周旋下去,吵個天翻地覆把一天下來發生的事所造成的壓力藉由這機會發洩在這突然出現且態度又不好的人身上。


  雖然突然出現的人應該是綱吉自己才對……,但為了在這時代生存,他可不希望馬上被對方發出通緝令,不過就算發了賞金應該也比不了原本在那時代的還多,可是行動起來會明顯非常不便和不爽,試問,自己走在路上被開一槍、追殺,誰會喜歡?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看到綱吉有回答的意願後,他稍微退了幾步給了雙方喘息的空間。


  「……」男子的視線不斷在綱吉身上打量著,「為了找失蹤的朋友……」以及找到戒指裡的Giotto找他算帳!並且暗自在心裡補上一句,他肯說就不錯了,想了解更多?沒門!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出現在這,畢竟這裡本來就是個常令人迷失的地方,所以我們才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將這那入……」男子將手托住下巴若有所思的講著。


  「……有可能吧……」綱吉講完後突然醒悟過來便對著眼前男子大叫,「等等!你剛剛說考慮納入?那你的意思是說這根本不是你的地盤!你耍人啊!」


  「我認為是。」


  「但事實上根本不是!虧你剛剛還好意思說我入侵!」


  「你加入我的家族好了!這樣就不是入侵了,就當我的賠償,我來很你一起找你朋友好了!」


  「……你究竟在打什麼算盤,我可不想加入什麼黑手黨了!」難道一個還不夠我受嗎?綱吉忿忿的看著對方,對於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實在無法馬上產生好感。


  「喔?黑手黨?這話我可不能假裝沒聽到,你,我是要定了!另外還有一個你不得不承認的錯誤,我從頭到尾都沒說我們是黑手黨


  還有,你出現在這那就表示你其實是和你朋友在逃而分散的吧!以黑手黨的能力想找出你想要找的人是比你自己一個人找來的快速,不是嗎?那麼,你還有什麼好拒絕的呢?」男子漾起一股邪魅的笑容看著綱吉。





所以說,主角終於出現了!!!
然後有句話我不得不說,那就是我沒有存稿了!(連同這篇往前數五篇都是在六月十七號發的)
鮮網的存稿功能真是好用啊!!!(心
如果我從六月十七號開始沒有打稿的話那是真的沒存稿了
但如果有打那就是有了,沒想到一萬字的稿只能維持半個月(YAY)


還有我超愛這孩子的!!!


謝謝正在看此章的孩子!


接下來是預告:


  【「恩,已經確定是綱吉了!我的記憶也開始回歸了……可是接下來要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我也沒辦法去預料!」】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