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應該算是架空文,背景設定在未來篇結束後,沒有繼承篇!此篇為自創×綱吉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就往下拉吧!)






















  這像是自暴自棄的舉動沒有持續太久,但太大的負荷衝上心頭,綱吉只能跌坐在地上,「阿……看來這身樣子會被G懷疑一陣子吧!雖然沒什麼大礙,但滿身的血跡不被懷疑都有問題……」頭慢慢的低了下來,「……些下來該怎麼騙他們呢……早知道就不這麼做了……」看著自身的慘狀苦笑,默默不語。


-----


  Giotto慢慢的接近綱吉,在旁的雨月和G還沒從驚訝和錯愕中恢復,只能任憑自家首領過去。像是感覺到有人走近身體明顯的動了動,拿起來在一旁的槍對準走近的Giotto後才慢慢抬頭,看清楚來的人是誰時眼睛的瞳孔瞬間縮小。頓了頓後放下了槍枝……


  「抱歉……沒注意到是你……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所以……讓我靜一靜好嗎?」綱吉說完,拿起原本自己帶來的手槍起身,往房子的另一方向走去。




  夜還很靜,剛剛的突來的插曲似乎還是不能打擾這寂靜的夜晚,這一夜在他們心裡非常不平靜,夜還很長……很長……











  Giotto聽了綱吉的話接著就回去休息了,他信著綱吉一定會回來,但事實好像無法如願,一個晚上都沒看到綱吉回來的身影如同消失一般,那少年有如不曾存在一般也沒有再回來,好像被神戲弄一樣。


  等到天亮急忙跑了出去找綱吉,被神戲弄於掌心所有的動作更顯的愚昧,森林中的樹木葉子被風吹拂過後的沙沙聲有如在嘲笑Giotto的行為,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綱吉這少年給了Giotto他們無比的震撼,這事件也就因為這少年的消失一切不了了之,一位少年為何可以獨自打倒了無數敵人拯救了彭哥列的首領這也就無人能知其中真象。


  在旁看著這一切的G和雨月勸了勸Giotto後三個人繼續往將彭哥列變得更為強大之路邁進,或許是相信只要彭哥列聲勢強大綱吉也就會來找他們,或許……吧!









  夜裡獨自一人的綱吉只是靠在樹上想著發生的事情,或許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算了!也夠了,這種謊言也該結束了,不存在就是不存在啊!」手上的彭哥列戒指向是回應他一般漸漸發光,就像來到這裡時的情況一樣,但是出來的卻是一個人——Giotto。


  『今天還好嗎?綱吉!』


  「不知道……根本沒做什麼……」綱吉的頭低了下來,而Giotto向是要鼓勵他似的摸著綱吉的頭髮溫和的說,『或許,一開始就不該讓你來吧!但是你知道我為什麼還是送你來這裡嗎?來到我存在的時代。』綱吉疑惑的抬起頭來而。


  『因為我有一個需要被證實的秘密,唯有將你送到這裡才能知道對不對。還有,一直沒說,其實若是你想離開沒關係,這畢竟是從我就開始的罪,不該由你們來承擔。』


  「……不會的……我不會離開彭哥列的,那裡還有需要我的人,所以我不會離開!」綱吉雖然有些驚訝為什麼Giotto會這樣說,但是原本就已經在心底下定決心的是事不會改變的!


  『是嗎?那麼我就送你回去了!我期待還會在這世界看到你……』Giotto說完便將綱吉送了回去,接著往原本這時代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看了看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漫長的夜一過Giotto便會出來找尋綱吉,這都是後話了……









  綱吉在一陣光芒消失後看了看身旁景象,就和他離開時一樣,一樣的長廊,一樣的地方,但卻是不一樣的心理。剛剛發生殺虐似乎沒發生過,身上的西裝變回那原本乾淨的樣子,手中手槍的子彈完好如初,這樣的情況有如在諷刺他那些事根本不過是一場夢。綱吉也沒再想什麼,直接將槍收回去,邁開步伐往原本想要去的餐廳走去,準備去完成他原本預定好的事。沒人發現他們敬重的首領消失幾秒後又突然出現,只有當事人知道而已。






  對於剛才發生的事綱吉也沒空再去理它了,休息完後回到了辦公室繼續處理一些最新送來的文件,等到意識到很晚時也已經入夜了,綱吉看了看辦公室,對於這寧靜的夜晚莫名的開始感傷起來,將東西整理好後往書櫃的地方走去,並在自己的辦公室施了幻術,不過,因為霧屬性不是最主要的,所以只要有術士經過都能感覺出來,甚至破解,但是對於只是要隱蔽幾分鐘的綱吉而言,能夠騙過其他低層幹部就行了。




  綱吉將手掃過第二排的書,並將從右邊數來第二本的書拿了下來,接著將手往原先被書擋住不一查覺的小凹槽壓注入火焰,眼前的書櫃慢慢往後退,在左手邊正好因為櫃子向後退而露出了原本該有的通道,將手上的書放了回去之後,綱吉走進去了那裡。




  這通道似乎漫無止境的延長著,好像毫無盡頭,不過這裡是綱吉特別請正一、將尼二、史帕納特別建的,所以自己很清楚該如何走。終於看到了盡頭,在綱吉眼前出現的景象是一間充滿醫療用具的房間,裡頭擺了許多儀器,以及好幾張的病床,躺在頭上面的人正是綱吉的守護者們和里包恩,但是在這裡的不單單只有他們,另一個人正在一堆醫療儀器的後面檢查及保養,這個人正是入江正一。


  綱吉對著正一點了一下頭後,正一也就出去了。對於這裡的建造者以及醫生都會知道另一個入口可以進入,也因為綱吉信任他們所以他們也能夠自由進出,雖然身為醫生的夏馬爾只有定時進來看看病人狀況,在綱吉在時再和他碎碎念幾句,說『我不為男生看病』再不然是『真是的,又不斷破壞我原則』等等!但嘴上這麼說,還是很努力的想讓大家好起來。








  慢慢的走近病床,看著大家躺在那裡,「……從那次到現在你們也睡了夠久了,你們也該醒了吧!好希望你們能快醒來……,真的好希望你們能快醒來!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只要你們還沒醒來我就會一直保持這樣,直到大家的清醒……」就算我會因此陷下去再也不出來,或許早就是了……







這次斷斷續續的......
另外會客室是拿來聊天的,不是拿來生蚊子的~
所以說,意見甚麼的歡迎,噗浪也行喔!(煩不煩!


然後我知道有一堆多在後面默默看我的人們,總之謝謝啦!(喂!




接下來是預告:


  【......如此近的距離令人遐想,加上那男子本就比綱吉還高,那身高差瞬間又顯得使兩人如此曖昧不明。


  「在問別人是什麼人時,並將他人逼上絕境,這就是你們的詢問方式嗎?」】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