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應該算是架空文,背景設定在未來篇結束後,沒有繼承篇!此篇為自創×綱吉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就往下拉吧!)






















  「真的很抱歉……因為我們……」Giotto自責的低下頭來,看起來很憤怒。


  「不、不要緊啦!這不關你們的事,真的!要怪就怪我自己太笨了,真的和你們沒關係!」謊都說下去了再不繼續演下去也不行,但又不想讓他們太自責,好矛盾!


-----


  「等等!你們安靜一下。」從剛剛開始就很安靜的G突然站起來,面色凝重,直直的往門外看去手中中不知什麼時候拿起了槍。


  「是、是敵人嗎?」剛到這裡就發生這種事,綱吉明顯慌了陣腳,但也因為這樣Giotto沒對他起任何疑心,但,在這種時候太過於冷靜反而讓人感到有問題。


  「嗯……看來已經追來了。」和G一樣面色凝重的看著門外,轉頭接著對綱吉說,「等等我們會出去,然後你趁著對方將注意力在我們身上時躲到草叢中,小心別被敵人發現了!」




  「阿、嗯!」


  「Giotto,我們也該出去了!綱吉他沒問題的啦!」接著他們走了出去,出去前雨月對著綱吉點了點頭,要他相信他們!






  接著綱吉等待他們出去後來到了門口,看到的是一群人圍著Giotto他們,對方似乎不想給他們一條生路,但Giotto他們也不是省油的燈,靠他們比較近的幾個人已經被打倒了,Giotto的頭上冒著死氣火焰,很漂亮,甚至比綱吉的還要強大!在敵人將注意力都放在Giotto他們身上時,綱吉照著剛剛的計畫往草叢裡鑽。


  綱吉挑了一個可以從這裡清楚看到戰場但他們卻看不到自己的地方,手不自覺的往西裝內帶中搜索手套,但及時停了下來改拿成跟著手套放在一起的瓦爾特P22。


  「好險剛剛沒拿手套,不然被Giotto他們看到就完了!」在心裡暗自說著,目光繼續放在戰場。


  G將手槍對著離他最近的敵人不到幾秒又有三個人倒在他面前,看到雨月那邊四把刀快、狠、準的坎像拿槍指著他的敵人,一樣不到幾秒對方倒地不起,以這樣的氣勢已經撂倒了三分之二的敵人。Giotto那邊一個拳頭落下解決的另一個。






  「Giotto,小心!」其中一敵人指著Giotto的身後,雨月大聲的喊著Giotto的名字,以他們的位置根本沒辦法,根本來不及!


  接著槍聲落下,吃驚的是倒的人不是Giotto而是敵人,但他們有沒想太多繼續面對著眼前的敵人!另一地方躲在草叢中的綱吉面無表情的將槍放下,緊接著大口大口的喘氣,在剛才他看到敵人拿著槍指著Giotto且臉上掛著勝利的表情時,他的心跳快停止了,下意識的舉著槍瞄準對方毫不猶豫的射出。






  他不想再看到自己重要人在他面前受傷了,那種痛好難受,明明是自己可以防範的但是卻因為一時的疏忽而失去,那種痛不想再一次的感受到。但,殺人這種事……還是沒辦法習慣,那明明也是一條性命,為什麼是戰爭,為什麼一定要有人死去,為什麼不讓自己重視的人受傷下場卻是殺了另一個人,好令人作嘔,現在的綱吉只想吐,不過還是忍了下來,因為現在Giotto他們還在戰鬥,必須看完它,避免剛剛的事發生。






  戰場上的敵人在Giotto他們攻擊下越來越少,但是卻也沒有再像剛才那樣那麼輕鬆,對方的能力也很強,況且對方討的救兵也快來了。


  「可惡!如果他們救兵來了那根本就沒完沒了!我們只有三人,他們卻可以就更多,甚至是一大群人!」G不滿的對著剛剛在他面前倒下的人說,對方的表情就像在恥笑他一番令G更不爽了,但對方也已經死了無法回答他什麼。


  此時躲在草叢的綱吉聽到了腳步聲,來了很多人,現在綱吉很想說一句話『G,你沒事幹嘛那麼烏鴉嘴啊!』,接著默默的舉起槍枝往敵人會來的方向走去,雖然殺人很厭惡,剛剛那也不是第一次,不過必要時是不會這麼做,但是這次就姑且當一次例外,綱吉還是無法放任Giotto他們不管,他還是想幫點什麼!以前就是常常依靠著大家太多,所以才想變強不讓大家當心。既然如此,如果現在不好好努力,那麼還有什麼意義?所以、所以想要以自己了力量保護大家!


  綱吉漸漸的看清楚來的對手,對方似乎來沒看到他,那麼……先下手為強!綱吉對著最先靠近的人開了一槍,倒下。然後開啟了他心裡那塊不該被啟動的角落,名為殘忍!手染上了鮮血,臉上也被濺開的血液噴到,黑色的西裝完全看不出來有沒有染血。






  記得之前曾經問過里包恩『為什麼黑手黨一定要穿黑色西裝?其他顏色不行嗎?』還記得那時里包恩先罵我蠢,接著壓著帽子對他說『黑色的西裝不單單只是為了好看而已……同時,也是為了欺騙自己。』,當時只是疑惑的看著他離開。現在的綱吉懂了,那只不過是要來隱藏血跡不讓自己因為殺人這件事崩潰罷了!到頭來都是欺騙自己,欺騙自己殺過人的事實!




  或許是太專心、或許是太自暴自棄所以連Giotto他們那邊解決了都不知道,綱吉只是一昧的殺死眼前不斷出現的敵人,手槍會沒子彈,那又怎樣?子彈沒了但槍枝卻可以充當武器來攻擊人,再不然就搶敵人的手槍,一切的一切似乎那麼理所當然……








  「咦?奇怪,那邊還是槍聲不斷?怎麼了?」好不容易解決敵人雨月打算休息一下可是聽到不斷響起的槍聲下意識往G那裡看去,可是卻又不是G,很奇怪!


  在旁的Giotto和G也感到事態不對,三個人互相點頭,接著往槍聲不斷響起的另一個地方跑去,每個人都表情沉重。到了目的地使他們更顯為吃驚!映入眼簾的是無比的血腥,那比同年齡還嬌小的少年,那原本是如此乾淨的少年,那本來是不該如此的少年,在這一刻是地獄來的使者,是一位惡魔!




  手中從對手搶來的槍對著眼前的敵人往心臟開了一槍,倒地,緊接著往身後的敵人一拳,倒下,從左右接踵而來的對手綱吉冷眼的看了一下後以肉眼難見的速度落到其中一方的身後,往對方的脖子處用槍用力的攻擊,接著昏迷,再以槍枝將其他圍在旁的敵人送入地獄,對於朝他飛來的子彈巧妙的閃開,也因此身上的血都不是他的,整個動作優美又順暢,使綱吉更為鬼魅。




  躲在在旁的Giotto一行人看傻了,而綱吉看到沒有敵人後只是默默的站在屍體及昏迷的傷者中央,手慢慢的舉起來抬頭往手指的縫隙看著高高在上的月亮,接著露出慘笑。


  「自己……果然……還是不習慣阿!明明早該下定決心的啊!現在的我還能像以前一樣嗎?早就同流合污了,為什麼還是如此不甘心……為什麼我要自私奪去那麼多生命……」手慢慢的放了下來,說話的聲音開始顫抖,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默默的擦去了眼淚,但就像斷了線的珍珠想要將所有的不甘、傷心、難過全部和淚水一塊流走,不停落下。




  看著這一切的Giotto他們始終沒有走過去,只是在旁看著。




  這像是自暴自棄的舉動沒有持續太久,但太大的負荷衝上心頭,綱吉只能跌坐在地上,「阿……看來這身樣子會被G懷疑一陣子吧!雖然沒什麼大礙,但滿身的血跡不被懷疑都有問題……」頭慢慢的低了下來,「……些下來該怎麼騙他們呢……早知道就不這麼做了……」看著自身的慘狀苦笑,默默不語。







打鬥畫面苦手!
正在往悲文方向走去(但我確定他一定是HE)
恩......我也不知道要說甚麼才好,就這樣吧!






接下來是預告~


『是嗎?那麼我就送你回去了!我期待還會在這世界看到你……』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