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是架空文,背景設定在未來篇結束後,沒有繼承篇!此篇為自創×綱吉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就往下拉吧!)
















  「嗯,你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走嗎?」


  聽到Giotto這麼說也對啦,畢竟是自己提出來的,不然真的就要在這荒郊野外不明不白的晃啊晃,更何況超直感一直不斷告訴自己所有關鍵都Giotto在身上,不去做也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


  決定好後,Giotto似乎也不再浪費時間,直接往敵人的方向繼續前進,途中兩個人也沒再說什麼話,而剛好,澤田綱吉可以藉此整理思緒。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剛剛有點過於急,所以沒有問到。」像是要打破剛才的沉默一般,Giotto回頭看著低頭默默走路的綱吉。


  「欸?我……我叫綱吉……」


  「我叫Giotto,你直接這樣叫我就好了。」


  「嗯……」


  然後再次的沉默……氣氛十分的尷尬。


  明明那種被里包恩不斷說蠢的個性已經改回來的,但為什麼現在面對眼前的初代首領卻還是不自覺的緊張,整個人變得不像平常的作風,明明在那次後就已經決定改掉了……


  「那個……Giotto/綱吉……」當澤田綱吉下定決心想打破這股沉默時,對方似乎也有這打算……,但雙方還是很有默契的停了下來,繼續安靜的走下去。











  走了一段時間,看到的是一座還蠻古老的房子,一共有兩層樓,但大小卻比普通的房子還要大一些,但感覺上並不是什麼恐怖的地方,但卻有著一種微微的安心,可是從其他地方感受到的不安卻慢慢的在心底升起,雖然說不太上來,但那就像當時一樣,明明感覺的到,卻無法實實切切的了解那是什麼意思,慶幸的是這感覺還很輕微,甚至可以馬上被壓過去。




  「到了,我們先在這裡等等,大概過不久就會有同伴和我會和,先休息一下吧!」說完,綱吉對著Giotto點點頭表示知道,接著他領著綱吉進入了房子,裡頭雖然擺設簡單,但最基本的擺設都還是有,一開始看到的是兩張木桌還在一起的大桌子,看來應該是可以和守護者在這討論一些作戰事宜的地方,旁邊還有火爐,看這樣子樓上二樓大概是提供休息用的。








  <b>『碰!』</b>一聲巨響後緊接著的是可以和史庫瓦羅比擬的叫喊聲,<b>『Giotto!你在裡面嗎?』</b>








  「呵!看來G已經到了」Giotto無奈的笑了笑便將綱吉拉到自己身後,他可無法想像現在G的狀況會不會不小心傷到這無辜的少年。


  「好了,G你再這樣叫下去Giotto還沒出來敵人都先被你叫來了!」另外一道男人的聲音出現,在綱吉耳裡感覺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






  等到剛剛聲音主人來時綱吉看到的是臉上有著刺青、頭髮為紅色的男人,以及一位穿著日式衣服、看起來蠻溫柔的男人,他們分別為初代嵐之守護者以及初代雨之守護者──G以及朝利雨月。這下綱吉想起來了,當初在接受他們繼承有看過他們,所以才感覺無比的熟悉。


  「……也是……怎麼可能是他們呢……他們……早就……」低下頭來,表情變的有些許沉默。


  感覺好像聽到什麼的Giotto轉頭看綱吉,「怎麼了嗎?」


  對著Giotto搖搖頭後,「他們是?」雖然知道,但為了不讓他們起疑心,禮貌性的還是問了問。


  「Giotto,他是什麼人?他怎麼會在這裡,如果是敵人怎麼辦?」直到現在才看到綱吉的G帶了警戒心看著Giotto,表情明顯很不滿,也讓Giotto暫緩回答綱吉的問題。


  「G你先別急,他是我在來這裡的路上遇到的,他沒地方去所以才一直跟著我。」


  「這樣更可疑了!或許是敵人為了放鬆我們警戒心想的戰術也不一定!」


  「等等!你就相信Giotto嘛!」試著想要讓G冷靜的雨月忍不住出聲。


  「G我知道你的擔心,但直覺告訴我他很重要,而且不會帶給我們什麼危險,相較之下卻覺得要保護好他。」Giotto以堅定的眼神看著G,「我相信他!」




  看著兩人快吵起來,綱吉無奈的苦笑在心底,好吧!事情的導火線是他,不說些話來制止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那個……,我絕對不會背叛Giotto的,如果真的如此你大可殺了我,所以……別吵了……」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假如你敢背叛的話!算了,既然Giotto都這麼說了你就留下來吧!」說完便坐在桌前看著Giotto。


  那彆扭的個性真的和獄寺好像……綱吉有些感到熟悉,真的很想念他們啊……,希望能快點回去。


  「對了呢!Giotto你還沒和我們介紹他是誰呢!」雨月笑笑的看著綱吉,等待結交新朋友。


  Giotto微笑,「你們還是自己介紹吧!」在這非常時期,老實說就連跟在Giotto身邊這麼久的他們也沒什麼機會看到他們首領這麼笑了!


  「那我叫朝利雨月,你叫我雨月就好,我來自於遙遠的日本喔!另外那位很衝動有刺青的紅髮男子叫做G,他其實是Giotto的小時候玩伴呢!你直接叫他G就好了!」


  「你們好!我叫綱吉,澤田綱吉,要怎麼叫都可以,一樣來自於日本。」說完稍微鞠了一個躬,之所以不敢有太大的動作是因為之前有一次也是這樣結果頭上腫了一個大包被里包恩當笑話好一陣子,也變成之後都是小小的鞠躬表示心意到就好。


  「欸欸!同鄉呢!好巧!」雨月明顯非常高興,整個人都快跳了起來,跟山本好像,對於自己所高興的事總會不保留的表現出來,好熟悉、好令人懷念!


  「啊……嗯!」




  Giotto看了看綱吉,對於他來自於日本有些許的驚訝,似乎自己做的一個正確的決定,慶幸能遇到他的,雖然自己有直覺他不是自己能輕易碰觸的人,但從剛剛開始他好像一直有心事放在心裡,尤其再看到G和雨月時好像更重了!


  「不過,綱吉,你怎麼會從日本來到義大利呢?而且還是這種不安定的時間點?」Giotto不解的問,這樣冒然的問這種是固然不是很好,但好奇心的驅使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問問。


  「啊……」慘了……


  總不能說我是彭哥列的首領,所以會出現在義大利是為了方便管裡吧!而且你要我怎麼開口和你說我是你的……。算了,這種情況說實話也不太對,所以原諒我!千萬別起疑!


  「那是因為很小時就和爸爸和媽媽移民到這裡,不過因為有黑手當來我們所住的村莊,在逃離時很不巧的走散了……,所以才……」很好,這樣就可以連為什麼講義大利語如此道地的是都解釋一遍了,日語的話就說不太會講就好了,嗯!


  「真的很抱歉……因為我們……」Giotto自責的低下頭來,看起來很憤怒。


  「不、不要緊啦!這不關你們的事,真的!要怪就怪我自己太笨了,真的和你們沒關係!」謊都說下去了再不繼續演下去也不行,但又不想讓他們太自責,好矛盾!









結果重點沒說到,劇情還沒跑到,廢話倒是一直道
過度章吧!大概......


另外守護者們......我可以說發生意外了!就這樣!






接下來是預告!




現在綱吉很想說一句話『G,你沒事幹嘛那麼烏鴉嘴啊!』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