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是架空文,背景設定在未來篇結束後,沒有繼承篇!此篇為自創×綱吉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就往下拉吧!)





  和平常一樣,平淡無奇、毫無改變的日常生活,在悠閒的下午一個美好的午後,適合在庭院、花園中欣賞著花草以及那上天賜給我們的奇妙生命,然而,這一切的一切,叫此時身在辦公室的男人無比羨慕又難以追求,龐大的公事令旁人感到吃驚,可,外界卻渾然不知。

 

  他,堅持不做到最好就難以放下心來,但也因此成了現在黑手黨中擁有強大地位,在這龐大的地下世界中,上上下下都有可能在這男人的一道指令慌亂起來,不過,他不是那麼隨便讓它發生的人,這也是為什麼他堅持做到最好,一定要讓所有事在他的掌控之中,這樣就不會逼迫自己做出自身厭惡之事。

 

  一道敲門聲響起,進來了一位女人。

 

  「首領,下午茶時間已經到了,是否需要到外頭休息一下,還是和之前一樣請人將茶點送到這就行了。」恭敬的面對眼前坐在辦公桌的男人,絲毫不敢怠慢或是顯現出任何一絲的不敬。

 

  男人思考了一下,停下筆說:「我自己過去吃吧!妳等等叫人來將這些公文放到資料室!」今天比較少,難得去休息一下吧!男子是這麼想的。

 

  「是,首領。屬下先告辭了,還請首領等等用餐愉快。」語畢,便走了出去,趕緊叫人來將公文送回資料室。

 

 

  這位被稱為首領的男人對於這種態度早已習慣,雖然他剛來到義大利西西里島接任時的確是對於這種態度相當驚恐,習慣了後也就隨他去了,不過還是不太能接受罷了……還記得當時他為了問清楚為什麼而搞得大家天翻地覆,事後從守護者嘴裡說出來還會羞紅著臉,摀住耳朵不想聽……當然,這是一開始才會發生的事,現在的他這是不允許的。

 

  男人想到守護者時表情黯淡了下來,往窗外看著那天空,鳥兒愉悅的飛了過去,一切都像沒發生什麼一樣的美好,一樣的晴空萬里,一樣的天空下,時間的不同,而一切截然不同。

 

  「……天空果然還是需要有氣候在旁陪伴……沒有了氣候,就好像少了什麼一樣……」男人喃喃自語,如自嘲般輕笑,看了窗外的天空一眼,回頭便往門外走去準備去品嘗廚房做給他的下午茶,喔!也許這下午茶會是一場風雨的開始。當然,並不是一定,而是或許。

 

 

  這一切都只是個開頭……在這安然無恙的西西里島,佇立於此大約一世紀的大宅,擁有將近一世紀歷史的彭哥列,全部掌控在這男人身上,有著全部的權利,令人崇拜、心甘情願的追從,他給了上上下下無數人的安定,所有人在他的領導下無怨無悔的付出——澤田綱吉,又或者稱他為——綱吉‧彭哥列。

 

 

  就在剛才,澤田綱吉走出辦公室時,平常戴在手上的大空戒指發出了淡淡的幽光,他並沒發現……,澤田綱吉還是平靜的走在自己熟悉不過的走道上,一個轉角一個轉角的走過,他手中的戒指發出了光芒越來越大。在剛好經過書房前走道時,戒指和剛才不一樣了,突然間發出著強大的光芒,這陣光芒蓋過的綱吉的全身,當光芒消失的那一霎那,不見了……整個人,不見了……,這只是一切的開始。

 

  大宅還是和往常一樣,過著悠閒的午後。大宅中的所有人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和以往一樣坐著自己的事,孰不知道這裡的主人已在剛才消失了……,這沒人管理的家族現在一如往常。

 

 

  「這裡,是哪裡?」澤田綱吉看了看周遭,在剛剛那道光芒消失後發現這裡並不是在自己所熟識的大宅中,而是荒郊野外,下意識的往西裝中的內袋了翻了翻,原先在那的手套還在也包含了納茲以及平常慣用的瓦爾特P22半自動手槍,看了看彈匣十發都還在,也是啦!在大宅根本用不太到。

 

  之所以會有這把手槍是因為當時里包恩說什麼可以給自己的防禦多加上一些,那時還在為了要拿還是不拿考慮了好久,最後在恩師的勸導(威脅)下接受,雖然一直用不到,但他還是一如以往的放在身上,『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不過,這到底是哪裡?該不會要等到有人發現吧!可是,如果又被當成間諜、敵人的話那還不如像現在一樣,但又不想繼續在這荒郊野外,該怎麼辦……」自顧自的想著,連身後站著其他人都還沒感覺到。

 

  「小弟弟,你待這這裡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嗎?」一道聲音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澤田綱吉不滿的往回頭看,也因為感到煩躁的心情正顯得不悅,口氣難免不好,「你以為我自願的嗎?還有,我已經成年了。在叫人之前多觀察一下才不至於說錯話得罪人,這是最基本的吧!」

 

  澤田綱吉邊講邊回頭看,等到自己清楚看到聲音的主人時難得的臉上出現錯愕,但很快的又消逝。站在自己身後的不是別人而是那偉大的彭哥列創辦人Giotto,現在誰人來解釋,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不對,仔細想想應該是自己為什麼出現在這將近一百年前的時代!

 

  「算了,你還是快走比較好,現在這裡等等可能會變成戰場!我並不想傷害到無辜……」Giotto看著綱吉,心裡想著的事卻飄到還距離這有一點遠的敵人身上。

 

  澤田綱吉看著Giotto,雖然眼前的這位是自己前前前……幾代的祖先,照理講應該是不要牽扯太多,但直覺又覺得一定有什麼事會發生,在Giotto附近應該比較好了解。

 

  「……是否可以待在你這裡,我不知道該怎麼走,我和同伴失散了,如果覺得麻煩的話,抱歉……我看我還是自己走好了……」

 

  Giotto皺著眉看著剛才發現的少年,「……好吧!你等等跟著我,畢竟你都和同伴分散了,丟著你不管也太不應該了。」

 

  從剛才他就一直覺得這少年很特別,但也說不上為什麼,剛剛因為敵人的緣故,所以沒有理會那心底的感覺,現在因為這少年的要求而仔細想想時,卻感受到了這件事,而且仔細看了看少年的面貌,和自己有著十分相似的面貌。

 

  「真的……可以嗎?」沒想到他那麼輕易的就答應了,心裡顯得有點不踏實,也為他有些許的擔心,如此容易相信一人,難道不怕有可能是敵人嗎?

 

  「嗯,你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走嗎?」

 

  聽到Giotto這麼說也對啦,畢竟是自己提出來的,不然真的就要在這荒郊野外不明不白的晃啊晃,更何況超直感一直不斷告訴自己所有關鍵都Giotto在身上,不去做也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喔!字數不多,我知道......因為我現在放的都是修改過一點點的地方
所以說,這都是存稿,放完了就沒了!我還要時間把他寫完啊!
因此每篇我會壓在兩千左右(我作文都沒寫過那麼多字!)(淦)

然後我再次強調這是【自創×綱吉】若是和其他家教角色有曖昧關係......他們也不是一對!!
G爺爺是前半段很重要的角色(也許後半段也是?)



最後的最後這是預告:

『欸?我……我叫綱吉……』

『好了,......你再這樣叫下去......還沒出來敵人都先被你叫來了!』

創作者介紹

夜下紫蝶

黯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